王儒平从一个下乡知青到村委主任再到县委书记……一步一步爬到今天稳坐江南省城苏杭市司法部门第一把交椅的位置,没少和各路人群过招,用王儒平教育他那不争气的儿子卫业晨的话来说:老子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老子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老子踩下去的人比你见过的人还多!

    可就是这么一个重来都没输给过任何人,一心研究厚黑学想成就一世霸业的王儒平,竟然心服口服的承认自己败给了自己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他的每一步计划都赶不上徐云。如果把两人现在比喻做一场对弈的话,徐云这一步,就等于把他整盘棋都给逼死了,如果他按照徐云的意思去做,尚且还有苟延残喘的机会,若是不按照徐云的意思去做,他走任何一步都意味着整盘皆输!

    王儒平虽然知道自己输了,但还没到把命搭上的地步,他还没有输到一无所有。他面对四个闯入他家的人,真的是毫无办法,不但不能赶出去,还要给他们端茶倒水……混到这一步,他真的是倒退了几十年啊。只有他做下乡知青到时候,他才这么毕恭毕敬的给村长他们倒过水,现在他早就忘记了给人端茶倒水是什么滋味了。

    徐云笑看着王儒平:“青鬼一定为了抓到我们吩咐了你们什么吧?除了你之外,还有谁在找我,你应该很清楚,跟我聊聊,对我对你都有好处。”

    王儒平点头承认:“青鬼是要我帮他抓你们,现在唐华斌已经借口全市突击检查酒驾,出动了苏杭所有的警力去封堵各个进出入苏杭的交通要道。如果你们想要逃是绝对不可能的,凌小姐是公众人物,所有警察都认识她,一旦发现她的车就会被彻底扣下。你选择留下是正确的。”

    徐云微微一笑:“看来我还真没猜错。唐华斌也一定希望我死在青鬼的手里。你刚才说,只要发现凌志玲坐的车就会被扣下,如果我跟凌志玲留下,其他人走的话,是不是就没有问题?”

    王儒平怔了一下:“这个……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吧……青鬼现在抓人的线索就是凌小姐,若是其他人的话,那也不是所有警员都能认识的,恐怕,就算是你要离开,也不会被人发现,只要凌小姐没露面……当然,你不要想着用后备箱藏人,我敢保证这次的盘查一定很严,唐华斌是很怕青鬼的。青鬼既然命令了,他是绝对服从是死也要抓住人!想把人藏着带出去,基本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你能这么善意的提醒我,我真的没白来。”徐云喝了一口王儒平冲泡的热茶:“王局长,就算你不提醒我,我也不会傻到冒这么大的风险。我不会走,也不会让志玲姐走。”

    说着,徐云看了眼仇妍和伍元冬,继续道:“我只要我的司机把人给我送出去,剩下的我会自己想办法。这肯定是没有任何危险吧?”

    王儒平瞪大眼睛看着徐云,这家伙还真是够有主意的,知道青鬼的目标是凌志玲之后就把凌志玲单独留下,让其他人先走,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至少其他人离开之后就能去搬救兵了。

    “我不走。”刚刚恢复精神的仇妍听到徐云这话,一口便拒绝了:“我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留下的。”

    伍元冬已经认出了仇妍的身份,堂堂冯千岁身边的暴力狐尊,实力跟他可是不相上下,连一个女人都拒绝了独自逃命,那他就更没有理由离开了:“徐云老弟,我不可能把你和凌小姐丢在这里的。佐总让我送你们来,就是因为相信我。如果我把你们丢在这里独自回去,我可没脸去见佐总,我也没办法交代啊……”

    徐云被这两人拒绝之后,脸上开始挂上了淡淡的阴云,他抬头看了一眼仇妍,突然怒斥一声:“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留在这里能帮到我什么吗?青鬼现在的目标已经不是你了,你必须走!必须!听明白了吗!”突然脾气暴怒的徐云管不了那么多了,又瞪向了伍元冬:“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是不是以为我叫你几声冬哥你就真以为自己是我哥了!带她走!离开!我不是跟你商量,是命令!”

    眼见徐云情绪失控,凌志玲急忙帮徐云拍拍后背拍拍前胸,一边帮他顺气一边道:“怎么发那么大的火气,他们不是不听你的,他们也是担心你,太子爷,你别这样,这样对谁都不好……消消气,消消气,我帮你劝他们走还不行吗?”

    “滚!让他们两个人马上给我滚!”徐云不得已才这么做,他激怒了青鬼,后果很严重!如果能有机会离开,那就必须离开。凌志玲是肯定走不了,那他也希望能走的人先走,剩下的他再想办法。可没想到仇妍和伍元冬都那么不配合他,一点都不理解他的良苦用心。他能不急吗?脾气再好的人,也有没耐心的时候。徐云这火不是因为他们发的,而是因为青鬼实在欺人太甚。

    王儒平一言不发坐在一旁,这时候他可不敢说话,他一开口肯定就是火上浇油。徐云的火气越大,越说明他对青鬼越没有什么取胜的信心,这一点他还是看得很清楚的。

    “徐云,你凭什么让我滚?”仇妍毫不示弱开口道:“要滚也应该是你滚,要错也是你的错。你凭什么擅自做主来救我?你凭什么擅自做主把青鬼对我的威胁转移到别人的身上。如果不是你这么做,凌小姐根本不会惹上麻烦,她随时都可以安全离开。而你现在这么做了,我可以安全离开,可凌小姐却危险了。这个时候你让我走?徐云,我不会为了活命而一点原则都没有的。你应该了解我……我是不会走的。”

    徐云怎能不了解仇妍,就是因为他知道仇妍打死也不会离开,所以刚才带会发那么大的脾气,冷静下来之后,徐云只是淡淡的说了个字:“对不起……”

    仇妍情绪非常低落道:“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没有听你的……我真的不应该来,但我真的忍不住,我怕,我担心,我一天不清楚青鬼的举动,我就一天睡不着,我是真的好害怕。我担心果果,担心你,我是真的害怕连累大家……”

    “别再说了,我知道。”徐云不忍心再去刺痛仇妍:“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今天你好好休息。刚才的事情是我太冲动了。”说完,徐云又看了眼伍元冬:“冬哥,刚才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那么说的,我是真……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了……对不起……”

    伍元冬摇摇头,咧嘴笑道:“别跟我这么见外,走,到院子里去抽根烟?”

    “好。”徐云说完便起身向外走去。

    王儒平相当尴尬,好在家里的房间足够用的,他马上就去给凌志玲和仇妍安排房间。虽然之前凌志玲还有些对仇妍嫉妒,但刚才仇妍一番话让她豁然开朗,她真的没想到一个女生能做到仇妍这么大度,最起码娱乐圈是没有这种性格的女孩,她真的有一种跟仇妍做朋友的想法。

    两个女孩跟着王儒平去楼上的卧房休息,伍元冬则是拿上了烟和火机直接来到院子里,此时此刻的徐云正仰望天空,愁眉不展。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伍元冬笑着递给徐云一支烟:“今天你能顺利的在青鬼的眼皮下把人救出来,不已经是奇迹了吗?呵呵,救人之前,你一定在想,只要能把人救出来,怎么样都无所谓,对不对?所以只要人能救出来,那一切都好。就算现在我们为了躲藏露宿街头巷尾,那都无所谓。何况我们现在还有个安全的藏身之处。而且凌小姐和仇小姐两人都没说什么,老弟,别想太多。”

    徐云接过伍元冬递给他的烟,点着了火,深深抽入一口:“冬哥,你说的对,我也知道。但就是心里有些不舒服,把你们都连累了,真的过意不去。真的……尤其是对志玲姐,我就更觉得过意不去了。”

    “呵呵,看样子你是知道凌小姐喜欢你,所以你才会觉得过意不去吧。”伍元冬微微一笑:“老弟,我知道你是不希望欠女人的人情,更不希望欠一个喜欢你的女人人情,更更不能接受欠一个你不会去给予她爱,而她却又爱上了你的女人人情。对吗?”

    徐云的表情凝固了几秒钟,然后化作一抹苦笑:“呵呵……”

    “徐云老弟,或许并不是没有机会。”伍元冬知道徐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转移话题道:“你能在青鬼的巢穴杀入杀出,我相信你的实力即便不如青鬼,也就是差之毫厘。如果加上我和狐尊两人全力帮助,也不一定就非要躲躲藏藏。”

    徐云淡淡的看了一眼伍元冬:“冬哥,你果然是在地下世界待过。”如果没有在地下世界混过,怎么可能知道暴力狐尊的称号呢?

    伍元冬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笑了笑:“天娱集团也牵扯地下势力,我当然在地下世界待过啊……”

    “呵呵。”徐云没有多问:“冬哥,有你刚才那句话,我谢谢你。代仇妍也谢谢你。”

    “别客气了,抽烟,抽烟……”伍元冬晃了晃手夹着的红色烟头,摇头道。

    【ps:连续爆发章,说到做到,这是第一更,第二更马上就发出,顺便继续求鲜花求打赏神马的~章都是设定的0点更新,不知道会不会错乱嘿嘿,应该不会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