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和伍元冬回到房间之后,两个女生已经在各自的卧室内休息下了,王儒平也给他们两人准备好了床铺,随时都可以上床睡觉。

    伍元冬看了王儒平一眼,淡淡道:“我跟你一个房间就好。”

    王儒平脸色一变,看着这个站在他身旁一米八多的大个壮汉,心里一阵颤抖:“我……我不习惯和别人共处一个房间,你放心,我是不可能去通知青鬼的,这是我家,我跟你们在一个船上,若是船翻了,我也一样会淹死。”

    “我没有担心你会偷偷通知青鬼的意思,就是想跟你一个房间而已。”伍元冬对王儒平的拒绝一点都没给予理会:“就这么说定了,你在哪个房间?”

    王儒平只觉得自己菊花一紧,伸手指了指自己的房间,难道说这个家伙是个喜欢搞基的变态?只是想想王儒平都觉得浑身难受,真不知道这一晚上可怎么熬啊。

    “冬哥,有你看着他,我放心多了。”徐云微微一笑,即便是伍元冬不提出这个要求,他也会跟王儒平睡在一个房间,虽然说王儒平不会通知青鬼,但谁知道他晚上会不会做一些什么威胁到他们安全的事情,这可说不好,毕竟现在王儒平是真心希望他们死,只有那样他才能把帮徐云潜入青鬼房间的事情彻底掩埋在地底,所以他很有可能会对徐云做些什么。

    “你真的应该好好休息了。”伍元冬笑了笑,他看得出来,徐云现在的体力已经透支。

    虽然徐云晚上的对手只有金枭一个能和他抗衡一下的高手,但车轮战一翻下来,面对每一个对手徐云都要尽可能的去一击毙命,所以才导致他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这也是为何仇妍坚持到最后直接昏倒的原因。他们两人都可以说透支了体力,仇妍透支的更加严重。

    回到房间之后,徐云脱掉上衣,直接栽倒在床上,那种酸疼无力的感觉让他一动也不想再动。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并非他自身好久没有如此“活动”的原因,而是因为人类肌肉的收缩是需要能量,而能量是靠肌肉组织肌糖元的分解来提供的。在氧供应充足的情况下,如肌肉在静息状态时,肌糖元可以经过丙酮酸直接分解为二氧化碳和水,并释放能量。

    但徐云刚才在湖畔风光别墅区内属于超负荷的剧烈运动,他的每一拳一脚都是全力击出,所以才导致了他体内肌糖元分解加快,耗氧量增加。现在徐云全身的肌肉都进入了一种相对缺氧状态,这时候肌糖元就经过丙酮酸转化为乳酸积存在了徐云的肌肉内,现在乳酸在徐云全身肌肉内大量堆积,所以才刺激肌肉的化学感受器产生兴奋,兴奋传至大脑皮层,让徐云产生这种酸痛无力的感觉。

    而且由于乳酸等物质的积聚,使徐云肌肉内的渗透压增大,促使肌肉组织内吸收较多的水分而产生了肩部的肿胀,最重要的一点是晚上的战斗,由于徐云自身担心仇妍,所以肌纤维放松的一点都不充分,所以产生了一些轻微痉挛,现在他肌肉内的血管受到压迫,血流受阻,肌肉出于一种缺血缺氧的状态。

    这种状态下任何人也不会感觉爽的,除非有专业按摩师能帮他来一个全身全套的按摩,把体内积压的乳酸全部通过毛孔排除体外,他才能舒舒服服的睡一个好觉。

    就在这时候,凌志玲突然推门走进来。徐云这一放松,根本连拉过被子盖上上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幸好是没脱裤子,男人露些后背也无所谓了。

    “志玲姐……你还没睡呢?”徐云懒得再动,就那么趴着算了。

    凌志玲点点头,走到了徐云的床边坐下:“是不是身上很酸痛?要不要我帮你?我小时候可是懂一些按摩哦,因为小时候每次给爸爸妈妈按摩能赚到五元钱的零花钱,所以我可以说挺专业的呢。”

    “真的?”这时候徐云若是再客气,那就是傻子了,如果凌志玲真的懂按摩的话,那肯定是懂得肌肉按摩之后排除乳酸可以消除酸痛的道理。

    “当然是真的。”凌志玲微微一笑道:“刚才我已经帮仇妍做过推拿了,她现在已经放松的睡了。真没想到一个女孩子身上能僵硬到那个样子,我一猜就知道你肯定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就来看看你。”

    徐云懒得抬起手臂,扭头用嘴努了努后肩的方向:“志玲姐,我可真不跟你客气了,我这胳膊都已经抬不起来了,嘿嘿,麻烦你了。”

    凌志玲既然来了,就早已准备好了帮徐云做全身按摩,所以也没有在约束拘谨,直接上手。凌志玲从徐云颈椎处的大椎穴开始按摩分别到左右两侧的肩井穴,然后一路划内弧向下到两侧的风门穴再到肺俞、脾俞、肾俞、腰俞……就这么来回往返了六次,那手法绝对堪比专业盲人按摩。

    徐云既能享受着纤纤玉指在后背游走的那种感觉,又能享受专业按摩师一般的手法,简直就是爽爆了。这可比那洗浴心里面挂羊头卖狗肉的女技师所谓的“十指弹琴”的按摩项目要厉害一百倍!

    凌志玲很认真的帮徐云按摩着他每一寸僵硬肿胀的肌肉,她想想都觉得心疼,全身肌肉绷到这个状态到底是积压了多少的乳酸,她都难以想象徐云要有多大的毅力才能忍受得住这种身体的感觉。她拍戏的时候有过乳酸加压在体内肌肉的感觉,一天几乎要让按摩师进行五次的推拿才能舒服一些。而徐云现在的状况显然比自己当时的情况要严重十倍二十倍甚至是五十倍!凌志玲真的很惊叹太子爷到底是怎么承受下来的?这种毅力真的太恐怖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徐云安静的趴在床上享受着凌志玲认真的推拿按摩。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徐云终于感觉肩膀轻松多了,而这时候凌志玲的手指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一个多小时里,她一分钟都没有休息,一直在不停的给徐云挤压着堆积乳酸严重的肌**隙处。

    徐云扭了扭脖子,翻身在床上坐了起来,一身轻松的感觉让他真的是重获新生了一般。

    “志玲姐,可以啊,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徐云一脸敬佩道,但他的笑容很快就停止了,因为徐云的余光发现了凌志玲微微颤抖的手指。

    凌志玲一脸平静的把双手背到身后,用幼儿园阿姨教育小孩子的口气道:“太子爷,以后不准再这么过渡挥霍自己的体力了,知道吗?现在舒服了就好好睡觉吧,晚安。”

    就在凌志玲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徐云一把抓住了凌志玲的手臂,然后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看着那到现在都忍不住微微颤抖的手指,徐云心亏欠之意迅速占据了整个脑海:“志玲姐,对不起……”

    “说什么呢,太子爷,你跟我还需要那么客气吗?呵呵,我是你志玲姐姐,我帮你本来就是应该的。”凌志玲被徐云这么一搞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呢。

    徐云把凌志玲的手捂在了自己的心口处:“志玲姐,我欠你的太多了,你不顾危险的帮我,这个人情我一辈子都没办法还你。以后你就是我徐云的姐姐,谁敢欺负你,我绝对第一个不饶他!今天的话,我说到做到!志玲姐,以后我就是你弟弟,不是什么太子爷。”

    凌志玲整个人都怔住了,她就那么任由徐云把她的手放在他的胸膛处,感受着那砰砰的心跳声,她在徐云的心跳声听到的只有纯净的感激。

    “好啊,好弟弟,你快睡觉吧,我可是很困了呢,你若不睡的话,我也要回去睡觉了。”凌志玲微笑的看着徐云,然后一点一点把手在徐云的胸口处抽回来:“晚安。”

    徐云的笑容干净而纯净:“姐,晚安。”

    “……”凌志玲看着徐云,嘴唇微启,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声音来。

    凌志玲在徐云的房间走出来之后,整个人瞬间就如同失去了魂魄一般,她在徐云的房间门口站了十几分钟之后才回过神儿来,小步缓缓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她不明白为什么要做姐姐,她想告诉徐云,她不想做他的姐姐,她在不知不觉已经喜欢上了徐云。这种感觉不是最初那种利用和攀附高枝的心态,就是单纯的喜欢,就算徐云不是天娱的太子爷,就算他只是一个街边巷口的小痞子,她也一样喜欢他!

    而且是那种无可救药的喜欢!

    但徐云最后那一声:姐,晚安。就如同一个黑色的旋窝把凌志玲彻底的拉了进去。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是拒绝做姐姐,还是默认下来?最终她还是选择了沉默。

    回到房间之后,凌志玲失魂落魄般的躺在枕头上,很多人都说戏子无情,所以凌志玲都一度认为自己真的是一个不会动情的人,而真的到了动情的这一刻,她才明白,就算是戏子,也是有感情的人。

    【ps:感谢灰色兄的第二更,第更马上送出,我理解兄弟们看书心切的感觉,也希望兄弟们理解我的码字辛苦,呵呵。】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