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又岂会不知道自己伤了凌志玲的心,但长痛不如短痛,做为男人,有些时候做事就要干净利索。他不希望凌志玲会对他动情,如果那样的话,佐媚烟肯定不会放过她,这一点徐云很清楚。佐媚烟是个什么样子的女人,徐云非常了解,她可以在徐云面前如同依人小鸟或如乖巧猫咪,但在其他人面前,她也可以瞬间变成冰山女神。

    如果让佐媚烟知道凌志玲对他无法自拔的话,徐云完全可以想象的出佐媚烟会怎么做,到时候凌志玲心里受到的伤害恐怕会更大。徐云这么做是好意,他不希望如此帮了他的志玲姐会因为自己而一而再的受到伤害。

    徐云这么做是最好的办法,也是伤害凌志玲最浅的办法。想到这里,徐云的神色无奈,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用“伤害”去报答一个帮助了他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是全民偶像宅男女神一般存在的志玲姐姐,这可是要遭天谴的啊!他真觉得应该让志玲姐姐的粉丝们来打他一顿才能舒服一点。

    此后一夜无话,徐云又用王逸传授他的呼吸吐纳方法尽快的调息了自己的心境,或许徐云真的很久没有经历这种血腥的场面了,血腥的味道似乎又唤醒了他原本已经爆发之后压下去的心魔。只是徐云现在并不确定这种心境松动的感觉是不是心魔在作祟,但他的确是有一些担心。

    经过一翻调息之后,徐云逐渐压住了那种心境松动的感觉,他只能安慰自己刚才那或许只是一种幻觉,毕竟上次在他突破超级高手瓶颈的时候心魔已经爆发过了。他已经体验过一次那种死一般的感觉,应该不会再来一次了吧?

    ……

    第二天徐云醒来之后竟然发现仇妍和凌志玲都没有在房间里,当时他的脑袋就差点爆炸了,他把仇妍救出来花费多少心血,没想到她竟然又不辞而别了!一瞬间,徐云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内心的戾气暴增,一拳狠狠砸在墙面!

    听到声音的王儒平在房间走出来,眼睛轱辘乱转,小心翼翼道:“怎……怎么了?”

    戾气暴增的徐云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一把抓住王儒平的衣领,直接把王儒平钉在墙上:“人呢?”

    “什……什么人?”王儒平吓得哆哆嗦嗦,他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就怕自己菊花被爆,一直到今天凌晨五点多实在坚持不住才睡着的。这才睡了没一会儿,就被徐云砸墙的声音弄醒,哪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到声音的伍元冬迅速在房间出来,他见状赶紧制止徐云:“徐云老弟,没事儿的,她们两个出去买早餐了,你别紧张!”

    正说着呢,仇妍便和凌志玲两人拎着几份早餐走了进来。

    两人看到这一幕之后,微微一怔,还以为是王儒平又做错了什么事情,徐云正在教训他,并没有以为徐云是因为她们两人而发火。

    “快来吃饭吧,我们买了很多好吃的哦!快看,这是橙香鸡蛋饼,这是翡翠蔬菜卷,杂蔬瘦肉粥,还有西湖水煎包,金枪鱼明治……还有这个东江酿豆腐是特色哦。没想到这小区对面的早餐店卖的东西那么丰富。”凌志玲一边往外拿东西,一边不停的介绍着自己的成果。

    仇妍看着徐云的表情,马上就知道他肯定是要发火了,轻声道了一声:“对不起,我们没想那么多,只不过是出去买个早餐……”

    听到仇妍这话,凌志玲也怔住了,她这才回过神儿来,终于明白了徐云为什么要对王儒平发火了。可她真没想那么多,她就希望自己能多买些吃的,让徐云醒来之后能多一些选择,好好吃一些东西补充体力。

    徐云极力压制住心口的那一团燃烧的戾气,他知道她们不是故意的,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再那么随便向凌志玲和仇妍发脾气了,可即便是这么忍,徐云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他把一切的火气都发泄在了王儒平的身上,右臂一挥,狠狠的将王儒平扔到沙发旁的地板上:“这些事情都应该是你去做,王儒平,你给我听明白,如果让青鬼知道我们在这里,你也一样会死!”

    王儒平那叫一个委屈啊,他也不希望这两个女人出去买食物啊,万一被青鬼或者其他人发现了凌志玲的身影出现在他家小区,那他肯定会被列入青鬼的黑名单!

    “姑奶奶们,求求你们就别给我惹麻烦了……”王儒平无奈的在地上爬起来,虽然不甘心,却也不敢对徐云说半个不字。

    伍元冬上前解围道:“这件事情怪我了,应该我去,你们谁去都不合适。王儒平去的话,买那么多人的食物若是被青鬼或者唐华斌的人看到也会起疑心的。还是我去比较合适,我和青鬼以及唐华斌他们那些人只有一面之缘,他们应该不会记住我的。怪我。”

    凌志玲知道自己惹事了,低头道了一声:“对不起……”

    “不怪你们,都是我不好。”徐云苦笑一声,他若是早醒来几分钟,也不会出现这种危险的事情了。

    王儒平看到徐云平静下来,才弱弱开口道:“你们没有被什么人看到盯到吧?你……你们若是被人盯上了就麻烦了……”

    “没有啊,真的没有。”凌志玲非常自信肯定的点点头:“我们出去都带着帽子和墨镜呢,不会那么容易被认出来的。快来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对对对……吃饭……”王儒平赶紧去厨房拿碗筷。

    几个人都坐下之后,王儒平忙前忙后完了也想坐下,但却被徐云一个眼神儿瞪了过去:“你还有脸吃东西?”

    王儒平被骂的老脸一红,屁股还没坐在椅子上呢,只能尴尬起身,一脸强行挤出来的微笑尴尬道:“呵呵……你,你们吃……呵呵,慢用……慢用,我,我到还真不饿呢,呵呵……你们吃,吃吧……”

    说完这话,王儒平都能感觉到自己饥肠辘辘的那种感觉,胃都好像要缩在一起了,这可是他从知青年代都没体验过的前胸贴后背的感觉。昨天晚饭他就没有吃,他哪有那心情啊,毕竟距离王儒平上一顿饭已经有十、八个小时了。

    “徐云,没必要这样……”凌志玲还是心比较软的,她虽然不喜欢王儒平这人,但看到他在徐云身边那种惊惊颤颤的样子,还是觉得他挺可怜的。

    仇妍冷冷的看了王儒平一眼:“志玲姐,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一点都不值得你去可怜,这个人做过的坏事若是加起来,足够枪毙一百次了。他和青鬼之间的那些勾当,任何一个女人知道的话都不会原谅他……这种人,死有余辜!”

    凌志玲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她虽然知道王儒平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没想到这个人已经坏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连仇妍都这么说,看来他的确罪有应得。

    “那些事情都是青鬼逼我做的……跟我没关系……我也是没办法,你……你知道青鬼是什么人,我若不按照他的意思做,他……他肯定会报复社会!到时候伤害的人会更多。”王儒平极力为自己辩解,现在徐云心情不好,他可不希望自己做的那点事儿成徐云对他发泄怒火的理由。

    仇妍哼了一声,根本没有理会他的解释:“那你就可以随便践踏那些女孩的尊严吗?你知道被你送入青鬼手的那些女孩都遭到了什么样子的摧残和虐待吗?!王儒平,你根本对不起自己肩膀上的警衔……如果不是因为你有用,我绝对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王儒平浑身打了一个冷颤,急忙道:“我已经改邪归正了,这次若不是我想办法把青鬼引出来,你都没有获救的机会……现在青鬼马上完蛋了,我也不可能再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了,我之前也是逼不得已。要怪也只能是怪青鬼逼人太甚,我若不给他送女孩过去,他就要在苏杭杀人惹事!我……”

    凌志玲突然愤怒的把手一份杂蔬瘦肉粥狠狠扣在了王儒平的脸上,王儒平一句话没说完就被烫的嚎叫起来,迅速向后逃开。

    “混蛋……”凌志玲狠狠的瞪着王儒平,她最看不起的就是那种把女人不当人的男人,这种男人就该死!她一开始只以为王儒平无非就是一个可恶的贪官,却没想到他竟然勾结地下世界的人做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欺负女人的男人是她最看不起的。

    眼看凌志玲都气成这样子,徐云也不再说什么,一边安慰凌志玲消消气吃东西,回头又对王儒平骂了一声滚蛋。

    受尽屈辱的王儒平是既不敢怒也不敢言,灰头鼠脸的去卫生间清洗身上撒到的黏汤,他这一刻真的有一种鱼死网破的念头,他恨不得现在就打电话告诉青鬼,这些人都在他家!就算是死,那也跟他们同归于尽!

    不过,在王儒平真的准备这么做的时候,伍元冬却推开卫生间的房门走进来,看了他一眼,警告他:“好死不如赖活着,你可千万别冲动。他们无论如何打骂厌倦你,至少你还能留条命,若是青鬼知道了,你丢的就不只是脸面了,丢的是命。”

    伍元冬的一番话让王儒平清醒过来,没错,好死不如赖活着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时候青鬼又打来了电话,他接过电话嗯嗯了一阵子之后才挂掉。

    王儒平走出卫生间对徐云开门见山道:“青鬼找我。”

    “去吧。”徐云非常确定王儒平是个怕死的人,所以他绝对不会乱说话,所以才一点都不避讳的让他离开。

    【ps:爆发更一万多字,也不是我更新多给力,只是灰色兄秒下一堂主身份,把我推到了不爆发就不仁不义的地步了,加之这段时间的确很忙,没爆发过,也算借花献佛谢谢兄弟们一路的支持吧,现在的身体熬时间长了就不舒服,也希望兄弟们理解,我可不想才二十多岁就一身毛病……】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