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鬼整整一夜都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人,情绪上已经到了近乎崩溃的状态,王儒平和唐华斌两人站在他面前,都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

    谁的心里没有鬼?

    王儒平现在生怕被看出什么自己不对劲儿的地方,徐云几人藏在他家的事情绝对不能让青鬼知道,也绝对不能让唐华斌知道,若是唐华斌知道了,他发誓这家伙绝对会把他出卖掉。因为一旦王儒平完蛋,唐华斌得到的好处绝对不是一星半点的。

    唐华斌想的就更复杂了,他还有非常严重的把柄在徐云的手,现在他已经整理了很多关于王儒平勾结地下势力的证据,就算青鬼不找徐云,他也必须找到徐云,把王儒平那些犯罪证据都交给他,换回他在徐云手的把柄,那段录像视频若是不能被删除,恐怕唐华斌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安心睡觉。

    两人虽然都在青鬼面前,却都各自怀揣自己的心思,根本没有功夫替青鬼头疼惋惜。但两人的脸上也都因为自己的事情而真实的流露出那种压抑的神情。

    青鬼在苏杭占据了还没有个月的时间就变成了孤家寡人,跟他打拼到现在的所有手下一个不剩!这确实是让谁都很难接受的一件事情。幸好现在他身边还能有一双左右手,看到这两人脸上的压抑神情,青鬼还以为他们都是在为他而伤神呢,这是他唯一觉得欣慰的事情。

    “既然所有进出苏杭的路口都没有查到人,就说明他们还一定在苏杭!”青鬼非常肯定道。

    王儒平听了这句话,忍不住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额头上忍不住渗出了细细的汗渍:“青爷,说不定他们会有其他的办法离开苏杭……他们惹了这么大的麻烦,怎么可能还敢呆在这里呢?”

    青鬼额头青筋暴怒,这是他最不想听到的答案:“难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还能飞走不成?那我告诉你,机场也封锁了,不论是民航还是私人飞机,他们都没有任何机会离开!我再说一遍,他们一定还在苏杭的某个角落藏着,我要你们不论用任何办法也要把人揪出来!还有,没有找到人之前绝对不能放松任何出入苏杭地段的监管,绝对不能让他们离开……”

    王儒平深深把提到嗓子眼的心脏咽下去,虽然青鬼现在肯定他们还躲在苏杭,但至少可以肯定他完全不知道徐云他们跟自己有关系。

    “我觉得青爷说的对,他们一定还躲在苏杭某个角落!绝对不可能逃走!”唐华斌开口道,他这话的意思明显有些跟王儒平针锋相对,刚才王儒平说徐云他们可能已经逃走了,其实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替自己开脱,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唐华斌可觉得王儒平这话是专门针对他的,因为昨天带人封锁苏杭所有进出路段和各大交通站的人是他,如果徐云他们逃离了苏杭,那责任将全部都是由他来承担!

    唐华斌和王儒平虽然一向都面和,但是真的碰到会影响自己利益的事情时,谁也不会手软。

    王儒平被唐华斌这句话一刺激,原本都放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即便唐华斌这话没什么意思,但他还是感觉出一丝影射他的意思:“唐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刚才只不过是猜测一下,并没有责备你的想法,你不需要这么敏感吧?哼,即便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只不过说一说。既然唐局对自己的工作如此有把握,那想必唐局也能很快抓到人吧?”

    “呵呵呵,你是我领导,我能不能很快抓到人,还需要王局明示。”唐华斌也不含糊,他已经整理了很多王儒平的犯罪证据,相信他在那个位置上已经做不了多久了,现在大家都是危在旦夕,他也没必要点头哈腰的让自己太显得下贱:“王局刚才那么说,难道那几个人逃出苏杭跟王局有联系?呵呵,我听说昨天晚上是王局您把凌志玲小姐约出来的,看来你们之间关系不错啊?如果昨天是王局要把人送出去,恐怕我的人还真不敢检查,如果王局肯定那几个人逃出去了,那我还真不明白你这话的意思了啊……”

    这番话也太狠毒了!王儒平当时就愣住了,这孙子实在也太狠了一点,明摆着是要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就连青鬼也不得不把怀疑的目光投在了王儒平的身上。

    王儒平本来就心虚,现在被怀疑了,心里自然是更没安全感了,忍不住破口怒道:“唐华斌!你少把脏水往我头上泼!你能有今天这一步也不看看是谁帮了你!”

    唐华斌冷眼道:“王局,你的提拔我一定会牢记于心。但一码归一码,我肯定那些人没逃出去,你就别再暗讽我办事不利了。”

    其实唐华斌那么肯定徐云他们没逃出去,并不仅是因为自己相信手下的封查,还有就是徐云还没把那视频交给他,他也还没把那王儒平的犯罪证据交上去。他相信徐云是想把王儒平拽下马的,所以他相信徐云还在苏杭,而且这个人说不定还会主动联系自己呢!

    到时候他就可以想办法将其拿下交给青鬼,当然,他整理的王儒平的那些犯罪证据照样会上交,到时候有青鬼这么大的势力站在他这一边,就算王儒平的案子牵扯到自己,上面的人也会为了避免苏杭势力平衡失控而不跟自己计较,两害之取其轻,这个道理谁都明白。

    到时候倒霉的就只有王儒平一个人,他也就会顺理成章成为苏杭司法界的第一人……或许以前这对唐华斌来说只是白日梦,但现在却绝对不是了。他完全有可能趁乱把王儒平搞垮。

    “唐华斌,你想多了!我没那么多闲工夫去暗讽你!”王儒平因为心虚,所以火气也显得比较大。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没完了,想要清静一下的青鬼忍不住暴怒,突然起掌轰然拍下,硬生生将红木茶几拍的四分五裂!桌面上那价值连城的紫砂茶壶也都摔落一地!

    王儒平和唐华斌两人当即闭嘴,惊惊颤颤的看向青鬼。

    青鬼声音阴冷开口道:“吵什么吵……再吵就都给我滚蛋!我让你们来是商量去哪找人!而不是来听你们吵架!”

    王儒平听到这话马上就低声不语了,这是他最不希望提起的话题。

    唐华斌低头想了一会儿,开口道:“他们在苏杭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今天我就安排人开始排查所有酒店宾馆,不论大小,一个都不放过。”

    听到这里,王儒平算是松了一口气:“没错,他们没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酒店是唯一的可能地。”

    “王局,以你的经验来看,我们是先从大酒店开始,还是从小旅馆开始?”唐华斌把这个问题抛给了王儒平,因为苏杭市也是全国著名的旅游大城市,所以大大小小的酒店和宾馆根本数不清,一天根本查不完。很有可能第一天找不到人。

    王儒平又岂能不懂这踢皮球的道理,马上摆手道:“我怎么敢在唐局面前做这种班门弄斧的事情,这事情我想唐局肯定比我更专业,我相信唐局肯定知道先从什么地方开始盘查,我就不要再卖弄了。”

    唐华斌见王儒平又把皮球踢了回来,当然是拒之门外:“王局,您是领导,您玩儿剩下的把戏我都还没经历过呢。这么大的事情,还是你做主吧。”

    “这事儿我还真做不了主……”王儒平继续把皮球踢回去。

    青鬼冷哼一声,打断了王儒平的话:“你们两个少在我面前打太极,官府上的那一套你们最好给我收起来!我不管你们是从大酒店开始找也好,从小宾馆开始找也好,我都不管!但必须把人给我找到。”

    “是!”唐华斌马上低头道:“青爷,那我就从大酒店开始找,毕竟凌志玲是公众人物,恐怕对住宿是有要求的。”

    王儒平现在看唐华斌不爽,所以处处都要跟他唱反调:“唐局,你就没有想过,他们有可能会猜测出你会这么做,所以故意找一个不挂牌的小旅社去住下呢?”

    唐华斌语塞,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反击,只能心咬牙切齿,面子上却笑嘻嘻道:“是啊,王局真是高屋建瓴……”

    “哼,如果你们这么说的话,他们或许根本就没有在酒店宾馆!”青鬼的眼神露出寒光:“但就算只有一丝可能,你们也要去给我找!找到他们,我要扒了他的皮!”

    ……

    “阿嚏——!阿嚏!”徐云狠狠打了两个喷嚏,按照一想二骂牵挂的顺口溜来说,这是有人骂他了。会是谁呢?徐云用脚趾头也能猜得出,骂他的人肯定是青鬼和王儒平以及唐华斌人的一个。

    算了,不管是谁骂他,他也要去找唐华斌谈一谈了,早上徐云出去视察了一圈,发现所有进出苏杭的路口都有警车,看样子唐华斌还真给青鬼卖命呢。若是再不跟他谈一谈,搞不好他真会找到他交给青鬼呢。

    这个混蛋,看样子徐云是不能再等了,唐华斌和王儒平一样,都应该尽快滚到局子里面好好反省一下了……

    【ps:凌晨爆了一万字,求打赏哈~今天再来一章,也算是小宇宙爆发了吧……号外一个新消息,如若获得“盟主”以上称号的读者请主动联系小仙,小仙将送出价值101800元(老徐说的)的美国陆军第5游骑兵团迷彩加绒冬款战术马甲,谢谢“老徐户外”对本书的鼎力支持,以上所说商品犹“老徐户外”提供,本广告有效期截止到12月,过了12月的话,老徐可能就没货了~突出这绝非神马商业行为,投票完全自愿,绝不含任何买卖交易。小仙回馈读者完全也是自愿,老徐提供商品也无非是在本市找我做了这么一个小广告而已~】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