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鬼的安排下,整个苏杭不论是警界还是地下世界的势力几乎全部倾巢而出,为了就是抓住青鬼想要的人。谁也不清楚一个女星到底是怎么得罪了个苏杭地下世界的霸主。

    地下世界的势力,唯一对这件事情有所了解的恐怕就只有朱老黑一个人,他明白青鬼真正找要的绝对不是一个女人,而是跟那个女人在一起的炎爷。这件事情恐怕远远要比他想的更麻烦,之前炎爷让他整理了一些王儒平的犯罪证据,但是他掌握的那些根本都是戏诶无关痛痒的东西,即便是上交到上层的手,衡量利弊之后也不会因为这些小事而给王儒平定罪,所以之后炎爷就没有在出现他的面前。

    “朱老哥,想什么呢?”沈光明看着愁眉不展的朱老黑,开口道:“无非就是找一个人,而且还具体化到苏杭市内,就算咱千万人口一个一个找也总有找到的一天,没什么可愁的。”

    赵翔也笑了笑:“是啊,我们手下那么多人都安排出去了,还怕找不到一个凌志玲吗,真不知道那女人身上到底有什么妖法,能把青爷迷到那个程度,竟然说什么掘地尺也要把人找到,这也太夸张了一点吧?”

    朱老黑摇摇头,只说了一句高深莫测的:“你们不懂。”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恐怕这一刻青鬼要找的人只会在一个地方。可他也很清楚,自己绝对不能说出来,除非青鬼能保他一辈子高枕无忧,若不然他肯定就死定了。

    个在苏杭势力流的人物一边在茶楼喝茶,一边商议着青鬼要找之人可能会藏身的地方,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赵翔和沈光明两人再说,朱老黑基本上都是沉寂在自己的世界内。

    ……

    所有地下势力的人都被参与到了这次找人的行动,王儒平终于知道了怎么是如坐针毡的感觉,他已经在办公室里沙发前徘徊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必须想办法把人在他的居所请出去,若不然的话他随时都有可能掉脑袋。请神容易送神难,这话一点都不假,王儒平想了整整一个上午,却依然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局里的工作他已经全部都放下了,他根本没时间去理会这些乱八糟的工作,所有的会议也都全部找手下的人去代替他参加,至于上面都安排了什么,王儒平也完全不管不顾了。

    和王儒平不同的是,唐华斌现在连坐下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青鬼让他尽快解决的事情他必须尽快解决,毎排查一处酒店之后他都要给青鬼汇报一下。警局的一把手竟然会对地下势力屈服,可想青鬼初入苏杭的时候手段到底有多黑了。

    之前冯千岁还统管苏杭地下世界的时候,王儒平和唐华斌虽然也不敢造次,也要把他像一尊大佛一样供奉,但至少不至于像现在这般低下四。两人现在虽然一个在单位,一个在外面酒店,但却都忍不住有些怀念当年了。冯千岁跟青鬼不一样,你对冯千岁敬一尺,人家还你一仗,但青鬼可不这样,你敬他一尺,他就压你一头。

    没有人希望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王儒平愤怒的把办公桌上的水杯狠狠砸碎在地!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以前他跟苏杭地下势力的龙头称兄道弟,现在却身价贱的像个孙子……可悲,可悲至极!

    ……

    唐华斌整整一上午忙碌的连泡尿都没来得及去撒,华天大酒店是苏杭最后一家四星级以上大酒店了,若是这里还找不到人的话,那他就要带着他的人转战星级或者更低的酒店去找人了,他可不相信凌志玲这种国内一线明星会去住什么小旅馆。

    “还是先封锁酒店进出口,封锁楼梯电梯口,然后一个一个房间的去搜!”唐华斌吩咐完手下的人去做事,自己就急急忙忙的跑向酒店一楼大厅堂一侧角落的厕所,这可真快把他给憋死了。

    终于一解燃眉之急后,唐华斌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爽啊……

    小腹是爽了,可唐华斌的脑袋还没爽,凌志玲和徐云到底在什么地方?唐华斌现在对徐云还很是忌惮,更重要的是他摸不清楚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边要整王儒平,另一边还要得罪青鬼,这家伙胆子够大啊,这可是把苏杭不能得罪的人都给得罪了,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管他是何方神圣,唐华斌都觉得把徐云拿下对他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最起码也能让青鬼帮他在徐云的手里拿来那个他拿枪威胁他们,并且还亲口承认自己杀过人的视频要来销毁呀……

    唐华斌一边想着这些,一边提起裤子,原本才刚刚舒展开的眉头又再一次的拧在了一起。

    但没等唐华斌把腰带系好,他的后脑勺就被一支强有力的大手死死抓住,然后毫不留情的将他的嘴脸贴在了卫生间那洁白的瓷砖墙面上!

    就算这瓷砖再洁白,那也是卫生间里的瓷砖啊!唐华斌顿时恼羞成怒,怒声喝斥道:“你知道老子是谁吗!马上给我撒手!王八蛋!老子是市警局的唐华斌!放手!听见没有!”

    可唐华斌越是喝斥,那抓在他后脑上的手就越是用力!最后唐华斌都疼得龇牙咧嘴了,贴在厕所墙面上的鼻梁骨都快要被那人给挤断了。

    “我当然知道你是唐局长,呵呵,多日不见,别来无恙?我让你给我收集的东西都收集了吧?”

    当这个声音想起来的时候,唐华斌整个人都傻掉了,他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来徐云的声音呢!一秒钟前还勃然大怒的唐华斌瞬间疲软下来,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色狼刚被穿着性感内裤的翘臀美女勾引起**,但那美女却转过身却下体高鼓,并用粗糙的嗓音道了一声:“萨瓦迪卡(泰语,泰国是人妖最多的地方,你懂得)……”

    “是你……”唐华斌收起刚才嚣张的神态,声音也瞬间剧降:“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难道你住在这……这个酒店?”

    徐云微微一笑,松开了按在唐华斌后脑上的手掌:“为什么要住酒店,等你们找到我吗?呵呵,我一直都跟着你呢,是不是找我找的很辛苦?”

    唐华斌终于能在那看似洁白却着实肮脏的墙面上抬起了头,听到徐云这么说,他连擦嘴的功夫都没有了:“我并不想跟你为敌,是青鬼让我找你,我也是不得已。但我绝对没有想要把你抓回去的想法,我……我就是想通知你一声,现在的苏杭非常危险,你必须赶紧想办法离开。”

    “你能这么替我着想,我还真是要好好谢谢你啊。”徐云直言道:“你这么做是为了要回那段视频吧?你放心,只要我能安全离开苏杭,我就一定会把视频给你。当然,为了预防你会突然把我出卖给青鬼,我也做了些准备工作,现在那段视频我已经定时存放在了邮箱里,如果我每天晚上十二点之前不去设定延时的话,它就会自动发布到某位纪检委领导的邮箱里,呵呵,所以唐局你一定要帮我啊,若是我在青鬼手里出了事,那可就……”

    唐华斌的脸色瞬间惨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那视频绝对是他的死穴,如果那视频被发出去,别说自己现在梦想着顶替王儒平的位置了,恐怕自己的一切都保不住了。

    “不要!”唐华斌不敢相信那种后果,脑门瞬间急出冷汗:“不要,千万不要,你想怎么样我都可以配合你,我就一个条件,那视频千万不要发出去,算我求你,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做!”

    “这可都看你自己了,唐局,我让你做的事情你还没做呢。”徐云淡淡道。

    “王儒平的犯罪证据我收集了,我都收集了!你什么时候要,我马上就可以给你!”唐华斌紧忙到,为了自保,他才不管王儒平是不是把他一手提拔上来的人。

    一直都是狼狈为奸的两个畜生在碰到老虎的威胁时,谁都希望对方是被吃掉的,而自己是幸存的。纵观整个华夏官场上的斗争,在这两人的身上体现的真的是淋漓尽致,有共同利益的时候,大家是好朋友好兄弟,互相吹捧共同获利,而受到威胁的时候,什么朋友兄弟都去死吧,只要能保住自己,其他什么情面儿都是狗屁!

    徐云摇摇头:“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是让你自己亲手把王儒平的犯罪证据交到纪委监察的有关部门负责人的手里,我不要,我要了没有用。如果你找的这些犯罪证据对王儒平无关痛痒,对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你应该配合纪委工作,好好调查一下王局嘛。”

    唐华斌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他真没想到徐云竟然要自己做这么绝,这若是扳不倒王儒平,那自己可真会被王儒平给整死!那他必须要下重药,必须让王儒平不得翻身……

    就在这时候,徐云听到一阵脚步声,他一边转身躲进蹲位房,一边对唐华斌道:“剩下的事情就不用我教你了吧?想想你自己的前途,应该怎么做,你比我更清楚。”

    【ps:献歌一手,可以参照老歌大舌头的曲调:求求求求求你投花,花花花花我不嫌少,PPPPPK票票还有顶一下都必不可少~觉得哥唱的好的,就拍拍手,点下顶和投朵花吧,争取尽快鲜花突破十万朵嘛~人家要嘛~】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