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伍元冬驾驶的奔驰房车来到苏杭南高速入口的时候,两辆警车旁的六个穿制服的警员纷纷警惕的拦了过来,看到这种外地牌号的汽车他们就会提起精神,谁都想看看那平日高傲的女明星到底是怎么得罪了他们当地的地头蛇,连他们老大都那么尽心尽力的要追查到底。

    “下车下车,开开后面的门,我们要检查里面都是些什么人。”拦在车前的警员把伍元冬逼停之后,直接上前敲着伍元冬的窗户嚷嚷道。

    伍元冬无奈的笑了笑:“兄弟,你们这次检查什么呢?查车的话,我可以给你驾驶证和行驶证,里面的人就没有必要查了吧?这可是有些侵犯**了啊。而且车上的人可不是你们得罪的起的。”

    “**?警察面前你有**?哼,我们要查的还就是**呢!谁知道你这车是不是贩卖妇女儿童得来的,少废话,开后门!”那警员一脸不耐烦的挥着手喊道:“我就不相信你车上坐着的是天王老子!”

    伍元冬笑着按下控制后门的电子按钮,车后坐处的电动门不缓不慢的向后打开,两个年轻警员伸着脖子就过去了,其还有一个人开口嚷嚷道:“老子到也看看里面是什么我们得罪不起的人,哼。”

    这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脸庞就出现了,唐华斌沉着脸堵在车门口,毫无表情的看着一群惊呆了的手下:“胆子不小了啊,连我也敢拦?不想混了吧?老子告诉你们,我要去送车上的领导,你们还真没点眼力劲儿,赶紧滚蛋!滚的远一点!”

    一听这话,六个青年警员马上是要整装待发来个警车开道,但紧跟着就被唐华斌给吼了回来:“不知道什么叫低调是吧!想给领导添麻烦是吧!不用你们开道!好好给我检查其他车!”

    “是!”六个人纷纷表示自己一定会尽心尽责。

    唐华斌急忙按下车门电动开关,当车门关闭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些家伙都是他的手下,但若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现在玩的是监守自盗,万一把这话传出去到了青鬼的耳朵里,那自己可就有大麻烦了。

    “唐局,你没去戏剧学院可真是我们国家表演界的一大损失,要不要让志玲姐帮你介绍介绍进娱乐圈啊?”徐云玩笑道,刚才开门的时候,徐云和仇妍以及凌志玲人都在房车车厢深处的床上坐着,所以只要不上来人,就不可能发现他们,唐华斌堵在门口,他手下的人当然不敢说什么检查了。

    唐华斌苦笑一声:“我可没吃那口饭的命,能跟现在这样混口饭吃就行了。”

    “看来这权利还是比金钱的诱惑力更大,唐局真是甚知其的道理。”徐云知道唐华斌跟王儒平狼狈为奸做了不少恶事,很多来苏杭走穴演出的艺人都被他们威逼玩弄过:“唐局,我听说你睡过不少女星呢,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谈不上……谈不上什么成就感,就是随便玩玩罢了。”唐华斌对此倒是供认不讳。

    凌志玲听了这话之后,心忍不住升起一股火气,这种人对她来说特别可恶,她也听说过很多圈子里的姐妹都被这种混蛋给占过便宜:“你这种人就应该下地狱!”

    听到凌志玲的诅咒,唐华斌也不敢反驳什么,只能尴尬的坐在原地干笑。徐云在车舱和驾驶舱之间的窗口处看到伍元冬已经驶入了高速路,便嘱咐了一声他在下一出站口提前两公里停一下。

    吩咐好了伍元冬,徐云才转过身,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然后对唐华斌说:“唐局长,我还真不知道你这种情况应该是下第十层地狱,还是下第十八层地狱啊。”

    唐华斌瞪大眼睛看着徐云,不明白他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肯定是第十八层!”凌志玲毫不客气的说,后来想想徐云那么说肯定有徐云的意思,便又问道:“十层和十八层有什么区别吗?”

    徐云耸耸肩膀:“这我还真没去过,但我倒是听过一些传说,传说那十层地狱叫石磨地狱,糟蹋五谷粮食的人,还有贼人小偷,还有贪官污吏和欺压老百姓的人,死了之后都要打入这第十层石磨地狱之,被石磨直接撵磨成肉酱,然后再重塑成人身再撵磨成肉酱,如此反复……”

    凌志玲听的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表情写满了惊恐。仇妍对这些传说到不以为然,她不相信这些东西,她知道徐云这些话是说给旁边那位贪官污吏听的。

    唐华斌虽然对封建迷信并不感兴趣,但被徐云这么绘声绘色的描述也给惊出一身冷汗,那原本就尴尬的笑容直接僵硬在了脸上。

    “当然,若是按照唐局长的条件,也有可能是去第十八层刀锯地狱之,做官的欺上瞒下,还有诱拐和猥亵妇女儿童,或者为官不公一类人更比较附和唐局长的情况呢。”徐云笑嘻嘻的看着唐华斌:“唐局,你说是吧?”

    唐华斌能说什么?!他除了极其困难的赔符笑脸,还能做什么?

    “什么是刀锯地狱?”凌志玲虽然听的心里怕怕的,但依然是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心,很想知道这种坏人下地狱之后会受到怎么样子的折磨。

    “呵呵呵,凌小姐,那……那都是封建迷信……呵呵呵,随便说的吧。”唐华斌在徐云还未开口之前就否认了地狱一说。

    徐云可不会让他那么舒服:“是啊,封建迷信不可信。但有些事情我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尤其是这十八层地狱,这么多年流传的故事,不一定没有,活着的时候积德之人肯定会认为没有,因为这种人死了之后是要上天堂的,去极乐世界的。而罪恶多端的家伙可就真可能要下去了。”

    唐华斌脸上尴尬不已,但却也没说什么,徐云显然是光明正大的诅咒他,但现在把柄还在人家手里,他能说什么?他只能乖乖听着。

    “你快解释解释啊。”凌志玲等不及了,指着唐华斌对徐云问道:“他若是下了第十八层会是什么下场?”

    即便是被凌志玲指着鼻子,唐华斌也依然强颜欢笑着:“呵呵呵……是……是啊,我也挺好奇的。”

    “刀锯地狱就是把人脱光,呈现‘大’字形捆绑在四根木桩之上,然后将人倒过来,从裆部开始至头顶,用锯条一点一点的锯开,一分为二……”徐云说的有声有色,那画面只是想想都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唐华斌只觉得裆下一紧,他是真想上厕所,虽然这房车上有配置的厕所,但他根本开不了口,而且就算开了口,恐怕也会被拒绝,所以唐华斌也只能忍着那一股热流千万别尿出来。

    终于,汽车开始打开双闪灯减速,并且慢慢靠向高速路边的应急车道,最终停了下来,徐云知道伍元冬是按照他的意思做的,距离下一站出口应该很快了。

    “唐局,先把你的手机给我吧。”徐云微微一笑:“虽然咱们之间算是关系非常不错的老熟人,但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小心为上。”

    为了拿到那视频,唐华斌就算一百个手机也不会在乎的,他手忙脚乱的把手机拿出来交给徐云之后,徐云毫不犹豫的当着他的面就两根手指生生把那手机屏幕给捏的粉碎,紧跟着便还给了唐华斌。

    唐华斌怔了一下,还是乖乖的把手机接了过来,然后一脸期待着徐云把那个小小的摄像机拿给他。

    这时候后车舱的电动门也已经打开了,唐华斌随时都可以拿了他想要的东西下车离开。

    但徐云却出乎意外的对唐华斌道:“唐局长,谢谢你把我们送到这里,既然没别的事情了,那你就在这里下车吧,哦,对了,在高速路上步行可一定注意安全,我建议你现在往我们去的方向走,也就还有两公里就能到下一个出口,不然你若走回去要好远呢。”

    唐华斌现在并不关心他怎么回去,只要给他那视频,他就算爬回去也心甘情愿:“呵呵,那就不用徐先生您操心了,我自己会想办法的……那个……那个视频……呵呵,现在应该还给我了吧?”

    “什么视频?”徐云怔了一下,满脸茫然的看着唐华斌:“唐局长,我听不明白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呀?视频?呃,我可没什么视频啊。”

    唐华斌脸色一变:“徐云,我们可是说好了,我送你们出来,你把那天在酒店的录下的视频交给我!你怎么出尔反尔了呢!”一听徐云不认账了,唐华斌的脸色比猪肝还难看呢。

    “哦,原来是那个呀,唐局长可真是实在人,那天我根本就没开机,所以视频根本就没有,我骗你的,你不会真相信了吧?”徐云说的风轻云淡,语气无所谓到让唐华斌有种发飙的**。

    唐华斌彻底傻掉了,难道他就这么被活生生的耍了?唐华斌失魂落魄的走下车,他没想到他竟然为了一个徐云虚拟出来的东西把王儒平送上了双规的道路,而自己也因为这根本不存在的玩意儿被骗到了高速路上!老天爷这个玩笑实在开的也太大了吧?!

    看着那渐渐消逝在视线尽头的汽车尾灯,唐华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歇斯底里的怒骂一声:“你大爷!!”

    【ps:章连爆第二章!再次感谢血魂堂、龙影兄的支持~ 另求所有兄弟顶一下,投点花,给予小仙力所能及的支持!谢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