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凌志玲朱唇微启,脸色带着分疑惑对徐云道:“那……那明明就是真的呀,你为什么要骗他?”

    徐云耸了耸肩膀:“毕竟唐华斌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当然是想给他一个惊喜。我若是不骗他,他肯定就不敢回去,只有让他相信那视频是虚无缥缈的事情,他才能放心大胆的回苏杭,到时候纪委监察局的人去找他,他才会觉得惊喜啊。”

    仇妍真的是感慨那唐华斌竟然碰上了徐云,这也算他倒了八辈子的霉运,想想他之前那些作威作福的事情,现如今落到这份田地,也只能说是他自找的:“你给唐华斌的这可不叫惊喜,叫惊吓。”

    “呃……”徐云承认自己用词不当,但甭管是惊喜还是惊吓,能让唐华斌觉得吃惊就好,徐云离开苏杭之前就把那个视频交给了朱老黑,让他晚上这个时间把视频交到管事的人手,并且告诉他们可以到苏杭高速南站出口抓人,虽然朱老黑并没有多么大的实力,但他却是徐云在苏杭地下世界的眼睛和触手,并非因为他可信,而是徐云更肯定他不敢在自己手里耍花样,因为朱老黑知道自己当时的身份,他很清楚在自己面前耍花样是什么后果。

    而且朱老黑也并不知道徐云交给他的是一个什么东西,反正就是交到省纪委监察局的书记手里就能在徐云面前立一功,何乐而不为呢?现在王儒平已经被双规,朱老黑总觉得这件事情虽然是唐华斌办的,但却绝对和徐云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朱老黑现在也是一直都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站错队伍。

    伍元冬开车下了高速路,沿着国道一路北上,而他们远离的苏杭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察觉到事情不对劲儿的青鬼又到了华尔兹大酒店,当他得知之前凌志玲所在的房间又有人定下来,然后在一个小时之前又退掉了,才终于明白了他一直都比对方考虑的事情晚一步的事实。

    随后让青鬼更加愤怒的事情出现了,他竟然整个苏杭市都找不到唐华斌!一种不妙的感觉在青鬼心底升起,他直接找到苏杭高速路口处负责检查的几个年轻警员,青鬼知道这些人都是唐华斌的亲信,一经过打听,青鬼才得知唐华斌送一辆车上了高速的事情,一瞬间青鬼就什么都明白了!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之久,一切都晚了。

    接受了这个事实之后,青鬼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了这几人,让他们在唐华斌回来的第一时间通知他们。就在青鬼刚刚离开,纪委的车就来了,直接命令所有人在此严守唐华斌。纪委书记看过那视频之后相当震惊,他相信能把这个视频给他的人就不会跟他乱开玩笑,所以他完全相信那个人说唐华斌会在高速口出现,警局局长涉嫌故意杀人,这可不是小事情,所以纪委书记亲自带人来抓人,因为那个给他视频的人还给了他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苏杭王儒平、唐华斌两个蛀虫的事情若不严办,你们就好好考虑考虑自己的下场!署名是数字:1024。

    纪委书记很清楚这个数字代码的含义,一些极为秘密的下发件都会签署这个数字名称,所以他一点都没怀疑这是上层秘密调查下达的指令。殊不知徐云他们以前的任务,接到的指令有很多都是这个编码署名而且并没有盖章的件,所以他知道这个字号必然有非同意义,作为一个省纪委的大官,肯定知道这个代码的意义,徐云这么做看样子是赌对了。

    果然,半个小时之内唐华斌就搭着一辆私家车返回,看到高速口那么多“自己人”,唐华斌马上就下车跑过去,他一下车就看到了省纪委书记,但还没等他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就被一声令下给逮捕了起来……这对他来说倒是安全了,毕竟青鬼一时半会是找不到他了,若是被青鬼抓到唐华斌,唐华斌的下场肯定是死路一条。

    青鬼老窝被拆,在苏杭白道上的左膀右臂又全部被双规卸掉,可以说他是在一天两夜之间就回到了解放前!纵然他有一身不俗的本领,但一个人想要孤军奋战在这苏杭的大暗潮,那也绝对是不可能的!

    ……

    汽车在国道上一路向北开了个多小时之后,伍元冬在徐云的指挥下又上了高速,上高速第一件事情就是到休息区,徐云很清楚大家肯定都饿了,因为他们谁都没有来得及吃饭。

    为了低调,凌志玲和仇妍都没有下车,伍元冬开车去加油,徐云自己一个人去卖了四大份又热又香的烫串,又给伍元冬捎带了一盒烟,然后哼着歌走向车旁边:“我要送你一辆跑车,夜晚你和我咬耳朵~你对我说伤不起,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叫我一声亲爱的其他什么都别说,然后我们一起吃着火锅一起唱着歌~”

    现在他们已经走出苏杭并且开了四个小时了,所以徐云完全可以放松一下,就算出了什么意外,青鬼想要追上他们恐怕也需要一段时间,到时候他们可就早已经回到济北了,若是青鬼那王八蛋敢去济北找麻烦,徐云相信根本不用他出手,佐媚烟就不会放过他。要知道济北的地头蛇可是他们天娱集团。

    然而刚走到车旁,徐云就听到了仇妍讲电话的声音:“果果,你听话,不要到处乱跑!你们就算来济北也找不到我啊,我……我现在……我们现在都不再济北,你来了也没有人陪你玩。”

    听到这话,徐云赶紧上车抢过了手机问道:“猜猜我是谁?”

    “老爸,你这么久也不回来,是不是不要我和妈妈了?”果果哼了一声,听声音还真的是有些生气呢:“你是不是在外面养了小的了?所以乐不思蜀,流连忘返,连想我和妈妈都不想了?”

    徐云刚接电话就被数落一顿,急忙开口道:“当然不是啊,我可想你们了,果果想来济北的话就来吧。”徐云预算了一下时间,大约四个小时他们就能回去,所以果果和阮清霜就算现在马上动身前去,他也能赶在她们之前回去。

    “是嘛,那为什么仇妍姐姐不让我们去,还说你们不在济北。”果果嘟嘴道:“哼,我才不要和你们玩,只有妈妈对我最好,妈妈陪我玩。才不要理你们呢,我才不要去济北,我要和妈妈去苏杭。”

    这小家伙最后俩字差点把徐云给惊的一头撞破车顶!

    “果果乖,别任性了,让妈妈接电话。”徐云必须要制止她们,但跟一个孩子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他要告诉阮清霜苏杭可不是什么太平之地,尤其是不能让果果出现在苏杭!

    果果有些依依不舍:“那好吧,我就给你们几分钟的时间说说悄悄话,这就是说小别胜新婚吗?”

    “怪,是是,是胜新婚。”徐云那叫一个无语,这小丫头片子也太会比喻了。

    凌志玲听的一头黑线,这是再和一个六、岁的小女孩沟通吗?她不可思议的看了眼仇妍,仇妍无可奈何的笑了笑,然后点点头,这就是她家果果,货真价实……

    阮清霜很快接过了果果手里的电话,已经好多天没有听到徐云的声音了,她还真觉得有些难为情,毕竟她不是孩子,果果的一些话总是会让她脸上烫烫的。

    “霜姐,是我。”徐云的声音明显温柔了很多,这一点凌志玲非常敏感的察觉到了,她不是仇妍那种冷血女生,她有细腻的感情和第六感,所以她在徐云的声音里一下就听出了不寻常的感觉。

    阮清霜点点头,嗯了一声,半天之后才开口:“你们现在怎么样,唐九家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吧?”

    “都处理好了,我马上就跟仇妍回去,你千万别带果果乱跑,现在外面挺乱的,一到临近过年的时候流窜作案的小偷和强盗就多。你们在河东我比较放心,毕竟有强子他们帮我照顾你们。”徐云没有直说不让她们出去玩,非常委婉的把果果想要去苏杭的想法拒绝掉。

    “呃……”阮清霜突然在电话里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了,硬是愣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最终还是果果打破了僵局,对着电话喊了一声:“老爸,其实我和妈妈已经到苏杭了,嘿嘿,我们刚刚下高铁,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说一声,怕你回河东找不到妈妈会害怕,放心吧,妈妈和我不是不要你了,我们就是趁周末我双休的日子出来散散心嘛。”

    已经到苏杭了?刚刚下高铁?

    徐云真希望自己现在出现的是幻听!但这番话是果果说出来的,徐云知道这绝对不是开玩笑,一个孩子整个家都被人抢占了,时间过去那么久了,她想回家,想回到自己的城市也是可以理解的!

    仇妍的脑子嗡了一声,她知道,肯定是那天她说她想回苏杭看看的时候被果果听到了,果果也一定是忍不住了,但又担心徐云和仇妍两人在的时候,她提出这个要求是不会得到满足的,所以才会在他们都不在的时候央求阮清霜带她回来玩两天。

    【ps:章连爆结束,晚上恶补一夜,也总算没失言,兄弟们看爽了就洗洗睡吧~明天还一天事儿呢,呵呵,临最后再求花儿神马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