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挂了电话之后,有些兴奋的对阮清霜道:“妈妈,一会儿可是有大明星来请我们吃饭哦!爸爸跟仇妍姐姐怎么会和志玲姐混在一起了呢,好奇怪哦,而且关系还不错的样子呢。不会是老爸他在外面背着妈妈……”

    “果果确定那个说话的真的是凌志玲?”阮清霜对果果这无忌的童言到也并不介意,但仔细想想,徐云这年纪可正是男生荷尔蒙分泌最鼎盛的阶段,面对全民女神级存在的凌志玲,她还真不敢说徐云会没有想法,若是没有想法的话,恐怕才不正常吧?同样,她也为徐云他们为什么会和凌志玲走在一起而感到疑惑。

    “一定是志玲姐。”果果认真的点点头:“我是绝对不会听错的,从小就有人说我是小志玲嘛。”

    呃……阮清霜对果果这话绝对无语,没有什么逻辑性啊?凌志玲是以那魔鬼身材和天使小脸蛋出名,果果虽然非常肯定的是一美人坯子,但这身材真有可能这么霸道吗?真不知道小志玲是谁给她起的。

    果果童鞋并没有因为阮清霜脸上惊讶的神情所动,依然坚信自己以后肯定是比志玲姐姐还性感的女人。骨子里的自信可是果果出生就带着的。

    “你饿不饿,我们要在这里等四个小时哦,妈妈带你那边超市买点吃的好不好?”阮清霜问道,要等那么久,她怕果果会坚持不住,还是给她买点零食之类的做个思想转移吧。

    果果当然点头答应,必须啊,下午饭的时候为了赶高铁,她连饭都没吃好呢。

    两人刚起身要去高铁站内的超市,却突然快步走上来六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将阮清霜和果果两人团团围住。

    阮清霜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处,她一把将果果抱在怀,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六个人,高铁站算得上是人来人往,阮清霜做好了一切准备,只要对方敢对她和果果出手,她就大叫救命,她就不相信车站那么多人就没有一个见义勇为的好人。

    果果也皱起小鼻子,一脸不服气的神气样子看着这六个把她们包围住的家伙,只要这些人敢对妈妈动手,她一定会不客气的。这才刚在苏杭高铁站下车,果果就找到了一种当地地主的感觉。

    “果果……”六个穿着黑色上衣的男人身后,突然走出来一个年男人,一脸震惊的看着被阮清霜搂在怀的果果。

    果果微微一怔,看着面前的年男人,表情突然一阵欢喜,竟然丝毫都不害怕的松开阮清霜走到那年男子身边,甜甜的叫了一声:“曹伯伯,怎么会是你?”

    “吃惊的应该是我啊!”年男人似乎跟果果很熟的样子,俯下身体把果果拉到自己身旁,指着阮清霜,表情严肃的问道:“她是……?”

    果果马上笑嘻嘻的跑到阮清霜的身边,主动介绍道:“这是我妈妈呀,如果不是我妈妈,我恐怕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呢。”

    年男人瞪大眼睛看着果果和阮清霜,反应了数秒之后才意识到什么似的:“你们在这里是要做什么呢?”

    “我和妈妈去超市买点吃的嘛,嘻嘻。”果果笑着道:“我们还要在这里等四个小时那,没有薯片可是很漫长的,所以要去那边嘛。”

    年男人当机立断做了决定,上前拉起果果的手:“走,伯伯带你和妈妈去家里吃夜宵。”

    听到这男人开口相约,虽然阮清霜知道果果肯定认识这人,但依然是委婉的回绝了:“不用了,那多不好意思,我们在这里等人呢。”说着,阮清霜已经把果果在这年男人的身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年男人微微一怔:“呵呵,看样子你这个妈妈做的非常称职呢。可你们要等四个小时的人,我现在带你们回去吃些东西,等时间快到了就再把你们送回来。”

    “妈妈,唐伯伯不是外人哦。”果果似乎对这位大伯非常信任,一点都不害怕他的感觉,想想四个小时的时间的确难熬,如果能坐车进苏杭市区逛一逛,那也真的是不错哦。好久都没有看到家门口那美誉天下的胖西湖了,也好久都没去富山上看枫林了,也太久没有去华丽的江滨东路逛街咯:“要不,我们就去一下呗。”

    阮清霜可不会答应果果的这个要求,她眉头紧锁没有说话,毕竟徐云已经千叮咛万嘱咐过她们,绝对不可以让她们离开高铁站,原本就觉得自己犯了错误的阮清霜是绝对不会准许自己再犯错误的。

    “这位小姐,虽然我不知道你和果果之间是如何认识的,我之前也似乎没有在苏杭见过你,似乎你并不知道我跟果果家的渊源。”年男人淡淡道:“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种坏人,若不然的话,果果也不会叫我伯伯。”

    果果兴奋的点着头,特别期待阮清霜能答应她,她一点都不怀疑唐伯伯:“妈妈,我们去吧,就去玩一会儿,还有四个小时呢,我答应你,一定会在老爸来到这里之前赶回来,他不会知道的。”

    听到果果嘴里说出爸爸这两个字的时候,年男人整个人怔了一下,但他脸上惊讶的神色却又转瞬即逝。

    “不行,果果不是已经答应爸爸了吗,说一定会乖乖呆在这里,而且你不记得了吗,你也答应志玲姐姐了,她可是也让你乖乖在这里等她。果果已经答应了他们,怎么能做让他们失望的事情呢?”阮清霜依然坚持。

    果果嘟起了嘴巴,不再说话。

    “对了,果果,我这里还有一本你爷爷的相册,现在我是没机会见到他了,今天既然见到你了,那就交给你吧?”年男人这话一出,果果顿时睁大了眼睛,原本果果已经放弃离开这里的念头了,现在又燃烧了起来。

    阮清霜听到这话也有些心软,她多多少少都听说了一些关于果果家里的事情,虽然不明白到底有多么严重,但却知道果果跟家里的人都失去了联系。现在听到有其他人的手有果果家人的东西,她也想帮果果拿回来。既然这个人的家里都有果果爷爷的相册,恐怕跟果果家的渊源的确挺深,或许跟果果的爷爷还是老相识,所以这个年男人在阮清霜的心里自然多了几分信任。

    “那,我能有个请求吗?我和果果跟你去家里拿东西,但你能不能再把我们送回来?”阮清霜试探性的问道。

    年男人微微一笑:“那当然了,我既然把你们接走,那自然是要负责把你们送回来,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相信我,我对你们绝对没有任何恶意,果果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老朋友的孩子,我很喜欢她。”

    阮清霜在这个男人身上的确看不到任何的不对劲儿:“因为果果很可爱,所以大家都会喜欢她。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跟你去一下,实在是麻烦您了。”

    “一点都不麻烦。”年男子微微一笑,身旁带着的六个保镖马上帮他们开道,一行人都坐进了门口停放的一辆系宝马,宝马前后各有一辆陆地巡洋舰护航,辆汽车很快就离开了高铁站,消逝在了人们的视野之。

    ……

    伍元冬一路长袭赶到高铁站之后,徐云和仇妍没等车停好就打开了车门,迫不及待的冲向高铁站的大厅找人。凌志玲也迅速跟着两人下车,她不只是担心那个听声音就很可爱的小果果,还好奇徐云究竟会对什么样子的一个女人感觉那么特殊。

    徐云和仇妍两人来到大厅门口被通知没有车票不让进入,这时候凌志玲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用她那标准的声音道:“我们是来找人的,真的非常着急,希望您能通融一下。”

    试问,一个男子怎么能扛得住凌志玲的哀求,而且还是这么大一个明星。随后他们人都进入了候车厅内,然而让徐云不能理解的是,他们找遍了整个高铁站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看到阮清霜和果果的身影。

    最后仇妍和凌志玲把四处卫生间都找过了,也依然是没有看到人。

    一股不安的感觉开始在人心蔓延起来,定力一向都很高的徐云也终于忍不住了,他迅速拨通了阮清霜的电话,心里竟然莫名其妙升起一股邪火,即便是对阮清霜,恐怕他也有些忍不住了,毕竟他嘱咐了那么多次,她竟然还是会跟果果离开了这里。

    “喂,你好。”一个陌生粗沙的男人声音,伴随着轻盈的琵琶声在电话传出。

    徐云瞬间就愣住了,这个声音虽然陌生,却也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一样。但这个时候接电话的人不是阮清霜,对徐云意味着就是更强烈的不安感了:“你是谁?你敢动她们一根头发,我就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要找的人在我的手里。”那个声音冷而狠:“所以,现在你没有资格威胁我,如果你再威胁我的话,我可以随时让你永远都看不到她们。哼,年轻人,想明白了再跟我联系!”

    这话音刚落下,电话就跟着挂掉了。徐云脑子里犹如乱麻,他需要清醒一下。

    【ps:顶顶更健康!!周末快乐!可惜我木有周末啊~~~~~土豪们可怜可怜码字的人们吧,连续一百多天没休息了~求打赏咯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