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凌志玲完全手足无措,看到徐云现在的状态,她就知道肯定是出事了。

    就在仇妍也要开口问他的时候,徐云直接转身就冲入了洗手间,直接把脑袋扎在水管下,冷水愤怒的冲刷着徐云的头才让他尽快的恢复到冷静的状态,徐云很清楚自己这个时候绝对不能乱了手脚,一旦他失去理智不能保持清醒的话,那一切就都麻烦了。

    这个时候徐云不可能去指望凌志玲和伍元冬他们,而仇妍在找不到果果之后整个人早就已经凌乱了,唯一的希望都在徐云一个人的身上,他必须强迫自己保持清醒!即便他现在的愤怒是任何人都无法承受的。在这个城市里,仇妍和果果相继出事,而现在阮清霜也跟着果果陷入到了他完全找不到头绪的危险之,这怎么能让徐云不觉得崩溃。

    整整一分钟之后,徐云才在水管下把头抬了起来,任凭冷水流进脖颈衣服,他脑子里响起了那个声音说过的话:年轻人,想明白之后再跟我联系。

    年轻人?年轻人!徐云的脑海连续想着这个称呼,对方怎么知道他是年轻人!显然,那个人必然是认识徐云见过徐云知道徐云!

    就在这时候,两个年轻女孩途经洗刷间的公共区域走入卫生间,其一个拿着手机播放着一支典雅优美的抒情乐曲,并对另外一个女孩说:“我刚学会这个,这就是我弹的,我妈妈帮我录的,你觉得怎么样?”

    “很好哦,你进步还真的是蛮大的呢!我都学两年琵琶了,还没学会这支曲子,你才学了一年就会了哦,甜甜,你可真是个音乐天才。”两个女孩有说有笑的走入卫生间。

    而那支典雅优美的抒情乐曲却在徐云耳边不断响起,琵琶乐曲宛如一幅山水画卷,把春天静谧的夜晚,月亮在东山升起,小舟在江面荡漾,花影在西岸轻轻得摇曳的大自然迷人景色,一幕幕地展现在徐云的眼前。这琵琶曲音乐意境优美,乐曲结构严密,主题旋律尽管有多种变化,新的因素层出不穷,但每一段的结尾都采用同一乐句出现,听起来十分和谐。

    没错!就是春江花月夜!徐云脑子瞬间清醒了很多,清朝姚燮晚期著作《今乐考证》一书,把夕阳箫鼓曲列为江南派琵琶曲目的曲一类,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的时候,上海的新式音乐社团将它改编成一首民乐合奏曲,并根据此乐曲诗情画意的内容,给它取名为:春江花月夜!

    不会错的,徐云第一次在某个部队工团听这首琵琶曲的时候就觉得这首曲非常特别,所以印象非常深刻。但那毕竟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徐云能想起来也是因为他在初到苏杭的时候,在秦会馆里面听到过这个曲,所以才让他恍然大悟。

    再想想刚才接电话的那个声音,不是曹南山又能是谁!徐云瞬间想通了一切,他一直都觉得曹南山那个人不可信,但他在苏杭的期间,曹南山却并没有给徐云带来任何的麻烦。徐云一开始还对他有所提防,但后来也就慢慢没在把曹南山当作一回事。

    徐云现在才明白自己错了,而且大错特错了。曹南山必然跟青鬼有所关系,若不然的话,为何这次青鬼对苏杭所有老一代地下势力的人进行清洗的时候会放过曹南山?虽然曹南山比冯千岁固然是年轻很多,但也是五十五岁上下的人了,若非屈居于青鬼膝下,恐怕也不可能继续保住他的会所!

    但曹南山为什么会在得知徐云来找青鬼麻烦的时候而没有通知青鬼,这个原因也很简单,仔细想想,曹南山要的无非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效果。他就是想要做渔夫,盼着鹬蚌相争,便能轻松得利。

    徐云的拳头捏的喀嚓作响,内心的愤怒彻底的爆炸了。既然他们这么一而再的挑起事端,那他也就不客气了。青鬼能在苏杭翻云覆雨,那他徐云也一样能血染苏杭半边天!

    事实跟徐云推测的也并无太大出入,曹南山的确跟青鬼有些见不得人的关系,而曹南山会出现在高铁站,也是因为青鬼提出的要求,让他到高铁站盯着抓人。曹南山当时就猜测到了肯定是徐云给了青鬼一记大闷棍,所以青鬼才会如此的恼羞成怒的要封锁苏杭打击报复。

    只是让曹南山没想到的是,在这高铁站监视了两天,没有发现徐云,却发现了冯千岁的宝贝孙女冯果果。因为之前两家的关系不错,果果对曹南山并不陌生,所以才会跟曹南山离开。

    但一个还没岁的小女孩怎么懂得大人世界的黑暗,虽然果果已经足够妖孽,足够鬼精鬼精的,但她永远也不会猜到,使冯家支离破碎的不仅仅是青鬼一己之力,还有曹南山在暗的推波助澜。然而即便曹南山是这么一个阴险的老狐狸,果果却仍然还认为他是爷爷的老相识,才会相信他。

    被带到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之后,阮清霜悔的肠子都青了,她和果果被关入这间房间之后,就完全没有任何的自主权了,虽然带她们来的人并没有对她们怎么样,但她们却失去了自由,也失去了跟外界联系的方式,因为阮清霜的手机被曹南山给“借”走了。

    果果到现在还不敢相信曹伯伯竟然会囚禁她,果果开始一直都以为是开玩笑的,但她们被囚禁在这个房间之后,门口竟然安排了八个人看守着,果果这才明白曹伯伯是玩真的。

    ……

    虽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曹南山挂掉徐云的电话之后,依然能悠然自得的喝着茶,这种感觉太好了。他抓了对徐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徐云定然会以为是青鬼所为,一定会跟青鬼针锋相对,青鬼已经是光杆司令,而徐云身边也没什么帮手,这两边一旦真的拼到精疲力尽,那就是他曹南山坐收渔翁之利的时候。

    没错,曹南山不仅仅是要处理徐云,他还要让青鬼一起完蛋!要知道,当年青鬼入苏杭的时候,一切都是他在帮他,但原本说好的两人对分苏杭天下,但青鬼把冯家清洗出局之后竟然还和冥王扯上了关系,这下青鬼就根本没再把他之前说过的话放在心上。

    当冯家彻底垮台之后,曹南山提出双分天下的时候,青鬼竟然告诉他,如果他不想死,就老老实实的继续做他应该做的。他青鬼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和曹南山对分苏杭地下世界。

    所以在那个时候,曹南山就有了报复的想法,可是他虽然有想法,但却真的没有那个实力,青鬼毕竟不是简单人,而且又攀上了冥王的高枝,所以曹南山根本就一筹莫展。

    而就是这个时候,徐云出现了,曹南山隐约觉得他有了机会。即便这次他在高铁站碰不到果果,他也一样会想办法刺激徐云,让徐云继续跟青鬼去斗!曹南山把徐云幻想成为自己的一颗棋子,就好似象棋里的“车”,可以横平竖直的大杀四方。而整个过程,他曹南山连面都不用露,就算最后得罪了冥王,那所有的脏水也都泼在了徐云的身上。

    或许是曹南山想的太天真了,也或许是徐云这只“车”真的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曹南山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徐云在挂掉跟自己的通话之后,竟然直接奔着他来了,而并没有奔着青鬼去!这是他曹南山这辈子最大的失算。他明明再打电话的时候装出了几分嘶哑,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过徐云的耳朵。

    若不是那一曲名为春江花月夜的琵琶曲,徐云或许真的没办法认定那个声音便是曹南山的。

    曹南山也没想到让徐云看破一切直奔他而来的原因,竟然是自己平日里特别喜欢装出来的高雅品位,而说真的,曹南山连琵琶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何谈喜欢琵琶曲?他只不过是让自己的会所找到那么一些亮点,提升会所的品味,只有这样,这里的会员才会一直喜欢呆在这里,其实曹南山也很清楚,并不是他这里的每个会员都有这样的品味,但是每个会员却都希望让别人以为他有这种品味。

    伍元冬坐在副驾驶座上,紧紧抓住上方的安全把手,他以前一直都以为自己开车够猛了,但没想到徐云开车简直不能用猛来形容,那就是俩字:霸气!

    虽然说这定制的奔驰房车拥有跟S65一样恐怖的60L双涡轮增压V12发动机,高达612马力、1000牛米的动力参数,很多轿车梦想只要能够拥有它一半的功率,便可以号称性能车,但它毕竟是一辆房车,拿着房车当跑车开的人恐怕这世界上也就徐云独一位了吧?

    驾驶舱里的伍元冬都尚且有这种感觉,那就更别说坐在后面车舱内的仇妍和凌志玲了,仇妍抓紧了扶手尚且还能保持位置,可凌志玲就没那么大的手力了,若不是仇妍拉着她,恐怕她早就被徐云这野蛮的开车方法给甩晕了。不过他们都理解徐云现在的心情,所以谁都没有半句抱怨。

    如果真的要怪的话,那就只能怪佐媚烟给他们安排的是房车,若是安排一辆跑车,肯定能坐着体验一下F1的感觉了吧?

    【ps:我多么希望周末的时候也能跟朋友一起去自个小驾,烤个小肉,喝个小酒……算了,不想了,还是苦逼的码字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