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徐云就按照那天出租车带他走过的路线来到秦会所,秦会所依然是灯火通明,豪车纷纭。会所正门口的出入升降杆两旁分别站了两个安保工作人员,负责为每一辆出入的汽车升杆落杆。

    然而徐云驾驶的房车来到门口之后,那两人却完全没有给他开门的意思,其一人走向前,敲了敲徐云车窗玻璃:“你好,请出示一下你们老板的会员通行入门证。”

    “我们老板第一次来,所以还没有办理。”徐云没功夫跟他废话:“快升杆放行!”

    “那就请你们老板出示一下介绍人的证明……”保安依然没有放行的意思,看现在这意思,秦会所对会员的管理又严格了很多,至少徐云上一次来还没这么多破事儿呢。

    徐云冷冷道:“没有介绍人!”

    保安摇了摇头:“那不好意思先生,您老板的车不能往里面开。”

    “翁——!”然而徐云一脚油门踩下去的时候,那保安也赶紧撤到一旁,万一被撞了不死也残啊。

    砰!

    当徐云开着房车霸道的撞开升降护栏,冲入眼前这所高档会所的时候,伍元冬就知道今天晚上恐怕是闲不住了,能开得起这么大这么豪华会所的人绝对不是简单人,徐云如此横冲直撞杀进去显然也是表明了他自己的立场。

    然而徐云冲断护栏之后,依然没有要停下车的意思,而是直接迎着那前接待厅就猛踩一脚油门!疯狂的开过层台阶,横冲直撞的将整个前厅接待处的落地玻璃门窗生生撞的支离破碎,就听到防爆玻璃爆裂之后的碎玻璃珠哗啦一声落的满地都是!

    就算汽车已经驶入进来,也瞬间有很多负责安保工作的人员围了上来,但徐云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突然一脚暴踩刹车猛打方向盘!凭借着自身对汽车的控制力,如此高度的一辆房车竟然在房间里漂亮的来了个甩尾。徐云可不是为了耍帅,毕竟房车乘坐舱内还有仇妍和凌志玲两个女孩呢,这一个甩尾肯定会把凌志玲甩的荤八素,汽车甩尾的整个过程,徐云硬是把欺身到车身旁的几个精壮大汉撞飞出去,所以他不是为了无故耍帅。

    房车刚刚停下的瞬间,就已经有人突然冲向前,顺着放落下来的车窗一把抓向副驾驶座上的伍元冬,突然发力想要把车内的人拽下来!然而伍元冬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反手扣住抓住他胳膊的保安,突然发力猛的把人往前一甩,那整个人就横飞出去,毫无反抗的能力。

    另外一侧,冲向驾驶座处要去对付徐云的那个保安,被突然打开的车门狠狠拍在了脸上,还没等反应过来脸上的疼痛,就觉得喉咙处被狠狠一击击,连声音都没喊出来,人就直接瘫坐在地上。

    迅速打开后车舱的仇妍也毫不犹豫加入了战局,漂亮的一记凤凰摆尾,脚后跟直接砸在迎上来的一名保安的太阳穴上!而已经下车的伍元冬伸手拦住了一个想要上前去帮同伴收拾仇妍的家伙,五指犹如铁钳扣在对方的脸上,直接将脑袋猛撞在墙上,瞬间让对方失去了战斗意识。

    前门和前厅加一起的四个保安瞬间被解决掉,这并没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全部都是一些普通的保安公司安排来的,平日站站岗也就无所谓了,真的打架恐怕连流高手都能轻松解决他们,更别说现在仇妍和伍元冬两个一流高手加上徐云一个超级高手了。

    唯一的拖油瓶凌志玲在车上下来,愣了半天也没明白为什么二话不说便打了起来?而且为什么还是在这个会所里面,凌志玲曾到这个会所里来过,是陪佐媚烟一起来的,见了一个娱乐圈的大咖导演,所以她知道这个会所里面都是些什么人,用最简单的词来形容,就是非富即贵。

    而且那次凌志玲和佐媚烟一起来这里的时候,还碰上了这里的曹老板跟某个势力挺大的人发生了些摩擦,对方的人带了一百多号人来砸场子,都被这里的老板轻描淡写的给解决了,所以凌志玲对这里的老板还是挺佩服的,最起码她能肯定这里的老板不简单。

    “太子爷……不,弟弟,我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凌志玲心里绝对疑惑:“就算那个青鬼在这里,那你也不能这样做啊,这样会得罪这里的老板的。”

    徐云冷笑一声:“这里的老板既然敢得罪我,我又为何不能得罪他?他先对我的人下手,那就别怪我对他无情无义。”说着,徐云瞪向接待台处那已经吓傻的个美眉:“曹南山呢?”

    仇妍皱了皱眉头,她当然也已经认出了这里是秦会所,便低声问徐云道:“你是怎么知道曹南山这个人的?为什么说果果在他这里?”

    徐云依然能听到这会所内院隐隐约约的琵琶声:“就因为这一曲春江花月夜。”

    仇妍神色一变,的确,这首琵琶曲就是整个秦会所从未改变过的背景音乐,她每一次来到这里听到的都是这首曲子。显然,仇妍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等等……你是说这里的老板?”凌志玲睁大眼睛:“这,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弟弟,你先别冲动,佐总认识这里的曹老板,要不然你先打个电话问一下,万一有什么误会也不至于把事情闹大。”

    “他就算认识天王老子也没用。”徐云的声音斩钉截铁。

    “啪,啪,啪!”一个人拍着手突然出现在大厅内,这人徐云见过,就是那天那个翟经理:“徐先生这车技若不去参加越野拉力赛,还真是浪费了你这么个人才。不知道是什么风把徐先生给吹来了,曹爷深感蓬荜生辉,只不过曹爷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惹到了徐先生,让您发这么大的火,但徐先生,你发火归发火,若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就不好了。”

    说到这里,那翟经理突然怔了一下,他使劲揉了揉眼睛才敢确定站在徐云身旁的那两个女人,其一个便是暴力狐尊:“仇……仇妍?!你怎么会在这里!”

    “很惊讶吗?金雕,若是我家大小姐在你们的手里,你最好快点让曹爷交出来,若不然的话也就别怪我不念及情分。”仇妍冷冷道:“我不管是谁,只要敢对果果有任何邪念,我都不会放过他!”

    “哈哈哈,仇妍,你还以为你是冯千岁身边那个无所不能的狐尊吗?你还以为你能仗着冯千岁号令苏杭吗?”翟经理冷笑一声:“狐尊,你最好清醒一些,现在的苏杭已经不是冯千岁的天下了!不要以为你说什么我们都会听命于你!”

    徐云那天就知道这个翟经理的身手不错,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就是地下世界里小有名气的金雕,这人手里也有两件大案子,但都是没有留下任何证据的那种,这就足以证明这家伙的实力。

    “那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不听!”仇妍话音刚落下就突然出手,直接起拳攻向翟金雕的面门。

    翟金雕脸色大变,迅速后撤躲避开仇妍的攻击:“狐尊!你别得寸进尺!这里可不是你的冯家大院,这里是曹爷的会所,我不会跟你争的!你最好也好自为之!曹爷今天不舒服,不想见客,各位请回!你们若是硬要闯入,那可就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们,这里也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谁若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就别怪我不客气。”

    徐云指了指那已经被他撞坏的面目全非的前厅落地玻璃门窗:“我已经动了,怎么办?”

    “你……!”翟金雕脸色大变,曹爷让他出来就是要他想办法把人都给支走,因为曹南山根本没有想到徐云会杀到这里来。现在冯果果和阮清霜都还在会所,他根本没有时间把人转移走,若是真让他们闯进来了,他就麻烦大了。

    刚才监控室里把画面传到曹南山办公室的时候,曹南山就惊到了!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徐云竟然找到了他的会所里来,曹南山第一时间就把翟金雕叫到了办公室,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把人给弄走,现在他还不是跟他们争的时候,曹南山要做的是渔翁,而不是跟鹬相争的愚蠢蚌!那种愚蠢的东西要让青鬼去当。

    可翟金雕刚才根本没有注意到仇妍的存在,现在看到仇妍也在,他自己心里都没有了自信,看样子若非对方不那么肯定冯家千金公主在他们这里,也不会如此声势浩荡吧?

    “曹爷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他毕竟跟冯家朋友一场,跟徐先生您也有点交际,至于凌小姐也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所以曹爷不想追究这个事情!”翟金雕想要自圆其说:“如果是我的话,我恐怕就没这么大的度量,但曹爷心胸宽广,希望你们诸位不要辜负了曹爷的好心!”

    突然,伍元冬随手举起墙边的一把藤椅,二话不说就砸向大厅天花板正央的水晶吊灯!就听轰一声,天花板上那价值十多万元的层水晶吊灯轰一声就砸落下来!摔的整个地面上的碎玻璃就更多了。

    【ps:这段时间写的脑子有点抽筋儿,感谢一下兄弟们无所不在的支持和关心。记得顶一下哦,顶顶更健康~!】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