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伍元冬也带佐媚烟来过这个会所,但他每次都是在车内等,根本没有进来过,所以这里的人并不认识他。当伍元冬把吊灯砸下来之后,笑呵呵的对翟金雕道:“我跟曹爷好像没有什么瓜葛,我也在他头上动土了,难道连我也要一起放过吗?”

    伍元冬这么做的动机很明了,他很清楚徐云这次来的目的,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显然是想用这种看上去是以德报怨却暗藏阴谋的方法平息他们。所以伍元冬需要在这种时候站出来做一些看上去得寸进尺非常过分的举动,他要给对方一个必须暴怒的理由,若是对方还不愤怒的话,就说明肯定是心里有鬼。

    “如果你跟徐先生和凌小姐是朋友的话,我希望你能尊重一下我们……”翟金雕的城府不算浅,能装很多东西,但也真被刚才伍元冬那一下给弄起了火气。但想想曹南山的吩咐,翟金雕还是把那口火气给压制了下去。

    徐云微微一笑,指着伍元冬对怎么也不急不躁的翟金雕道:“翟经理,我若告诉你,这人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会怎么办?也能让他在曹爷头上随便拉屎吗?”

    翟金雕脸色一变:“徐先生,若是这人跟你们没有关系,那就不好意思了,敢在秦会所闹事的下场只有一个……即便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下场吧?但今天曹爷给面子,希望你们不要在咄咄逼人。”

    “是啊是啊,我们就别再这样了……说不定有什么误会呢。”凌志玲紧张的把徐云和伍元冬都拦在身后,她真快要崩溃了,开始只是徐云一个人失控,现在若是连伍元冬也不受控制了的话,那麻烦就大了,真把人家曹老板惹怒了,她还真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徐云没有理会凌志玲的劝阻,淡淡道:“翟经理若是这么说的话,那意思就是,只有我们可以在曹爷头上拉屎,其他人都不可以了?”

    “徐先生,请你把你的语言放尊重一点!”翟金雕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这可是有监控的,徐云他们说的这些话,曹爷可是能听到的。

    “冬哥,我曾经听人说,金雕有苏杭第一脚的称呼,不过,我觉得你脚上的功夫一点都不弱于他吧。”徐云对伍元冬是有信心的,因为这两个人第一次跟徐云见面的时候都尽量克制露出自己的实力,伍元冬很好的做到了,而翟金雕却没有。所以徐云能很轻松的确定伍元冬的实力绝对在翟金雕之上。

    伍元冬明白徐云的意思,在徐云闯进来的时候他就做好了全力以赴的准备:“那好,那我还真要看看苏杭第一脚到底有什么实力。”

    话音刚落,伍元冬突然起脚勾起身旁那藤制玻璃结合的茶几,脚腕轻抖,被勾起的茶几便突然加速,迎着翟金雕的面门就砸了过去!

    终于隐忍多时的翟金雕再也忍不住了,就在那藤制玻璃茶几砸到面门之前的瞬间,突然起脚一个下劈!就听啪一声,整个茶几都被生生砸烂落地。

    翟金雕终于出手,伍元冬也不客气,整个人都欺身向前,飞脚弹膝,连续的攻击让翟金雕再也不敢大意,面对伍元冬的攻势,他整个人都陷入到了手忙脚乱之。

    说白了,翟金雕最多不过是个刚跨入一流高手境界的人,而伍元冬的实力却至少在一流阶以上,两个人真的打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人!翟金雕的每一次出腿看似都比伍元冬更快,但事实上是因伍元冬每次都晚他一下才去出腿迎击。所以翟金雕每次都被伍元冬用同样而更有力度的脚法将自己的进攻击开,连续十几脚过去之后,翟金雕已经开始感觉到自己右小腿猛烈的颤抖了。

    终于,伍元冬也玩腻了,突然改变被动策略,主动发起攻击!迅猛的鞭腿直接抽向翟金雕的脑袋,翟金雕根本没有起腿阻挡的机会,只能迅速架起左臂试图挡下伍元冬的鞭腿。但那么重的脚力岂是他能用单臂抵挡得住的?那一脚下去,翟金雕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伍元冬可不会给他反应的时间,不等翟金雕站起身来,跟上去一个漂亮的百六十度后转身,又一腿狠狠抽了过去!

    毫无躲避能力的翟金雕只能再次撑起双臂试图阻挡,但伍元冬势大力沉的脚劲砸在他双臂上的时候,他自己都清晰的听到了左臂手臂骨清脆的咔嚓断裂之声。

    因为两人的实力差距还是相当明显,所以伍元冬也没有在继续出手,他这才只是跟对方玩他并不擅长的脚法,若是真的全力进攻,他有信心翟金雕撑不住十招就会被自己杀掉。

    翟金雕托着剧痛的胳膊,惊慌的看着徐云一众几人,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徐云和仇妍的对手,但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连另外一个人的对手都不是,而且这个人的实力还很有可能在仇妍之上。怎么说他也是曹爷身边的左膀右臂,可怜自己的实力都根本无法和对方对抗,那其他人岂不是就更悬了。

    ……

    通过监控画面看到对方非要出手的一幕,曹南山终于坐不住了,他马上摆手让身边的人去请人。不知道是那家伙跑得太慢还是翟金雕实在坚持的时间太短,当去请人的人到了之后,翟金雕已经彻底输在了对方手。

    “曹爷有请!”匆匆跑来的手下甚至没等急促的呼吸平缓下去,便直接开口道:“曹爷说他不希望几位之间跟他产生什么误会,他希望有话大家能好好说!”

    徐云哼了一声,误会?那他就去听曹南山到底还能解释出什么花样来:“好,你带路,既然曹爷想好好说,那我就陪他好好谈谈。”

    翟金雕在前来手下的搀扶下紧咬牙关,断掉的手臂让他痛的钻心,但在外人的面前却还要强装出一副没有关系的神情,挤出分笑容:“那有请……”说实话,翟金雕这心里可真的是有些不爽,既然你曹南山要决定把人请进来,为何一开始的时候不请,还非要等自己的胳膊被打残了才来这一套。

    徐云没有客气,大步跟在对方身后,仇妍也和凌志玲紧跟在徐云的身后,伍元冬则是锁好车门压在最后。由于汽车闯入正厅,所以曹南山也安排了其他人去把会所正门关闭了,不再接待任何人进来。至于已经在里面的客人,他还是有信心不会打扰到他们的,毕竟现在这个时间已经很晚了,还留在会所内的客人也基本都跟这里面那些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姑娘一起洗洗睡了,这里的客人恐怕没有几个有精力跟姑娘们夜战到凌晨两点的吧。

    曹南山敢把徐云请进来,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他已经命令手下把所有的高手实力的人都调派到了他所在的房间周围,一旦出了什么问题,他相信人海战术也能保住自己。

    对此徐云他们不是没有察觉,但徐云真的对此非常不屑,如果人海战术能困的住他,他今天就不会出现在秦会所了,他早就跟仇妍一起死在湖畔风光了。要知道青鬼身边高手级别的人比曹南山多很多,而且实力也绝对比曹南山的人要高一筹,曹南山身边除了已经战败的翟金雕之外就没有一流高手了,他的另一个左膀右臂马宝日只不过是个二流高手,而他手下其他高手实力就更低了,整个秦会所的流高手也不超过十个,其他几十号人都是普通打手,在徐云他们大高手面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曹南山竟然就想用这种人海战术让自己得到保障,简直就是可笑至极。但他现在却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只要徐云硬闯,他就只能这样做。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求助于青鬼,但是想做渔翁的曹南山宁愿冒险一博,也不愿意把青鬼牵扯进来。

    很快,徐云在那人的带领下,伴随着一路上春江花月夜琵琶曲,来到了上次自己到过的房间,曹南山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但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了当日的那种气场,做人一旦心虚,就别谈任何气场了。

    “徐云老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只不过这次我们之间似乎是有什么误会了吧?”曹南山站起身,看着跟徐云一起来的仇妍以及凌志玲和另外一个男人,尽量的让他自己的表情显得没那么紧张:“凌小姐,好久不见,你真的是越来越漂亮了,呵呵,看来你跟徐云老弟的关系也不错,我是真不知道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误会。”

    凌志玲是唯一不知所措的人:“真不好意思,曹老板,若是真有什么误会,也希望你多多包涵……”

    “恐怕是没有误会吧。”仇妍冷冷的对曹南山道:“我在苏杭那么多年,也似乎只在你这会所里听到过‘春江花月夜’这首琵琶曲!”

    曹南山依然一脸茫然失措的神情:“仇妍,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在说什么,你是冯千岁的人,你不会不知道我跟冯千岁的关系吧?如果我和徐先生之间有误会,你又和徐先生认识的话,我觉得你应该是帮我解释一下吧?”

    【ps:今天更,下午有加更,顺便求花求收藏求包养,求各种顶~请看了觉得不错的亲帮忙推荐给身边朋友看哦!谢谢,拜谢,非常感谢!真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