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2章 人海战术

 热门推荐:
    仇妍冷笑的看着对他说话还有些不那么客气的曹南山:“曹爷,我知道你跟冯千岁是朋友,但在冯家出事之后,你跟冯家就已经没什么人情关系可言了。那个混蛋开始对冯家下手之后,你是从始至终都没有插手的人,因为你很清楚,你若是帮了冯家,你恐怕也自己什么都保不住了。既然已经如此,难道你现在还想用跟冯千岁的关系拿压我吗?我告诉你,不可能,你跟冯家已经再无任何关系!”

    曹南山对仇妍似乎并不畏怕,毕竟他跟冯千岁是有交情的,在他的眼里仇妍一直都不过是冯千岁身边手下的人,他没必要对一个手下的人客气:“哼,有关系又怎么样?没关系又怎么样?冯家已经无力回天,你还跟我谈什么矫情?我没做任何愧对于冯千岁的事情,我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吗!”

    “你当然对不起他,果果是不是在你这里,你自己清楚!”仇妍已经没有了耐心:“曹南山,如果我没有确定的证据,是不会冒失找来你这里,毕竟我也希望能给你留面子,就因为你是他的老朋友,我可不会无缘无故来找你的麻烦,除非是我疯了!”

    曹南山大声道:“我看你就是疯了!仇妍,你说的证据呢?你说果果在我这里?呵呵,好啊,果果在我面前也是一侄女辈分,我还真希望我冯大侄女会在我这里跟我叙叙旧。现在要对你们不利的是青鬼!你找不到人不去找青鬼却来我这里,你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曹爷,对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如此针锋相对那?刚才你的人说你气度非凡,就算我在你头上拉屎,你也能给面子,不跟我计较,现在怎么却对仇妍的质问脸红瞪眼了?”徐云微笑道:“曹爷,说果果在你这里的不是仇妍,是我,有证据的也不是仇妍,也是我!”

    曹南山被徐云几句话给堵的什么也说不出来,原本想要抬起的手也颤抖的压制住:“好,好,徐云老弟,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觉得我们还是挺有缘分的,你来问我的事情我也知无不言,我觉得我们应该算是朋友,没想到今天你却来这里无理取闹。那你就说说你的证据,让我知道我怎么就成了青鬼的替死鬼!”

    徐云闭眼随着琵琶曲的节奏轻声哼着:“这么高雅的音乐,恐怕没几个人能欣赏的懂吧?曹爷这首曲子叫什么来着?”

    “这首曲子叫春江花月夜。”曹南山依然不忘记彰显自己优雅的品味:“春江花月夜是华夏古典音乐名曲的名曲,是华夏古典音乐经典的经典。它的前身,是一首著名的琵琶独奏曲,原名叫夕阳箫鼓。”

    徐云点点头:“能欣赏这么经典音乐的人在苏杭恐怕没有几个吧?”

    曹南山虽然不明白徐云为何突然转移话题,但他一点都不反感这话题转移到别处去:“是啊,现在没有几个人会去欣赏古典音乐名曲了,但来我这里的会员对我选的这首曲子还是非常满意的,虽然我不敢说我的个人品位有多么高,但我在苏杭还真的是没听过其他地方有谁是跟我一样的品味。”

    说着这里的时候,曹南山突然怔了一下,一向都精通算计的曹南山有种感觉,自己好像被徐云引到了他下好的套。

    “那既然如此,恐怕也就错不了了。这首琵琶曲春江花月夜我听过很多次。”徐云的表情已经开始一点点的变冷:“上一次听,是在跟你通电话的时候听到的。曹南山,就算你把声音压低,我也一样听得出来。若不是因为你这里的琵琶声,我还不敢断定,就是因为这首琵琶曲春江花月夜,我才敢肯定和我通电话的人就是你。这就是证据,曹南山,你若还想抵赖的话,最好找一个好一点的理由。”

    曹南山的脸上也变得阴晴不定起来:“徐云老弟,这话你若这么说就没道理了,若是说谁放这个音乐,谁就是拿了那女人手机跟你通话的人,那完全就是无凭无据的推理猜测!这样的推理往往是不能成立的,再说了,虽然我不知道苏杭还有没有其他人听这个音乐,但别人并不一定就不听。而且也有可能是为了冤枉我,故意在跟你通电话的时候播放这个琵琶曲,好把你的目光转移到我的身上来,这些都能解释的清楚啊!”

    “但有一点解释不清楚。”徐云的脸上已经彻底冰冷了下来:“为什么你会知道是拿了那个女人的电话跟我通话?曹南山,这个恐怕我没说过,他们也没说过,你为什么会知道?”

    曹南山的脸色瞬间惨白,他竟然不小心说漏了嘴,真是人有失足马有失蹄,一直都是以谨慎小心精明著称的曹南山竟然也会有这么一天,竟然自己把自己给卖了出去。

    徐云一直都在等这句确认,一旦确定了此事的确是曹南山所做,徐云再也无法压制心口窝的那口火气,敢动他的人,还在这里跟他耍花样玩儿心机,这老狐狸真是该死了!

    说时迟那时快,徐云突然出手,一把将那价值昂贵的黄花梨木茶几推起,坐在前面的曹南山根本没时间反应,就听哐一声,曹南山整个人就被茶几和墙面架在了间,或许徐云发力太突然,所以根本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这一下差点就把曹南山五脏六腑给挤出来!

    看到里面突然动手,曹南山安排的那些人就全部都在暗处冲了出来,一瞬间便把整个房间包围的滴水不漏,除了高手级别的十多人之外,其他人的手都纷纷亮出了家伙!

    翟金雕见状急忙大喝一声:“都住手!曹爷还在他们手里!”

    看着那差点被挤到吐血的曹南山,翟金雕的担心是发至内心的。然而率领这群人的马宝日到有些不以为然,他冷笑一声道:“金雕,若是都住手的话,还怎么救曹爷!?”

    翟金雕一怔,若不是他手臂彻底断掉根本无力抬起,他早就一把将马宝日给揪过来,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但现在马宝日却根本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一声令下:“兄弟们!给我上!让他们知道知道在我们的地盘是要听我们的!都悠着点,别伤了曹爷!”

    曹南山现在整个人被当胸挤在墙面上,根本无力说话,看他那痛苦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希望自己的手下用强硬的手段还是求饶的手段救他。

    马宝日毕竟不像翟金雕一样,他没有跟对方交过手,认为对方那么几个人,即便是高手也无所谓,毕竟自己的人也有十个流高手,而他怎么说也是个二流高手!没见过真正猛人的马宝日可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才会做出这么冒失的命令。

    几十个手下小弟操起手钢刀利刃就冲了上来,而徐云至始至终都一只脚踩在夹住曹南山胸口的茶几上,连头都没回一下,对身后的声音更是连理会都不愿意理会:“人在哪里?曹南山,我现在没有那么多耐心跟你耗,所以,我不想问你第二遍。”

    曹南山胸口压抑,他用尽全力的大口呼吸,但真正能呼进肺的空气却觉得根本不够用的,他没有回答徐云的问题,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真的说不出来话,还是因为还对自己手下那群人有一定的自信?

    徐云连头都没回,当然是相信仇妍和伍元冬两人的实力,若是两个实力都达到六、阶的一流高手连这么一群小喽啰都解决不了,真的干脆就不要在地下世界混了。

    凌志玲看到那么多刀光剑影的反光,当时脑子就有些懵,这可跟拍古惑仔的电影不一样,这些人用的都是真家伙,若是一个不小心被砍到,那就会留下一辈子都无法涂抹干净的伤疤呐。

    就在前两个冲进来的小弟挥舞着开山刀迎着他们的脑门就劈下的瞬间,凌志玲整个人都傻住了,她是真吓傻了。现在的她就犹如误入狼窝的小绵羊一般,对周围任何一个陌生人都感觉到超级的恐怖,即便她知道身边的几个人都很厉害,但她却依然觉得对方的人海战术更有优势。

    然而仇妍和伍元冬都轻松躲避开那锋利的刀锋,然后看似非常轻松起脚就将那首当其冲的两个手下小弟给踹的横飞出去,把身后跟上来的数人都砸的后退好几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仇妍那霸气的出手影响了凌志玲,凌志玲竟然突然忘掉了所有的恐怖似的,横眉怒瞪那些虎视眈眈的刀斧大汉:“不想活的你们就来吧!”

    徐云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眼看着仇妍和伍元冬被对方的人海战术淹没在包围之后,气势昂然的凌志玲又懵了,两大猛将被包围之后,终于有了空出手的人可以对付她了,就在凌志玲发呆的时候,一个流高手突然欺身到她的面前,冷笑的舔着嘴唇道:“凌大小姐,以前在萤幕上看到你,就很想和你一起玩玩,现在终于有了机会,嘿嘿,你不会拒绝吧?”

    凌志玲回过神儿来的时候,那人挂着伤疤的脸已经快要贴到自己胸口了,凌志玲能做的却只有惊声尖叫的大喊一声:“啊——!”

    【ps:更求打赏……每当我几乎快被压力和困难击倒,即将丧失码字斗志的时候,我都会想想背后还有无数等我倒下捅刀子的傻逼,瞬间就充满了力量……谢谢一直‘顶’我的兄弟,也感谢那些追‘踩’我的人们,因为我知道我一旦完蛋,你们会更有理由嘲笑我、踩我,所以我就更努力的码字,更努力的更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