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话说的好,幸福可能会在不知不觉砸到你的头上。就在木屋房门打开的刹那,阮清霜就在个人一眼看到了徐云。

    “老爸!”果果兴奋的直接在阮清霜的怀里冲了出来,但很快,她就跟阮清霜一样发现了徐云身上那捆了多层的链锁,很快她便明白这绝对不是曹伯伯给她故意创造的惊喜。

    曹南山大步向前拦在了果果的身前,一把将果果推了回去,果果一个踉跄后退几步,若不是阮清霜急忙上前把她抱在怀,果果恐怕早就摔倒在地上了。从来不吃气的果果当即大怒,掐着腰就想要去跟曹南山理论一翻,但她刚转过身,曹南山手里的那把手枪就对准了她。

    阮清霜一把将果果搂进自己的怀,她真的怕吓到果果,自从认识了徐云之后,阮清霜从一个最初碰到地痞流氓小混混都会怕的手足无措,到现在竟然能坦然面对一支手枪,心理承受力不得不说是突飞猛进。

    “曹南山,你最好小心一点……”徐云刚才心咯噔一下,太危险了,万一手枪走火怎么办?果果和阮清霜若是在自己面前有个长两短,那他那心魔戾气恐怕就没有压制消除下去的可能了吧:“有什么冲我来,别吓到孩子。”

    曹南山哼了一声,回头看着徐云等人:“徐云,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你都这样了,还有什么资格威胁我?我只要把你往青鬼手里一交,你就会被他抽筋扒皮大卸八块,你还有心思关心别人?哈哈哈,你是怕这枪走火?那可真说不准,但这枪若是走火可没有卡壳的几率哦,所以很危险……你现在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说着,曹南山又拿枪往阮清霜怀的果果身上瞄了一下。

    一股无名怒火已经在徐云内心开始燃烧,要知道这把手枪的威力足以穿透两人……若是曹南山真的一个不小心,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徐云极尽全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知道,自己越是让曹南山觉得他掌控了一切,果果和阮清霜就越是安全:“曹南山,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只要你把我交给青鬼,你就能在青鬼面前立一大功,你把他们所有人都放了,我一定配合你。”

    曹南山摇摇头,冷冷道:“不要命令我,不要指挥我,现在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徐云,我知道你是高手,但高手又怎么样?我只需要动动手指,你们谁的脑袋能比子弹更硬?”

    “真没想到曹爷竟然也会玩这么卑鄙的手段。”伍元冬冷声道:“还记得当年第一次听人说起曹南山的时候,都说你是苏杭的第二个冯千岁,即便是冯千岁离世之后,苏杭依然也会由你曹爷撑的起来。但现在看看,当时那些人还真是太高看你了,一个卑鄙之人怎么可能撑得起一方天下?可笑。”

    马宝日听到伍元冬开口羞辱曹南山,在他身后抡起胳膊就猛砸伍元冬后脑:“闭嘴!曹爷面前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曹南山却并不以为然,他仰天长笑几声:“哈哈哈哈!好,说得好,我是卑鄙,可我卑鄙又怎么样?我卑鄙可我不至于像冯老头那样至今都生死不明!我至少还活着,我至少还能有机会站在你们面前,我至少还能跟青鬼一争苏杭天下!”

    “曹南山……青鬼能深夜潜入湖畔风光区内,是不是因为你……”仇妍似乎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什么,杏眼怒瞪看向曹南山,刚才曹南山那句话让她感觉到了一种怪怪的感觉,当日若非青鬼暗做了手脚,也不是那么容易能拿下冯家的。

    这话一出,空气突然就凝重安静了下来。

    曹南山怔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了:“既然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青鬼能得到苏杭的今天,我的确是功不可没,当日他能拿下冯家,也全靠我跟他的里应外合。其实我一直认为你们早就应该想明白了,但我没想到冯千岁竟然一直都不怀疑我,一直都认为我和这件事情无关……哼,简直可笑至极,你们也不想想,若是我跟青鬼没有关系,为什么冯家都那样了,我还能高枕无忧!”

    听到曹南山这番话,仇妍的眉宇之间开始泛起淡淡寒意,最开始她就提醒过冯千岁,不能太过于相信任何人,但冯千岁却没有怀疑曹南山,他一直都说,以曹南山受过他那么多的恩惠,若是还要害他,那是要遭天谴的,所以曹南山绝对不会对他有二心。

    一直以来仇妍也没有再怀疑过什么,就算到最后,她也只觉得曹南山最多是不作为,忍气吞声屈居于青鬼的淫威下,她也一直都没有怀疑过他竟然和青鬼之间有勾结。

    “是我出卖了冯千岁,但没有人知道,谁都不相信我会跟青鬼勾在一起,哈哈哈哈,恐怕连冯千岁本人也不敢相信……所以,我做了,所以我帮助青鬼成功的把冯家在苏杭的所有势力清洗出去!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就是因为我把冯家一切都清楚的告诉了青鬼,所以青鬼才能这么顺利的拿下苏杭!”说到这里的时候,曹南山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青鬼给我承诺过,说他若是拿下苏杭,我们就能平分苏杭天下!他占西湖以南,我占西湖以北……可是他现在不认账了,他想独吞苏杭,想让我继续像听命于冯千岁一般听命于他!我被骗了,你们知道吗?我要夺回苏杭。”

    仇妍的拳头捏到骨节爆响:“曹南山,你这么做就不怕遭天谴吗!”

    “天谴?老天爷若真是有眼的话,就不会让青鬼取缔冯千岁的位置了。”曹南山冷笑道:“自从青鬼占据苏杭之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冯千岁在苏杭德高望重,但他落下了什么好处?!一儿一女全部都死于非命!人到老年也没落得善终,只留下这么一个可怜的孙女,哼……好人又怎么样?我为什么要做好人!青鬼这种人反而却能统领苏杭,凭什么?!若是真有天谴,那要谴的也是青鬼,不是我曹南山!”

    果果瞪大无辜的眼睛,她的眼眶已经噙满了泪水,她不明白曹伯伯为什么要这样,以果果的年纪已经能听得懂这些话,曹南山这番话彻底颠覆了果果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曹伯伯,你不是一直都说你是我爷爷一手提拔起来的吗?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对他?”

    曹南山撇了一眼果果,下面一番话更是让果果惊讶到无法承受:“那你知道你爷爷为什么那么器重我吗?知道你爷爷为什么这些年里那么提拔我吗?因为他没有了儿子,懂吗?他的儿子也就是你父亲。你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吗?哈哈哈……既然今天都说了这么多,那我也不妨多说一句,果果,你父亲和你姑姑,其实都是曹伯伯我一手操作的爆炸事件!”

    果果整个人都惊呆了,她这个年纪根本无法承受这种打击,她从小对父母和姑姑都没有什么印象,她不是没问到过父母,但爷爷只告诉她,在她刚出生之后,爸爸和妈妈就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不能陪在果果身边。

    虽然这个谎言随着果果越来越大,她也越来越不相信,但果果却从未想到过自己的父母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说真的,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果果一直都挺恨自己的父母,她觉得父母从未陪过她,所以她讨厌他们,可有些时候果果也会想他们,想知道他们到底长了什么样子。

    因为自从他们死于那起爆炸之后,冯千岁就把他们所有的照片都藏在了果果找不到的地方,所以果果甚至没有机会知道父母的容貌。随着果果长大,果果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的父母已经不在了,但她不会去想这个最坏的可能。这是果果第一次听人提及她父母已经永远离开了,永远不可能回来看她了。

    虽然果果能接受这个现实,毕竟那么多年了,她都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但是真的提到这个的时候,果果依然不想再听!因为知道了的话,就再也没有期盼,再也没有见到父母的希望了……为什么果果会那么依赖阮清霜和徐云,因为果果早已经在心底真的把他们当作了自己的父母!她不想听到关于她亲生父母的事情!

    仇妍突然嘶吼一声:“曹南山!你胡说八道什么!果果,你爸爸妈妈和姑姑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做研究,他们总有一天会回来看你的!”

    显然,在曹南山刚才的话面前,仇妍的这个解释真的很牵强。别说果果不会相信,就连徐云和阮清霜,凌志玲和伍元冬也不会相信,不可能有父母会舍得把刚出生的孩子丢在家就消逝却去做什么研究,就算是在太空空间站里工作的人,也不可能连续六年都不回来看一眼自己的孩子的。

    徐云的全身从额头到脖颈,从肱二头肌到双拳,瞬间就暴起了数道青筋,这个残忍的现实连他都觉得难以承受,更别说是一个孩子了,曹南山这样去伤害果果幼小的心灵,简直是罪不可赦!

    【ps:发扬风格,今儿又熬夜写了点,所以今儿又能更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