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妍,你觉得果果还是岁的孩子吗?你觉得她还会相信你的这种谎言吗?她有权利知道现实。”曹南山冷冷的对果果继续讲述:“你的姑姑就是几年前名震全国的大明星冯颖,她在拍戏的时候,你爸爸冯逸飞和你那有江南第一名模之称的妈妈秦婷怡,抱着你去剧组探班,给你姑姑送鱼翅羹,结果……轰一声!节目道具组安置效果炸弹的时候突然爆炸,整个摄影棚内火光瞬起,谁也没想到道具炸弹竟然变成了真正的炸弹,而且威力还那么大,那次事件可是震惊全国,剧组所有人,包括去探班的所有人都死于非命,唯一活下来的就是江南第一名模秦婷怡怀的那个孩子,果果,你的命可真大,那个孩子就是你啊!”

    果果的确比一般的孩子要坚强很多,即便是曹南山说出了这么多会让这个年纪孩子无法承受的事实,果果也硬是把眼眶的眼泪噙住了。她没有哭,虽然果果心里很难受,但她却坚持没有哭,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还要大哭大闹,岂不是会给大家拖后腿吗?

    至于曹南山说的是不是事实,只有仇妍一个人清楚,仇妍现在已经可以肯定曹南山的确就是那件事情的主谋!因为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冯千岁并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事情的事实,知道这件事情的也只有冯千岁和仇妍两人,其他人都蒙在鼓里,所以曹南山既然能说的这么详细,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件事情是他策划的!

    “曹南山,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你还有没有良心?”仇妍没想到往日她眼那个低调的曹南山竟然会这么狠,她真的有些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你们不是说过我卑鄙吗,如果要怪的话,那就只能怪冯千岁对我太好了。他一直都提拔我,他说他欣赏我,他说如果他若没有儿子,他一定会选择我作为苏杭的接班人。”曹南山彻底放开来了,他也把这挤压在心里多年说不出来的东西都说了出来:“所以我知道,冯逸飞是我最大的敌人……如果冯逸飞死了,那冯千岁退位之后就会把苏杭全部都交给我!懂吗!?所以不是我要杀掉冯逸飞,是冯千岁逼我杀掉他,若不杀掉冯逸飞,就没有我曹南山的今天……这不怪我!”

    仇妍的唇缝硬生生挤出个字:“你该死……!”

    曹南山哼了一声:“我该死?可是我并没有死啊,谁让我死?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背叛冯千岁吗?因为他答应我的事情并没有做到,他说他若没有儿子就会选我做接班人,但他却一直都在提拔其他年轻人!我知道,如果我再不出手,那他的接班人永远不可能是我。你们懂我吗?我很纠结的,我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如果我还不能在冯千岁的手里把苏杭接过来,那我就注定一辈子只能这么点成就……”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冯千岁,你连这点成就都不可能有!”仇妍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曹南山,我终于明白什么叫人心不足蛇吞象了!你就是那只被农夫放在怀救活的蛇!以怨报德,你这种人就应该天打五雷轰!”

    曹南山冷笑几声,他才懒得去理会仇妍歇斯底里的怒吼,他看向果果,低声道:“果果,你是不是非常恨曹伯伯?可是你恨我也没有办法了,一切都已经晚了,你若怪就怪你爷爷吧!所有事情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曹南山!你卑鄙!你给我闭嘴!为什么要跟果果说这些,果果只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仇妍挣扎着想要挣脱,但无奈她被捆的太紧,根本没有半分挣脱开的机会。

    徐云也再也忍不住了:“曹南山,不要逼我。我说了,把我送给青鬼,现在把他们都放了。”

    “我也说过,你不要命令我!我现在可以把你们所有人都送给青鬼!你又能怎么样?你咬我啊?”曹南山哼了一声:“但我不会把你们交给青鬼,我要让青鬼找不到你,永远让他提心吊胆!谁让他说过的话不算的!从今天开始,你们就都给我痛苦的呆在这里吧,永远的!”

    “我一点都不痛苦。”

    这一声奶气在这种气氛之下显得让人听上去特别的舒服。

    果果扬起坚毅的小脸蛋,看着曹南山,再次确定道:“我一点都不痛苦,我也一点都不恨你。我有爸爸,也有妈妈,我爱他们,他们也爱我。”说着,果果看了眼徐云,又抱了抱阮清霜:“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可怜,反而我觉得你好可怜,一个心没有爱的人才可怜!我爷爷对你这么好,你却做出这种事情,曹伯伯,我觉得你才是可悲的人。我可怜你。”

    “你说什么?!”曹南山一瞪眼:“你可怜我?!”

    “对呀,我可怜你,我有句悄悄话想跟你说,你敢听吗?”果果丝毫不畏惧面前的曹南山,或许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连凌志玲都不敢跟曹南山正面相对,果果却一点都不怯场的直视着曹南山。

    曹南山震惊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小不点,他不敢相信一个六岁大的小女孩竟然敢这么跟自己说话,而且自己还告诉她,是他杀了他们的父母!

    “你想跟我说什么?”曹南山的表情无法掩盖自己的震惊:“我可是差点都要了你命的人……你不恨我?难道也不怕我吗?”

    果果没有回避曹南山的目光:“我不怕你,因为我没做亏心事。要害怕的人也是你,你做了亏心事,你是不是怕我,所以不敢听我要跟你说的话?”

    “我怕你!?”曹南山仰头笑了两声:“哈哈哈哈,小丫头,我怎么会怕你呢,我就算做了亏心事又怎么样,我这辈子做的亏心事多了,我怎么从来都没感觉到害怕呢?来,我倒要听听你到底能说出什么让我害怕的话,哈哈哈,说,说吧!我听着。”

    曹南山一边说一边俯下身子,把耳朵放在果果的嘴边:“我好怕哦!你说吧。”

    果果微微一笑:“曹伯伯,你一定会好怕的。”

    曹南山一怔,他不明白一个孩子怎么会这么有信心能让他害怕?威胁?恐吓?这些都不应该是她一个孩子能想到的方法吧?

    然而就在曹南山疑惑的时候,却觉得手一松,紧跟着就被果果用力推倒蹲在地上,曹南山为了防止自己蹲在地上丢人,急忙双手撑向地面。这一撑不要紧,豆大的汗珠瞬间就在曹南山的额头上冒了出来。

    手里的枪呢?!

    曹南山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果果正竭尽全力的双手抱住那把沉重的转轮手枪,一边慢慢后退到阮清霜身旁,一边瞄准曹南山:“曹伯伯,我说你一定会好怕的,怎么,你现在是不是好怕啊?”

    虽然曹南山的确是有些恐慌,但他却不觉得一个孩子敢开枪,也很快恢复了自己的失态:“果果,小孩子是不能玩枪的!快把它还给我!”

    “你站住!”果果大喝一声,突然枪口瞄准曹南山的脚边扣动了扳机,但却卡一下,手枪并没有响。果果并不是真的想杀人,只是想开一枪给曹南山一些威胁,却不料根本没能扣动扳机。一个六岁的孩子当然不知道如何玩儿枪,这很正常。

    曹南山当即就松了一口气,这小丫头根本不可能知道转轮手枪的保险。

    就在所有人都庆幸果果并没有开枪杀人的时候,徐云却开口了:“果果,转轮手枪的保险一般就在扳机上,扣动扳机会感觉到一个明显的力度过度阶段,那就是保险,也就是俗称的一道火二道火,也就是双动式扳机,如果刚才那一下,你再用一些力气,就能打出子弹了。”

    所有的人都被徐云的话给惊到了!包括阮清霜和仇妍她们,她们完全不明白徐云为什么要教会孩子开枪,若是果果真的打死了曹南山,那会是她一辈子的一个阴影。

    但徐云了解果果,能精明到利用自己是孩子的身份,使得曹南山掉以轻心,然后夺过对方手武器的果果,显然心智已经成熟到绝非六岁孩子的地步,所以徐云肯定果果是不会真的开枪打人,她会懂得什么叫示威,而她刚才想要开枪,就是要示威!

    果然,在经过徐云的口头指教之后,果果当机立断扣动了扳机!就听砰的一声,有手炮之称的M500转轮手枪的枪口发出巨大的火焰,一颗子弹怒射而出,直接在曹南山脚边炸开。巨大的后坐力也把果果虎口震得生疼,她那稚嫩的小手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控制这把枪,才开了一枪果果就后悔了,原来打枪这么不好玩呢。

    果果开枪瞬间惊呆了所有人,不只是对方,还有他们自己人,唯一还能保持头脑清晰的只有徐云,徐云当机立断,迅速冲到果果面前,徐云转身半跪在地上,对果果道:“给爸爸打开!用枪!打钢链的接口处!”

    因为捆绑住徐云他们的都是钢链锁捆绑的,而且还捆的那么结实,即便是高手,全身被束缚住了力量也很难挣脱。若是能用枪打开一个钢链接口,徐云就能轻松挣脱链锁。

    【ps:下午加更,求支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