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这么做到底有多冒险,他自己也非常清楚,毕竟果果是孩子,不像是成年人那样对枪支有强大的控制力,刚才开那一枪之后,她自己都有些吓到了,因为这种M500转轮手枪的威力实在太大,或许这把枪的知名度并不如沙漠之鹰响亮,所以可以拿沙漠之鹰跟它做个比较。

    即便是只玩过枪战游戏的都应该知道沙鹰的威力,而M500是沙漠之鹰威力的两倍,所以枪口焰也要比沙鹰更大,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在昏暗的环境下突然遇到强烈的闪光,视网膜上会产生残留的影像,所以果果现在基本上都出于一个恢复视觉的时间内。

    说道威力就不得不提起后坐力,虽然说手枪的后坐力并非是无法控制的,每个人在经过一些练习并能注意到一些细节的话,都可以做得到。这些射击技术讲起来也都是非常的简单,但果果毕竟是孩子,她没练过打靶,而紧张的心理压力下,恐怕很多成年人都会忘掉某些注意的细节,更别说一个孩子了。

    其实徐云刚才口头传教果果如何开枪的时候也担心过,他担心的跟其他人不一样,他不担心果果是否会伤到曹南山,他担心的是手枪的后坐力会不会伤到果果持枪的手腕。这种极端的例子是存在的,徐云就见过一人打自动马格南V型的手枪,第一枪就把右手腕玩骨折了。

    但徐云在实践上来说,转轮手枪的后坐力要比弹夹手枪的后坐力低一些,所以他才敢让果果开那一枪。

    一枪之后,果果整个手都震的又疼又麻,真想把枪给扔掉,现在一听徐云又让她打枪而且还是瞄准他手腕上的钢链打,这简直是开玩笑呢吧,若不是现在处境危险,果果真心想问他一句:您拍电影呢?

    “手腕不要太软,要绷得紧紧的,伸直手肘,要用肩膀来吸收后座力,不要托枪把底部,枪口向右侧偏一些!”徐云可没有时间让果果去想太多,一旦曹南山在果果手里把枪抢走了的话,他们就再也没有反击的机会了,他让果果把枪口偏一些,是为了确保弹出的子弹不会乱嘣到她。

    这时候曹南山也在刚才那一枪的震惊走了出来,当曹南山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就是要在果果的手里把枪夺回去!这小丫头已经学会了开枪,她已经不能是他忽略的对象了!

    就在曹南山回过神要扑向果果的时候,又一声枪声响起,枪口火花爆起来,果果已经不敢睁眼再看了,愤怒的子弹怒射而出击那紧紧缠绕在徐云手腕上的钢链之上……

    徐云突然发力,啪一声,被捆绑在身上的钢链应声而落,曹南山原本还要对果果出手,见状迅速转身就想要逃离现场!伍元冬正好在曹南山逃离路线一侧,他只是轻轻伸脚一勾,曹南山整个人就啪唧摔了个狗吃屎!

    “曹爷!”翟金雕见状急忙上前,而曹南山另外一个左膀右臂马宝日却扭头就跑,根本不再顾及曹南山的死活。其实要想看透一个手下对你忠还是不忠,只需要这么一件事情就可以。

    徐云在果果手里拿过那把转轮手枪,然后单手将果果直接抱起来,果果那紧张的心境也如获大赦,一把搂住徐云的脖子再也不肯松开。

    手枪到了徐云手之后,徐云可不会再跟曹南山客气,他扬手直接扣动扳机,子弹毫不犹豫喷出堂口直接击穿曹南山的膝盖!就在曹南山膝盖爆出血花的瞬间,曹南山咧嘴痛苦低鸣一声。

    翟金雕顾不上自己断臂的疼痛扑向曹南山,试图帮自己的主子做最后的挣扎。徐云没有再开枪,M500转轮手枪和大部分六发装转轮手枪还不一样,它是五发装子弹双动左轮手枪,徐云留下那剩下的两颗子弹是有用的。马宝日已经逃离了现场,现在仇妍和伍元冬的身上还跟自己一样绑上了根本不可能用手解开的钢链。

    伍元冬和仇妍都是明白人,徐云没有再开枪的情况下,他们就明白了徐云的意思,伍元冬先走到徐云面前背转过身,仇妍也紧跟着走了过去,他们都明白自己要做什么。徐云轻描淡写的把枪口顶在两人手腕处的钢链接口处,轻松两枪打断链索。

    仇妍获救之后马上帮凌志玲解开了她那被绳索捆住的双手,凌志玲揉着生痛的手腕,她拍过有绑架戏份的电影,现在想想,如果自己现在去拍的话,一定能演绎的更真实,有了真正的感触,凌志玲才明白原来此时此刻的心境居然是如此惊惶无措。

    眼看对方全部脱困,曹南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啊,可膝盖被打穿,他连站都站不起来。

    愤怒的仇妍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冲向前就要找曹南山好好算账,忠心耿耿的翟金雕马上上前阻拦,但却被伍元冬突然箭矢爆射般的迎面一脚给踹开,伍元冬只是冷笑着说了一声:“你的对手是我。”

    再也没有任何依靠和盾牌的曹南山终于感觉到了什么叫惊恐,他刚才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话,说了那么多足够刺激到仇妍杀掉他的话,他后悔啊!早知如此会发生这种变故,他打死也不会说那些不该说的东西。

    “刚才我都是胡说八道,狐尊,狐尊,你听我给你解释!”曹南山不想承认刚才的那番话:“事情根本不是你想到那样子,我做那些事情都是迫不得已的……我,我也是没办法……”

    仇妍哪会再听他胡言乱语,突然起脚直击曹南山的面门!轰然之间,曹南山口鼻流血如同染铺,鼻骨也断裂了,门牙也成排磕落。怒火烧心的仇妍必须需要狠狠的发泄才能一解心心结,冯家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完全是因为曹南山这个该死的蛀虫,吃里爬外的东西!

    冯千岁待他如小辈,如老友,若不是冯千岁在苏杭地下世界发话,曹南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怎么可能登上这苏杭地下世界的舞台呢?他又怎么可能招来高手为他做事,又怎么能成为这苏杭首屈一指私人会所的老板?

    可以说曹南山拥有的一切,都是地下世界这些朋友看在冯千岁面子上才给予他的,而曹南山却贪心不足,竟然为了更多的利益和更高的地位策划谋杀了果果的父母,到现在竟然还勾结青鬼那种恶毒之人将冯家彻底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之地。

    想到至今都生死不明下落不知的冯千岁,仇妍就心发狠,她突然出手扣住曹南山双肩,十指蕴涵内力猛烈捏下,就听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骨裂声在曹南山的双肩传出,曹南山嗷的一声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之声。

    看到曹南山受到折磨,翟金雕自然于心不忍,还想要上前去帮主子解围。但他现在自己的处境都无法自保了,原本实力就不如伍元冬的他还断了手臂,在伍元冬的全攻之下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更别说去帮曹南山解围了。

    仇妍不会那么轻易就杀掉曹南山的,如果只是杀了他就太便宜他了!废掉曹南山双肩之后,仇妍五指成拳,雷霆一击砸在曹南山胸口之上的锁骨,喀嚓——!

    阮清霜和凌志玲只是看看和听到这声音都忍不住要吓傻了,果果一直紧紧闭着双眼抱在徐云的脖子上,似乎她知道仇妍姐姐一定会失控,她不想看到仇妍姐姐如此残忍,但果果也不愿意去阻止,虽然她知道如果她出声阻止,一定会阻止仇妍这样残忍下去,但果果不想阻止,虽然果果自己也觉得这样很残忍,但果果却无法做到那么心胸宽广,她没有办法不去惩罚那个害死了她至亲之人的混蛋。

    徐云一直都冷冷的看着曹南山受尽仇妍的折磨,仇妍用最残忍的手段摧毁着曹南山全身上下所有的骨骼,她没有让他死,却让他变成了一具只是呼吸都会全身痛到抽搐的废人。

    徐云感受到果果时不时会颤抖一下的小身体,他很难想象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竟然如此坚强,至始至终果果甚至都没有哭出一声。这丫头跟自己小时候真的是像极了,就算碰到再大的痛苦,再大的委屈,也都一个人塞进心里慢慢消化。

    有些东西是天生骨子里就带着的,比如倔强。果果就是这样一个倔强的孩子,就连这种时候也要倔强的让自己坚强下去。同样,徐云也是个天生骨子里就倔强的家伙,他小时候的倔强同样是让师尊王逸和干爹张太岁无法理解。他一直就这么倔强的成长,而果果也将会和他一样如此倔强的成长。

    终于,仇妍在曹南山的身上花掉了最后一丝气力,而曹南山也成了千古以来最废的废人!伍元冬也轻松解决掉了断臂的翟金雕,翟金雕已经尽他所能做了他一切该做的,但实力实在不及伍元冬,他实在无力去拯救曹南山。

    “我们走吧?”伍元冬有些担心:“我们若是再不走,我担心刚才离开的那个家伙怕是会把青鬼引来。”

    仇妍冷静的看着徐云,她听徐云的安排。

    徐云刚才的确再犹豫要不要走,他真的希望那个马宝日把青鬼引来,大不了他就联合仇妍和伍元冬在这里跟青鬼拼了!

    但看看身后的阮清霜,果果,还有凌志玲她们……如果输了,她们怎么办?

    最终徐云还是选择了回避:“走!”

    【ps:更很尽力,章节字数多,别质问我人家谁谁谁怎么4更怎么怎么的,咱这更就将近一万字,人家4更才把八千字,别只看更新多少,兄弟们,看看字数再……这个月我最后一次更,第一是为了调整自己的节奏,第二是为了下个月的爆更,下个月是年底了,我将要尽全力回馈兄弟们的厚爱,12月2号先爆发个十章八章的!每周至少一次爆发!请等我调整好状态,才能写出更好的东西!写出好东西,才能争取点击更上一层楼,争夺我所在的死亡五人组的年终奖金。】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