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青鬼在马宝日的带领下赶到秦会所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徐云他们已经再次踏上了返回济北的高速公路。因为唐华斌也被那视频事件搞的双规,所以已经没有人能下令封路了,现在不仅是高速路,所有进出苏杭的路**通也终于是恢复了畅通。

    被一件接连一件的事情搞到气血攻心的青鬼再次被气到想要喷血,他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曹南山抓到冯果果之后没有直接送到他手里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因为青鬼很明白曹南山也清楚果果的重要性,只有得到了果果,才能真正得到他们想得到的!如果抓不到这个小孩,那一切都是扯淡!他青鬼也永远不可能真正的在苏杭盘踞稳自己的脚跟。

    显然,曹南山抓到果果之后没有直接送到青鬼那里,是曹南山自己心有鬼,因为他也想得到那个东西!只有得到冯果果的人才能得到那个东西!王儒平和唐华斌的背叛已经让青鬼怒气大盛,现在曹南山竟然也想背叛他,这让青鬼如何能接受!

    青鬼一脚踩在已经半死不活的曹南山脸上,冷冷道:“就凭你,就算你能控制的了那个孩子,你也不可能登顶苏杭之巅!地下世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你永远都只能在这个世界里面当一条狗,你想做主子?哼,不可能!”

    曹南山已经被全身的痛苦折磨的说不出话来,现在被青鬼踩在脚下,他也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羞辱了,全身骨头全部被仇妍捏碎的曹南山很清楚自己的下场,他永远都不可能在像个人一样活着,现在的他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他不求别的,只求一死来结束自己的这种痛苦:“我……求……求求你……杀了我……”

    “杀了你?”青鬼起脚将曹南山踹的翻出去数米,那彻底成为废物的身体在地上翻滚几圈之后才停了下来:“杀了你就太便宜你了!你知道你坏了我多大的事情吗?死?你想的美!”

    曹南山万念俱灭,他只想死,如果这么活下去,他只能去体会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这个人我就交给你了,如果他死了,你也别活了!”青鬼冷冷的瞪了马宝日一眼。

    马宝日脸色一变,惊慌的看着青鬼道:“青……青爷,他都已经这个样子了,根本就活不了几天了,您让我……让我怎么看啊?”

    青鬼可不希望让背叛他的人死的那么痛快,能让曹南山多受一天的折磨也算是对他多一些惩罚:“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让他活下去,他不能吃饭喝水你可以喂他!他不能行动你也可以伺候他!”

    马宝日可没这么大的功夫去伺候一个废人:“青爷,如果说他自己非要绝食呢?”

    “那你就嚼碎了给他塞进去!我再说一遍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就算你用插管的办法给他往肚子里灌送食物,你也要让他给我这么生不如死的活着!”青鬼懒得再跟马宝日废话:“如果他死了,我就杀了你!听懂了没有?”

    “懂……懂了……”马宝日心那叫一个后悔了,原本以为把这事儿通知了青鬼之后,自己就能顶替了曹南山的位置,没想到却还回来这么一档子恶心人的破事儿,这可是让他懊悔不及啊。

    无处泄愤的青鬼突然一掌轰然拍向身边一株看粗细至少十年以上的柏树,硕大的树干轰然倒地,硬是把旁边那间一小时前还关押着阮清霜和果果的木屋给砸塌了。

    青鬼根据时间的推算,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回天乏术,想要再追上徐云等人已经是不可能的。他触手可及的成功就这么在眼皮底下溜走了,只要还没抓到果果,他所做的一切就都没有任何意义。青鬼临走之前看了一眼苟延残喘的曹南山,这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坏事,至少,知道那个孩子身上秘密的人又少了一个!

    但是,得不到这个孩子他就算拥有了那个东西也没有任何意义!

    原本青鬼以为先稳定了苏杭的局势再去抓住仇妍和果果,但没想到他的疏忽却让他一无所有了,虽然苏杭现在名誉上的地下蛇头是他,可实际上他已经成了光杆司令,不仅仅是身边的手下都死没了,还有地下世界的得力助手曹南山也废了,在白道上控制的王儒平和唐华斌两人也全部都被双规,还有什么能比他青鬼现在更惨的吗?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怎么跟冥王冷尘交代?被徐云干掉的那十多人到无所谓,但是燕门金枭竟然也死在了徐云的手里,这让青鬼根本没办法给冷尘交代啊。

    当日冷尘把金枭借给他的时候,可是亲口告诉过他,金枭是借了他人的身体才能活下来,为什么会用这么一个瘦弱不堪的身体,只是因为这个身体的一切能跟他存活下来的器官很好的融合在一起,才能让他活下来,但无奈这个身体实在太弱了,所以金枭现在只能有超级高手的实力,根本达不到他原本应有的宗师心境。

    所以冷尘把金枭借给他,不只是帮他,也是为了让金枭有一个藏身之地,他要找到更强壮又适合金枭血型的身体,才会再一次让鬼医彭君德给金枭做移植手术,到时候金枭恢复了宗师境的实力,那就是冥王手下一员得力远攻火力!所以虽然冷尘把金枭安排到了青鬼这里,却并非只是把他交给青鬼用,还让青鬼同时也负责保护金枭的这具肉身。

    燕门飞刀的强大攻击力是冥王非常看重的,所以他才会想尽一切办法让鬼医彭君德给他做了这种逆天的恐怖手术,金枭原本的身体已经被金国奕彻底摧毁,但彭君德却用时数百天的时间硬是把金枭体内还存活的内脏和脑袋移植到了现在这具身体上,说出来都骇人听闻。

    现在青鬼倒了八辈子的血霉,而金枭也死在了他的这里,他是真不敢去面对冷尘。但仔细想想也不一定,说不定冷尘会因为徐云杀了金枭而勃然大怒,到时候就算是徐云他插翅也难飞到九霄云天,冥王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不过,在那之前,青鬼还是希望能先通过自己的途径把果果弄到手,万一冥王到时候怒大了,他可没机会把果果讨过来完成自己未完成的事情。

    反正苏杭的事情已经出了,该发生的都发生了,这个样子根本无法收场了,青鬼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去给冥王解释这件事情。

    当青鬼离开秦会所之后,马宝日提在嗓子眼的心也终于算是掉了下来,他冷冷的走回到曹南山的身边,用脚勾了一下:“曹爷,你说你刚才怎么不直接死了算了?你说你都这样了,还要连累我……哼,我跟了你之后,可真是一点好处都没得到,就他妈跟你受累了!”

    曹南山本不想说什么,但看到自己手下竟然这样对待自己,也是心升恶念,他用最后的力气喘息道:“马宝日……你应该听到青鬼说什么了……只要我死了……他就会要你的命……所……所以,你最好对我……咳……好好照顾我……”

    “照顾你?曹南山,你开什么玩笑呢?你不会真以为我叫你一声曹爷,你就真他妈的是爷呢?你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这德行!”马宝日一听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青鬼威胁他也就算了,没想到曹南山都这样子了,竟然还要威胁他,开什么玩笑?难道他马宝日就那么下贱啊。

    曹南山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冷笑一声:“哼……你不信可以试试……青鬼一向都是说到做到……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让我活着吗?因为我嘴里有他想知道的事情……如果我死了,他就没有人去问……咳咳……马宝日,如果我真的死了,青鬼一定会怪到你的头上……哈哈哈,到时候,你……你离你的死期也就不远了!”

    马宝日瞪大眼睛看着曹南山,他不知道曹南山这番话是真是假,但若是曹南山这番话是真的,那他还真不敢让他死!青鬼是怎么狠他见识过,若是真像曹南山说的,曹南山这里有青鬼想要知道的某个问题的答案,那他死了青鬼必然不会放过自己。

    “曹爷,青鬼会问你什么,你告诉我,然后我给你一个痛快!你现在与其这样,倒不如死了痛快,你说呢?”马宝日蹲下身体,轻声细语的对曹南山道:“曹爷,我给你个痛快,你把青鬼想知道的告诉我,我也能给青鬼个人情,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看着我跟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就说吧。”

    曹南山脸上挂着笑容,闭上了眼睛,他已经没有力气看着马宝日说话了:“你以为青鬼会记得你的人情吗……你真的太天真了……而且,我告诉你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却要杀了我……我不划算……”

    “你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让你死是看得起你!”马宝日没那么多耐心,听到曹南山拒绝,当时就怒发冲冠的站起身便想起脚往曹南山身上踹!

    就在这时候,马宝日却觉得后腰一阵剧痛,然后便觉得一把利刃割开了自己的半个身体,他没能在说出话就一头栽倒在地。翟金雕手拿着一把血淋淋的匕首,用尽最后一丝气力的他也再次跪倒在地。

    “曹爷……我帮你……”跪倒在地的翟金雕突然起刀刺穿了曹南山的心口,然后又毫不犹豫的抹向了自己的脖子……

    ……

    一天之后,苏杭秦会所的惊天大案震惊全国,警局和司法局高层官员纷纷落马。

    【ps:有兄弟不明白啥叫争夺年底奖金,就是说,小仙和心巨,左手巨、白羊巨、馒头巨分组在了一起,12月谁的新增点击更多,谁就能赢下年终五千块奖金,和四个大神分在一起,我自己都知道赢的可能很少很少,但咱也必须战斗不是,有句话叫虽败犹荣,若是不战而败岂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所以我准备应战12月,承若12月将是我个人的爆更月,所以这个月剩下的十天,请准许我尽量2更,一是调整状态,而是每天存一点,咱2号的时候十章连爆送给大家,好吗?如果觉得看不过瘾,兄弟们攒着,到12月一口气看!求各种鲜花收藏或者贵宾票凸票或者PK票的打赏~求土豪豪爽打赏个盟主仙帝的~祝天下有钱人终成眷属~!】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