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媚烟身穿一席紫色齐臀裙职业装,黑色丝袜下一双女王级鞋跟高度的高跟鞋,她并拢着膝盖,坐在奢华气派的办公桌前,拿着手这份每日晨报仔细阅读,她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儿,眉头最后都拧成了川字。

    “佐夜明,你给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佐媚烟瞪向自己的弟弟:“你的意思是,这些都是徐云在苏杭市那边弄起来的风浪?”

    佐夜明点点头,手夹着一只没有点燃的香烟把玩着:“姐,我这还能骗你不成。这事儿不是他惹起来的,还能是谁惹起来的,他们去苏杭拍这么两天广告片,苏杭就那么巧碰上这些事情?我可是听说了,这王儒平和唐华斌两个下马高官都不是什么好鸟,但凡是去苏杭走穴演出的女星都会被他们占点便宜,吃点豆腐。”

    “少跟我绕弯子。”佐媚烟哼了一声。

    “姐,你说,咱们家凌志玲若是去了,他们两人这种混蛋能不想办法赚点便宜吗?”佐夜明说的头头是道:“就他们头一天晚上到,他们不是还让公安的人给莫名其妙带出去了吗,最后还不是你打电话给那边省里郑书记才拦下这一档子事儿吗。我看我那准姐夫也不是吃气的主儿,我估计是完事儿回头一想觉得不对劲儿,回头反过来整他们呢。”

    佐媚烟一听这话倒觉得还真是有那么些道理,徐云肯定不是吃素的,但他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短的几天时间内把那两个大蛀虫拉下马呢,要知道对付一个党内大**分子,可比铲除一个**毒瘤要困难的多。不过听完佐夜明的话,佐媚烟到还真是觉得这事儿很有可能跟徐云有关系。

    “我有个事情要交给你去做。”佐媚烟伸出手指对佐夜明勾了勾。

    佐夜明故作恶心的样子:“少拿你对男人这勾魂指在我面前晃悠,我才不吃你那一套,想让我去苏杭打听是吧?切!我跟你说门儿都没有,我屁股后面还一摊子烂事儿呢,我可没这闲工夫。”

    “你皮又痒了?老娘什么时候勾男人了!臭小子,我再跟你重申一遍,老娘还是正儿八经的黄花闺女,少把老娘说的跟没有人要了的老黄花菜似的!”佐媚烟狠狠瞪了佐夜明一眼:“你去不去?小子,我告诉你,你若是不去也可以,现在就把那车钥匙给我还回来。”

    佐夜明一怔,赶紧伸手捂住腰间那把法拉利的车钥匙,小声嘀咕着:“至于么……”

    “乖乖听话,你若是去,那我就把这辆法拉利FF送你了。”佐媚烟扬了扬眉毛:“怎么样?够意思了吧?只要你答应,这钥匙就永远是你的了。只要你不觉得累,开着去苏杭我也不管。”

    “一言为定?!”佐夜明双目放光。

    佐媚烟点点头:“记得给郑书记带去点特产,我们以后若是想围绕西湖打造一个影视拍摄基地的话是必须跟郑书记搞好关系的,懂吗?”

    “懂懂懂。”一听这个,佐夜明来劲儿来,好久都没真正的跑跑高速拉拉风了,要知道这辆法拉利FF可是他的梦想,天娱集团不缺钱,这辆不到六百万就落地的车对于集团来说可不算什么,但对于佐夜明来说就要命了,别看他是代理董事长的亲弟弟,但他每月也就那么一万块钱的生活费,吃喝玩乐倒是绰绰有余,但若是让他养这么一辆每年只是商业保险买全了,就要十几万的神车来说,他还是真没那个能耐。

    没办法啊,谁让他姐姐管的严呢,佐媚烟深知男人有钱就变坏这个道理,再加上弟弟佐夜明原本就长的一表人才,若是再开一辆法拉利,会有多少女孩拼了命的往他床上钻啊?万一再碰上一个心机腹黑女,指不定会惹出什么大麻烦了呢。

    所以佐媚烟对她这亲弟弟可以说是相当抠门,唐氏集团那么大的公司,她的标配座驾清一色都是奔驰,辆当只有一辆不到百万的S65AMG不是定制的,加长版的奔驰房车和奔驰商务都是定制的。而佐夜明就显得档次低了太多了,就一辆标配的帕萨特……

    郭川江,秦天健,周博成……这些人可都是顶配的路虎揽胜,宝马系,奥迪A8这种级别的,而他佐夜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是天娱集团的一个执行副总裁,开那么一辆二十多万帕萨特出去实在是掉价。

    再说了,天娱只要是点小领导,谁不是开辆、五十万的车?所以佐夜明对这法拉利才是超级情有独钟,这辆车是因为一部电影,当时佐媚烟是看面子,植入了法拉利的一个广告,但没想到那电影竟然大卖,国际影响力响当当的,所以法拉利老总开心之下才特意送了佐媚烟一辆限量版的法拉利FF。

    佐夜明是左磨右磨,佐媚烟才答应可以给他开两天,但代价是下个月的生活费不给了。一说到这经济大权,佐夜明就想哭啊,这姐姐比他老妈管的都紧。

    “对了……姐,我这去苏杭,你怎么也给点活动经费吧?”佐夜明一脸的苦笑:“就我身上那几千块钱,最多勉强能够来回的过路费油钱了,给郑书记买特产总不能太掉价了吧?”

    佐媚烟翻了个白眼,在自己的手包掏出一张卡扔给佐夜明:“这张卡的每一笔消费数额都会由银行的短信系统转达给我,所以你最好把你的每一笔消费**都给我留好,不然的话,回来的死账就在你生活费里扣。”

    佐夜明真的是想哭的心都有了,但为了自己的豪车,为了自己再也不用灰头土脸的开着帕萨特往公司来,他一咬牙,认了!大不了以后所有生活费都砸在这辆宝贝上,他最多就是每天蹭饭呗。看来回头一定要跟自己那未来准姐夫搞好关系,才能多要点生活费。

    “姐,话说我那准姐夫他们怎么还不回来?”佐夜明道。

    “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去吧。”佐媚烟一摆手,示意佐夜明该干嘛就干嘛去,根据时间的推算,徐云他们的确是应该回来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他们必然是要到家的,她跟伍元冬通过电话,伍元冬说尽量赶一天的路。但佐媚烟希望的是安全第一,让他们不用着急,晚饭之前赶回来就好,她给他们准备接风宴。

    伍元冬昨晚上赶了一夜的夜路,终于算是凌晨天色微亮的时候赶到了河东市,他没问徐云是什么意思,就根据徐云的安排开车到了这家大酒店,下车之后才知道这酒店是徐云他们的,已经安排好了房间和早餐,疲倦一夜的伍元冬狼吞虎咽吃过了东西就回房间倒头呼呼大睡,接到佐总电话的时候,他也没说太多,只是说还在赶路,尽早回去。

    凌志玲也没想到徐云竟然在这小县城内还有这么一所大酒店,她的震惊程度绝对比当年第一次看流星雨还要惊讶呢。

    “凌小姐,这样,你就先到这个房间休息吧。”阮清霜把凌志玲带到了秦婉儿的房间,因为这段时间大酒店的生意都非常好,所以根本就没有空房间,仇妍和果果一个房间,伍元冬被安排到了徐云的房间,阮清霜只能把秦婉儿的房间安排给凌志玲住,反正秦婉儿这段时间加班也不回来。

    阮清霜刚想开口让徐云去她房间休息,她自己熬一下,凌志玲却先开口了:“弟弟,你能不能来一下,我有些话想问你。”

    “嗯。”徐云点点头,然后转身示意阮清霜先回房间休息,正好他也有些话要跟凌志玲说一下。

    两人走进房间关了门,阮清霜到没有想太多,她也的确是有些累了,不如就趁着徐云他们说事情的时候自己先休息一下,一会儿还要起来给他们安排午餐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毕竟凌志玲和伍元冬都是远道而来的客人,都是徐云的朋友,阮清霜当然要好好招待。

    徐云和凌志玲进了房间之后,凌志玲就直言开口了:“佐总是不是也不知道你在河东的酒店?”

    “呃,确切的说,这酒店是霜姐的,我是跟霜姐混的。”徐云嘿嘿一笑。

    “徐云,如果你真的把我当姐姐看,没把我当外人,那就跟我说实话。”凌志玲瞪了徐云一眼:“你带我们来这里休息,那等我们休息好了之后,你是不是就留下不走了?”

    徐云没有回避的点点头:“当然了,这就是我家啊。”

    凌志玲没有说话,盯着徐云看了好一阵子,她没有再多说什么:“好吧,那你准备让我回去之后怎么跟佐总解释?佐总一定在那边等你回去,给你接风洗尘的。”

    “那个……我还真没想好……”徐云摸了摸下巴,这还真被凌志玲说到了点上。

    看徐云这么纠结,凌志玲知道他一时半会也想不明白:“你慢慢想,既然都来这里了,我也想好好洗个澡休息一下,我去洗澡,你最好在我洗完澡之后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我可真不知道在面对佐总时该如何解释。你若不希望姐姐受难为,那一会就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吧。”

    看着凌志玲走入洗浴室,徐云还真是陷入了苦思冥想之,这个问题,有点棘手。

    【ps:再催也更不动了,身体透支了,感冒也非常严重,再次恳求诸位给我这月剩下的十天时间调整,我先保证不会断更,多谅解吧,咱不论感冒发烧,一百多天愣是一天都没请假,也该表扬表扬了吧?12月我会用小宇宙大爆发证明我的战斗力,另:第四季结束了,今夜0点第五季正式开始……】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