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志玲跟秦婉儿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也都不觉得困啊累啦的,两人话题虽然有限,但是围绕徐云却有足够可以聊的,所以一上午很快就在不知不觉过去了。

    因为伍元冬答应了佐总会在今天晚饭之前赶回去,也就在定好的时间时很快起身。与此同时,阮清霜也被电话惊醒,梁山打来的,他也在单佳豪那大嘴巴口得知了她们都会来了,还有云哥带着的明星朋友,所以看这时间都到点了,便打来问问阮清霜这饭菜如何安排。

    阮清霜嘱咐好梁山之后就想起身去叫大家伙起床,回头被吓了一跳,徐云正在沙发上伸懒腰呢,他也被那电话给吵醒了:“你什么时候进屋的?怎么也没跟我说一声。睡觉怎么不到床上来,在沙发上能舒服吗!”

    徐云挠挠头:“我进来的时候你都睡着了,我怕把你吵醒,就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不碍事儿,晚上再好好睡也没关系。对了,婉儿回来了,正在她屋和志玲姐聊的开心呢。”

    “呃,我刚才还想打电话喊她呢。那我现在去喊果果她们起床,你先下去看看吧,梁山他们都好久没见你了,天天念叨你什么时候回来呢。”阮清霜微微一笑:“去吧。”

    “嗯。”徐云起身就先坐电梯到楼下去了,的确好久没回来了。

    刚到一楼,徐云就听到了单佳豪在门口跟强子大吹大擂呢,什么云哥把宅男女神志玲姐姐都泡到手了,什么现在俩人都在楼上一屋睡觉呢之类之类的话。

    这时候吕怡发现徐云下来了,刚要开口喊云哥,就被徐云伸手示意不要出声,吕怡当然知道徐云是要做什么,她当然也听到了单佳豪跟强子吹牛呢,而且强子还听的聚精会神,津津有味的。

    “然后,然后呢!突出重点,现在怎么样了?还在楼上陪咱云哥睡着呢吗?”强子那眼睛都放光啊,他心里佩服啊,怎么他云哥就那么“掉渣天”呢,连女神凌志玲都搞到手了!

    单佳豪吹的那叫一个欢快:“那当然了,当然还在楼上陪咱云哥睡着呢!”

    这时候,单佳豪和强子身边站着跟听的一小保安扭头看到了徐云,当时就愣住了,赶紧拽拽单佳豪道:“豪哥,云……云哥下来了。”

    “擦勒,你还学会吓唬我了是吧?”单佳豪才不信呢,抬脚给了那小保安的屁股轻轻一下:“去去去,我跟强哥在这里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儿,好好站你的班去昂,打足了精神,不能丢了咱大酒店的人。”

    “是……”那小保安本还想再说,但见徐云把手指头放在嘴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便没在说啥,低头就乖乖去前门口站班了。

    单佳豪继续跟强子吹:“强哥,不是我跟你吹牛,咱云哥肯定昨晚上也没闲着,今天这会儿的也肯定是不能放过拉练的机会啊,你是没看见人家凌志玲那小腰,那小脸蛋,比电影里好看多了,但凡是个男人,他就……”

    强子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他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单佳豪身后的徐云,当时就张大了嘴巴。

    看到强子的表情,单佳豪一怔,然后疑惑道:“强哥,你这也准备骗我玩儿呢?云哥在我后面站着呢?嘿嘿,不可能……他老人家肯定还在楼上翻云覆雨呢,云哥若是在的话,肯定一脚就给我踢屁股上了,嘿嘿……”

    这还没笑完声儿呢,徐云一脚就勾在了单佳豪的屁股上,虽然徐云出脚不算重,但还是把单佳豪给踢了个踉跄,这小子主要是吓得,他回头的瞬间,整个脸都跟条苦瓜似的抱怨强子:“强哥,云哥来了你也不跟我说一声……”

    “我说了你也不信啊。”强子哈哈笑道,然后摆出一脸幸灾乐祸看热闹的神情来:“让你小子胡吹,怎么样,云哥亲自来教训你了吧。云哥才不是那种会乱跟女人上床的人呢。”

    徐云真想也给强子来一脚,这是夸奖他呢吗?还是损他呢?

    “往往当一个人说‘不是我吹牛’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开始要吹牛了。”强子得意道:“刚才我就知道这小子是吹牛呢,嘿嘿嘿……我就是随便听听,若不是云哥你来了,我也早给他一脚,让他别吹了。”

    徐云看了强子一眼:“往往当一个人说‘不是我打击你’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开始打击你了。”

    “啊?”强子一怔,没有整明白徐云的意思。

    “不是我以及你,强子,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对佳豪一孩子的话那么信以为真?看你刚才激动那样儿,还然后呢,突出重点。”徐云打击道:“行了,我看你这样的还真是欠回炉深造,要不明天我找秦市长帮帮忙,给你办到河东一重新念几年高?”

    强子也闭嘴不吭声了,悻悻的站在一边傻笑,过了一阵子才道:“秦市长现在那么忙,哪有时间理会我这点小事儿啊,云哥,您就别操心了,明儿个我自己就到夜大报个名,自己好好深造深造我这智商。”

    人扯着闲篇呢,吕怡就去后厨重地把梁山喊出来了,梁山匆忙的放下东西就跑出来,当厅吼了一声:“云哥!”

    这嗓门真是够充沛的啊,震的徐云都浑身一抖,梁山就是梁山:“几天不见,我发现你这气场更充沛了啊,是药膳吃多了补过劲儿了吧?”

    “嘿嘿,那是,这伙食天天太补了,云哥,你有没有特别想吃的,我马上安排后厨,刚才霜姐安排了,说你有朋友来,所以做的特色一点。”梁山道:“你还有什么要添加的吗?”

    徐云想了想,摇摇头:“不用了,既然霜姐都安排好了,那就按照她安排的来,怎么特色怎么来吧。”

    强子一听,马上就窜了上来:“山子哥,你刚才说真有云哥的朋友来了?”

    “那当然,而且还是大明星啊!”梁山得意道。

    强子上下打量了徐云两眼,然后回身就把单佳豪的脖子一把夹在胳膊下,拉着他就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说::“接着说,接着你刚才的说,云哥到底把人家凌志玲怎么样了?”

    徐云也懒得理会那两个家伙,估计时间差不多的话阮清霜他们也马上快要下来了。果然,就在徐云看时间的时候,阮清霜和秦婉儿就把身份转化为客人的凌志玲和伍元冬请了下来,仇妍跟果果两人断后。

    刚跑去外面的强子和单佳豪也赶紧不闹了,整理了一下衣服,人模狗样的走了回来。毕竟河东市就是个国内线小城市,明星对这种小城市来说就是奢侈品,轻易都看不到一眼。

    “山子,让厨房准备,咱们让客人先吃饭。”阮清霜嘱咐道,然后对强子摆摆手,示意他过来。

    强子见状开心了,把单佳豪自己丢在一边,屁颠屁颠跑过来:“霜姐,您吩咐。”

    “下午还有事儿吗,没事儿的话就来做副主陪,陪伍先生多喝两杯。”阮清霜道。

    “没问题!”强子一口道:“什么事儿也不如咱自己酒店的事儿重要,那么重要的客人都来了,我当然要好好陪!”

    伍元冬却突然开口:“不好意思,我不能喝酒,一会儿吃过饭,我还要赶路呢。”说完,伍元冬便把徐云叫到了一旁,他知道徐云现在心里怎么想的,便也就开门见山:“徐云老弟,虽然你到家了,但我和凌小姐还要回去交差。佐总跟我打过电话,我说下午之前一定赶回去,她还等着要给你接风洗尘呢,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问题徐云之前确实想过,可是实在没想出什么头绪,现在也只能顺其自然了:“我会给她打电话解释的,你放心好了。既然你决定下午就要回去,我也就不强留,冬哥,我这人实在,喜欢干脆,什么时候你有时间单独来河东玩,我绝对陪你好好喝一场。”

    “这个我相信。”伍元冬笑了笑,他指了指自己的手表:“徐云老弟,既然这样,我也就直说了,我下午赶路,河东市到济北市的路程也不算近,我们就简单吃点,以后机会多的是,若是在张罗一大桌,这饭最少也要吃两个小时……所以,我担心这时间上不够充足,毕竟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你多少给凌志玲一点时间跟佐总解释一下。佐总你是知道的,就算你会跟她解释,她肯定会问我们原因。”

    徐云点点头,伍元冬这话不错,既然这样他也就恭敬不如从命,回头去给阮清霜说明了情况,然后让梁山挑选最精致拿手的八道药膳,由徐云带领大家坐陪,给凌志玲和伍元冬吃了非常简单的送行饭。

    他们吃的非常快,半个多小时就解决了,凌志玲也知道伍元冬这么做是正确的,必须赶在佐总安排好一切之前回去,若是佐总都去酒店等人了,他们到了之后就没有办法解释了。现在只能尽快吃完,在下午五点之前赶回公司,多少也留出一些余地来。

    两人吃过之后,就在众人的目送下离开了河东市。

    【ps:谢谢诸位的厚爱,调整状态也对我不离不弃的兄弟们,谢谢你们!】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