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还有些像是做梦一样:“这是我见过最大牌的明星了,我要了好多签名呢,星期一到单位可有的炫耀了,徐云,你行呀,在济北都做了些什么?竟然能跟国内一线明星牵扯上。”

    徐云耸了耸肩膀:“我说我跟凌志玲搭档去苏杭拍了个广告,你信吗?”

    “我信呀,给你多少钱呀老爸?”果果接过话道:“老爸,是不是小九姐姐介绍给你赚外快的机会?怎么她没跟你们一起呢,我都有点想她了,什么时候能见见她。”

    “她最近恐怕是没有时间见你。”徐云摇摇头,唐家忙的焦头烂额,唐九若不做出点大事儿来,不给唐家添砖加瓦整些大动静,肯定是好过不了啊,什么时候唐九能搞出点大事儿,什么时候她才能算过的安宁点。

    秦婉儿叹了口气:“看来谁都不容易,算了,不跟你们闲聊了,我下午还是去局里吧,人工河竞标那案子的事情还没搞定呢,现在的人跑的可真够快的,一眨眼的功夫就找不到影了。”

    “徐云回来了,你让徐云帮你啊。”阮清霜急忙道:“徐云,你不在的这几天河东市出大事儿了。”

    “出什么大事儿了?”徐云怔了一下,他不问还不要紧,一问,得嘞,竟然没有人说话了,都把头给低了下去,连强子跟单佳豪都跟着低头不语。

    还是人家果果见过大场面,琢磨了一下对徐云道:“前几天市里想要改善人工河的环境建设,准备招商引资,用人工河周围的几百亩地做代价,换取投资方整治河东市人工河的环境……”

    “算了,还是我说吧。”秦婉儿怕果果表达不清楚:“市里想找人重新整治人工河,但无奈代价太高,便用周围几百亩地放出来当代价,想要招来好的项目,带动河东市的经济。那地方谁都知道是块肥肉,所以就争疯了。吕峰、单洪宁还有孔忠他们个也准备拿下这个项目,都跟银行那边谈好了,只要他们能拿下这个项目,钱不是问题。”

    徐云有些吃惊:“他们都看好了,还有人敢跟他们争?”

    “如果只是河东市的人,还真是没有人敢跟他们争。可问题是这招标不只是针对我们本市啊,我们整个江北省的人都可以来争这个标。”秦婉儿继续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地方开发起来非常有潜力,若是围绕着人工河做些什么项目,只赚不赔,所以来竞标的公司非常多。”

    “是不是吕峰他们出什么事儿了?”徐云没等秦婉儿说完就开口了,他说着还看了一眼吕怡。

    吕怡先是摇摇头,后来又点了点头。

    “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徐云现在可以肯定是出事儿了。

    阮清霜叹了口气:“还是我说吧,他们几个人不想要肥水流入外人田,所以就在进河东市的路上做了手脚,只要是来竞标的人,都被他们的人给恐吓了回去。但他们这次碰到更狠的人了,竟然在外面带了好几百人,都动枪了,把他们所有的人都给打了,现在孔忠受了点轻伤,在医院躺着呢。”

    “吕峰和单洪宁呢?”徐云心平气和的问道,对于这些事情,他也不难猜得出,毕竟南城虎是地头蛇出身,他们当然不希望河东市的肥水被外市的人赚走。耍点手段也正常,只不过外市竟然有人这么狠,带着人长途跋涉来这里都能把事儿给平了,也绝对是个猛人。

    “那俩人都在接受调查呢,轻伤。”秦婉儿这话算是给徐云的心情放松了一下。

    阮清霜可没那么大的心,她又叹了口气:“这次事儿闹出了两条人命呢,都是平日里跟吕峰挺不错的小兄弟,我其实挺担心吕峰的心情的。”

    听到清霜姐这么说,吕怡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次她堂哥这事儿的确是闹的有点大。

    “他们人没事儿就好。”徐云问秦婉儿:“有头绪吗,什么人做的?”

    “这还真没头绪。”秦婉儿无奈的摇摇头:“这次想要来竞标的有几十拨人,都被南城虎他们给拦截威胁了出去,一句话,得罪的人太多了,根本不好调查,那些人又没有留下什么证据,来的车是各个地区的车牌号都有,估计全部都是套牌,根本就没有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

    徐云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即便是出了这不算小的事情,也依然淡定,南城虎都没什么大碍就好:“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你也别纠结了,这案子若是指望着你们这么破,那一辈子也破不了。就算你们抓到了蛛丝马迹,也不可能拿下真正的主使者,最多是抓个替罪羊。”

    “那你说怎么办?”秦婉儿一听徐云这泼冷水的节奏,心头就有些冒火:“查不到就不查了,那还要警察干嘛?我们吃的是财政拨款,吃的是纳税人的钱,现在出了这种事情我们若是不查,那就是不作为。你说的到简单。”

    徐云笑了笑:“那你也别怪我直言,你觉得你们查案子抓了人,那就是对得起自己的工资了?你们抓到的人有多少是替罪羊,我若说出来,恐怕你都不敢相信。有多少你们原本就知道他是替罪羊,但还是要抓了人破案的?这一点我不说,你自己也很清楚。”

    秦婉儿急道:“不管怎么样,那也是抓了!替罪羊也是那些坏人的人!至少有人会出来对他们犯下的事情承担法律责任。”

    “你这么说可就扭曲了法律,法律是惩罚真正的坏人。”徐云道:“若是惩罚了那些替罪羊,真正犯法还是会去犯法,懂吗?所以,我们要抓住的是根源。”

    “我当然知道是抓住根源上的人,现在不是正在查吗,要不然你来查好了。”秦婉儿到不是跟徐云稚气,她就是被这些焦头烂额的案子给弄的心烦。

    徐云微微一笑:“我当然不会放过对我兄弟下手的人,就算这件事情吕峰他们几个有错在前,但他们最多就是威胁威胁,对方动手打人,还那么狠,那就是他们的不对了。玩枪可是犯法。但我不是警察,他们若是落在你手里就算他们幸运,若是落在我手里,我可没那么好说话。”

    “你……”秦婉儿一怔,随即道:“落在你手里也行,只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秦警官都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徐云还真有些吃惊啊,这可不是秦婉儿的作风,怎么听秦婉儿这口气,比自己还要恨那些动了他兄弟的人呢?

    “婉儿,你今天这是吃错药了吧?”徐云逗她道。

    阮清霜很快就让徐云心的疑惑得到了解释:“这件事情其实是这样子的,规划人工湖,招商引资改善人工湖现状,是婉儿的爸爸秦叔叔提出来的,他的初衷是好的,想要带动河东市的经济。谁都知道河东市的经济大部分是依靠旅游业,毕竟是古城,但跟我们相隔一百公里之外的泰州市就有五岳之尊山脉,很多游客都选择在河东游玩一天之后,便赶去泰州,然后在泰州山上看日出。因为我们两个旅游城市相隔太近的原因,所以河东市有大批游客流失到泰州市。”

    徐云和所有人都认真的听着,这话的确是有道理,若是所有游客都能留河东市,那他这酒店房间价格翻一倍都不愁有空房呢。

    “所以秦叔叔跟市里提出这个建议,在人工河周围搞一些能够留住游人的建设,这才有了这个项目的招商。因为有了这项目的招商,才引发了几天前的火拼事件。”阮清霜道:“现在冯书记借这件事情,什么脏水都要往秦叔叔身上泼,所以婉儿才心情不好。徐云,您能理解吧?”

    “当然能啊,那姓冯的看样子是又欠收拾了。”徐云冷笑一声:“既然秦叔提出了这么好的项目,那必须不能让这项目给流失了。是不是那姓冯的想要把这项目给断了?”

    秦婉儿点点头:“对啊,那样的话,这件事情不但没有办法成为我爸的工作业绩,还会因为出事儿的事情成为他的一个败笔。若是以后说他秦市长在河东市都做了什么,老百姓都会说,什么事儿都没做,还惹出了枪案,搞的人心惶惶……呵呵,一个政府官员若是在老百姓心里留下这么个口碑,谁心里会不难受?”

    “行,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了。”徐云微微一笑:“放心吧,这事儿我绝对不会让那姓冯的给截了,你也给秦叔说一声,就说那是前几天我徐云不在家,现在我徐云回来了,你就让他放一百个心,他能提出对河东市老百姓这么好的事情,我就一百个支持。”

    秦婉儿这几日一直以来都挺别扭的心,终于是舒缓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徐云,听到徐云这么说,她就觉得一切都有了希望,之前的那段时间她还一直都以为这事情没希望了呢。

    “云哥都这么说了,秦警官,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强子咧嘴笑了笑,徐云回来了,他肯定腰杆子都直了起来。

    “强子,走,带我去医院看看孔忠。”徐云道,然后对秦婉儿道:“一会儿我再联系你,带我去看看吕峰和单佳豪。”

    秦婉儿点点头:“嗯,你去吧,回头我给你打电话。”

    【ps:屋漏偏逢连夜雨 ,船迟又遇打头风……唉,本来写书就碰到瓶颈期,现在又有事情要出个远门,所以我也真挺无奈的,未来五天的更新时间或许有些不固定,万分抱歉……但依然保证绝对不会断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