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回到河东市之后就休息了那么半天的时间,整个下午他都没闲着,先是去医院看了下受伤的孔忠,他这伤的说重不重,但说轻也不轻,徐云问了一些情况之后,便嘱咐他好好养伤休息,然后便联系了秦婉儿,让她安排他跟吕峰和单洪宁见面。

    这俩人虽然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但经过调查得知是他们先想要通过恐吓手段控制外市竞标者,所以被秦婉儿大公无私的抓到局子里面来反省也很正常。

    见到徐云来看他们,单洪宁是一把鼻子一把泪的:“云哥,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快跟秦警官求求情啊,咱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儿在哪调查不都成么,你说她把我俩直接就扔在局里都两天了,起码让我回家换条内裤换双袜子也行啊,再说了我们也是受害者。”

    比起单洪宁这一见面就诉苦的来说,吕峰的反省就深刻多了:“云哥,这事儿怪我,我知道错了,是我怂恿小单和孔忠跟我一起做的这事儿,我就是不想让这肥水流到外人田里。”

    “吕峰,我听说这件事情的负责人可是秦市长,你觉得凭我们和秦市长的关系,难道还怕争不过那些外市来竞标的公司吗?”徐云道:“那么简单的事情,你怎么就想不通呢?”

    “云哥,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当然想过,怎么说我也是社会人儿啊,这点道理还是懂啊。”说道这里吕峰就无奈的摇摇头:“唉,不说了,这……我在社会混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秦市长这么清廉的官儿呢!”

    徐云一愣:“什么意思?”

    单洪宁叹了一口气:“唉,云哥,我说了你都不相信,我俩是带上钱带上礼去了市委书记冯国庆家里,结果冯国庆东西和钱留下了,却跟我们哥俩说这项目是秦市长提出来的,要找就找秦市长去,这事儿跟他说了没用。我们俩当时就想呀,以咱们这跟秦市长的那关系,肯定是有百分之百的优势呀,但咱不知道秦市长那么死心眼啊,我和峰子俩人跟秦警官要了秦市长的住址之后,提了二十万就去了。结果我俩进家门刚一提这事情,秦市长就有些变脸,我还以为是没先拿钱呢,结果我让峰子把钱往秦市长面前那么一推,他老人家直接就跟我们翻脸了,直接甩脸子让我俩拿钱走人!”

    听单洪宁说到这里,徐云就明白了什么意思,他抬手就给了单洪宁后脑袋瓜一下:“我说你俩这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这不是找刺激呢吗!秦市长是什么样子的人你们不知道啊,强子家那边拆迁的时候人家秦市长是不是全都为民着想的?你以为他跟那姓冯的一个样?而且还是冯国庆指点你们去找秦市长,这不是明摆着用你们去给秦市长下套子吗,你们这是去害秦市长。”

    “云哥这是什么意思?什么还害秦市长啊……我们可真是诚心实意的给他老人家去送钱啊。”单洪宁不明白道。

    吕峰也有些着急了:“是呀,云哥,你这么说就好像我们和冯国庆勾结起来做什么坏事儿似的,我这听了心里也不舒服啊,我们知道这事儿是秦市长管,我们甭提多高兴了,我们给秦市长送钱心里都高兴,不像是把钱给冯国庆那样,感觉就跟喂狗似的!”

    “冯国庆能安好心吗?”徐云知道这俩人的确没恶意,便淡淡道:“你们去秦市长那里的事情他既然知道了,那他一定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他一定会用这件事情指示纪委监察部门去找秦市长的麻烦,如果秦市长拿了你这笔钱,那他很有可能就会被冯国庆抓住机会扣上贪污收贿的帽子,这个帽子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你们这么大的人,不会不懂吧?”

    “哦!”吕峰和单洪宁两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冯国庆那王八蛋还真够毒啊。

    徐云挥挥手:“算了,反正秦市长也没拿你们的钱,你们就安心在这里好好反省反省吧。”

    “云哥,你来这不是把我们弄出去的呀?”单洪宁的脸一下拉的比驴都要长:“哎呦,云哥,我求求你跟秦警官说说好话,我们俩是好话说尽了,真是……唉……”

    徐云无奈的耸耸肩膀:“秦婉儿什么驴脾气你们是知道的,这事儿你觉得我说了有用吗?她若是那么拿我当回事儿,那就不会关你们两天了。”

    徐云这话音刚落,秦婉儿就破门而入了:“徐云,你说谁驴脾气呢!好,好,刚才我刚去申请了把他两个释放,既然你这么说,那我还不放了呢!”

    “哎呦,我的亲姑奶奶!”吕峰一听终于能出去了,那叫一个激动啊,他这两天耽误多少事儿啊,一想到能出去,他这心都舒服。

    单洪宁更是马屁拍爆:“秦警官,你真是我见过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警官了,而且您又心地善良,善解人意,知道我哥俩儿也是受害者才这么帮我们,我真是谢谢您了!”

    “行了,少废话,出去做填表登记,随时传唤你们,你们要随时来配合我们的工作,懂了吗?”秦婉儿喝道。

    “懂懂懂!”两人那头点的跟小鸡吃米似的。

    看着两人忙着出去填写一张什么释放表格,徐云微微一笑,对秦婉儿道:“谢谢了。”

    “谢什么谢,我就一头驴行了吧?赶紧带着你的小弟走人,徐云,我告诉你,之前他们犯错误我能谅解,那是因为你没在河东,但今天你回来了,那我可跟你说清楚,他们若是在犯这种事情,那可就别怪我连你一起收拾!”秦婉儿说的非常认真:“还有,人工河周围那片地的事儿,你可别牵扯上我爸,不然我真跟你翻脸。”

    徐云也很无奈啊:“但这事儿是冯国庆硬塞在秦叔叔手里的,秦叔已经和人工湖那片地牵扯上,只要我插手这件事情,肯定会跟秦叔有交际。不过,你放心,我跟你保证绝对不给秦叔带来任何一丁点麻烦,而且还帮他把这事儿做的漂漂亮亮的,成吗?我不止不会给秦叔惹麻烦,还能让人工湖改造这事儿成为他在河东市的一件大功,怎么样?我都这么说了,你也应该放心了吧?”

    秦婉儿还真有些不敢相信,现在人工湖那片地,在她眼里就真是一个麻烦,现在是因为出事儿了,但这事儿的风头过去之后,市里肯定还会继续用那块地招商,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了她爸爸是负责这件事情的人,估计找关系和送礼的一定会挤破头了,一想到老爸那脾气,到时候肯定会因为不收贿这件事情得罪很多人。

    “你说的是真的?”秦婉儿对徐云还是有一定的信任的。

    “放心吧。”徐云点点头:“行,我就不打扰你忙了,我先撤。晚上你给秦叔打个电话,就说我请他到酒店来喝点。”

    秦婉儿白了徐云一眼:“政府官员下班不能随便去吃请或者请人吃饭,现在可是严查这个问题,你这是想害我爸呢吧?”

    “所以才让你打啊,跟自己家人吃饭总不算事儿吧。”徐云说着摆摆手就在房间走了出去,这时候吕峰和单洪宁也都填完了那单子,急忙跟秦婉儿告别。

    强子在外面车内等着他们呢,见俩人终于是被放出来了,整个人都眉飞色舞的。在局里面委屈了两天,这哥俩是真决定要回家好好喝喝。

    徐云上车之后,看了看时间觉得也差不多了,以伍元冬的速度来说,他和凌志玲应该是差不多回到济北市跟佐媚烟碰上面了吧。

    所以徐云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人说话不要太乱,便拨通了佐媚烟的手机号,这人一见云哥打电话,谁还敢乱说话呀,都闭嘴了,强子认认真真开车送徐云回酒店。

    凌志玲刚在办公室离开,佐媚烟就接到了徐云的电话,她就知道徐云对时间的计算一向都是非常严谨的。佐媚烟也没犹豫,接起电话道:“宝贝,你不回来怎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难道不知道我会准备好你喜欢喝的红酒为你接风吗?”

    “酒以后有的是机会喝,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便没回济北,你没难为志玲姐吧?”徐云自问自答着:“算了,估计以你这性格,该难为的也都难为了。我之前没给你打电话,就是怕给你火上浇油,难为人家难为的更厉害。”

    “还是你了解我哦。”佐媚烟无奈的笑了笑:“好吧,你赢了,你猜对了。不过你放心,有冯颖姐在,你觉得我会很过分吗?你就放心你的志玲姐姐吧,她已经和冯颖姐去吃海底捞了。好吧,好吧,你们现在都有人陪,就我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呗,全部都是没良心的。”

    徐云也无奈的笑了笑:“我一定补偿你,你弟弟不是跟你一起呢吗?”

    “他啊?玩儿去了。”佐媚烟轻描淡写道:“好了,既然你那么忙,我也不打扰你了,反正我已经联系上你了,也不指望你能天天留在天娱集团。记得忙完给我电话,挂了昂!”

    【ps:只剩下感谢,感谢一路陪我调整状态的兄弟们,谢谢你们的不离不弃。】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