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这边才挂上电话,强子他们人就在车内炸开了锅,纷纷起哄电话那边到底是谁!竟然叫他宝贝,这称呼也忒暧昧了一点吧?徐云是连求饶加吹胡子瞪眼,也没能拦住这个家伙唧唧歪歪的猜测。

    原本吕峰和单洪宁终于在局子里面出来,是要把孔忠也去医院拉出来,然后到药膳大酒店和徐云一起好好喝两杯,但徐云却一口回绝了,他下午是要请秦忠明来吃饭的,估计这个时候秦忠明是没有想见到吕峰他们的意思,所以他还是别让他们来打扰了。

    再加上徐云自从上次离开河东市之后,也已经多日都没正经陪着阮清霜她们一起吃顿饭了,今天晚上他也不希望强子他们一伙人来跟着瞎掺和,毕竟他们在场的饭总是以“推杯换盏”为主题,不可能平平淡淡的谈家常的。

    强子开车到大酒店把徐云放下之后便和吕峰、单洪宁两人离开了,云哥今天没心情喝,可他们有心情喝,人马上就开车直奔医院去强行把孔忠给拽出来。

    这段时间天气转凉,阮清霜静心研究的药膳火锅在梁山的实践下也算实验阶段的上市了,单洪宁对这个火锅吃起来可是情有独钟,他那家分店是药膳火锅的试验基地,所以他们早就想好了吃什么,多来点补的,好好给住院的孔忠补一补!

    ……

    徐云回到大酒店之后,发现这保安人员的综合素质有了相当大的提升,看样子单佳豪这小子对他的话还是很上心的。这可值得表扬,想不到这小子不上学真的出来混社会也还有点水平。

    刚一进酒店大厅,徐云就听到了果果跟阮清霜和仇妍她俩人撒娇的声音,见到徐云回来,果果第一时间就冲到了徐云的怀里,那么久都没跟徐云撒撒娇,果果还真有些想了呢。

    “爸比,你会唱小星星嘛?”果果仰头问道,估计是这段日子看芒果台的那个大型明星亲子旅行生存体验真人秀的节目看多了,主题曲听得多了,也就跟这学了起来。

    徐云也看过几眼那节目,记得当时老爸要回答一句,就比着葫芦画瓢学着回答道:“你有唱跑调了哦!”

    果果脸一沉,一头黑线道:“人家还没有唱呢!你台词说错了啦,应该先回答‘不会呀’然后我唱过之后才能说我跑调嘛。”

    阮清霜无奈的过来把果果抱起来:“果果这里可是酒店大厅哦,那么多人,你都是这么大的孩子了,你觉得这样合适吗?这样可不乖哦。”

    果果堵起了嘴巴,一脸不开心:“人家也想跟爸比一起去体验野外生存呢。”

    “果果,爸爸答应你,以后如果有机会,一定带你去体验什么叫真正的野外生存好吗?”徐云为了哄果果开心,不得不想办法逗她:“咱们就去那个亚马逊热带雨林,那才真好玩。”

    “真的?”果果听到这话到不哭了:“拉钩!”

    徐云和果果拉钩之后,便看到仇妍在一旁对他挥手示意,让他过去一下。然后便把果果交给了阮清霜才走向仇妍。

    仇妍的表情有些担心:“我们离开苏杭已经有十几个小时了,我担心青鬼……”

    “如果青鬼真的会来,恐怕在午我们睡醒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徐云对自己的判断力很有自信:“恐怕青鬼现在考虑的可不是我们,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去找人求助了。”

    一听徐云这话,仇妍的心里就更担心了:“你的意思是,青鬼会……会去找冥王求助?”

    “有可能。”徐云点头道:“如果冥王真的会出手帮他,我已经有办法将他们引开,这一点你放心。但我现在总觉得青鬼或许很难得到冥王的帮助。他最多也就是去告我一状,我也没有什么损失。”

    仇妍怔住半天,才开口:“你就不怕上了冷尘的黑名单吗。”

    徐云点点头:“怕有什么用,如果什么都怕的话,那还真是什么人也不能得罪了呢,谁给气都要忍着受着,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呵呵,你就别担心了,相信我,青鬼现在是不敢贸然对我们出手的。他肯定也会考虑一下主客场的问题吧?苏杭是他的主场,我都能给他当头一棒,他真来河东找我们的麻烦,那也要先考虑一下当时他派来的大高手是怎么完蛋的。青鬼也有他的顾虑,若不然他早就动手了。”

    这些事情徐云早都考虑过,所以他才留伍元冬在这里休息了一个早上,伍元冬当时也明白徐云让他留下休息的目的,因为就算不睡觉,伍元冬再开几个小时的车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是因为徐云考虑过青鬼有可能追击出来,才让伍元冬在河东市留了几个小时。

    这样即便是青鬼来了,有徐云这超级高手坐镇,还有仇妍和伍元冬两大一流高手帮忙,青鬼也难说能讨得到便宜。一个上午都平安无事,到了午的时候,徐云和伍元冬基本都肯定了青鬼不可能再出现了,所以伍元冬才告别了。

    “我明白了。”仇妍这时候似乎也想明白了伍元冬为何会在河东市睡一早上的原因了,“那我也觉得我们应该小心为上。”

    “我懂。”徐云点点头:“好了,既然大家都安全回来了,就别说那些扫兴的事情了。果果这几天情绪上可能会有些波动,一个孩子突然之间承受的东西太多了,我没有想到曹南山会说出那么多秘密。这几天多注意照顾果果的心情,比起担心青鬼那边会不会报复,我觉得还是应该多关心关心果果。”

    仇妍知道徐云的意思,真没想到一个男人竟然比她做事还要心细,果果那次跟自己走丢,阴错阳差的认了这个一个极品老爸,难道真的是天意吗?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秦婉儿就在单位赶了回来,见到徐云之后打了个响指:“我爸他们开会呢,一会儿他就过来吃饭,他说很久都没见到你了,也挺想见见你的。让你好好陪他喝两杯。”

    “我就知道秦叔肯定是想让我陪他喝两杯了。”徐云咧嘴一笑:“放心,没问题,我绝对把秦叔陪好,让他这几天的烦心全部都抛之脑后。”

    秦婉儿就纳闷了,这几天跟老爸打电话,老爸的心情一直都特别差,就连她要叫他出去吃饭他都不肯去,怎么一提徐云这名字,老爸就跟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竟然也不拿开会当借口了,还一口答应下来。

    “徐云,你面子还挺大的呢,我爸这段时间那么忙,我都请不动,你这一回来,他竟然那么痛快就答应了,我都不明白你是不是给他吃了什么**药了。”秦婉儿翻了个白眼道:“罢了罢了,不管你们了,不过我提醒你,晚上吃饭的时候千万别提那人工河改造的事情,现在他最烦的就是那事情,估计今天市里开会肯定又给他施压了,你若想让他晚上开心一点,就别提这事儿。”

    徐云笑着点点头,他不会主动提出来的,但他相信秦忠明自然会主动跟他说。平时秦忠明不愿意把这些烦心事情给秦婉儿她们说,那是因为他知道即便他说了,也只能是让她跟着心烦无助,而跟徐云谈就不一样了,徐云是能担当起事情的男人,跟徐云聊这些,会得到徐云的帮助,哪怕是语言上的开导,都会让秦忠明觉得宽心。

    这时候阮清霜走过来喊他俩:“过来,你俩都过来,到后厨看看我和梁山新研制的药膳火锅,这个都在小单的那个分店里做了天了,市场回馈还不错,听说第天就有回头客了。”

    “那必须看看,现在天气开始一点点降温了,说不定这药膳火锅还能在我们河东掀起一股冬季吃饭新去处的潮流风呢。”徐云马上点头称赞,这主意的确不错。

    原本冬天就是火锅的季节,但现在火锅吃多了上火,而且还有些饭店为了节约成本,那牛羊肉都掺假,所以在整个市场的口碑都不算太好,若是药膳火锅主打健康,虽然涮的也是牛羊肉,但加以药膳配方,调出对人健康的锅底,然后再配选精致的牛羊肉,效果肯定差不了。

    现在的人出门吃饭都不差钱,只要东西货真价实,价格贵一点也能接受。你一百块吃一顿真牛羊肉,和你五十块吃了一堆死猫死耗子掺假的牛羊肉,你会选择什么?当然是前者。

    徐云和秦婉儿马上根据阮清霜的指示去了后厨,对于这东西秦婉儿是没什么研究,徐云的一些建议还是非常有效的,比如说,这锅底吧,如果直接把花旗参石斛瘦肉汤,或者是草石蚕鹌鹑汤之类的当作锅底的话,完全可以做特色火锅了都,最多就是把原本做药膳的材料加多,水加多,然后放在火锅锅而已。

    对于徐云这超简单却又神来之笔的提议,梁山忍不住拍手叫绝,说还是云哥这脑子好使!

    “那这样吧,今天晚上咱就弄个草石蚕鹌鹑汤做锅底的尝一尝呗。”秦婉儿这实践的建议马上得到了众人的认可,分别都想尝尝这会是什么滋味。

    阮清霜一拍手:“好!晚上就它了!让秦叔叔也尝尝咱们的新花样。”

    【ps:更新不稳定,希望谅解谅解,除了抱歉,什么都不剩下了,请诸位相信我,12月开始必然爆发一个月!年底回馈诸位!!】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