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一脸期待的样子对秦婉儿道:“婉儿姐姐,你电视台不是有朋友吗,快点让她来报道一下我们的药膳火锅,若是上了河东市报纸头条的话,肯定就会大火特火呢!”

    “头条个毛线,你当你是混娱乐圈的汪老师啊,靠着国际章都硬是上不了头条。”秦婉儿一头黑线:“我那个朋友已经被调走了,所以你就别指望人家帮忙上头条了,想上头条要靠自己。”

    徐云无奈笑看着果果:“上头条这事儿还是歇了吧,这段时间咱们河东市的头条会一直被人工湖项目占据着,所以嘛,果果若是想上头条,那就等这项目结束了之后。”

    秦婉儿瞪了徐云一眼:“不是不让你提这一档子事儿吗?一会儿我爸来了的话,你就更不能说漏嘴了,明白了吗?”

    “什么不能说漏嘴啊?”

    就在秦婉儿刚教育完徐云之后,秦忠明就已经来到了后厨,他开完会便直接打车直奔药膳大酒店来了,单佳豪这小子一见他来了,急忙告诉了他秦婉儿等人在后厨呢。秦忠明在这里也不算是外人,毕竟秦婉儿也有果果分给的股份呀,所以直接走来后厨也不会有人阻拦。

    “秦叔叔你来了,快快快,咱先出去,这地方油烟味道那么重,您来这里也太不合适了。”阮清霜急忙招呼着众人出去。

    “这有什么的,这点油烟不算什么,我年轻的时候在家里烧那种泥砖灶台的大锅,那烟才真叫熏人。”秦忠明和善道,说完便看向徐云。

    徐云微微一笑:“秦叔,你看咱今天吃药膳火锅怎么样,霜姐和咱大厨梁山刚刚研发出来的。”

    秦忠明嗯一声,点头肯定道:“你们推荐的东西肯定错不了,哈哈哈,现在我在市里办公室可经常听到不少人去吃药膳,你们开了那么多分店,生意这么火,美味肯定有不可或缺的原因。药膳火锅,呵呵,一听就觉得即养生,又开胃啊。”

    “得了爸,你再夸奖我们,我们可就飞天上去了。”秦婉儿可真够无语的,在她老爸眼里,徐云说什么都是好听的,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这也太盲目相信了。

    果果懂事的拉着秦忠明往外走:“哎呦,你们都叫叔叔,害的我都没有办法喊啦,秦伯伯那么年轻,我总不能叫他爷爷吧?秦伯伯,咱们快出去,您可是市长身份,在这里多掉您的面儿,咱们快出去吧。”

    听到果果这么会聊天,众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显然,果果喊人一向都是乱喊,她觉得叫什么合适就什么合适,才不会论什么辈分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叫阮清霜妈妈,叫秦婉儿姐姐了。如果按照她对秦婉儿的叫法,叫秦忠明伯伯也不算错,只不过苦了徐云和阮清霜这当爹妈的,他俩可都是要叫叔的……

    阮清霜嘱咐好梁山之后,便催促众人离开后厨,都去房间坐下喝茶去,今天没外人,也算是给徐云接个风,然后给她和果果压压惊,当然,她和果果以及仇妍在苏杭出事的事情,他们是绝口不提的。

    等到吕怡引着服务员把梁山亲自调配的药膳火锅端上来之后,众人忍不住惊呼这鲜美香馋的味道,绝了!真的是绝了!

    徐云马上拆酒倒酒:“秦叔,天冷了,来点高度的?这‘闷倒驴’的度数虽然高,我觉得口感还算不错呢。”

    秦婉儿一瞪眼:“徐云,你整什么幺蛾子呢,这可是六十八度的酒,我爸又不跟你们小年轻似的,那么高度数的喝了肯定上头!你没事儿了吧你!”

    “没事儿就吃溜溜梅……”果果接话道。

    徐云才不管她唠叨,给自己也把那两的杯子倒满:“你说你这还没嫁人没生孩子,怎么就跟大妈似的那么能唠叨,这以后若是嫁个天天都喝点的,不出个月准成怨妇。”

    “我怨妇我愿意。”秦婉儿哼道。

    秦忠明一听这酒六十八度,还真有些怵头了呢:“徐云,这酒度数也太高了点吧?那我可先说好,我就这一杯,多了可不喝,降不了这么高度的酒啊。”

    “咱就是自家人吃饭,没那么多讲究,秦叔,你能喝多少喝多少,就算喝不了,剩下也没关系的。”徐云微微一笑:“我就是觉得吃这么棒的火锅,不配点高度酒,太浪费了。”

    就在一众人聊天呢,房间外传来吕怡的声音:“不好意思,这里面是我们老板家人吃饭,你们不可以打扰……哎!你这人怎么这样,你不能进去!”

    但是任凭吕怡如何阻拦,他们的房间门还是被人直接推开,紧跟着就啪啪啪闪光亮起,门口有人连续拍了不少照片。这还真把徐云他们给弄懵了,果果瞪大眼睛,看着那拿相机的人,心道这难道真的是要来帮他们上头条的记者么?

    这时候闻讯赶来的单佳豪也来到门口,他那小暴脾气,上来就要命手下人动手。

    但拦在他面前的人却把工作证一出示:“我们是纪委监察部门的,接到举报说秦忠明秦市长在外公款宴请,所以前来调查取证了,你们谁若是不配合我们的工作,就是阻碍政府正当执法,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这一句话就把单佳豪的火气给堵回去了,这怎么突然就搞的要承担法律责任了,这不开玩笑呢吗?若是放在最开始,单佳豪才不管你什么法律不法律的,但现在被教育的已经知法守法了,所以最终还是老实了下来。

    “哈哈哈哈,这误会也太大了吧。”徐云笑着站起身来:“几位纪委的领导,我们和秦叔之间可不是什么公款宴请的关系,公款吃喝只存在于你们政府内部的招待,我们可都不是你们事业机关上的人。所以绝对不存在公款吃喝,这饭是我们请秦叔。”

    为首的一个看上去也就四十岁,头发却谢顶严重的男子道:“你们请也不行,秦忠明你可是国家公务人员,是我们河东市的市长,公然在外面大吃大喝接受宴请,也是一种受贿的行为!我们接到举报,有人想借用跟你的关系来拿下河东市人工河的开发项目,所以……”

    “我是他女儿,他是我爸,我请我爸吃饭,我们自己家人吃饭怎么了?”秦婉儿一听这话有些急了,这些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显然是有人故意要陷害她老爸。官场上的事儿谁也说不清楚,指不定就会有人在背后耍阴招,在你这背后给你捅刀子。

    为首的那谢顶男子愣了一下:“你……你不是那个……秦……”

    “秦婉儿,我就是市警局刑侦部的秦婉儿,以前在汇区派出所。”秦婉儿句句铿锵有力,丝毫没有在这谢顶男子面前怯场的神情。

    秦忠明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你是纪委的小齐对吧,这是我女儿,我就是下班之后跟家人一起吃顿便饭,这恐怕是纪委管不到吧?就算你不说,我大概也能猜得到是谁举报了我,你们能这么及时准时的出现,恐怕也是早有准备,有些事情就像一层窗户纸,我不捅破便是,大家就当今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吧?”

    谢顶男子闻言冷笑一声:“承蒙秦市长关心,还记得我姓什么,没错,我就是纪委的小齐。但今天这事儿我哪知道是不是一层窗户纸的事儿,你说你是家人吃顿便饭,说出来恐怕没有人相信吧?父女之间至于来这么大的酒店吃饭吗?秦市长,虽然我在外面没吃过几顿饭,但这河东药膳大酒店的名头还是听过的,价格不便宜吧,而且这房间也太豪华了吧,呵呵,谁会信这是一顿便饭?”

    “不好意思,这位领导,我是这里的老板,秦警官是我朋友,所以她来这里是有优惠的。”阮清霜也站出来帮衬着说话。

    “秦市长面子真大,连老板娘都过来作陪了。”谢顶男子拍手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如果没有,那也别怪我直言,来这么要面子的地方,显然不是吃便饭,如果您说不出什么合理的理由,那就别怪我们了。”

    徐云啪的一拍桌子:“有完没完?”

    谢顶男子一怔,瞪眼道:“你知道我是谁吗,纪委办公……”

    “那你知道老子是谁吗?”徐云才懒得听他自曝头衔:“老子叫徐云,这酒店就是老子在柳生手里拿过来的,这事儿你不会不知道吧?”

    谢顶男子怔住了,他终于算是见识到了传闻的徐云,徐云的事儿在河东市早就传开了,柳生可是一条能压得住四条地头蛇的过江猛龙,最终都没能撑得住徐云的冲击,所以徐云的本事在河东很多人的嘴里都传的有些神话了。谢顶男子当然听说过,只是这还真是第一次见呢。

    “你就是徐云?”谢顶男子悻悻的问道。

    果果突然站到桌子上,一个大白眼就瞪过去:“当然是,谁还骗你不成!知道是谁了还不抓紧时间滚,打扰了我秦伯伯的雅兴,小心我要你好看哦!单佳豪,你们人干嘛去了,有人在酒店闹事,你们还不动手?养你们干嘛的!”

    一听小祖宗都下命令了,单佳豪和一众手下纷纷摩拳擦掌。

    谢顶男子一瞅不对劲儿,这若是得罪了徐云这种人,他会跟你讲道理?只是他真不敢相信秦忠明是怎么跟这河东市传言的地下世界幕后头子混在了一起呢……这人真是徐云?谢顶男子有些半信半疑。

    【ps:刚码完字,看到鱼兄给我留言说《妖孽兵王》的总点击已经超越校长的《匹夫的逆袭》了,说真的,我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好骄傲的,点击不说明什么,校长的书远远甩我几条街,他若不是被繁事缠身,点击早往前爆几十朵菊花了。追读匹夫的兄弟都知道,校长的父亲又入院了,心肺肾都衰竭了,到了他那个年纪的男人,家老人和孩子不免会带给他很多羁绊,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带给我们如此精彩的故事,我们应该为他祈福,相信校长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一定能挺过难关。平时自己一忙就会抱怨说更新累,跟校长现在的困境比起来,我还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脸再去抱怨了。我会加油,因为我面对的困难根本就不算是困难。】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