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豪,你先带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这里不用你们。”徐云虽然也挺想暴揍这谢顶男子一顿,但公共场所若是打了公务人员,这论理他们也实在是占不到什么理儿,所以他不希望把事儿闹大,果果和单佳豪他们不懂事儿,徐云可不是不懂事儿的孩子。

    单佳豪一听马上应声:“是!云哥!”说完就回身招呼保安都走人,徐云对他的命令他绝对不会违背。

    谢顶男子现在可不敢怀疑了,看这人的气势,还有他的作风,随便一句话,就能让刚才那些一个个看似凶神恶煞,就要对他们下手的小青年全不都服服帖帖的该干嘛干嘛去,除了那传说的徐云,还能有谁。

    “领导,你说吧,你要个什么样的理由才会相信我们这就是家人之间的一顿便饭?”徐云说话还算客气:“如果是不知道如何回答,那就坐下一起喝一杯,想好了再说,你要什么理由,我给你什么理由,这样总可以了吧?如果你觉得还不满意,那我就要听听你的理由了!”

    说到最后,徐云也瞪起了眼睛,他这是要让谢顶男子在甜枣和大嘴巴子之间做一个选择。

    谢顶男子在气场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般牛气,跟在他身后的几个人也被刚才单佳豪那伙子人的气势给吓到了,也都纷纷耷拉着头,不敢跟徐云对视。

    “是这样,徐老板,我也是工作需求,有人举报,我就不能不来查,我若是不来,那就是我工作的失职,秦市长他也了解我们这部门的工作,肯定会理解我们的。如果这事儿是误会,那我就不打扰了。”谢顶男子可不希望因为这么点小事儿得罪徐云这号人物,他就是一普通公务人员,可得罪不起这种大佬。

    “别走,这事儿还真不是误会,你的工作需求我知道,那我们也要给你一个理由让你回去交差啊。”徐云出言道:“领导,今天你必须跟我这要一个理由,你不要也得要,懂?”

    面对徐云的咄咄相逼,谢顶男只能无奈的傻笑着:“那,那……那我就问问,秦市长,你们家是有什么重大事情吗,要来这么大的酒店吃……吃便饭?”

    “我不是说了吗,秦警官是我朋友,我的店,她来吃打折,比去小酒店都便宜,这样可以了吧?”阮清霜这么温柔的人都有脾气了,好好一顿家庭聚餐,都被这人给打断了,她能没气吗。

    谢顶男子点点头:“是是,呵呵,话是这么说,那误会了,误会了……”

    “我们有重大的事情,当然要找一个好点的地方吃饭。”果果掐着腰,指着徐云道:“女婿请老泰山吃饭,找个好一点的地方肿么了?这叫场面儿,懂不懂事?他要追秦伯伯的女儿,请秦伯伯吃饭若是去拉面馆,你觉得合适吗?”

    果果一番话把他们自己人都给说懵了,阮清霜张大嘴巴,怀疑果果这是吃错药了。秦婉儿也瞪圆了眼睛,心道这死丫头片子乱说什么呢!徐云和秦忠明更是面面相觑,心里都觉得一阵唏嘘。唯一淡定的恐怕只有仇妍,关键时刻还是仇妍了解果果的心思。

    “哎呦!”谢顶男子双手合实,抱歉的作了两个揖,“对不起,对不起!秦市长,您可千万别见怪,您这么重要的事情让我给打扰了,我赔罪,赔罪!您大人有大量,我这就去找那举报的家伙问问他到底是安的什么心!哎呦,这事儿您看让我给乱的,真对不起!秦市长,您一定原谅。”

    秦忠明摆摆手:“既然是误会,这事儿就算了吧。小齐,现在市里有规定,不能铺张浪费,公款消费,吃人宴请,所以我就不留你们在这吃饭了。”

    谢顶男子急忙道:“不敢不敢!秦市长,你们慢用,徐老板,多担待!你们慢用,我……我先回了,实在抱歉!”他一边说一边退出房间。

    果果呸了一声:“奴才样。”

    当谢顶男子带着纪委一班子人离开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击在了果果的身上。

    秦婉儿第一个发难了:“果果,你刚才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你这小东西到底又冒什么鬼点子了?什么女婿宴请老泰山,你都跟谁学的呀你!”

    “婉儿姐姐,你要谢谢我好不好,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果果一本正经道,她就跟一小大人似的:“你听我跟你分析,刚才那秃头知道我老爸是谁的时候什么表情?害怕呀!显然他是知道我爸在咱河东有多大的影响力,现在让他知道我爸在跟你谈恋爱,还有可能成为秦伯伯的女婿,那你说他敢乱说秦伯伯的坏话吗?肯定不敢呀!因为他若是说了秦伯伯的坏话,他怕老爸带人灭了他!”

    果果这一番话把众人说的哑口无言,这小妖孽到底哪来的这么多鬼心眼,一般大人都考虑不了这么多事儿。

    “怎么样,是不是有种‘听果果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果果沾沾自喜着。

    众人异口同声:“有!”

    佩服啊,相当的佩服,徐云当真感慨这闺女真没认错,这性格这心眼,从小就随他呢,长大肯定也是一个惹不得的妖孽。

    纪委那波扫兴的人走了,阮清霜也就开始招呼大家吃饭,这药膳火锅搞的整个房间都热气腾腾,香气四溢,再不开动的话,果果的口水就都流出来了。随着众人开始动筷子,徐云和秦忠明也砰砰杯子咂一口开始品尝这养生开胃的药膳火锅。

    半杯酒下肚之后,徐云和秦忠明就开始聊了起来,秦忠明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徐云,你也看见了,秦叔我来到这河东之后就没消停过,呵呵,我就是处处注意,处处提防,也都防不住有人在背后给我捅暗刀子。上次你那朋友,为了人工河项目去给我送钱,这事儿你应该听他们说了吧?”

    “听说了,听说了。”徐云点头连声道:“秦叔,那事儿我已经把他们骂了一顿了,您可千万别介意,他们以前都是混社会的,尤其是吕峰,之前就做工地,他知道想拿下一个项目要喂饱很多人,所以就习惯性的给您去送……送了点意思,他绝对没什么恶意,纯属于条件反射。”

    秦忠明苦笑一声:“我知道,现在的人做事情都已经成了习惯,觉得不送礼都没法儿抬脸去竞标。但这事儿就是冯国庆给我下的一个套,我若是拿了那钱,恐怕现在早就被纪委带走调查去了。”

    徐云继续点头道:“是是是,这事儿都是他们给您惹麻烦了。”

    “徐云,我说句话,不是我清高,是我这辈子就没想过要利用职权谋得什么利益,我不需要!”秦忠明正义凛然道:“我要的是这一辈子活的理直气壮,死了之后也有脸去见秦家祖宗!所以我从不会收人家东西和钱财,这是我的原则。”

    “秦叔,我就欣赏您这样的人,如果华夏都是您这样的官儿,那社会肯定就太平了,老百姓的日子肯定比现在过的好好几倍。”徐云感慨道。

    秦忠明叹了口气:“我现在特别难做,人工河规划建设的建议的确是我提出来的,但我没想到冯国庆居然将计就计的把这项目交给我来负责,包括最开始的竞标选人,都交给我了。先不说这样害我得罪了建筑规划局的人,同时也把我推上了一个不仁不义的路上。”

    这话徐云明白,现在这年头,谁没点关系?肯定很多人会通过各种关系去找秦忠明拿这项目,秦忠明又不是那种人,所以在这其肯定是因为拒绝得罪了很多同僚。他一旦开始了拒绝,就必须要拒绝到底,因为一旦他在这个过程有任何小小的蛛丝马迹,都会被冯国庆抓到。

    就这样,秦忠明几乎得罪了大半的关系,就是因为这么一个人工湖改造。后来秦忠明便提出了全省公开招标的想法,以为这件事情这样也就算那么过去了,却又没想到半途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吕峰竟然为了阻止外市来竞标的公司,耍小手段。

    若是这小手段一直这么悄无声息的耍下去也就罢了,结果还惹到了硬茬,硬是被人家带了人马带了枪,给在河东市地面上嘣了两个人,这一死人事情就格外麻烦,虽然那两个人的死因都不是因枪击,而是因为车撞,但也足够让秦忠明摊上不小的麻烦。

    现在人工湖的事情过去几天了,原本以为市里会就此结束这个事情,秦忠明却没想到今天的会议上,冯国庆又把这件事情提了出来,而且还带头给予自己鼓励,让自己继续把这个事情负责到底。

    没有人会看不出来这是冯国庆明显的要黑秦忠明,但冯国庆毕竟是书记,一把手的话谁敢不听?秦忠明也没办法,只能咬牙硬接下来了,可下面他应该怎么办却真的是一头茫然。

    一杯酒下去,秦忠明也把这些情况跟徐云聊得差不多了,他希望能在徐云这里得到一些可以帮助到他的建议,这个时候,他也只能期望徐云能给予他一些真正的帮助了。

    【ps:12月之前更新不定时,希望诸位谅解,调整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积攒12月爆发能量。】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