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端起酒杯:“秦叔,你想不想听我给你一些建议?你若是相信我的话,那咱爷俩儿把这杯酒干了,我就说说我的看法,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您觉得呢?”

    秦忠明等的就是徐云这句话,见徐云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客气的端起了酒杯:“来,咱爷俩儿走一个!我也真的是需要你给我指点指点迷途了,老了,确实是迷糊了。”

    两人端起酒杯,杯子里大约还有六、钱的量,直接一饮而尽,喝完都辣的直咂嘴,但这肚子里却暖乎乎的。华夏人不喝酒谈不了事儿,这习惯还真是成了千古不变的规矩了呢。

    秦婉儿急忙起身给两人在锅里捞起涮羊肉和涮青菜,抱怨的嘀咕着:“行了,徐云,你少让我爸喝那么多,喝什么不行,那孔府家府藏不是挺好的嘛,非要喝什么闷倒驴,我看你就是一头大蠢驴。”

    “嗨,我说秦叔,你听听,你听听,有秦婉儿她这么说话的吗?我怎么了我就成蠢驴了?”徐云咧嘴笑道:“咱这本省的酒天天喝,换换花样怎么了,尝尝人家外省的酒换换口味怎么就蠢了。”

    秦忠明故作生气的对秦婉儿说:“婉儿,刚才那话你可真是过了,快给徐云倒杯酒,陪个不是。”

    秦婉儿一瞪眼:“我跟他道歉?!我没削他就算给他面子了,我还给他道歉?开什么玩笑呢爸,谁让他非要喝这么高度的酒呢,那十八度的不都挺好的吗,这可是六十八度呀!你们谁都别喝了。”

    徐云才不理她那一套,这是百五十毫升瓶装闷倒驴,也就是一斤半,俩人喝了六两六,连半瓶还没到呢,徐云当然不会就这么停下:“得了,秦叔,我也不指望她给我倒酒,我给你倒,咱俩喝酒不跟她瞎墨迹。咱华夏人喝酒讲究一个双,来来来。”

    秦婉儿还想发飙呢,阮清霜就拉了她一下,示意她乖乖坐下:“他们喝点就喝点吧,你就别拦着了,秦叔叔和徐云都不是那种喝完酒撒泼耍疯没控制力的人,喝点没关系。”

    “那行,那就这一杯,清霜姐,这酒度数太高了,真的,我怕我爸降不住。”秦婉儿并非不让她爸喝酒,她跟很多儿女一样,都是担心长辈的身体。

    阮清霜点点头:“我知道,我帮你看着他们。”

    徐云闻言继续刺激秦婉儿:“听见没有,看见没有,好好跟霜姐学学,不是我刺激你,你要是能有霜姐一半贤惠,那估计嫁人就不成问题了。”

    秦婉儿气的直翻白眼,不再理会他。

    秦忠明看着年轻人斗嘴,表面上虽然不说什么,但这心里欢喜的很,都说年轻人之间那叫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相爱啊。

    “秦叔,你听我跟你分系分系你现在的情况,你听一下是不是这么一个事儿。”徐云正儿八经道:“原本你提出的整改人工湖项目是件好事儿,能让河东旅游业发展提高一个层次,说的白一些,就是能把一部分游客留在河东市多玩几天,这样能带动整个城市的餐饮住宿以及各类消耗品的经济发展。”

    秦忠明点点头:“徐云,还是你了解我,最初我提出这个项目的时候,市里竟然怀疑我是瞎做章,唉,若是你这样的人才能为国家所用,那该多好啊,现在国家公务人员的能力实在是低于社会平均水平,太多人都是因为怕自己的能力无法在优胜劣汰的社会生存,所以才考这种铁饭碗的工作……唉,这是国家和社会的败笔啊。多少向你这样真正有能力的人没有被国家所用,可惜可惜。”

    徐云被秦忠明这大高帽子带的真要脸红一下:“秦叔,你这可严重了,我就随口那么一说。人工湖这项目好,冯国庆开始不承认,那是因为他怕你做出成绩来,这样就会被你抢了他的风头,根本不是大家看不出来这项目的优点之处。”

    “你这话也有道理,的确,我做什么事情,冯国庆都会盯的挺紧。”秦忠明对徐云的观察力也是赞不绝口。

    徐云继续道:“但后来他又承认这是一个好项目,而且还让你负责。这其肯定有诈,秦叔,冯国庆就是想利用你初到河东市,在这里没有太多关系的劣势,把这块肥肉给你。这样就会有很多人考虑到你在这里没什么关系户,他们就好意思把自己的关系户推荐给你,您如果推辞那就得罪了他们。所以,才会让你陷入‘众叛亲离’的一个僵局。”

    这话在理,秦忠明当真感慨这旁观者清,他至今都没想明白冯国庆怎么会把这么一个肥差交给自己,要知道这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想得到的机会啊。

    “而且,如果在这其,你收受半点贿赂,冯国庆都会毫不犹豫的安排人把你举报到纪委。”徐云微笑着继续分系:“所以这件事情上,冯国庆刺出的是一把双刃剑,不论你接那一面,他都能刺伤到你。你收受贿赂便能让他抓住把柄,不收受贿赂又会得罪所有身边关系上的人,不论你如何选择,对他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秦忠明点点头,还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不管怎么样,他都在这次对弈被狠狠的将了一军。

    “为了挽回你身边那些得罪的关系,你宣布了全省竞标的方式,这是你的无奈之举。”徐云一语猜,随后他叹了一口气:“然而我们都没想到,吕峰那小子会惹出这么大的乱子,他擅自做主,竟然想利用地头蛇的优势恐吓走外市的竞标人员。结果却惹出了那么大的一件乱子,又给你添了更大的堵和麻烦。”

    看到徐云有些不好意思,秦忠明拍了拍徐云的肩膀:“呵呵,徐云,这事儿还真不怪你,也不怪吕峰他们,他们也是想好,其实我懂,把项目交给吕峰的话,我反而还放心,因为有你的这层关系在,我相信吕峰不会做那些偷工减料的事儿。但我必须要公开竞标,这不是为了证明我有多清廉,而是给冯国庆看的。”

    徐云点点头:“秦叔,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都明白,所以我更清楚,这活儿肯定不能交给吕峰他们干,一旦交给了他们,冯国庆必然会找到一些蛛丝马迹,陷害你滥用职权。”

    秦婉儿有些听不下去了,没想到老爸所在的政府大院里勾心斗角那么厉害:“爸,既然冯国庆那么不待见你,那你就写申请信申请调走啊!干嘛非要跟他一般见识。”

    “我不是没想过走,但我若是走了,那就是逃避,官场的斗争,你一旦开始逃避,那就说明你永远的输了。”秦忠明说这话的时候非常认真。

    徐云端起酒杯又敬了秦忠明一个:“秦叔,这咱不能逃避,更不能输。冯国庆是抱着你肯定做不好这个项目的心态,才敢大大方方的把项目交给你负责,然后等着看你的笑话。那你就要把这人工湖改造的事情做的漂漂亮亮的,那就等于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打在他冯国庆的脸上!”

    秦忠明苦笑着咂了一口酒:“我也想漂漂亮亮的完成这个项目,只是,我真的是有心无力。因为人工湖招标出了问题这事儿,咱河东市是没有人敢招惹这事儿了,都觉得这是一块浸泡着剧毒的肥肉,肥肉虽然香,但谁也不想吃一口就没命活啊。”

    “既然咱们是全省招标,外市的能做这项目的公司非常多啊,这么一块肥肉,不会没有人想吃。”徐云肯定道。

    “对,这么一块肥肉肯定有人想要吃,要知道我们的条件是直接把人工湖周边九百多亩地都送出去啊!”秦忠明感慨:“这对任何公司来说都不是一个小诱惑,若不然,也不会有人带枪来和吕峰他们闹起来了。自古有句俗话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而这种能压下地头蛇的,那就不是一般的强龙了……”

    徐云知道秦忠明的担心:“你是怕招惹来这种人,会给河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秦忠明点点头:“没错,如果再次招标一旦宣布,那这个能带人把吕峰他们都给拿下的人肯定会来再次争夺,一旦他拿下这个项目,若是让吕峰知道了……呵呵,徐云,就算你脾气好,你能忍得住一拨欺负了你兄弟的人,在你眼皮底下光明正大的搞建筑吗?”

    “当然不能。”徐云直言不讳道:“我肯定灭了他。”

    秦忠明叹了一口气:“这就是我担心的,我担心最终有本事拿下这个项目的,还真就是那不怕吕峰的那波人,到时候可就什么都晚了,这项目非但不会成为一个好项目,搞不好还会把河东市惹得腥风血雨,那时候我就真成河东市的罪人了。因为我控制不了,所以我担心最后发生的一切都将是我无法承担的。”

    徐云也算是听明白了秦忠明的意思:“秦叔,我懂你的意思。那若是,我能保证拿下这个项目的不是那波人,而是另外一家很有实力的人呢?”

    【ps:求点花儿神马的。求点顶顶神马的。举手之劳,谢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