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自信满满的徐云,秦忠明是即佩服又喜欢啊。他再次端起酒杯:“徐云,陪秦叔喝一口再说,我怕我这心脏承受不住。”

    徐云笑着端起杯子:“秦叔,我半杯,你随意。”说着徐云就半杯干进肚子里,这高度闷倒驴还真是带劲儿,绝对喝的肚子里面火辣辣的,感觉就像是在胃里少了一把火似的,估计就算外面下大雪,徐云弄这么一口光着身体出去都不会感觉到冷,这就是高度白酒让人觉得痛快的一点。

    “秦叔,你听说过济北的唐氏集团吗?”徐云微微笑了笑,他提到唐氏集团的时候阮清霜和仇妍都纷纷停下了手里夹菜的动作,秦婉儿反应了一阵子之后才恍然大悟。

    果果一听也跟着兴奋起来了:“我知道,我知道,是小九姐姐家的公司呀!”

    秦忠明看到其他人的表情,也不难猜到徐云跟唐氏集团有几分关系:“这个我当然知道,唐氏集团是我们江北省几个大型建筑集团企业之一,创建了有二十年了吧,属于咱江北省民营企业的百强之一,现在发展的似乎是更全面了,不只是做建筑了。”

    徐云点点头:“对,唐氏集团在我们江北省应该是非常大规模的一个集团公司了,他的资质是吕峰他们没办法想比较的,唐氏有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公路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市政公用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机电安装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建筑装修装饰工程专业承包一级、消防设施工程专业承包一级、附着升降脚手架专业承包一级、机电设备安装工程专业承包一级、公路路基工程专业承包一级。是我们江北省少数获得房屋建筑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和国内少数主项资质最高、增项资质最多的建筑企业之一,实力上强大的没的说。”

    “这还真是没得说。”秦忠明点点头,感慨道:“就这么一堆一级资质就足以让很多公司望尘莫及了,更别说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了,那可是要企业注册资本金亿元以上,近年年平均工程结算收入十五亿元以上,经理最少具有十年以上从事工程管理工作经历或具有高级职称,总工程师也最少具有十年以上从事建筑施工技术管理工作经历并具有本专业高级职称,总会计师具有高级会计师职称,总经济师具有高级职称……”

    光是想想,能评的上特级的,那都让人觉得恐怖。

    “小九姐姐家那么厉害?”果果惊讶的张大嘴巴:“老爸,之前怎么没听你们说过?”

    “我以前也不知道,若不是我跟唐九她爸聊天的时候聊起来,我都不知道唐氏集团到底是干嘛的,建筑工程是他们唐氏的主业,他们还牵扯到金融投资,纸业制造,橡胶制造,汽车零配件制造,最近还拿下一个管业制造的厂子。所以唐氏集团的规模可不是一星半点。”徐云耸耸肩膀道。

    秦婉儿点点头,若有所思道:“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家,不然也不可能出手这么阔绰,直接送这么一酒店……”

    果果点点头:“就是就是,怪不得小九姐姐家的人都想着瓜分她家家产,原来如此……爸爸,我看你要不然就从了小九姐姐吧,那么多家产哦,那可不是谁想傍都傍的上的白富美哦,小九姐姐都那么主动了,带着那么大的家产若是嫁给你……嘿嘿,我能不能当你的经纪人呀?”

    这小财迷……徐云真是对她无语了,钱还真是够万能的。

    “果果,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乱插嘴。”阮清霜给果果捞起很多羊肉和菜:“乖乖吃东西。”她也不懂徐云和秦忠明说的那么多什么资质啊职称啊资格什么的,所以她担心果果乱说话打断他们。

    有肉吃的果果老实了很多,这小妖孽上辈子就是属狼的。

    “徐云,唐氏集团的话,恐怕对我们小城市的建设不太感兴趣吧?”秦忠明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如果是有特级资质的公司来竞标,那当然是有绝对的优势,但毕竟我们河东市城市小,很难能吸引到唐氏集团这种大规模的建筑集团公司。”

    徐云摇了摇头:“不会的,河东市有足够的理由吸引唐氏集团来这里投资。”

    秦忠明微微笑了笑:“是因为你的关系吗?”

    “我可没那么大的面子,是因为我们河东市得天独厚的生活环境。”徐云微微一笑:“秦叔,如果我告诉你,唐氏集团的上任董事长唐正天就隐居在我们河东市,你信吗?”

    秦忠明嘴巴张的足够大,唐正天可是江北省的风云人物,上过江北省经济周刊的封面人物,秦忠明自然是听说过他:“你是说唐正天在河东?不可能吧……徐云,要知道,唐氏这么大的集团,唐正天作为董事长是非常忙的,他怎么可能有闲功夫在我们河东浪费时间呢?”

    徐云摇了摇头:“秦叔,你没听清楚,我是说,唐氏集团的上任董事长唐正天。”

    上任董事长?!秦忠明皱了皱眉头,不会啊,他在晋南市调到河东市的头一天,他还在报纸上看到唐正天接受经济时报的采访,说唐氏集团会在建筑行业进入饱和期之前成功转型,现在已经拥有了四大其他产业,一个是经济投资,一个是汽车零部件,一个是纸业,一个是橡胶业。

    而且秦忠明记得很清楚,报纸上写的唐正天说自己还能在集团做十几年,让唐氏集团杀入江北省纳税五强,是他的梦想。为什么秦忠明记这么清楚,就因为当时秦忠明也在为晋南市的经济发展发愁,幻想着唐氏集团能在晋南市搞点投资,晋南市的经济和税收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

    怎么这突然之间,唐正天就成了上任董事长?!难道说这唐氏集团发生了变故吗。

    “徐云,你快跟我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儿。”秦忠明不明白,所以格外着急:“唐氏集团是不是发生了大的变故。”

    徐云点点头:“变故的确不小,唐正天退位了,把整个唐氏集团都交到了他二十二岁的女儿唐九手里。”

    这消息可真是足够震惊的!那么大的一个集团,说交到一个二十二岁小姑娘的手里就交了?秦忠明可真不敢相信这个答案,现在这社会的人心那么险恶,唐正天退位,就不怕他身边的人会跟自己的女儿争权吗。

    秦忠明摇着头道:“徐云,说真的,这消息真的是让我有些不敢相信。唐正天在社会上混到今天这一步,不可能不知道什么叫人心险恶,就算他要锻炼自己的女儿,也不至于把集团交给女儿手里之后就来河东养老吧?这既不合情,也不合理,他就不担心自己一手创造的建筑王朝被身边的人在他女儿手瓜分吗?”

    吃完了碗羊肉的果果再次没忍住开口了:“是有人想瓜分了小九姐姐家的东西,但是我老爸去了呀,有我老爸在济北帮小九姐姐的忙,谁也没敢动小九姐姐她唐家一根汗毛,所以唐伯伯才敢来河东养老呀。秦伯伯,唐伯伯真的在我们河东哦。”

    童言是不会撒这种谎的,秦忠明也并不是不相信徐云,只是他真觉得这件事情太让他震惊了。可这童言无忌说出来的话更让他震惊,因为徐云帮忙,所以唐氏集团才没有乱套?这怎么听都有些天方夜谭。

    “没果果说的那么夸张,我就是做了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徐云到是谦虚的很:“所以我跟唐九和唐正天的关系都还算不错,如果让唐氏集团来这里搞点开发,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拒绝。”

    秦忠明还是不肯相信啊:“你说的是真的,没跟我开玩笑吧?”

    “当然没有,秦叔,而且这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一举双得的事情,唐九刚接手集团,也迫切需要一个不错的项目来证明她是有能力坐那个位置的。我这也算是帮她一把。”徐云微微一笑:“当然,秦叔,我不是让你走后门,就是正儿八经的竞标,我相信唐氏集团有这个实力。”

    秦忠明点点头,这实力可真是太大了!

    “来,徐云,咱爷俩儿再干一个!”秦忠明真是喜欢跟徐云在一起喝酒,既能喝的轻松,也能帮他解决那么实质性的问题,他真心觉得老天爷对他不薄,虽然让他在政治斗争下调到这河东市来,却让他认识这么一个真能人,这绝对是得能偿失!

    “干一个?”徐云可不怕,他这杯子里还有分之一,秦忠明可还有将近一半呢:“秦叔,要不这样,我干了,你随意!”

    秦忠明喝的开心,心情也好了,当然不愿意:“不行,不行,干了,干了,干了之后我们两个把剩下的都匀上,就这一瓶,多了不喝!”说着,秦忠明竟然首当其冲把半杯酒都给喝下去了。

    秦婉儿脑袋都大了:“爸,你这么喝我可不能答应了,徐云,你给我小心点!”

    不知道是因为开心,还是因为喝的有些急,有点上头,秦忠明竟然对女儿说:“婉儿,有这么跟爸爸的兄弟说话的吗?晚辈要有礼貌,不能这样好不好,快给徐云倒上,我和我兄弟还有话要说呢。”

    哟,这您还真大了?秦婉儿无语,转眼间这俩人就成哥俩了,她都跟着降辈了。但看着徐云帮着老爸解决了这么一大难题,老爸还那么高兴的份儿上,她就委屈委屈吧,无所谓啦。

    【ps:大家再坚持天,我就恢复正常更新,而且还要接连上演爆更,保证12月份好戏连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