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高度闷倒驴下肚,徐云和秦忠明两人的心情都异常愉悦,一个是为了安全回到河东市而感到舒坦,一个是因为徐云回来解决了他的大难题而兴奋。最后俩人又每人喝了六瓶啤酒,这顿饭才算结束。

    果果早已昏昏欲睡,明天就是星期一了,她可没功夫再耗下去,见这饭局终于结束,才闹着阮清霜要上楼去睡觉。阮清霜就说这孩子懂事儿,知道秦忠明和徐云没喝完的时候,她不好意思先离开,所以一直坚持到现在才喊困。

    秦忠明说什么也不留在这里住,非要打车走,徐云和秦婉儿也不放心啊,最后干脆直接安排单佳豪开车把他送回家,单佳豪也乐意干这事儿,因为酒店出资买了这辆别克商务之后没几天,他那驾照就下来了,现在正是手痒的时候。

    看着单佳豪开车离开,秦婉儿忍不住又怀疑他的驾驶水准。徐云心大的很,他一点都不担心单佳豪的驾驶技术,刚才一看这小子上车点火拉安全带那么娴熟,就知道之前没少干那种无证驾驶的事儿,这商务车虽然大,但毕竟是自动档,开起来就跟大玩具似的。

    目送秦忠明离开之后,徐云和秦婉儿也返回酒店顶楼,阮清霜已经带果果回屋哄她睡觉,仇妍没打招呼就出去了,徐云很清楚她是不放心,也就随便她了。

    “到我屋里来一下。”徐云直言不讳道:“我有事情要跟你商量。”

    “什么事儿不能在这说啊,大半夜的,你又喝点酒,我一女孩子家怎么相信你。”秦婉儿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别指望你喝多了让我伺候你。”

    徐云还真是无语:“这点酒我能喝多吗?你也不动动你那猪脑子。”徐云说着便开门走进自己的房间。

    秦婉儿当仁不让一步跨进来,瞪眼道:“你说谁是猪脑子呢!有话快说,姑奶奶我困了,要去洗澡睡觉,没工夫跟你这里浪费时间。”

    “我就是想请你帮个忙,过几天若是因为我的事情有人报警,我想请你帮我拦一下。”徐云开门见山:“就秦叔现在手里那个项目,会招来多少麻烦,我不说你也能猜想的到吧?所以,我想先跟你说一声,到时候肯定会有不少无赖混蛋来这里找麻烦,我第一是为了帮你爸爸解决麻烦,第二是为了帮我兄弟找回来栽地上的面儿。怎么样,我这点请求不过分吧?”

    秦婉儿竟然出奇意外的平静,半响之后才开口:“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他们报警,你会通知我,让我帮你把辖区负责派出所出警的人给拦下来吗?”

    徐云点点头:“怎么样,不难吧,以你的能力,这应该是小事儿吧。”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儿,这属于阻碍公务。”秦婉儿直言道:“他们出警是警务心安排,他们是需要给警务心做回执报告的,这是规矩,若是安排了他们出警,而他们却不去……那……”

    徐云咧嘴一笑:“秦婉儿,规矩是死的,但人是活的。他们的回执报告可以这么写呀,就说出警了,去了目标地,结果什么都没看到啊!那报警的人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打电话耍人呢。”

    秦婉儿被徐云这鬼主意惊的长大了嘴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真是看不出来啊,徐云这家伙看上去挺面善的,竟然是一肚子的坏水,这些鬼点子也太损了吧?最终秦婉儿还是被徐云给折服了,答应了徐云的请求。

    徐云的这点操心一点都不多余,一旦人工河的公开竞标开始,那伙对吕峰他们下手的人必然会出现,徐云没打算让吕峰他们接这个活,因为他觉得吕峰他们还没有这个能力做这么大的项目,这项目说简单很简单,但若说复杂也很复杂,它不是简简单单在人工河附近建点房子,它是要在延河两边打造一个能留住游客的商区,所以它的功能设计性都要非常强大,就这一点,徐云就知道吕峰他们做不了。所以他才想到了唐氏集团,毕竟唐氏是建筑发家,资质在江北省是数一数二的,排的上名次。

    既然这项目要做,那就要做到最好,而不是去凑合,这是徐云的宗旨。如果是小工程,凑合凑合让吕峰他们做没什么大碍,只要质量过关就好,而这牵扯到设计和规划问题的,徐云还真不是看不起他们。

    “我听志玲姐说,你们俩去苏杭拍广告了,徐云,你怎么没告诉过我们你和天娱集团还有那样的关系?”秦婉儿在徐云结束了上一个话题之后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抛出一个让徐云脑袋大的问题。

    徐云呃了半天也没解释出个明白,毕竟这事儿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的清楚,甚至都牵扯到他的身世了,连他都摸不清楚的事情,他怎么跟别人解释?

    “不说就不说了,我也不强迫你,但是你去苏杭呆了那么多天,想没想着给我带个礼物?”秦婉儿挑了挑眉毛:“什么九曲红梅茶叶,西湖龙井啥的,多少都有点吧?”

    “我还真没有时间来得及去逛街,所以……”徐云也挺尴尬的,这出去半天都没带点特产回来。

    秦婉儿翻了个白眼:“没时间?你就那么忙?人家志玲姐那么大的腕儿都有时间出去逛街,人家还送了我一把西湖绸伞呢,说是在苏杭买回来的纪念品,你就没时间出去溜达溜达?”

    徐云好不尴尬啊,凌志玲当然是有时间,他开始去摸索青鬼那边情况的时候,凌志玲有的是时间去买这些什么小特产之类的东西。他从头到尾,在苏杭连一天好觉都没睡,他是真没有那带纪念品回来的心。

    “真没有。”徐云虽然也知道这回答太勉强了,但也着实是没别的招儿。

    “我不信!”秦婉儿瞥了一眼徐云床边的一个背包:“那这包里是什么?应该是你在苏杭背回来的。”

    徐云点点头:“就是一些洗漱用品,这里面真没什……”说到这里,徐云脸色突然一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两眼死死盯在那包上,擦勒,这么重要的事情自己怎么就忘记了呢!

    看到徐云的脸色都变了,秦婉儿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带了纪念品了,没想到我是吧?行,徐云,我就知道你有好事儿想不到我,用得到帮忙的时候才想得到我。”

    徐云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那真不是什么纪念品……现在全国各地的纪念品都长一个样,你去长城和亚都能买到一样的椰子壳做的工艺品……”

    “别解释了,我不要还不成吗。你就让我看看是什么东西。”秦婉儿一边说一边就走过去要拿那背包:“你是给清霜姐带的,还是给那个唐九带的?哼哼,我看了就肯定能猜得到……”

    徐云赶紧上前制止:“这里面真没什么!”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秦婉儿一把将背包抱在了怀里,徐云越是不让她看,她就越是好奇这里面到底是装了什么宝贝。能让徐云这么紧张,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徐云这下可糗大了,西方谚语里有句话叫好奇心害死猫,现在秦婉儿这好奇心害糗的可是他。

    就在秦婉儿刚刚打开书包的时候,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里面竟然全部都是女士内衣,当时秦婉儿就懵了,这就跟她当年在某小区抓住的一个内衣大盗似的,那家伙随身背包里的赃物就只有女人的内衣,当时就把秦婉儿给看傻了,现在也一样,秦婉儿一样也是看傻了。

    但毕竟徐云不是小偷,秦婉儿似乎又很快的明白了过来,她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脸上竟然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来:“徐云,你还真是够意思。我都听志玲姐说了,你们是去拍内衣广告,看来你这是顺路带回来的吧?威尔斯娜的哦,很贵吧,是不是你拿的话不花钱?”

    徐云一头黑线的站在角落里,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得了零蛋的卷子上多加了一个竖和一个圈,改装成一百分的孩子,等待着家长发现其奥妙之后便会将自己胖揍一顿。

    “你拿之前怎么不打电话问问我们,征求一下我们的个人意见。”秦婉儿自言自语道在包里往外面拿着一件一件的内衣:“哇塞,不会吧……你竟然拿了那么多,就算不要钱也不至于这样吧……”

    徐云实在不忍心的开口了:“婉儿,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你这是什么意思?”秦婉儿一怔,然后指着那么多件内衣道:“不会这么多里面都没有想到我吧?喂,徐云,你什么意思,我在你眼里不是女人吗?”

    徐云悻悻道:“这些都是我要送给一个男人的,不是送给你们的……而且,这些都是志玲姐拍摄的时候穿过的样衣,这都不是新的。”

    秦婉儿嘴巴张的巨大,把凌志玲穿过的样衣送给一个男人,她脑海里只能想到两个字:“变态!”

    “随便你这么说也好。”徐云苦笑一声:“我保证,我以后若是再去哪,一定想着给你们带礼物。我保证。”

    秦婉儿翻了个白眼,把徐云的包往床上一丢:“我也保证,我再也不碰变态的东西了。”

    【ps:能承受多少辱骂,就同样能得到多少赞扬,有时候被骂着骂着都习惯了,嘴里骂着爹娘还要追看的哥们儿到底是什么心态?说真的,我真无法理解。】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