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徐云和单佳豪一进屋,就非常警惕的把他们两人围起来的个身形健硕的青年,听到蹲在沙发上胖子的命令,便毫不犹豫的便出手了!

    挡在两人面前的两人几乎同时出手,一人使长拳,一人甩鞭腿,目标格外一致都是袭向徐云,似乎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徐云是携有危险战斗力的,一旦把徐云放倒,他旁边那小子就根本不算什么。所以单佳豪自然而然成了被遗落的对象,谁都没把一个看上去毛都没扎齐的家伙当回事儿。

    但他们又谁都没想到挑选的对手居然如此强悍,徐云根本就没有躲避攻击的意思,突然出手抓住那甩过来的一记鞭腿,单臂发力,在另外一人拳头砸来之前,直接将这甩腿的家伙拉到自己身前,形成一个挡箭牌!那全力一击的直拳就那么干净利索的轰在自己人的胸膛,就听咔嚓断裂了几根肋骨,硬是把人砸的喷出一口脓血。

    就这拳头的力度,显然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起码是流高手。光头胖子朱飞出门能在身边带几个高手,显然还真不是一般混社会的混子,正儿八经地下世界小有成就的主儿。

    既然对方不是普通人,也是有些实力初窥门径的高手,那徐云也就不客气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苏杭湖畔风光别墅区内杀痛快了,徐云现在面对对手也有种停不下来的感觉。迅速扔掉手被他当作挡箭牌的家伙,徐云的拳头就已经迎面砸向另外一人,连带着一股下坠的拳力,硬生生将那人一拳砸的后仰摔在地上,后脑袋着地,瞬间摔的昏死过去。

    虽然同伴一个肋骨断裂吐血,一个脑袋着地昏迷,但依然没有影响后面那人的攻击,站在徐云身后的家伙趁机出手,直接一爪就掏向了徐云后心。但根本没用徐云转身,站在徐云一旁的单佳豪就出手了,他直接起脚踢开袭向徐云的那一爪,怒骂一声操,毫不留情的就挥拳砸向那背后放冷箭的家伙的面门!

    徐云刚才还在担心单佳豪根本不可能是流高手的对手,就见他已经一拳将身后那人的整张脸给砸了个满面开花。哟,这小子行啊,看来是每天都坚持锻炼身体了,不然不会有这么强大的爆发力。

    显然一个流高手是不会被单佳豪的拳头放倒,那人恼羞成怒,有种阴沟里翻了船的愤怒,双臂青筋暴起,有种捏死对手的愤怒。但不等他出手,徐云那爆射如箭矢的一脚已经重重落在他的胸膛,正一脚的家伙人仰马翻的就后飞出去数米,狠狠撞在墙面上才弹落在地,再也动弹不得半分。

    眼见个人被秒杀,站在朱飞沙发后的两个青年也终于忍不住了,直接上前挡在了朱飞的身前。看那高鼓的太阳穴和专注精锐的目光,就说明他俩的实力就要比刚才那个不堪一击的流高手高一个等级。

    朱飞也震惊了,他不得不承认,他绝对没有想过河东市这种小地方还有这么猛的高手!自己手下个贴身保护的高手竟然瞬间被灭掉,他一时半会还有些不肯接受这个事实呢。

    虽然单佳豪刚才有能力抗住一流高手,但徐云还是很清楚二流高手和流高手之间的差距,单佳豪放在这两个二流高手面前,还是可以用不堪一击来形容的,所以他必须制止他再做出不理智的行动。

    “行啊,练的可以啊,谁教你的。”徐云没有一鼓作气的干掉那两个二流高手,就是怕单佳豪跟着起劲儿上去,万一被那个级别的高手打一拳踢一脚可就不是断手断脚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单佳豪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云哥可是不轻易夸奖他,他这心里骄傲的跟吃了什么蜜似的:“是梁山哥没事儿的时候教的我几招,嘿嘿,云哥,你觉得还行呀?”

    徐云见他挺得意,也就没打击他:“行,太行了,那你想不想学点更行的?好好在这边站着看。想跟我学就看清楚了,看仔细了。”

    单佳豪一听这话,脑袋点的跟啄木鸟似的,一边点头一边往后退去。

    看到徐云竟然丝毫没有怯意,还一副应战的表情,朱飞感觉到了一种沉闷和压抑,这种感觉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了,晋南市虽然出了不少能人后辈,但能带给他这种压抑的人还真是一个都没有遇到!

    “小兄弟,我看你身手不错,但我还是想警告你,同时跟我这两个手下干将交手,你还真是没有什么胜算。”朱飞淡淡开口道,虽然他有些压抑,但久经风雨的他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徐云脸上的笑容很轻松:“是吗?可我怎么觉得,九死一生的会是他们俩。”

    不用朱飞开口,那两人就已经怒了,对方再怎么说就一个人,还想要单挑他们,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难道不知道两个二流高手联手到底有多强吗!

    徐云只用了一句话就把怒火烧的两人给折服了:“两个人都不到二流五阶,就这水准,也配在我面前得瑟?我只警告你们一次,不想死的就滚远一点。”

    这两人彻底傻眼了,能直接看穿他们等级阶级的人,实力必然是比他们高出足足一个层次。难道说他们面对的是个一流高手!?怎么可能,这里既不是燕京,也不是申江那种大都市,怎么会有一流高手!

    眼瞅着自己的人被震慑住了,朱飞当然不会那么轻易认输,他怒目睁瞪:“哼,你们两人对付一人还有什么好怕的!我平日养你们可不是来害怕的,你们也不动脑子想想,区区河东市还能有什么大人物吗?若是他真有那水平对付你们两人,还至于警告你们吗?刚才他对阿叶他们人的时候怎么没警告过!”

    听到朱飞这番话,那两人也认定了徐云这是扯虎皮拉大旗,刚才那么说也只是故弄玄虚猜测的,想来河东这地方也不会有什么一流高手,这人最多跟他们水平相当,若是二对一,他毫无胜算,所以刚才才会说那么多,若是他真的能打得过他们两人,还至于警告他们吗?还是大佬朱飞看的透彻啊!

    既然如此,这两人也就不再含糊,谁都想在老大面前立功,自然是一个比一个凶猛的攻了上来!长了一双角眼的家伙主攻徐云下路,而留着八字胡的家伙主攻徐云上路,两人想用这种配合来打乱徐云的防守计划。

    但谁又会想到徐云压根就没想过去防!若他还是当年一流水准的时候,他不敢托大,还真有可能要却防御一下,但现在徐云已经不是初窥门径的那时候了,他的实力早已得到了质变的升华,一个超级高手怎么可能会对两个二流水准的家伙好畏惧的。

    这两人虽然同时攻击来,但终究还是讲究一个一前一后,就算两人攻来的时间差仅仅是那么零点一秒,那也足够徐云做出判断。

    徐云纹丝不动的等着两人一上一下迎面攻击来,眼瞅着两人即将得手的刹那,徐云才有了动作,他突然起脚,就是一招简单干净利索的下劈,毫无任何花样,狠狠劈在手拿两把棱锥想要攻他锁骨咽喉的八字胡脑袋顶上,这势大力沉的一脚夹带着巨大的惯性狠狠砸下去,八字胡的下巴便重重的击在了迟他零点一秒出手的角眼头顶百汇穴上!

    随着角眼整个身体轰然落地,他也因头顶百会穴遭到重击而昏死过去。而他身上压着的八字胡也翻着白眼在他身上滚下去,整个下巴粉碎性骨折的他,恐怕这辈子都只能用手托着下巴吃东西了。

    刚才徐云就没打算正儿八经跟他们玩儿,露出真正实力的徐云双杀两个二流高手可以说是毫无压力。

    彻底傻眼的朱飞终于坐不住了,他张大嘴巴惊讶的看着自己躺了一地的手下,唯一一个不是高手的,在徐云破门而入的时候就被砸晕,个流高手被轻松击败,而两个二流高手更是被对方突然爆发的强大战斗力给瞬间秒杀,这河东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怎么会有这般人物!

    秦忠明也再次被徐云折服,他在晋南市做书记的那几年里,朱飞这地头蛇没少给他惹了麻烦,但无奈警察对他都没什么办法,就是因为他手下的这几个高手太能打了,每次他犯事也总会有人替他顶包,所以朱飞一向狂妄的不得了。

    这下徐云终于算是让他见识了什么叫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原本以为河东这小一级的城市拿个标轻松简单的朱飞傻眼了,别说拿人工河的项目了,他能人无完人的回去,就算谢天谢地了。刚到河东就碰上这么一怪物,他除了认栽,还能怎么办?

    “高人……呵……兄弟好身手!”朱飞喉结耸动,连续咽下好几口唾沫:“今天咱就是个误会,我保证我马上离开河东市,大家交个朋友,以后兄弟到晋南,只要给我大飞一句话,我全程接待!”

    徐云摆摆手:“别那么客气,我呢,以后也不会去晋南,即便是去了,也不会找你全程接待。你想走,我就一个条件,做得到,我就当今天这是误会,你爱去哪去哪。”

    朱飞心虽然恨的咬牙切齿,但嘴上却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兄弟有什么条件尽管说!我大飞马上去做,绝无怨言。”

    徐云微微一笑,指了指茶几上刚刚泡好的那壶滚烫的铁观音:“把茶干了,路上别口渴。”

    朱飞一双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他死死盯着那一壶滚烫的铁观音,心里掘徐云祖坟的念头都有了,这小子也太狠了吧?!

    【ps:碰上点突发情况,明天早上9点的更新调整到晚上8点……】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