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车送秦忠明回去的路上,秦忠明把胖子朱飞在晋南市的身份给徐云大致的说了说,徐云还挺惊讶的,没想到刚才碰到的竟然是晋南市地下势力的掌舵人。

    单佳豪一路上都乐的停不下来,一想到刚才那平头胖子被茶烫的舌头都肿了的样子,他就忍不住要砸方向盘,太逗乐!尤其是后来云哥让他把茶叶也吃干净,路上别饿着,他竟然也二话没说就给吃了,这种货居然能混到今天,单佳豪真想不通。

    “秦叔,那胖子那么没种,怎么可能是晋南市的老大呢,晋南市的男人就这水平?”单佳豪对那胖子朱飞很不以为然。

    秦忠明也没想到徐云身手这么好,感慨万千:“是啊,在晋南是他还真没碰到过徐云你这身手的人。”

    “秦叔,我云哥这身手的人,在河东你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单佳豪相当骄傲的道。

    “行了行了,好好开你的车。”徐云瞪了他一眼。

    秦忠明微微一笑,是啊,若不是朱飞碰上了徐云,这河东市能跟他对着干的能有几个?他现在都有些怀疑前几天对吕峰出手的人就是朱飞这个家伙。

    “越是这种人,越不能放松警惕,我让他喝热茶他就喝,让他吃茶叶他就吃,这说明他能忍。他能成就今天这地位,肯定跟他这人能忍有不可抹灭的关系。”徐云分析道:“大丈夫能忍天下之不能忍,故能为天下之不能为之事。韩信能忍胯下之辱,这故事不用我跟你讲吧?虽然这朱飞不配跟韩信相提并论,但他能做到这样,也说明他不是普通人。佳豪,你还差的太远。”

    单佳豪听完徐云的话就不再取笑那朱飞了,没想到这家伙在云哥眼里还挺那啥的,连云哥现在都没说看不起他,那自己就更没资格去看不起人家了!

    没错,大丈夫能忍天下之不能忍,故能为天下之不能为之事!

    “还是云哥说话有水平!”单佳豪这叫心服口服,若是他哥单洪宁这么教育他,他早就翻脸了,这就是一物降一物,他就是对徐云佩服的五体投地,所以徐云说什么都是好的。

    徐云没在理会单佳豪,而是对秦忠明道:“秦叔,我想最近还会有很多人会为了这项目的事情找你麻烦,你最好是开一个会,针对这次竞标的人群宣布一个最低资质标准,若是达不到这个资质的公司自然也就会放弃了。若不然的话,我担心第二个朱飞,第个朱飞都会出现。”

    秦忠明点点头,徐云这话说的太有道理了,他决定明天一早就把这招标最低标准宣布一下,达不到国家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的公司就没有资格来竞标,这样便能让很多人彻底死心。

    比如吕峰他们这种只有级资质标准的公司根本就不用想了,因为现在企业注册资本金六百万以上,经理具有五年以上从事工程管理工作经历,工程技术和经济管理人员达到五十人,级以上职称的人员达到十人,就能通过级资质标准审核,二级资质也就是在各种指标上比级的多个两倍,带有俩高级职称的人员就行了。

    所以这二级级资质的建筑工程施工单位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一旦秦忠明把这公司资质的标准定下来,一些达不到标准的企业就会知难而退,那就能减少很多的麻烦。

    为什么不直接定在特级资质,那是特级资质只有大型建筑集团企业,这在江北省也就那么几家,到时候若是没有引起其他家的重视,只是唐氏集团的人来了,那岂不是就跟他和唐氏集团串通好了似的,冯国庆一定会抓住这一点不放,所以秦忠明必须要做这么一个决定,反正即便是来那么几家一级资质的公司,在唐氏集团面前也不值一提。

    现在秦忠明最不放心的便是唐氏集团会不会来:“徐云,这项目我可就全靠你了。如果唐氏集团真的来竞标,我相信这将会是河东市五年内最好的,也是最能带动经济的一个项目,既利国又利民!”

    徐云微微一笑:“秦叔,放心吧。”

    这时候单佳豪也已经把车开到了秦忠明楼下,秦忠明用力的捏了下徐云的肩膀:“徐云,秦叔来到河东市没少给你添麻烦,说句实话,在这个项目上,我的确也有私心,我不想就在河东市一直待到退休,所以我需要做出成绩来……”

    “秦叔,你什么都不用说,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所以这事儿我帮定了。”徐云笑着点点头:“不早了,秦叔,您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秦忠明用信任的目光坚定的看了徐云一眼,然后才下车离开。他这心里现在也算是放心多了,瞬间减少的压力让他倍感轻松。

    ……

    回到酒店之后,徐云放了满满一浴缸的热水,他躺在浴缸里,放松了全身的肌肉。很快让自己的心境进入一个平静的状态,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一直都处于一个紧张的状态,所以他觉得心境圆满成长的特别快,不知不觉之他都突破了超级高手一阶的状态,进入了二阶的程度。

    毋庸置疑的说,徐云的这种进步是恐怖的,先别说放在一般人的身上,能突破到超级高手的境界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更别说在短短时间内就能在超级高手的境界突破上升到二阶水准。

    说实话,徐云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这种实力快速的上升速度,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这种让人难以置信的实力提升会不会给他的身体带来什么副作用。

    如果这时候虞美人在的话,那一切问题就都可以迎刃而解了,徐云觉得自己的确有必要做一个全面的检查了,但是唯一能做这件事情的便只有虞美人一个人。而她现在却还不知道有没有脱离险境。

    自从在王逸那里得知了虞美人出事的事情之后,徐云便在第一时间给银龙发了邮件,因为他知道银龙每次任务结束第一件事情就是上网给他那网恋的女朋友回邮件,所以一旦龙怒特战队的兄弟们结束任务,银龙就能第一时间看到他的邮件,他只想知道虞美人是不是一切都安好……

    徐云拿着手机,看着空荡荡的邮箱,没有消息回复,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们所有人一旦进入执行任务的模式,徐云就根本联系不上他们,除非破解神龙大队专用的无线电进行通讯,但这样太危险了,一旦通讯信号被拦截,很有可能会让他的所有兄弟都陷入到危险之,所以徐云一直都忍着,等着。

    就在徐云脑子里一团乱糟糟的时候,手机竟然震了一下,来了一条短信。徐云迅速打开,发现竟然是唐九发来的:睡了吗?如果没睡,能陪我聊聊天吗,我睡不着。

    徐云笑了笑,他正好有事情要找她,便直接把电话拨过去:“这么晚了还不睡?”

    “睡不着。”唐九愣了一会儿才回答,她似乎没有想到徐云会这么快便把电话拨回来:“那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啊?不会是我的短信打扰到你了吧?”

    徐云点点头:“是啊,我睡的正甜呢,你一个短信就把我给惊醒了,我这要再睡着的话恐怕不容易了。”

    唐九呵呵一笑:“得了吧你,你若是睡着了,还能这么快就回我电话?睡的正甜时被吵醒还能连点起床气都没有吗?我若是睡着了被人惊醒的话,肯定早就发火了。你现在在河东市呢?”

    “我可没那么大火气。”徐云也跟着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河东呢?”

    “你若是在济北的话,不可能每天都跟天娱集团的那条白唇竹叶青混在一起吧?所以,我才觉得你已经是回河东了,看样子我还真没猜错。”唐九停顿了一下,开口问道:“我爸最近怎么样?”

    徐云回答的很直白:“我也是今天早上才回到河东的,所以还没有去唐叔叔那边,我想他应该还不错吧。明天我会抽时间去那边看看他,你放心,有什么情况我一定会跟你通报。”

    “嗯……那就麻烦你了。”唐九的情绪显然有些不高。

    “是不是碰到什么搞不定的事情了?”徐云微微一笑:“有什么搞不定的跟我说,说不定我真可能帮得上你,你送我女儿那么大一酒店,你只要开口了,我还能拒绝你不成?”

    唐九苦笑两声:“你还真不一定能帮的上我,都是一些建筑竞标的事情,真没想到现在的竞争压力那么大。前几天一个普罗广场的项目,我又失手了……呵呵,再怎么说唐氏集团也是以建筑起家,这最基本的东西若是做不好,我很难服众,所以最近就比较头疼呀。”

    徐云早也已经猜到了这个问题,他淡淡的笑了笑:“我手里还真有这么一个项目,你要不要试一试?”

    “你手里有项目?”唐九翻了个白眼:“大哥,我拜托您在我心情低落的时候,能不跟我开这种玩笑吗?”

    “河东的项目。”徐云没有理会唐九的质疑,继续道:“政府招标项目,送好几百亩地呢,你要不要做?苍蝇虽小,但也是肉。”

    唐九还真瞪大眼睛了,听徐云这口气可不是开玩笑:“好几百亩地……这可不是苍蝇肉,现在最值钱的就是土地,什么项目,快跟我说说!”

    徐云一边在浴池站起来,一边笑着道:“行,你去拿个小本,我说,你好好记……”

    【ps:那个,晚上0点的更新也往明天早上推迟一下,嘿……兄弟们坚持一天,马上迎来春天……】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