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市人工河项目竞标的事情确定之后,的确惊起了不小的水花。徐云在唐正天家吃过午饭回到大酒店之后,吕峰和单洪宁,还有刚刚出院的孔忠都在酒店等他呢。大家都很清楚徐云的行事作风,他一旦一个人出去,必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他们人虽然火烧眉毛的着急,但也都按照阮清霜的意思,没有给徐云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而是非常耐心的在酒店里等他。

    终于见到徐云的时候,吕峰第一个坐不住的,他跟了徐云也不是一天两天,知道徐云是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直言道:“云哥,你说那秦市长他办的这叫什么事儿啊!我简直无语了,平咱们的关系,他至于把事做那么绝吗!”

    孔忠身上有伤,到也没太大的反应,但在他的表情上还是看得出来有相当大的失落感在心里。

    单洪宁怕徐云听不明白吕峰那没头没脑的话,上前解释道:“云哥,峰子的意思是说市里最新确定了招标规定,竟然说人工河的项目,至少要一级资质以上的建筑企业才能参与竞标。这事儿不是秦市长负责吗,这肯定是他制定的!这也定的太高了吧,我们根本没就没那资格去参与竞标了。”

    “云哥,你也别怪他们两个人不爽。为了这活儿,咱兄弟们没少费劲儿,也没少受罪,而且还搭上了两个弟兄。”孔忠道:“所以这项目,我们是真想要拿下来好好干。秦市长这么做,如果仅仅是针对我们,我们到也无所谓,但他不是不知道我们都是跟云哥你的,他这就是不给你面子。云哥,说句不好听的话,他秦市长来到河东市,若不是云哥和强子你们帮他在那拆迁一事上过了关,他现在还不知道干什么呢!哪能有这种机会负责这么一个肥差事,这事儿他就算是为了还云哥一个人情,那也应该……那话怎么说来着,不看僧面看佛面,对吧!”

    人你一言我一语,但表达的事情到还是非常的清楚,徐云知道这个家伙的主要意思,其实他们生气的并非是吕峰那仅有级资质的公司已经彻底无缘人工河项目,而是生气秦市长这事儿没给他徐云面子。

    徐云微微一笑,神情淡定自若:“就这点破事儿?”

    看到徐云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南城虎可不乐意了:“云哥,什么叫就这点破事儿啊!这不是事儿不事儿的问题,这是咱面子的问题!咱因为秦警官的关系,那么给秦市长面子,可在这事儿上,他却直接抹了云哥你的面儿!这是小事儿吗?”

    看到这人那么维护自己,徐云说真心话,真的是非常感动,但话又说回来,这个小子也实在是不动脑子,也不想想秦市长是那种人吗?人家混迹官场多少年了,能不懂这点事儿吗。

    “行了,你仨也别着急了,这事儿还真是秦市长给面儿了,这都是我的安排。”徐云这真叫语出惊人,直接把南城虎给惊傻了。

    吕峰第一个想不明白了:“云哥,秦市长要是给你面儿,那你就告诉他招标直接让我们上就是了,虽然这活儿对我来说是有点大,但咱又不是没有朋友,咱可以找朋友帮忙啊,谁让咱兄弟多呀。”

    “这活你能做了?建成之后要二十多万平方米,你有这个实力?”徐云把话挑明了。

    吕峰喉结耸动了一下:“咱贷款啊,银行贷款若贷不够,咱也有认识融资投资的哥们儿,我就不相信还凑不来点钱。”

    “行,资金不成问题,那你准备建点什么?”徐云把话点要害。

    吕峰愣了半天,然后回头看看孔忠:“你说二十多万平米……咱们建点啥能建全?”

    孔忠也摇摇头,这事儿问他不是等于白问吗,他那知道建什么,他又没什么建筑从业经验,这也都是因为云哥把他们笼在了一起,他才跟吕峰这了解了一些建筑的皮毛。

    单洪宁不等吕峰向他投来询问的目光,就直接一棍子把话给拍死:“别问我,咱又不是学规划学设计的。”

    吃了一圈的噎之后,吕峰也无语了:“云哥,甭管咱建什么,咱只要把河修好了,那周围的地就是咱们的了,咱们大不了卖地!实在不行,咱就建两排别墅,都是水景房!卖高价!”

    “就你这两下子,你觉得秦书记能把这项目给你吗?他要的是一石多鸟的效果,首先人工河要重新整修这只是其一,而河岸开发的项目一定要符合河东这所旅游城市的标准,才能带动经济和就业压力,这里面很多事情你都没有考虑到,你以为仅仅凭借你的这点能耐,就想拿下这个项目?”徐云拍了拍吕峰的肩膀:“兄弟,别做梦了,这活儿不是你抱得动的。但你放心,我保证你能分一杯羹,因为这项目已经是唐氏集团的囊之物。”

    唐氏集团?!我勒个去,吕峰当时就愣了:“哥,原来你早有安排了。成,我算心服口服了,咱和人家不是一个等级的。到时候若是有活儿外包的时候,云哥一定想着我。”

    “那当然了。”徐云点点头,他看到孔忠出院了,关心起一个问题:“上次带人来动你们的那群人到底是哪里人,有什么线索了吗?”

    南城虎都摇了摇头。后来孔忠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听那群人说话的声音,舌头都有点硬的感觉,说二的时候发音都是‘爱’……”

    “义江那边的人?”单洪宁第一个反应过来:“我手下一小弟的老家就是义江市,他说话就这口音。”

    徐云毫不犹豫道:“把你这小弟叫来。”

    对于兄弟们被打的这件事情,徐云当然是不会放过,既然有能耐搞这么大的阵势,想必手里的公司也不会小了,所以徐云完全相信那主谋者的集团公司应该拥有一级以上的资质,因为他大致打听了一下,被南城虎赶走的那些想来河东市考察人工河的团队,大部分是二级资质的,很多都知难而退了。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跟单洪宁混的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就出现在了酒店。

    见到这么多位大茬,那小弟显然还有些怯场。

    “马鹏,这个叫云哥!”单洪宁一把将自己的小弟拉到众人面前,指着徐云道。

    马鹏倒也很乖巧,挺着自己的大舌头喊了一声:“云哥!”

    “应该叫徐爷!”吕峰纠正到:“叫咱们都叫哥了,云哥能跟咱一个等级吗?小单,你这教育小弟的方法可有问题。”

    “徐爷!”马鹏急忙纠正到。

    徐云摆摆手:“什么爷不爷的,别听他们胡说八道。马鹏,我给你写几个字,你给我念一下。”说着,徐云就拿笔写下一串数字,然后递给马鹏。

    马鹏愣了一下,然后认真道:“一爱,爱一,鹅有个乐子,今年上爱年级。”

    当马鹏认真的读完之后,徐云把那张写了“一二,二一,我有个儿子,今年上二年级”的纸条递给孔忠,孔忠看着纸条,又让马鹏把刚才的话重复一次,然后恍然大悟,拍了下大腿。

    “咋了,一惊一乍的。”吕峰瞪眼道。

    “没错,那天晚上对咱们下手的人就是义江人!这口音一点都错不了。”孔忠认真道:“我敢确定,对方应该是我们拦住的那波义江来这考察的人!肯定那个叫什么辉煌建筑集团的人干的!”

    徐云马上拿出手机查询了一下义江市辉煌建筑集团,果然是一家拥有建筑一级资质的集团公司,老板是一个叫范天龙的人,徐云又顺手到义江市贴吧搜了一下关于这个辉煌建筑集团的帖子,似乎所有人对这个范天龙都是敢怒不敢言……

    “马鹏,你老家是义江的,知道范天龙这个人吗?”徐云道。

    马鹏点点头:“知道啊,这可是我们当地的一霸……”

    徐云微微一笑:“应该就是他了。”

    听到云哥都确定了,吕峰拳头一攥:“妈的,敢到咱们头上来撒野,今天晚上我就带兄弟去义江,把那姓范的王八蛋给干死!”

    “这样岂不是太便宜他了。”徐云笑了笑:“既然这人对你们下这么狠的手,那一定不会放过人工河的项目。还是等他到了咱们河东之后再好好教育他吧。”

    “云哥说的没错,我们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偏进来!”单洪宁也发狠了,那次出事儿死的两个人都是一直跟他混的小兄弟,这一点让他非常不爽。

    几个人正义愤填膺的想着如何狠狠把范天龙那人玩残的时候,放学回来的仇妍和果果打断了众人的话题。

    果果背着手,跟小大人似的问道:“你们又聊什么呢,是不是跟我爸学习泡妞经验呢?”

    众人哑口无言,都低头看着这小祖宗。

    徐云更是一脸黑线:“果果。你又跟着添什么乱呢,是不是屁股痒了?”

    “切,才不是呢。”果果哼了一声:“是我们苏老师想你了,今天跟我和仇妍姐打听你呢,说怎么好久都没见到你了神马神马的,问你肿么了,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事情。我邀请苏老师来,人家也不来,我看苏老师是犯花痴了。”

    有这么说自己老师的学生吗?我擦!徐云算是彻底败了。

    【ps:2更雄起求鲜花!恢复正常更新了,希望诸位一直包涵我前段日子更新不给力的情况,以后这样的情况我尽量避免,有些事儿我知道解释也没用,但我保证在我有能力的时候一定尽量找补,尽量多用心带给兄弟们好看的故事!】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