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清霜见果果都放学了,一边剥着手的火龙果去给果果吃,一边上前向南城虎问道:“你们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饭?若是要留下来的话,那我给强子打个电话,有时间让他也过来你们聚聚。”

    南城虎相互之间看了一眼,这主意的确是不错好久都没跟云哥一起喝一杯了,他们的确是想留下来一起吃顿饭,好好跟云哥聊聊天。

    但没等人开口,果果就先替他们做出了决定:“不了,不了,他们又不是不懂事儿,怎么可能会留下来吃饭呢。你们说是不是呀?”

    什么就是不是呀,怎么留下吃饭就叫不懂事儿了?单洪宁瞪大眼睛看着这小祖宗,敢情人家这是在轰他们走呢,他不记得他们仨谁得罪过这小祖宗啊,怎么会就不欢迎他们呢?这事儿还真让他有些提心吊胆的,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这小祖宗啊,要知道这可是徐云的心头肉。

    见南城虎面面相觑,一脸迷茫的样子,果果叹一声朽木不可雕也。

    “都说小别胜新婚,你们难道不觉得今天晚上的时间应该留给……”果果话说了一半的时候,就被阮清霜直接用手里的火龙果给堵住了嘴巴。

    这时候南城虎才恍然大悟,孔忠急忙点头道:“对了,我们这晚上还有急事儿呢,云哥,我们就先走了,有什么事儿随时电话联系。”

    吕峰也真想大嘴巴抽自己,他也不用猪脑子想想,云哥都那么多天没回来了,好不容易和霜姐有点私人空间,他们在这里岂不是都给搅和了吗。说到打架他还算能拼的,但论这情商和智商,他突然觉得自己还不如人家一六、岁的孩子。

    “霜姐,云哥,我们仨这脑子都傻,你们千万别见怪,晚上你们好好聚聚好好聊聊,我们就不打扰了。嘿嘿,云哥,祝你度过幸福快乐的一夜。”吕峰嘿嘿笑道。

    单洪宁也一边起身往外走一边说:“云哥,劳逸结合,晚上也别累着。”

    徐云真想抽丫个,现在是不是对他们太好了点,这个家伙居然敢当面开自己的玩笑了,一个个还真是皮紧了点吧,徐云突然站起身:“该滚蛋就滚蛋,今天让我逮住谁,你们谁倒霉。”

    南城虎见状是撒丫子就跑啊,一边跑还一边嘻嘻哈哈的乐,没想到云哥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果果虽然被堵住了嘴巴,却依然是煽风点火。

    一群人嬉闹的时候,谁都没注意到仇妍已经转身自己回楼上房间去了。她经历了苏杭那事情之后,似乎自己的心情就一直都没调整好。所以一直情绪都不太高。

    看到南城虎也走了,阮清霜无奈的摇摇头,回问徐云:“晚上想吃点什么,恐怕你回来这段时间也闲不住,要不我去给你做个肉末海参补一补吧?”

    “就我这身体还用的着补吗?霜姐,现在看你到是憔悴了不少,你应该多补一补了。”徐云温柔道。

    阮清霜脸上微微泛起红晕:“我……我没关系,我觉得我挺好的……”

    果果突突突的就把整只火龙果吃掉,看着四目相对的两人耸了耸肩膀,道了一声:“我只想说一声,嗳哟~”

    听到这小东西发出的那肉麻声音,徐云和阮清霜是真对她一点招儿都没有。谁让他们两人这一生有运气摊上这么一个好闺女呢,别人羡慕都来不及吧?

    “好姑娘真漂亮,花儿都为我开放……”果果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儿,唱着歌大摇大摆的走开了,还挥挥小手道:“今天晚上你们俩去吃烛光晚餐吧,我要仇妍姐姐带我去金钱豹吃自助。”

    徐云和阮清霜根本没把果果说的这话当回事儿,然而到楼上换了衣服扎起头发的仇妍却适时的下楼来,并且拉起果果的手道:“请好假了吧,我们走吧。”

    “嗯,请好假了。”果果认真的点点头道。

    “等会儿,不是,咱能不能把话说清楚?”徐云半天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果果,刚才你那叫通知,不叫请假,怎么你们就去吃自助,而我们就不能去呀,大方点,多请我俩人不成么?”

    果果的头摇晃的跟拨浪鼓似的,在口袋里掏出两张自助餐劵:“因为苏老师就给了我两张,嘿嘿,所以我和仇妍姐姐回来的路上就商量好了,我们两个去吃。”

    “……”徐云无语,早知道你丫头片子有这想法,那就把南城虎留下一起喝喝酒了。

    就在这时,果果上前一把拉过徐云,低声道:“老爸,好机会哦……”

    这孩子真懂事儿,徐云也觉得自己的确是需要和阮清霜有一个独处的机会了,好像自从他们在那怡河广场公园对面的门头房搬到这大酒店里来之后,他和阮清霜之间就有了一层虽然看不到,却能感觉到的浅浅阻膜似的。这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的清楚的。

    再加上徐云这段时间一直忙于各种事情,阮清霜也一直都怕打扰到他,两人之间的各种阻膜显然有些加重的意思。果果果然是好女儿啊,这种时候还能那么细心的替他这个老爸想着。

    “老爸,还记得我给你要的那一百块钱嘛。”果果眨眨眼睛,得意洋洋道:“我说了要帮你泡妈妈,那肯定就会帮你泡妈妈,最近你也实在太忽略妈妈的感情了。”

    虽然果果这声音不大,但也足够几个大人听到,除了阮清霜脸上瞬间通红逃走,徐云都被她给整懵了。

    “拜拜,咱们回见。”果果伸着小肥手一摇:“出门右拐不到两百米的地方就开了一家西餐厅,我放学的时候路过,所以给你们定了烛光晚餐,嘿嘿,你去了就说你是药膳大酒店的老板就行。菜都点好了,钱都付过了,你们可不能不去。”

    说完,果果就拉着仇妍匆匆忙忙的走了,吃自助餐这玩意必须要早去,若是去晚了,海鲜什么的选择性都会少不少呢。

    刚才这些话,站在一旁不远的吕怡可都听到了,看样子今天晚上不用操心徐云和霜姐他们的晚饭了,大家都出去改善生活了……呃,似乎有很多人都以到他们这里来吃饭而当作改善生活呢。人吧,就这样,什么好东西吃多了也都会觉得腻了。

    一听果果都把钱给付了,阮清霜从小就养成的绝不铺张浪费的性格就体现了出来,她看了眼徐云,眼神在试探徐云是不是想要和自己去吃果果给他们两人定下的烛光晚餐。

    “霜姐,你决定吧,我怎么都无所谓。”徐云笑了笑。

    不知为什么,阮清霜对徐云这话有些生气,难道就不能主动一点说陪自己去吗?几乎从来没有发过小脾气的阮清霜出奇意外的没有回答徐云的问题,而是看了眼不远处的单佳豪,然后看向身边的吕怡:“怡,我知道佳豪那孩子再追你呢,不如你们两人去吧,今天晚上霜姐让你们俩休息。”

    这下吕怡还真有些受宠若惊了,不远处的单佳豪闻言,如同一阵风般的跑过来:“霜姐,您没跟我们开玩笑吧?”他可比吕怡要小好几岁呢,吕怡一直都没接受他,也是因为姐弟恋的原因,现在得到霜姐的支持,单佳豪自然是跟打了鸡血似的。

    “姐姐什么时候给你开过玩笑,快带怡去吧。”阮清霜点点头回答到。

    “谢谢霜姐!”单佳豪这脸上写满了幸福的表情,那感觉就像似在大草原上自由的飞翔,一个字,爽!俩字,爆爽!

    吕怡直接给了单佳豪脑袋弹了一下:“谢什么谢啊!这是果果给云哥和霜姐准备的烛光晚餐,你这家伙怎么那么没脑子呀,看不出来是霜姐跟云哥斗气呢,你还谢,谢你个大头鬼,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

    年长几岁的吕怡自然在这些事情上就比单佳豪细心很多,单佳豪说白了就是刚满十八岁的小屁孩,哪懂什么叫女人心,海底针?

    吕怡被单佳豪追的事情,她一直都以为没有人知道,却没想到霜姐都知道了,而且刚才单佳豪那么激动,害的她也挺尴尬的,出手就重了点,弹得单佳豪捂着脑袋就跑了。

    “云哥,男人毕竟是男人,有些时候就要有男人的担当。”吕怡刚到药膳馆的时候还是个不敢大声说话的小姑娘,现在搬到药膳大酒店之后,见的人多了,接触的事情多了,也成长了不少,跟徐云说话的时候也不在那么唯唯诺诺了:“你不在的时候清霜姐每天最挂念的都是你,现在你回来了,也应该多陪陪清霜姐,谁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再有事儿,一出去就是十天半个月,你说呢?”

    徐云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这事儿还真是要怪他!被吕怡说了一顿之后,徐云是相当诚恳的认错了,若是告诉吕峰他这表妹都敢教训云哥了,估计打死他都不相信。

    爷们儿就要有爷们儿的样子,徐云也不扭捏,走到阮清霜身旁,大大咧咧的一把搂住阮清霜的肩膀:“霜姐,你可别跟我一般见识,嘿嘿,走,果果一番好意,咱也不能对不起她不是?”

    阮清霜就是心软,见徐云这样,脸上红的跟猴屁股似的,自言自语笑声呢喃着:“谁跟你一般见识了……”话还没说完,就被徐云揽肩走了出去。

    【ps:更继续,说一声抱歉,12月是《妖孽兵王》的爆发月,因为马上就过年了,虽然小仙是8月才回归发书的,但也谢谢诸位四个月的支持,让《妖孽兵王》在9月连续狂揽四个星期的新书榜第一名!明天咱不8更了!明天咱10更!再加2更!顺路求花求顶求点击收藏!】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