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膳大酒店旁边的这家西餐厅的档次真心不低,徐云心想,果果那小抠门能舍得出这么多钱,肯定也下了不小的决心吧?要知道果果爱财这事儿可不是个秘密。

    “两位晚上好,请问两位有没有预定?”女服务员给他们开门的时候便职业性的礼貌问道。

    徐云点点头,伸手在自己腰间这么高的距离比划了一下:“预定了,就是差不多这么高的一小姑娘给我们预定的,我就是隔壁药膳大酒店的。”

    “哦哦哦!”女服务员连着哦了声,表情惊讶道:“是徐先生和阮女士对吧?哎呀,真没想到你们两位竟然这么年轻,呵呵,你们的女儿真的好可爱哦!而且也非常的懂事,听说今天是两位的结婚纪念日,所以你们的女儿才来给你们包下二楼,预定了烛光晚餐,呵呵,阮女士,你真的好幸福哦!有这么好的老公和女儿。”

    阮清霜现在是一个脑袋两个大,俩人怎么就结婚纪念日了,徐云怎么就成了自己的老公了……只是想想,她这脸上都觉得有些微微发烫,果果到底是整什么幺蛾子呢!她和徐云相识到现在也就个多月……对,个月零几天来着……仔细一算,阮清霜恍然大悟。

    从徐云那天出手相救,到今天,整整一百天。这是他们相识的百天纪念日!

    两个大人竟然还没有一个小丫头的心细,就在阮清霜想明白今天这日子的时候,徐云似乎也明白了过来。好一个冯果果,怪不得当时给自己要一百块钱,说是要帮他泡妈妈的好处费,其实是在暗示他,她会在第一百天的时候出手帮他。

    女服务员一边带两人上楼,一边微笑着说道:“两位那么年轻,看你们孩子都这么大了,这是你们几周年的纪念日呀?”

    “这是……”阮清霜还真是说不上来,第一百天的纪念日?那她们有了这么大的一个孩子应该如何解释?脑袋都大了哟。

    徐云轻咳了一声,试图把这话题给转移开:“那个,我们两个是指腹为婚,所以……应该算是银婚纪念日了吧?呵呵呵……”

    “哇,结婚二十五年才算银婚,想不到两位指腹为婚竟然还能这么恩爱,好羡慕哦。”女服务员这还真是羡慕,怎么自己没被指腹为婚给这么一个又温柔又爱自己的高富帅呢?显然拥有药膳大酒店老板身份的徐云在普通人眼里就是绝对的高富帅。

    人来到了二楼,果果还真出手把这一层都包下来了,大厅央的水晶灯下只有一张长桌,气氛浪漫到让阮清霜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徐云见阮清霜的脸上竟然露出了小女孩的期待,转身对女服务员道:“不好意思,请给我们点私人空间,你们可以上菜了。还有,我们不需要人服务,也不需要什么钢琴和小提琴演奏,所以我希望不要有人打扰到我们。”

    女服务员明白徐云的意思,马上闭口不再言语,迅速离开二楼。

    看到终于没有了人,阮清霜才敢开口说话,她的口气毫无责怪的意思:“果果这臭丫头,怎么会把排场搞的那么大呀,这要浪费多少钱呀?”

    徐云摇摇头:“我还没大方到吃饭的时候包餐厅的地步,所以我也真不知道。能有这么一个舍得给我出钱的女儿,这辈子值了。

    这顿饭可不是跟小西餐厅那样,要两块牛排一份意面塞饱肚子就完事儿,正儿八经的法国菜在上菜上酒上都是非常讲究的,开胃菜上了餐前面包和法式焗蜗牛,紧跟着就来了歌迪亚白葡萄酒,黑菌忌廉汤,什菜沙律。然后是八二年的拉菲红酒,热头盘是法国红酒煎鹅肝,后面的主菜是果木顶级牛扒,配的是德国顶级黑皮诺红葡萄酒,最后上的是勃艮第高登歌德利安马贡村白葡萄酒和巧克力慕斯。

    这一顿饭吃的阮清霜是大眼瞪小眼,这也太复杂了吧?

    “不怕你笑话,这是我第一次吃法国菜。”阮清霜一直到这烛光晚餐即将结束,都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呢:“说句实话,我以后还真不想再吃了,总觉得吃饭还那么多规矩似的,挺别扭的。”

    徐云点点头,非常赞同:“我还是喜欢吃咱们店的药膳火锅,那肥牛肥羊的往锅里面一涮,怎么吃都觉得带劲儿!”

    阮清霜抿嘴笑了:“这话我们可不能对果果说,人家孩子那么细心,我们可不能说这么扫她兴的话。”

    “你放心,她今天晚上肯定兴致勃勃,能扫果果兴致的人恐怕还没出生呢。”徐云耸了耸肩膀,苦笑道:“估计回去她就会缠着我问东问西,想想就觉得头大。”

    阮清霜不用想也能猜得到徐云为什么会担心,谁让她家女儿是个小妖孽呢。

    徐云喝着杯歌德利安马贡村干白,淡淡道:“没想到时间过的那么快,我们竟然都认识一百天了。若不是果果想着,恐怕我们两人都忘记了吧。”

    “真不敢相信果果一个六岁的孩子竟然这么心细。”阮清霜感慨着:“一百天了,呵呵,徐云,我现在都不敢回头想,如果说那天我跟果果没有碰到你,恐怕我真会吕宝逼的在河东市呆不下去了……说真的,那天我真有种逃离河东市的冲动,那个时候我真的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别想那么多了。”徐云笑了笑,他知道阮清霜不胜酒力,虽然这顿晚餐喝的都是葡萄酒,但毕竟那也是有度数的,或许因为酒精扰乱了阮清霜,她才会有那么多的感触吧。

    阮清霜点点头:“是呀,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特别特别特别感谢老天爷,它能让我的生命里出现你,我真的是特别特别特别感谢它,徐云,你让我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感谢你。”

    徐云摸着下巴想了想,回答道:“你已经感谢过我了,你在果果最孤独无助的时候把她带回家,向对亲生女儿一样对她,我这才有了能让我的人生发生如此大改变的一个干女儿。应该说感谢的人是我,是我应该感谢你让我碰到了你们,如果不是碰上你们,我现在恐怕还沉寂在……算了,不说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徐云,你越这么说,我就越觉得自己欠你的太多了。”阮清霜眼神似乎有泪花再煽动:“你知道吗,在我逃离家之后,我就一直希望自己能凭自己的能力改变自己的人生,我想让我的药膳成功,但我自己一个人根本做不到,现实的困难真的是太多太多了,而一切都在你的出现之后发生了转机,是我应该感谢你。”

    “那我们互相感谢,哈哈哈。”徐云忍不住笑了,他真搞不懂,两个来吃烛光晚餐的人,竟然在吃过饭之后相互感谢了起来,说起来真的挺搞笑。

    阮清霜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但她现在就是控制不住,就是想说一说自己心里的话:“徐云,你知道吗,因为我没有任何可以报答你的东西,当时我真的想,干脆我就以身相许吧……虽然我是逃婚出来的女人,但我并没有让任何男人碰过我的身体,可能我唯一能报答你的就只剩下……,所以我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来报答你。”

    徐云愣住了,这话他还真没办法接,这啥意思?人情债?肉偿还?这话题是不是有点不宜少儿了,他不是没看出来过,但他真没想到阮清霜这性格,都能把这话直接挑明了说。

    “徐云,你真的跟其他男人不一样。”阮清霜的确是因为酒精的缘故,才会把话说的这么明白:“当时你说要来店里做厨师的时候,我就想,你是不是跟其他男人一样,也是想要得到我的身体,当时我真的这么想过,但我依然同意了你来店里做事,就是因为我那天就做好了准备,即便是那天你要对我怎么样,我都不会反抗。因为你不只是给了我坚持下去的机会,还给了果果机会,我一个人怎么熬下去都没关系,但我不忍心让一个孩子跟我受苦。”

    徐云还真挺愧疚的,他也是正儿八经的热血小青年,当时若说没对阮清霜这沉鱼落雁的容貌给打动,那是不可能的,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干脆利索的要对她一帮到底。

    “但你一直都没有对我有任何非分的举动,因为我,你得罪了那么多人……”阮清霜越说越感动:“但你都没有要放弃我们的意思,那时候我害怕某一天早上醒来就没有了你,你搬进来一起住之后,我真的觉得好有安全感……那时候,那时候我就……我就对你……算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了,呼……”

    阮清霜想说那时候我就对你动心了,但是“动心了”个字,她最终还是咽进了肚子里,有些话她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因为她太善良了,这时候竟然想到了自己的姐妹们。

    女人的心思是非常细腻的,阮清霜不是看不出来其他女孩对徐云那种不一样的感觉,虽然她们每个人对徐云的方式都不一样,但归根结底,都是“动心了”。

    【ps:4更就是求打赏咯,嘎嘎,顺便继续预告一下,明天是大爆发的重头戏,希望所有11月没看爽的兄弟们给个机会,小仙会让你们12月看到暴爽~!今夜0点连爆5章,如果面页看不到更新,那就在“我的书架”进入,那里面可以看到最新的更新,没错,0点连续更新29、0、1、2、,总共五章节,顺便看着爆发的面儿上求个打赏哈哈,兄弟们不见不散~】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