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可能是今天最郁闷的一个人,往日的每个周一她都会加班,不是被开会,就是给别人开会,反正没有按点儿回来的时候,所以大家都习惯了周一的时候根本不等她吃晚饭。

    然而秦婉儿今天却出奇意外的准点下班回来,连单佳豪和吕怡都没想到她会这个点儿回来,她们都分别跟着员工吃了工作餐,所以唯一没有饭吃的恐怕就是她自己了。

    “婉儿姐,你这是什么情况?”单佳豪悻悻道:“今儿个你怎么回来那么早啊?”

    秦婉儿白了他一眼:“怎么,看到我不加班你难受是吧?难道我就不能按时上下班吗,我告诉你,我这才叫正常,以前回来晚那才不正常。”

    单佳豪一脸黑线,你这不正常的时间可远比正常的时间多太多了:“是是是……”

    “果果呢?霜姐呢?”秦婉儿愣了一下,她怎么觉得这气氛有点不对劲儿呢:“徐云呢?”

    单佳豪不知如何作答,急忙把吕怡给拉了过来:“婉儿姐,你问她,她知道。”

    吕怡真想大嘴巴抽他,堂堂大老爷们怎么那么点担当都没有,竟然什么事儿都往他身上推,这也忒过分了吧:“婉儿姐,那个……今天吧,那个,大家好像都有事儿。”

    秦婉儿睁大眼睛:“他们能有什么事儿啊?都……都出去有饭局儿?”

    “是这样的,好像是果果的班主任给了果果自助餐的劵,然后仇妍姐就带果果去吃自助餐去了,那地方还挺贵的,不去就浪费了。”吕怡解释着:“然后……然后,云哥和霜姐,他们去了旁边那个西餐厅,听说果果给他们订了烛光晚餐。”

    单佳豪偷偷在吕怡身后用脚轻碰了她一下,擦勒,你说那么清楚干嘛!还烛光晚餐,这不是明摆着刺激秦婉儿吗?

    说完之后,吕怡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这话说的有点太清楚,急忙解释:“西餐……呵呵,就是那什么法国菜什么的吧,婉儿姐,你可千万别多想啊。”

    秦婉儿切了一声:“我能多想什么,肯定是烛光晚餐啊,若是聚餐的话,就算徐云那没良心的忘了我,清霜姐也不可能忘了我啊,显然是二人世界。”

    单佳豪和吕怡也没吭声,看到秦婉儿并没有特别失落的样子,心里倒也放松了不少。

    “你俩吃了吗?”秦婉儿随口问一声。

    两人异口同声点头道:“刚吃了工作餐。”

    随后吕怡又道:“婉儿姐,你想吃什么,我去跟山子哥说,让他给你做。”

    “不用了,我自己随便吃点就好,你们忙你们的吧,不用管我了。”秦婉儿琢磨了一下:“现在这天越来越冷了,想吃点烧烤是不是都没地方吃了?”

    单佳豪对河东市的烧烤摊子可是如数家珍一般,伸手往南一指:“婉儿姐,就顺着那条路一直走,过两个红绿灯口,然后往东拐大约五、六百米,有一个小的健身广场,那地方是十年前的筒子楼社区,居民大部分都搬家了,都是租房子的,所以广场也废了,五家做夜市生意的人一聚集,就成了一烧烤好去出,就那地方有家叫犇羴鱻烧烤摊的,那绝对是咱河东的一绝,肉真味鲜,就那五花肉包蒜也是一大特色……”

    “现在还干着呢?”秦婉儿对吃什么到不在意,她就像知道还有没有这个天儿做这个生意的。

    “当然!”单佳豪点点头:“那地方租房子的人多,吃烤串的人也多,人家几乎都要干到阳历年才进入冬眠期呢,谁还跟钱过不去啊。”

    秦婉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听起来不错,那就去那边吃点:“行,你忙吧,趁着人家还没冬眠,我去尝尝。”

    听的单佳豪都有点馋了,若是以前,他这时候估计也喊着几个哥们儿去大吃一顿了,但收性的单佳豪和他几个最好的哥们儿都已经归于这大酒店的麾下,别说喝啤酒吃烤肉了,每天工作餐有什么吃什么,谁也没说过一个不字,都乖的跟一只小花猫似的,没见谁嚷嚷去吃地摊。

    秦婉儿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一个人打车来到夜市烧烤摊,点一些烤羊肉和烤鱼之后,秦婉儿的目光竟然情不自禁的留在了堆在摊主旁边的一摞啤酒箱的身上。

    “老板,给我拿两瓶啤酒吧。”秦婉儿还真没自己一个人喝过酒,她开口之后都被自己给惊着了。

    这犇羴鱻的老板咧嘴一笑直接一箱就抱了过来,干地摊的生意人一项都是这么做的:“先给一箱,您慢慢喝,喝多少算多少,我怕一会儿忙起来,顾不上您了,您吃饱喝足咱再结算。就算是只喝一瓶,剩下的还是我的!”

    做地摊生意的人都这样,不管人家要几瓶,先给你扔一箱过来,往往吃烧烤的人喝啤酒都没数,喝着喝着就还真能给干进去,这也是人家会做生意的一种表现,反正不怕你不给钱。

    秦婉儿也就入乡随俗,放一箱就一箱吧,一个人吃烧烤的感觉还挺不错,秦婉儿打开一瓶啤酒,看着渐渐黑下去的夜色和烧烤架上那昏暗的黄灯泡,脑子里竟然会时不时浮现出徐云和阮清霜两人。

    胡思乱想什么呢,秦婉儿自己都怔了一下,她仰头喝下一杯啤酒,虽然是常温状态的啤酒,但这个天儿喝下去还是会让她忍不住打一个哆嗦,胃里还挺凉的呢。

    “现在这社会,一百块钱吃什么去啊?屁都吃不到!”旁边桌上坐了几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那天我跟我媳妇儿去那什么海滋味吃海鲜,你猜一个人多少钱的最低标准,一百啊!”

    “就是就是,一百块钱,现在就是能买几张彩票!”旁边的人也跟着道。

    一百块钱……秦婉儿怔了一下,算算自己跟徐云认识的时间也快一百天了,她记得阮清霜跟她说过,她和徐云认识,比自己就早那么两天而已。难道说今天是他们的百天纪念日?

    果果这小丫头还真是够细心,看来这丫头还是更疼她妈妈多一点。这一点秦婉儿没有什么好吃醋的,因为果果是阮清霜捡回来的,果果这么爱她无可厚非,这才说明果果这孩子的善良本性。

    一边吃着烤肉,一边喝着啤酒,徐云那一脸吊儿郎当的坏笑样子总是时不时的就出现在秦婉儿的脑海里,秦婉儿每次都急忙倒一整杯啤酒灌到嘴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压下去徐云在她脑海跑来跑去。

    但每一次都压制不了一分钟,徐云在秦婉儿脑海里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快了。秦婉儿使劲儿揉了揉脑袋,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不行,必须用酒把徐云彻底的“淹死”在自己的脑海。

    不知不觉,秦婉儿发现自己身旁那一箱十二瓶啤酒居然在不知不觉全部被她喝掉了,秦婉儿可从来都没想过自己能喝这么多啤酒,发现自己喝了这么多啤酒之后,秦婉儿才感觉到脑子里一阵昏昏沉沉,看看时间,竟然都那么晚了。

    她已经在这烧烤摊坐了二个多小时,而她自己却觉得就好像才刚来没一会儿似的。

    一阵风吹来,秦婉儿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头好晕,喝酒这东西还真是后知后觉,一旦发现自己喝多了,那肯定是晚了。

    就在秦婉儿想要起身付钱回去的时候,两瓶啤酒砰一下放在了她的面前。

    一个剔着平头,双眉下掉的蛮横大汉突然坐到了秦婉儿的面前:“美女,看你这酒量还不错啊,没酒了?我请你!咱俩走一个?”

    说着,平头蛮横大汉就拿起其一瓶晃了晃,见秦婉儿没有反应,平头蛮汉冷笑一声:“怎么,美女,不给面子?”

    说话间,有两个小青年起身拦在了秦婉儿的身后:“我们老大请你喝酒,别给脸不要脸。”

    就像单佳豪说的,这个筒子楼里已经没什么老居民了,大部分都是外来人口出租用,这个人口音显然不是河东本地人,又住在这里。如果是当地的混子,怎么可能不知道秦婉儿秦警官,怎么说明面儿上四狼帮和刀斧会这些恶势力,都是秦婉儿一手给挑下来的。

    秦婉儿虽然头脑发懵,但她这点基本的推算能力还是有的,这两人既然不是河东本地的小混混,以她作为警察的嗅觉,基本已经可以判断的出,这人肯定是在自己那地方犯了事儿,跑出来躲在河东市了。

    “想让我陪你喝酒,可以,你是什么人?你若就是一小流氓,我凭什么跟你喝酒?”秦婉儿哼了一声,那冷艳的气质也真不输给冰山。

    平头蛮汉咧嘴哈哈笑了:“我可不是你说的那种小流氓,不就犯了点事儿,玩了两个女学生,那边警察追的紧,没办法才来这小破地方躲一躲,有句话怎么说来,如若一天虎归山,我要血染半边天!”

    秦婉儿不再言语,伸手拿起了桌面上的啤酒,平头蛮汉一看就高兴了,直接把自己手里那瓶啤酒咕咚咕咚给吹了个底朝天!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就在那平头蛮汉喝光啤酒之后,秦婉儿就抄着自己手里的酒瓶劈头盖脸的就朝着平头蛮汉的脑门砸了上去!

    同时还大喝一声:“我是警察!”

    然而那平头蛮汉的反应速度相当灵敏,一招空手夺白刃就把秦婉儿手里的酒瓶夺了下来,并且起身一脚踹翻了地摊的桌子:“操!警察是吧?老子这辈子还没玩儿过女警察呢,今天就要试一试!”

    地摊上大部分客人都唯恐不及,纷纷起身逃避。

    【ps:今日10更大爆发,前5章连续送出!若是在面页看不到更新那是因为网站反应的问题,可以在“我的书架”进入,那里面一般都能看到,前提是必须把书收藏下来,现在这是第1更,马上就有2、、4、5更!点击下一章,继续看吧!一切最新动态,都可以关注笔仙在梦游腾讯认证微博:≈lt;ahref=≈quot;<ahref="target="_blank">target=≈quot;_blank≈quot;≈gt;<ahref="target="_blank">】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