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过了烛光晚餐,徐云和阮清霜不急不慢的散步回来,刚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徐云就接到了仇妍的电话,说果果吃的太多,撑着了,要在外面多活动一会儿才回去。徐云很清楚,果果是想多给他和阮清霜一些私人的空间,人精呀……

    两人刚回到酒店,单佳豪就跑过来了:“云哥,霜姐,那烛光晚餐怎么样啊?我……我也不瞒你们说,我是真心喜欢怡,我琢磨着,霜姐能不能下周给我俩安排同一天的休息,我也带她去……嘿嘿,尝尝去!”

    阮清霜摇摇头:“吃起来又麻烦又别扭,还那么多讲究,而且还贵的离谱,我建议你还是换个地方吧。”

    “为……为啥呀?”单佳豪也没吃过什么法国大餐,所以很好奇,一听阮清霜那么说,脑子里就更迷糊了,但好奇心也更重了:“很难吃?”

    徐云微微一笑:“别听你霜姐的,那环境还真不错,味道也可以。既然是追姑娘,那当然要出点血,去吃点好的不算过。去吧,哥支持你。但是包餐厅就算了,我又没给你涨工资的想法,你还是掂量一下自己的钱包。”

    单佳豪一拍大腿:“云哥,我肯定包不起餐厅啊,我就是定一个桌儿,要你们吃的那就行,那得多少钱啊?”

    “不知道。”徐云摇摇头:“果果定的,你回头问果果。”

    阮清霜吐了吐舌头:“我知道,我偷偷问过服务员了……”

    徐云和单佳豪都很好奇:“多少?”

    “什么烛光晚餐A套餐,千八百六十六。”阮清霜一边说,一边心里说果果真是个铺张浪费的小东西!

    单佳豪嘴巴都变形了:“哎呦我去……这社会发展的也忒快了点吧?这,咱河东都有这么贵的东西了?我还一直以为我们这边药膳小锅锅底烫定价十一位挺贵呢,没想到人家隔壁烛光晚餐,人均消费都一千九百十了,咱一个锅底才是人家一个零头……霜姐,这锅底得涨价,起码四十八一个!”

    徐云知道单佳豪这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也够滴血的,一顿烛光晚餐要将近四千块,虽然单佳豪他哥单洪宁也有点钱,他也不是那种一穷二白的主儿,但他这性格可不会跟他哥伸手要一分钱的,就他每个月千块的工资,都不够一顿饭呢。

    “佳豪,你手里钱若是不够,霜姐借给你。”阮清霜还是挺喜欢单佳豪和吕怡这俩孩子的,一个十八,一个二十一,俗话说的好,女大抱金砖,吕怡正好比单佳豪大岁呢。这俩孩子各方面都不错看着挺般配的,阮清霜自然希望他们能成双成对。

    单佳豪嘴巴硬着呢:“不不不,不用,霜姐,我有,有!这点钱都没有,那还谈什么恋爱啊。”

    阮清霜微微一笑:“那霜姐也精神上支持你,但我先警告你,不以己婚为目的地谈恋爱,都是耍流氓,你可想好了。不然咱们大家都看着呢,你要真伤了怡的心,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保证一到年龄就结婚!我会一辈子都对怡好的”单佳豪这嘴巴能说会道,反正吕怡说家里有事儿,提前回去了一会儿,他也不怕被弹脑瓜嘣。

    “哦,对了,婉儿回来没有?”阮清霜随口问了一句。

    “呃……”这一下还真把单佳豪给问住了,他这才明白吕怡今天为什么要提前回去一会儿,肯定是因为不知道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如何回答。无奈他又不能提前回家,这还真给问住了。

    徐云一眼就看出了单佳豪的不对劲儿:“这有什么难回答的,肯定是回来了。是不是回来又出去了?”

    突然,心细的阮清霜惊呼一声:“难道说婉儿今天没加班?她是不是准备回来吃饭,却发现我们都不在酒店?是不是知道我……知道我跟徐云去那边吃,吃那个……那烛光晚餐去了?”

    单佳豪也不敢撒谎啊,瘪着嘴点点头:“是怡告诉婉儿姐的……”

    “你一爷们儿,别什么事儿都往姑娘身上推,还想追人家姑娘,还不能给人家扛点事儿。”徐云给了他肩膀轻轻一拳:“又不是什么大事儿。知道婉儿去哪了吗?”

    “她说想吃烧烤,我就把南边那小广场的那犇羴鱻烧烤摊介绍给她了。”单佳豪伸手指了指。

    徐云愣了一下,吃烧烤?虽然今年这十一月的天气还不算特别寒冷,但也已经不是吃烧烤的天儿了吧?而且晚上一旦起北风,温度肯定凉飕飕的。

    阮清霜想了一会儿,似乎才知道那烧烤摊的确切位置,她瞪大了眼睛道:“你怎么让婉儿去那地方了,我最早来到河东市后,曾经在那广场对面的筒子楼租过房子,那地方可不安全了!我当时搬走,就是因为那地方竟然抓到了一个外地流窜来的杀人犯!而且那地方的小混混小痞子特别的多。”

    单佳豪嘿嘿一笑:“那,婉儿姐她是警察,嘿嘿,谁也不敢动警察不是,再说了,婉儿姐现在这知名度,没几个小混混没听说的,谁也不敢动她啊。”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阮清霜皱了皱眉头:“徐云,我有点担心婉儿,天这么冷了她一个人这时候去吃烧烤,她怎么想的呀!”

    徐云微微一笑:“肯定是想着自己喝两杯去吧。呵,这天也晚了,有点起风,霜姐,你给我找件她的衣服,我过去看看。都这个点儿了,还没吃完,我也有点不放心。”

    有些话徐云是没法说出来,秦婉儿就算是警察,在徐云眼里那也就是个胸大无脑的警察,有些时候做事太理想化,也太冲动,她的正义感总会让她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为。所以徐云有充足的理由不放心她。

    “那我跟你一起去。”阮清霜道。

    徐云摆摆手:“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你在家等果果吧,说不定果果一会儿就回来了。回来找不到我们,她再乱说话可没有人管得了她。”

    阮清霜想想也是,果果和仇妍一起呢,万一回来见他们都没在,再胡说八道些什么,让仇妍听了肯定也不舒服。所以阮清霜直接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递给徐云:“那你快点去,先拿着给她穿吧。”

    徐云也没犹豫,点点头接过来,转身就走了出去。大酒店到那地方就过两个红绿灯拐一个弯,徐云脚步快,而且晚上跑起来也没什么关系,毕竟越往那边,人就越少。

    大约五分钟之后,徐云就来到了犇羴鱻烧烤摊,眼前狼藉的一幕真把他给惊了,烧烤摊二十多张桌子都乱八糟的坏了一地,碎酒瓶酒杯和滚落的烤串到处都是,两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小青年躺在地上打滚**。

    而秦婉儿却被一蛮汉平头男子掐着脖子举在半空!

    这架势,那绝对是要把秦婉儿给掐死的节奏,只见那平头蛮汉瞪圆了眼珠子,嘴里恶言恶语:“老子今天若是不把你这臭娘们给弄死,老子就他妈白混了!跟我斗?你警察又怎么样,老子若是怕警察,也不会弄死了人跑到河东这里来!老子掐死你!”

    秦婉儿即便每天都抽时间苦练近身格斗,但是面对个大老爷们的围攻,还是无法与其抗衡,自古以来男强女弱是一个不变的定律,虽然如今社会不乏假娘们和女汉子,但毕竟男人天生的骨骼和力气就比女人大。

    就在平头蛮汉要发力下死手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寒风袭来,整张地摊桌就狠狠砸在了他的后背上!吃痛的平头蛮汉不得不把手秦婉儿松开,秦婉儿终于得以呼吸到氧气,即便是咳的厉害,也依然贪婪的大口呼吸着。酒精和缺氧让她体力不支,甚至连保持站立都有些困难。

    被偷袭的平头蛮汉愤怒的转过身,惊天怒斥一声:“谁他妈的偷袭老子!”

    “我。”徐云回答的异常平静,他从没想过自己看到有人如此欺负秦婉儿的时候,他竟然会升起杀意。可现在周围的围观群众太多,徐云不想给秦婉儿带去麻烦,所以刚才并没有真的出手,只是勾起一张破烂的桌子踢过去。

    平头蛮汉一瞅这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小子那么瘦弱,怒意爆发,杀意萌生,反正他就是一个跑路的犯人,多弄死一个两个的人,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老子要你命!”平头蛮汉突然大步跨向前,榔头大小的拳头直接砸向徐云!

    徐云根本就没有躲避的意思,众多围观者都忍不住要闭上眼睛,谁也不想看到这见义勇为的小伙子被砸成肉泥啊。

    就在那拳头惊涛骇浪般的砸来瞬间,徐云右腿后撤成马步,顺势右肩一耸,带动着右拳如同子弹旋转出膛!直接拳对拳,迎击在那平头蛮汉的拳头上!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喀嚓爆裂声音刺耳地钻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就在所有人都为徐云祈祷的时候,平头蛮汉却咧嘴嚎叫一声,一把抱住自己那被震的粉碎性骨折的右拳。

    紧跟着,徐云提膝一击鞭腿就抽在平头蛮汉腰间,直接将对方扫的扑通跪下!徐云那爆射箭矢般的膝盖就在下一秒便陨石降落一般击在平头蛮汉的面门!

    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那平头蛮汉就昏死过去,整个脸都瘫了,鼻子歪了,眉弓断裂,牙齿咽了满口,那景象,真是惨不忍睹……

    【ps:10更爆发日的第2更,拜谢诸位那么给面儿看到现在!我已调整好了自己最佳的状态,让我们迎接共同迎接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