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光晚餐肿么样?”果果扬起粉嘟嘟的小脸蛋,眼神充满了期待感觉:“是不是特别棒,非常的罗曼蒂克吧?这可是人家以多年丰富的肥皂剧经验给你出的招哦。”

    徐云稍微松了一口气:“是挺罗曼蒂克的,但是果果,你要知道妈妈可是节俭习惯的人,你一顿晚饭就花了四千块,妈妈会心疼的。”

    “四千块?谁跟你们说四千块?”果果瞪圆了眼睛:“人家明明花了万块嘛,二楼八个桌子,全部包下来的话,是要按照平均每一桌都消费我所订套餐价值的百分之十五的费用,我还都给了小费,嘱咐她们好好服务呢。”

    呃,徐云想了想,还是别告诉果果他们一个服务员都没用的事实吧。

    “这个钱是人家的私房钱啦,人家不是要乱花钱。”果果嘟起了小嘴:“人家就是觉得想要谢谢爸爸妈妈这么多天以来对我的关心和照顾。”

    说着,果果的小眼框都有些红润了,徐云都忍不住被她的小样子给逗的既想笑,又感动,孩子最纯真的一面就表现在这种地方,果果虽然有时妖孽如同人精,但说到底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爸爸,你知道吗,果果在苏杭说的那些话,都是真心话,你和妈妈就是我最亲最亲的人。”果果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道:“在我记事的时候,我就只有爷爷和仇妍姐姐。果果从来不知道自己有爸爸妈妈,他们所有人都说我爸爸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完成非常重要的事情才能回来看我。一开始我相信,但时间长了,我就知道他们肯定是骗我的。”

    徐云见到果果眼里噙着泪水,都有些不忍心让她继续说这个话题了。

    “我的小伙伴也有爸爸妈妈不在身边的时候,但他们每次过年总会回来,但果果的爸爸妈妈却从来没有回来过。爷爷说那是因为他们在国外太忙了,没有时间。”果果低下头,继续道:“每年他们都会给我寄来礼物,一开始我很开心,但后来我学了少儿英语,发现所有的礼物标签上的英意思都是‘华夏制造’……”

    “果果,有爸爸在,以后爸爸每年给你买礼物好不好?”徐云可以想象的到,果果这样一个乐天派,家都被人清洗了,平日大部分时间还能嘻嘻哈哈,那绝对能用“没心没肺”来形容,而现在她却低着头,不想让徐云看到她难过的神情。这是真的伤到了内心最深处的地方。

    果果突然又仰起头,倔强的咧着小嘴巴,噙着眼泪坚定道:“果果不要礼物!果果就要你们都在我身边,果果只求你们别离开我,其他的果果什么都不要,果果可以不住大房子,可以不吃好吃的,可以不去贵族学校,但不可以失去你们……呜……呜呜……”

    一项坚强到让徐云都偷偷封其为女汉子的果果,竟然流下了如此伤心的眼泪。

    徐云还真有点慌神儿,他可没学过哄孩子,一下就慌了:“老爸当然答应你,就算果果不要我了,我也死皮白赖的要当果果的老爸,乖闺女,你可千万别哭了,哭的老爸都心疼死了。”

    要说这女娃的脸是六月的天,形容的真是惟妙惟肖,刚咧嘴哭起来的果果一听这话,当时脸就变了过来,期待的看着徐云,破涕为笑:“嗯!”

    徐云都怀疑这丫头是不是故意整他呢?

    “老爸,那你今天跟妈妈都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果果好奇的问道:“你们俩吃饭的时候,你表白了没有?”

    我噗!表个毛线!徐云差点吐血,你当这是在拍都市言情剧吗,还要来点男女之间的海誓山盟?有些话徐云还真说不出来,毕竟他那么多年所处的环境都不是一个能让他肉麻兮兮的地儿,虽然英雄也有柔情处,但这放在徐云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别扭。

    一看徐云那表情,果果就无语了,摇头叹息一声,继续问道:“那你们俩人亲亲了吗?西餐厅二楼的环境那么温馨,钢琴优雅,气氛浪漫……哇塞,若是有一个男生如此罗曼蒂克的对我,那我肯定是把持不住自己的心哟!”

    徐云依然摇摇头,亲个毛线!那二楼四个角里,每个角落都有一个百六十度全方位探照的摄像头,徐云可不希望有一天会看到自己在报纸上的绯闻。

    “不会吧?哎呦,老爸,你也太失败了吧?”果果越想越觉得万块钱花的太不值了,那么浪漫的环境下,徐云竟然连亲一下这么简单的任务都没有完成:“你到底是不是我亲老爸?这要是我,我,我早就,那什么啦!”

    看果果一副相当有经验的样子,若不是她只有六岁,徐云绝对相信她是个恋爱过十、八次的恋爱高手!徐云彻底败给这丫头了,他摇头道:“连手都没有牵。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唉。”果果小手捂在脸上:“老爸,我真是对你失望透顶。妈妈也真是的,难道就不能故意勾引勾引你吗……搞了半天,把我的想法全部都浪费掉了,我是对你们无话可说了。”

    说完话,电梯也来到了顶层,徐云一把将她抱起来扛出电梯:“大人的事情你就少操心,是不是作业不够多?”

    “呀!”果果这才恍然大悟,晚上吃自助的时候只顾着爽了,早就忘记了晚上还有作业要写,挣扎着在徐云怀里钻下来:“爸爸,我不能在你身上浪费时间了,我要去写作业。”

    徐云哭笑不得,是呀是呀,千万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这丫头。徐云真想问问老天爷,他上辈子到底是欠了她多少债?

    就在果果跑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又回过头看了眼徐云:“老爸,你知道吗,女儿是老爸上辈子的情人,嘻嘻,所以,我就是你上辈子的情人。”

    “嗯嗯嗯。”徐云点着头,他的笑容一发自肺腑的,这丫头恐怕不只是他上辈子的情人,还是他上上辈子的情人吧,若不然老天爷不会安排她在这辈子几经曲折也要给他做女儿的。

    这时候阮清霜和仇妍也在秦婉儿房间走了出来,看样子已经把秦婉儿弄到床上去睡了,谁都没有想到平日里英姿飒爽的秦婉儿竟然也会有无法自控喝醉的时候。

    “婉儿没事儿了吧?”徐云的声音里有些抱歉的意思,虽然秦婉儿喝多的事情看似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但触发秦婉儿心底那根弦的人,归根结底还是徐云。

    阮清霜摇摇头:“刚才已经让她喝过水了,可能她现在还会不舒服,但睡一觉醒来或许就好了。我想,要不然就这样,今天晚上我守着她,你们都去休息吧。”

    “算了,还是我吧,反正明天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做。”徐云道:“果果还没写作业呢,你去看着果果吧,一会让她写完作业早点睡。”

    阮清霜原本还想说什么,但见徐云挺坚定的样子,也就点点头,不再跟他去争:“这样的话,那就交给你了。”说完,她又看了看仇妍。

    仇妍也对阮清霜微微一笑:“清霜姐,你去吧,这里有我帮他呢。”

    “嗯。”阮清霜也不知道如何面对这种情况,幸好有他们在。她也就不用这么为难了,看到秦婉儿喝多了的样子,她也不知道仇妍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仇妍对徐云有的并不仅仅是感激之情。

    果果见阮清霜回来,急忙上前:“妈妈,婉儿姐姐是不是因为你和爸爸去约会的事情才喝多的?”

    “不……不是……”阮清霜被果果突然的问题搞的也不知如何回答:“好啦,果果快点去写作业,都那么晚了,写完作业抓紧时间洗刷睡觉。”

    “那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果果相当严肃的看着阮清霜:“好吗。”

    阮清霜愣了一下,点点头:“好,你问。”

    “妈妈,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徐云爸爸,你是不是真的希望果果能有个爸爸?”果果一板一眼道。

    阮清霜倒抽一口凉气,这绝对是她这辈子见过年纪最小的红娘,这丫头实在是让她无语:“果果,我看你也别写作业了,就你现在的小脑袋里也没写作业的心思,早点睡觉吧。”

    果果吐了吐舌头:“妈妈,你要敢于正面面对自己的感情,有些时候就要干脆一些,不然的话,你也会变成电视剧里的恨嫁女咯,而且果果也真的希望有个名正言顺的老爸。”

    阮清霜直接把果果拉去洗手间洗刷:“难道现在徐云还不够名正言顺吗,你是不是非要把他给气走,你才开心啦?”

    “这才不是气他呢。”果果的鬼主意多着呢:“你怎么就不明白果果的心思呢,妈妈,你想呀,老爸连志玲姐姐那种大明星都能吸引,他的魅力值实在太高了,我是想你早点跟他领个证,把他给拴住了。万一哪天有个心机女把他抢走了怎么办,妈妈和果果去哪哭呀。”

    阮清霜一边给果果洗脸,一边感慨:“妈妈真没见哪个心机女比你这小东西还心机,快快,自己搓搓手,抓紧时间洗完去睡觉!”

    【ps:第4更结束还有第5更!不说别的,继续求鲜花,求票,求打赏,求各种支持!看爽了的话,您就给鼓个掌呗!看爽了的话,您就跟投点票呗!我这码字工和地铁、桥头弹吉他卖唱的隐约流浪汉一样,您就顺路丢个钢镚吧。我们也是一群追求学梦想的人~也怕半路饿死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