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徐云和仇妍正守在秦婉儿房门外,徐云总觉得仇妍会有话要跟他说,但仇妍却一直都没有开口,只是安静的看着徐云。

    仇妍的目光终于在徐云的身上转移到了窗外,今天果果在吃饭的时候跟她谈了很多,仇妍也从没想过阮清霜和徐云会是果果人生如此重要的两人。或许果果的话没有错,苏杭的一切都已经没有了,她就算再如何去哭啼,如何去嚷闹,最终失去的还是失去了,她不想再失去任何人。

    果果番五次的问过仇妍一个问题,她到底喜欢不喜欢徐云。仇妍一口就否决了,她很坚定的告诉果果,她这辈子都不会爱上男人,她也不会去奢求什么所谓的爱情,她只希望果果好。

    得到这种答案的果果说,她很有负罪感,她不希望仇妍一直都这样,她说她特别矛盾,她不想失去仇妍,也不想失去徐云,更不想失去阮清霜。但果果总是在担心,或许某一天会因为任何一个女人成为徐云生活的另外一半,阮清霜都会因此而离开她。

    虽然果果年纪不大,但她的心思却想的特别清楚,特别多,她了解阮清霜的性格,所以她最担心的便是阮清霜。她说她一定要把阮清霜和徐云留在自己身边,永远都不离开,因为他们就是她认定的爸爸妈妈,谁都无法取代他们的位置,即便是以后她长大了,有了跟徐云一样优秀的男子汉追求她,她也不要离开徐云和阮清霜。

    仇妍从未想过,果果的心智会在经历了如此巨大的磨难之后,变得如此成熟,她很多时候思考事情的方式并不是以一个孩子的方式,她考虑的全面程度甚至让她都难以想象。

    就比如这次她为徐云和阮清霜安排的烛光晚餐,她肯跟仇妍说,就说明她最初就知道仇妍一定会理解她的良苦用心,虽然仇妍一直在否认她对徐云的心意,但果果可不是小傻瓜,她精明的厉害,根本不会相信仇妍。但她依然会这么做是她清楚,仇妍不会因为徐云跟阮清霜更亲密而离开自己。

    “虽然有些事情也并非是你的意愿,但毕竟你有责任。”仇妍望着窗外想了很多的事情,她突然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在一些事情上还不如果果:“所以,今晚上秦婉儿就交给你了。”

    徐云苦笑一声:“你也早点去休息吧,白天还要操心果果的事情,你也够累的。这里交给我一个人就行,反正她也喝多了,最多就是吐一吐,我自己就解决了。”

    仇妍转身离开,徐云已经开始感觉到了一个问题,仇妍在他面前的时候,周身包裹着的那层冰,正在一点一点的脱落,只有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最初他见到的那个冷艳冰山,而如今单独相处的时候,仇妍更多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带刺玫瑰。

    秦婉儿躺在床上,只觉得整个空间都天旋地转,她真不知道自己能喝这么多啤酒,也真不知道喝多了之后会这么晕。但她还没有到那种彻底失去意识的程度,她隐约记得那个想找她麻烦的人,也记得徐云的突然到来,剩下的事情她就记不清楚了,直到刚才阮清霜帮她用冷毛巾擦脸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已经回来了。

    口袋里的手机声让秦婉儿头疼欲裂,但她又实在没有力气伸手去掏手机接电话。就在这时候,一只手伸进了秦婉儿的裤子口袋,把手机直接拿了出来。

    徐云在秦婉儿口袋掏出手机之后便直接接起了电话:“喂,你好,哪位?”

    “喂?你……哎呦,不好意思,我可能打错了。”电话那边的人听到是男人接电话的声音,尴尬道,说着就要挂电话。

    “你若是找秦婉儿的话,那就没打错。”徐云继续道:“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边的人愣了一下,知道自己没有打错电话,口气有些不客气的疑惑问道:“那你又是谁?秦科长呢,你怎么拿着她的手机呢!”

    “我难道不可以是她男朋友?”徐云一听对方那一副领导架子的口气就烦了:“到是你大半夜的给我女朋友打电话,我是不是应该问问你是什么人?”

    “哎呦,不,不好意思啊,没听秦科长说过她有男朋友。”那人哈哈笑了笑:“那误会了,误会了,不好意思啊兄弟,我还以为是小偷偷了她手机呢。那个,既然这样,那麻烦你帮我转达一下,我是市区派出所的所长,那个人我们已经逮捕了,竟然是流窜到我市的通缉重犯,这事儿多亏了秦科长,请帮我谢谢她,改天有时间我请你们两位吃饭!”

    徐云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他可不想跟这类人客套:“领导,如果你们接到报警之后能早一点去,那就不用秦婉儿一个人那么费劲儿了。饭我们就不吃了,有这时间,你还是多教育教育你的手下,提高一下办事效率吧。”

    徐云这一番话愣是把对方堵的半个字也吭不出来了,怎么说人家也是不大不小的一所长,所里的人见他都毕恭毕敬,局里的人见他也客客气气,怎么就被一个素未谋面的小子给教育了一顿呢?

    “时间也不早了,领导,你也早点睡。”徐云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直接道:“我们也都休息了,就不浪费你电话费了,有机会还是我们请你吃饭,再见。”

    “再……”

    徐云不等听完就直接扣了电话,就这种办事效率的所长,也不见得是一个真能为老百姓办实事的人。跟他聊天徐云都嫌浪费唾沫星子。估计那所长听完徐云这些话也够堵心的,说不准今天晚上一夜都睡不好。

    “秦婉儿,你运气还挺好,自己一个人去喝闷酒,还顺路抓了个通缉犯。”徐云把电话扔到桌上之后坐在了秦婉儿的床边,对着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的秦婉儿道:“你说我上辈子欠你什么了?怎么什么事儿都要我给你擦屁股啊,以后跟人家学学,聪明点,别什么事儿都冲在前面,做事情是要动脑子的,你一女孩非要做那么四肢发达的事情吗?连小学生都知道螳臂当车是不自量力的行为,你这么大的人还不懂?”

    似乎是听到了徐云唠叨,秦婉儿竟然还潜意识里直接拿脚去踹了徐云一下,口嗯嗯唔唔的翻了个身。

    徐云也无可奈何,看她这样子挺不服气呢,不过也足以证明她现在还醉的厉害,不然那一脚也不会踢的那么软绵无力。徐云正想着呢,秦婉儿一个翻身直接就摔向了地上,若不是徐云眼疾手快一把将她给抱住,恐怕真能把人摔个屁股开花。

    哎呦我去!徐云知道自己今儿晚上肯定是有活干了,就秦婉儿这状态,一晚上少不了往床下掉。为了防止秦婉儿被摔到,徐云只能用被子挡在床的一侧,然后自己往一侧床边躺下,这才解决了秦婉儿乱滚乱翻的问题。

    终于徐云也没能熬住眼,在秦婉儿彻底老实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点多了,徐云也就跟着昏昏迷迷的睡了过去。毕竟现在徐云又没有什么任务,他也要好好的休息休息。

    等徐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都亮了,而床上也没有了秦婉儿的身影,毕竟是昨晚上睡的太晚了,所以今天早上才没能爬起来。

    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这点儿其他人肯定都早就已经起床了,连果果都去上学了。这下岂不是糗大了,肯定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昨晚上睡在秦婉儿这里了。

    就在徐云躺在床上懊恼的时候,阮清霜推门端着早餐粥和玉米饼进来了,看到徐云坐在床边,她脸上是既吃惊又兴奋,笑着道:“你可算醒了,我还以为还会叫不醒你呢。”

    徐云愣了半天,听这意思,阮清霜已经来喊过自己一次了?

    但现在主要问题并非是自己睡懒觉的问题,而是自己昨天不小心在秦婉儿这里睡着的问题:“霜姐,昨晚上我挺累的,就不小心迷糊过去了……那,婉儿她没事了吧?醒酒了吧?”

    “你还挂念婉儿的事儿呢,你在这里都睡了两天两夜了,那天早上婉儿酒醒之后发现你躺在这里,那一声尖叫把我们都给惊醒了,反而你倒是一点事儿没有,继续睡觉。”阮清霜如获重释的松了一口气:“当时我们都吓坏了,怎么也喊不醒你,然后我就给强子他们打了电话,强子他们都赶过来,也喊不醒你。后来单洪宁说,你可能是梦游睡着了,所以最好不要乱碰你,他亲自去医院接了医生来给你看,结果你猜医生怎么说。”

    徐云听了这都觉得自己的经历特别传奇,睡了两天两夜,他似乎以前还从未有过这种经历吧?可是他这睡了两天两夜也没觉得自己有多轻松啊,身上依然是紧绷绷的,没有任何放松之后的感觉。

    “医生怎么说?”徐云也忍不住好奇心,难道自己这是得了什么昏睡病?那这可真是大毛病,必须要治的!万一以后都这样,他可就不敢睡觉了。

    【pa:0点的5更爆发结束,但今天的爆发还没有结束,明天剩下5章节明天白天6点开始继续更!爆发日的更新时间不固定,兄弟们没事儿多来顶一下,12月我爆发也是有目的,说白了就是为了生计!这个月我需要更多的点击,才能拿到奖金过年费,我希望兄弟们没事儿多支持一下!多来《妖孽兵王》溜达溜达!说不定你多点击的那一下,就让我拿到那奖金了,我就感谢你到天荒地老嘎!】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