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依然没有停止走向前的脚步,他相信这个带着金项链的光头真的敢开枪,但他也很清楚,对方如果开枪,那就一定是陷入了巨大的压力恐慌之,那时候对方就完全不堪一击了。

    光头金项链当真没有想到,他都把枪抬起来了,对方竟然还像没事儿人似的径直向自己走来。一瞬间,徐云的的行为瞬间将整个现场原本一边倒的气势给拉了回来,原本属于光头他们完胜的气势竟然倒伐,压力瞬间暴增。

    看到现场的局面已经不是他所能控制的,光头金项链的脸色风云突变,他知道这时候必须要做出一个决定,必须击垮对方的强大气场!

    开枪?这时候,光头金项链的脑海里就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

    徐云很清晰的看到了他那恍惚的眼神,这一刹那,徐云的直觉告诉自己,对方要下手了。就在光头提气抬枪扣动扳机前的前一秒,徐云脚下魅影迷踪步伐在瞬间就让他整个人欺身到了光头金项链的面前!而那把来福枪也在徐云欺身上前的一瞬间被有力的手劲生生掰弯!

    光头金项链这时候已经控制不住扣动扳机的指头,就在那枪管被徐云掰弯的瞬间,他也扣动了扳机,就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在枪管内传来,瞬间被炸到劈裂的来福枪把光头金项链的虎口震的生疼!吃痛的光头金项链一把松开了手已经废掉了的来福枪。

    这场面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见过,全部都瞪大眼睛看着徐云,徐云把手那把已经报废的来福枪直接丢在乡间的硬土地上。然后抬手对光头金项链勾了勾手指。

    受到挑衅的光头金项链怎么可能在小弟面前眼下这口气,他甚至都不动脑子去想想,一个能单手把纯钢的枪管都掰弯的人怎么可能把他的拳头看在眼里!

    但挥拳上前的光头已经无法收手,他亲眼看着自己的拳头被对方抓在手,轻轻松松的反向咔嚓一下,便轻描淡写的被折断。

    徐云并没有打算放过已经断了右腕骨的光头金项链,在对方气势全无的这个瞬间,徐云要做的就是给他们最狠的当头一棒!不等光头金项链求饶,徐云便已经调转出脚,正对方小腿迎面骨。

    光头金项链被徐云这一脚击小腿,身体瞬间失去心,整个身体猛然间往前一倾,徐云与此同时身体旋转,借住腰肢带动的腿力,狠狠的一记鞭腿抽在光头那带着金项链的粗大脖颈上!

    这一脚硬是把这光头金项链接近两百斤的身体抽的在空转了圈才重重落地!

    一群小弟看着他们的老大在对方面前,就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一般,各个瞪大了眼睛,甚至都忘记了出手相救。

    终于在光头金项链狠狠摔在地上的时候,才有人反应过来扯开嗓子怒喝一声:“兄弟们!上!”

    这样一来才算是带动了他们已经被彻底打压下去的气势,但徐云已经把局面以一己之力扳回,这次负责出行保镖工作的老钱也被感染了,他仰天喝了一声:“兄弟们!跟他们干了!”

    虽然手里的家伙都被抢走了,但对方已经没有枪了,所以这些唐氏集团的保镖也就再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一瞬间,全部人心里的那一团火药都被点燃了,赤手空拳也一样跟他们干!

    一瞬间,整个现场乱作一团,二十个人的混战让场面异常火爆。或许唐氏集团的这几个保镖都受到了徐云的熏染,各个出手都毫不留情,即便是赤手空拳也丝毫不落下风,不到分钟的时间,所有人都把自己的武器抢了回来。之后就完全成了一边倒的局面,一群混子痞子愣是被砸的断胳膊断腿,纷纷倒地叫苦求饶。

    解决掉光头金项链之后,徐云就一直没有再出手,他在混乱的群殴淡定的走出来,对南城虎道了一声:“这里就交给你们了,让后面那些兄弟们也别做的太过火了。”

    吕峰第一个拍胸脯保证:“云哥,你就放心吧,这里就交给我们了,有事儿我们抗。你们去办你们的正事儿吧。”

    “是呀云哥,你们快走吧。”孔忠也跟着道,这时候在后面解决了那些冒牌民警的百十号兄弟也纷纷驱车赶来,那二十多辆车的大军实在气焰嚣张。

    唐九和她那两个不靠谱的哥哥也彻底被镇住了,原来他们还带着后备大军呢。看样子,这次的河东之行,他们的安全是完全没有问题了。

    单洪宁嬉皮笑脸道:“云哥,晚上兄弟们摆场的事儿就不麻烦你了,我们自己在外面就给他们解决了。耽误酒店的生意就不值得了。”

    毕竟河东市大酒店一桌的标准起码八、九百,若是算上酒的话,这么一群能喝的壮年小伙们,肯定不少浪费,所以单洪宁不想因为这么点事儿还让大酒店跟着出血,那些小弟都是跟他们很忠的,随便打发去吃个地摊什么的都没问题。

    “不,今天晚上必须去我那。”徐云也是有原则的人。

    唐九也开口了:“对,都去药膳大酒店,今天晚上我买单!今天拿下这个项目,我要在药膳大酒店举办庆功宴,你们所有人一个都不能少。还有,跟今天所有来帮忙的兄弟们说,全部都到场,我给包红包!每人都有!”

    唐氏集团的唐大总裁就是有魄力,还相当有魄力,毕竟对于唐九来说,今天只要拿下这个项目,就算花个百八十万都不算什么。

    一听唐九这话,南城虎就乐了,但他们同时也都看了一眼徐云,仔细一琢磨,这红包还真是不能收。

    “时间不早了,我们已经没有功夫在这里耽误了。”徐云看了看时间:“十点要到会展心,虽然路程不远,但是那地方堵车挺厉害,如果在碰上点什么意外的话,迟到了一切就都完了。”

    唐九点点头:“嗯,你跟我一起走吗?”

    “嗯。”徐云点点头,然后拍了拍强子的肩膀:“前面带路!”

    “好嘞!”强子得令,马上就上车开到前面带路。

    这时候唐九也下令了:“所有人上车!老钱,让你的人跟紧他们的车!”

    这时候南城虎的那百十号兄弟也来了,这些人都特清楚,接过唐氏集团那个保镖的班,继续对哀鸿一地的义江市来的混子猛踹了起来。

    老钱大手一挥让所有人上车,然后紧跟着强子的车就追了上去。唐少峰和唐逸飞当然一早就钻上车准备逃了,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他们早就待够了。徐云和唐九一起坐进了汽车后排座内,司机不用唐九吩咐就紧紧跟上了前面的那辆卡宴,最后面的那辆普瑞维亚也紧紧的跟了上来。

    目送所有车都离开之后,南城虎继续吆喝着兄弟们狠狠的揍!往死里揍!就是要让他们义江市的家伙知道知道他们河东地头蛇的厉害,敢在他们的地盘上撒野,那就是等于找死!

    一百多号人把光头金项链他们二十多人踩了半死之后才都停下来,打了那么久还真是有点累了呢。

    “兄弟们,今天的事儿有劳了!我吕峰代我们哥和云哥说声谢谢。”吕峰见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便发话了:“所以今天晚上所有人都到咱云哥的药膳大酒店喝酒,都别跟哥面前矫情,全部都去,有事儿的也都给推了!谁不去就不是我吕峰的兄弟。”

    单洪宁接过话笑道:“谁不去谁是傻子,去了还有红包拿,都听到没有?知道唐氏集团吧,济北市唐氏集团老总亲自给你们发红包!懂吗!都去!”

    孔忠愣了一下,拍拍单洪宁的肩膀低声道:“你没事儿吧?”

    “当有事儿,没事儿的话就去吃溜溜梅了。”单洪宁贫道。

    “没功夫跟你贫,那红包不能要,你还真让兄弟们张手啊?”孔忠瞪眼道,他这人就是那么没有趣味,做事儿太认真了。

    吕峰虽然也挺纳闷,但他知道单洪宁不是那么没数儿的人,这种事儿不能拿红包,他不是不懂,肯定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你小子脑子里想什么呢?我不信你真让兄弟们收红包。”

    “嘿嘿,收,不收的话就太不给人家唐总面子了。”单洪宁依然一脸不可捉摸的笑容:“再说了,人家唐总又不在乎那仨瓜俩枣的,人家要的是面儿,如果咱兄弟们都拒绝了,那人家的面子往哪放?”

    一听单洪宁这话也有道理,可这钱拿了……怎么都觉得不太是那么回事儿吧?

    “你俩就别多心了,哥们儿自有妙计。”单洪宁道:“差不多咱也收工吧,今儿这事儿兄弟们都做的很漂亮,但也都别松懈,今天还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别的事儿呢,都打住了精神,所有人的手机都开着!有事儿随时联系你们!”

    “是!宁哥!”

    百十号人这一吼,吓的这李家庄村的村民都不敢出门了,这显然就是混混火拼的场面,但这村子偏僻,也没有人报警。所以南城虎带人离开之后,光头金项链一伙人依然半死不活的躺在尘土飞扬的土地上,完全无人问津。

    【ps:第10更!这一更送给所有《妖孽兵王》粉丝们,所有榜单上的兄弟,还有书评区里辛苦的管理员!谢谢你们!记得,这个月开始咱就恢复更新了,个小时后就开始明天的第一更了。还是老时间0点一更,9点一更,下午加更就是点,这个月,我保持足够的火力,争取每天下午都加更,而且每个周一都爆发!这个月是事儿都不重要,兄弟们看爽了最重要!求一个最实在的东西,那就是点击!!没事儿的兄弟们可以回顾一下前情,因为留下的一些坑和大秘密,这个月都可能被解开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