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强子也不知道是在哪买回来了盒饭,那里面真是啥都有,海参鲍鱼蟹子排骨鸡腿盒饭,这也太夸张了点吧?

    “在哪买的?这家店老板是想关门倒闭了吧,多少钱一盒啊?”徐云跟强子才没有什么好客气的,直接端着盒饭就往汽车引擎盖上一靠,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强子嘿嘿一笑:“这是咱特制的,别人买不到,嘿嘿嘿,我去了趟咱药膳馆老店,大前天的时候我看见小飞和他女朋友在店里发海参呢,所以我知道今天这能吃了,就赶过去让他给我弄个两条,后来他听说是要给云哥送饭来的,又马上上锅蒸了鲍鱼蟹子,后来他女朋友说吃这玩意虽然有营养,但不压饿啊,还是排骨鸡腿这种东西更实惠一些,所以,就给弄了这么两份海参鲍鱼蟹子排骨鸡腿盒饭。云哥,这大米可是咱河东本地的香大米,能产这大米的地就那五六亩了。”

    徐云吃的很快,小飞这孩子还挺够意思的呢,只是什么时候找了女朋友他怎么不知道啊。

    很快,徐云就把那相当丰盛的大杂烩盒饭干掉,强子马上在后备箱拿出矿泉水递给徐云,然后把垃圾袋一起都丢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去,徐云看的都忍不住拍手叫好,没想到强子这素质提高了那么多呀。这还真把强子说的不好意思了。

    “云哥,咱这么一直等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你说这弄个项目有那么难吗?难道他们午都不吃饭啊?”强子都纳闷了,这些人可真够拼的。

    徐云也不知道这事儿都是什么程序啊,但根据他的经验来看,这事儿搞的有点特殊,说不定这事儿又是冯国庆故意搞鬼了,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复杂的样子。冯国庆就见不得秦忠明能做出点成绩来,所以做出那种事情来一点都不奇怪。

    强子咧嘴摇摇头:“哎呦,那秦叔他们这些领导也在里面跟着挨饿?不太可能吧?”

    徐云冷笑一声,万事皆有可能,就看这事儿搞的那么急急忙忙的,谁知道冯国庆到底是搞了什么鬼。而且徐云总觉得这事儿有人提前知道,而且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义江市辉煌建筑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范天龙,因为他若也是提前一天知道今天竞标的这事儿,就不会把封路拦人的事情安排的那么完美。

    恐怕这事情肯定和冯国庆有关系,虽然冯国庆嘴上说把这事儿交给秦忠明负责,但实际上暗箱操作也极有可能,毕竟知道河东有这项目的人,只要有第一关系,都是要联系他这个书记的。

    如果不是冯国庆亲密的关系,他就可以直接提给秦忠明,让秦忠明去扛麻烦。但若是他自己亲密的关系,他就可以利用自己知道的信息进行暗箱操作,让他自己的人得到先机。

    说不定,那群人敢在河东市对南城虎他们下手,也是因为仗着有冯国庆给撑腰,所以才没有什么可畏惧的吧。

    “看来这事儿还真是越来越复杂了。”徐云微微一笑:“能不能拿下这项目就看唐九的运气了,如果说唐九这次拿不下来这个项目,强子,你晚上就跟我去一趟冯国庆家。”

    强子哎一声答应,然后才怔了一下:“哥,你去书记家干嘛去?又要去弄他点把柄?”

    “若是唐九拿不下这个项目,那就是他冯国庆狠狠在我脸上打了一巴掌,你说我要不要还?”徐云挑了下眉毛对强子道。

    强子语气坚定道:“要!当然要!别说他就是一个小市委书记,他就算是省部级的大官儿,只要哥你说句话,我强子上刀山下油锅都给你把他给办了!”

    徐云挥手示意他安奈住情绪:“行了,你也别在这里表忠心了,我也不会让你去杀人放火作奸犯科。乖乖等着吧,我估计这项目一时半会定夺不下来,若是他们一大早出来,恐怕这事儿就流产了,反而越是在里面商议的时间久了,这事儿就越有可能尽早的拍板定下来。”

    “嗯嗯,云哥,我也是这么觉得。”强子根本就没听懂徐云在说啥,但反正他知道,云哥说什么都有道理,他只要听着就好。

    时间很慢的又过去两个小时,会展心会议厅里的人依然没有出来的意思,徐云知道这事儿今天肯定是要拍板了,他也终于等的耐不住心了,给强子要了根烟点上。

    让徐云没有想到的是,他就这么在外面足足等了个小时,从早上十点来到这里,一直到下午五点,他才看到那会展心会议室的门终于被推开了!

    很快,唐氏集团的团队就面带笑容的从会议室里走了出来,唐九一直在压抑着心的兴奋,她要保持端庄矜持,毕竟她的形象代表了唐氏集团,若不是因为她是这个破总裁,她早就兴奋的脱掉高跟鞋,直接跑过来给徐云一个大大的拥抱了。

    和唐九比起来,另外一拨人出来时气氛就要阴沉多了,一群人围绕在间的青年大约十出头,虽然天气已经足够凉了,他依然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手腕上带着一串颗粒巨大饱满的虎眼石佛珠,眼神透着一股阴狠的凶残之息。

    虽然这青年的脸上没有写字,但徐云的第六感却告诉他,现在他看到的这个人,便是那个范天龙,没有原因,就是直觉。

    唐九这时候已经走到了徐云的面前,她忍着笑对徐云道:“我们赢了。”

    “只有你们两个公司竞争?”徐云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他的目光和那青年男子瞪过来的目光撞在了一起,那瞬间,寒意四起。

    唐九点点头:“对,另外一家是义江市辉煌建筑集团有限公司,老板叫范天龙,我真怀疑今天早上派人堵我们的人就是他。”

    徐云微微一笑,对唐九道:“你不用怀疑了,我已经可以肯定是他做的了。”说话的时候,徐云的眼神也一直没有离开范天龙的目光。

    范天龙远远的盯着站在唐九身边的徐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那个人较劲,但他现在就是不想先撤离自己的目光,他要瞪到对方先不敢看他才行!

    然而范天龙这次恐怕是碰上对手了,徐云压根就没想过要躲避范天龙的目光,徐云也没什么好回避的,因为徐云很清楚,他们之间的冲突这才开始,如果这时候就让对方气势上占据了优势,还不知道他会不会飘飘然到天上去呢。

    这里是河东,徐云也很清楚,在他的地盘上,他是不准许自己输给任何人的。任何的一个细节上,他都不会示弱。

    就好像刚才徐云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项目唐九没有拿到,那他晚上一定会去找冯国庆,逼他施压换人,徐云相信自己有的是手段让冯国庆乖乖按照他的意思做。

    庆幸的是,这个结果让他非常的满意,这样一来他晚上就不用去找冯国庆“谈心”了,而可以好好的跟大家一起在药膳大酒店里搞一场盛大的庆功宴了。

    这时候南城虎早就带兄弟们去大酒店了,他们也不会认为这竞标的事情会搞到那么晚。阮清霜知道了南城虎的来意之后,马上就让吕怡去计算人数安排合适的大厅,而且让梁山马上通知厨房准备庆功宴。

    当徐云和唐九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秦忠明也在会议室走了出来,他看到徐云之后,马上对徐云招手,看样子他完全没想到徐云会在场。

    徐云让唐九先上车,然后就走了过去:“秦叔,晚上到酒店来吧,我们搞了一个庆功宴,人挺多也挺热闹的。过来跟我们一起热闹热闹吧。”

    “我晚上恐怕没时间,我要加班,尽快促成这个项目合同。”秦忠明脸上都笑开了花:“今天这事儿还真是好惊险啊,我没有想到冯国庆竟然暗渡陈仓,早就想把这个项目交给义江市的一个辉煌建筑集团有限公司的范总。但那个辉煌建筑集团有限公司论资质、论想法、论管理层人才跟唐氏集团都差了不只是一个等级。所以我坚持选择唐氏集团,当然,这不是因为你的关系,完全是因为唐氏集团的项目想法和实力。”

    徐云听到这里也就想明白了为何会这么久的原因了。

    秦忠明无奈的笑了笑:“可是所有的人应该都得到冯国庆的指示,都认为辉煌建筑集团更好。我一个人也说不过他们,所以我干脆直接把这事儿就给跨级上报到了省里去。省里有我一个老领导,他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然后……呵呵,你也知道政府的事情是要开会解决的,所以就耽误了这么久。”

    “这件事情上,结果要远远比过程重要的多。”徐云道:“秦叔,真的谢谢你了。”

    “谢我?哈哈哈,我应该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给河东市带来这么好的项目!”秦忠明长舒一口气:“这个项目将会给河东市带来百分之二十以上的经济增长,还能促进就业问题,直接能提高人均收入的水平,真的是太好了,太好了!”

    徐云微微一笑,华夏就是应该多一些这种多为老百姓想一想的好官,而不是那些只为谋取私利而向上爬的蛀虫。

    【ps:就像求支持!点击!收藏!鲜花!凸票!雄起了兄弟们!~】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