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尽心机,费尽周折,最终依然没有拿到项目的范天龙此时此刻的心情很复杂,即便是用犹如刀绞来形容也一点都不过分。他无法相信的是自己竟然输在一个女人的手里,他很清楚自己的辉煌建筑集团和唐氏集团之间是有不小差距的,但若是唐正天来,他输了也心服口服,而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在他手里把项目抢走,即便是对方是实力强大的唐氏集团,他也无法心服。

    刚刚走到车前的范天龙忍不住又回头望了一眼,正巧看到唐九身边的年轻男子径直走到秦忠明秦市长身边。这一瞬间,范天龙太阳穴瞬间紧绷。

    若不是因为这秦市长的极力反对,自己早就拿下这个项目了!这人竟然非要以工论工,硬是把他们两方竞争者的实力对比,以及项目规划的东西,直接跨过冯国庆,上报到了省里有关部门的领导。

    这是导致范天龙失去这个项目的最直接原因,范天龙为了拿到这个项目考虑了很多,他把所有力度都放在了控制竞争者前来的这一点上,而且河东市一把手冯书记又跟自己的关系那么铁,他该疏通的都疏通了,该花的钱都花了,已经十拿九稳。

    就算是范天龙见到唐氏集团的唐九能带人赶到现场,也没有怀疑过这项目是自己的囊之物!

    现在看着秦市长跟那个年轻男子谈笑风生,范天龙有一种极度强烈的报复欲在心底升起,肯定是这两个人在途给自己使绊子,不然的话自己也不会把十拿九稳的事情给搞砸了。

    “何豹,走,跟我过去打声招呼。”范天龙冷冷道,然后大步走向秦忠明跟徐云。范天龙身边一个同样的光头金项链紧跟在他的身后。

    这时候政府部门的人也要准备离开了,便有人上来招呼秦忠明,秦忠明和徐云道别之后便匆忙离开,他回去要做资料,好好把这件事情搞出个圆满的结局。

    当徐云转身也想离开的时候,便看到一行人已经走向自己,徐云原本是有充足的时间转身离开,但他选择了等一下。他相信若是他现在跟唐九上车离开,那群人一定会开车追上来。

    “啪啪啪。”范天龙一边拍着手,一边走到徐云的面前:“兄弟,挺厉害的啊,你叫什么名字。”

    徐云微微一笑:“问别人名字的时候,礼貌上也应该自报家门吧?不过,我没有跟你认识的想法,所以也无所谓。”

    “范天龙!”就在他开口报出名字的时候,身边一群手下的人已经把徐云的去路给堵住了。

    这可是公共场合,而且还是唐九拿下自己第一个项目的大好日子,动手恐怕是不太合适,徐云也只能回敬:“徐云!”

    范天龙的嘴角一弩,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好名字,好名字,一看就是能成大事的人,恭喜恭喜……”

    徐云也是嘴角微扬,脸上笑容邪气凛然:“我有什么可值得恭喜的?如果要恭喜,你还是去恭喜唐总吧,拿下这个项目的人是她,不是我。”

    范天龙突然仰头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徐云兄弟,你可真会说笑话。拿下区区一个小项目有什么值得恭喜的。真正值得恭喜的人是你,你直接利用这项目拿下了唐氏集团年轻漂亮的女总裁!哈哈哈,你说谁才是最值得我范天龙恭喜的人?”

    徐云的眼睛微微眯起:“范总,我记得我说过,我没有跟你结识的意思,所以,要恭喜也轮不到你来恭喜。大家以后也没什么交际,何必一口一个兄弟,我若不给面子,丢的可是范总你自己的脸。”

    “操!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敢跟我们龙少这么说话!”何豹闻言大怒,怎么说他们老板也是义江市的地下龙头老大,而且跟他们市委书记都是好朋友,他们哪次来河东不都是受到最高规格的款待。

    徐云看到这个何豹的第一眼,就已经可以确认高速口处为非作歹的必然是范天龙的人,因为这个何豹和那个堵住了唐九他们的光头金项链长得太像了,打扮都是一模一样,若不是因为这位脸上有道疤,徐云还真以为是一个人呢。

    范天龙一抬手,示意手下人不要冲动,并且劈头盖脸对何豹就大骂道:“有你这么跟云哥说话的吗!看不出来这河东市地下道上那点事儿都已经易主了吗!这么跟云老大说话,你也不怕没法活着出去?何豹,聪明点,别说是河东市了,云老大现在还挂上了唐氏集团的唐总,说不定以后济北市,乃至于整个江北省都是云老大的了,到时候有你哭的!”

    显然,范天龙这话不是真的教育自己的手下,而是说给徐云听的。

    徐云微微一笑:“龙少,手下的确要好好管,严加管,若不然的话,就总是会做出一些冒失的事情来。给你这当老板的惹麻烦。”

    范天龙眉头一皱,听徐云这话有话的意思。

    “有些不懂得如何管理手下的老大,总是会惹一身麻烦。”徐云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谁没教育好自己的兄弟,今天这河东市真热闹,个高速上下口都被一群披了假警服的傻子给霸占了,可惜最后还是被人家真民警给带到局子里去了。恐怕赎人真要不少一笔钱吧?”

    范天龙听完这话,脸色已经完全变色了,怪不得他安排那么多人拦路都没能拦住唐氏集团的人来到现场,搞了半天是自己的人都栽了!

    何豹目露凶光,狠狠瞪向徐云:“你什么意思!?”

    徐云瞅了他一眼,淡定道:“看你这面相,恐怕是有孪生兄弟吧?”说完,徐云丝毫都不理会范天龙一伙人的惊讶目光,径直的在人群离开。

    原本都已经看的着急了的强子刚要吹哨子喊人,见徐云出来也瞬间放下了心。同样紧张的还有唐九,但她除了紧张,什么都无法为徐云去分担。

    “九妹,既然事情进行的这么顺利,那咱们就不如直接回去吧?”唐少峰可不想在这河东多待一分钟。

    唐九看了他一眼:“我强调过很多次,工作时间,叫我唐总。还有,我已经定下了今天晚上要在河东市药膳大酒店开庆功宴,我不是一个说话不算话的人。不过,你若执意要走,那我也不拦你。”

    一听这话,唐逸飞也凑了上来,虽然他平日跟唐少峰并不和,但这种时候,他宁愿跟唐少峰回济北,也不愿意留在这里遭嫌弃:“少峰,你若要回去的话,我跟你一起回去,我回去也有些事情要办。”

    唐少峰刚吃了唐九的堵,心不爽,撇了唐逸飞一眼:“不好意思了二哥,我现在又不想回去了,你若回去的话,自己想办法吧。”

    “老……你!”唐逸飞恨的咬牙切齿,早知道这王八蛋这样,他就自己开车来了,也不用受这档子鸟气!

    倒也不是唐少峰不想走了,只是他刚被唐九堵了一句之后,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今天他们可以说是硬生生在辉煌建筑集团的手把人家买通下来的项目抢到手,辉煌建筑集团的老总又显然不是一个善茬,他是很有可能对他们展开打击报复的。

    所以唐少峰担心自己会被盯上,倒不是说自己开的这辆保时捷卡宴在这个年代有多稀有或者多吸引人,只是他这汽车刚改了胭脂红的夸张颜色,所以太容易惹人眼球了。

    最终,唐少峰还是决定不要走了,如果他跟唐九一起,即便是出了事儿,还有徐云给罩着,若是他自己走的话,出了事儿恐怕就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二哥,你回去有急事儿?”唐少峰想到这里,突然转身向唐逸飞问道。

    唐逸飞以为唐少峰又想通了,原本拉下的脸又笑了起来:“是啊,老,要不要我们俩今天赶回去。其实今天留在这里,咱俩也实在没什么事儿……还不如自己回去的爽,这样老,咱俩回去,你想吃什么想玩什么,二哥请你!”

    唐少峰自己本身就不缺钱,他才不会被这点小恩小惠诱惑,但他却把车钥匙掏了出来:“二哥,你若是有急事儿要走,我把车借给你。”

    唐逸飞眼前一亮,哟,老这还真够大方的!那他必须不客气啊:“够意思!谢了老,那你自己在这玩儿吧。我回去之后给你刷干净车加满油,你就放心在这里玩儿吧!”

    “咱兄弟们用得着那么客气吗?二哥慢走。”唐少峰笑的特别真诚。

    唐逸飞走到车门前,即将开门的时候,唐少峰的那个真诚的笑容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唐逸飞最终还是放弃了,显然,他绝对不相信唐少峰会对自己笑的那么真诚,这事儿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

    最终,唐逸飞也放弃了先回去,而是把车钥匙重新还给唐少峰:“老,我想了想,我还是不走了,你都这么够意思,我也不能不够意思的把你自己丢下吧?”

    “二哥,我没事儿!”唐少峰镇定道。

    唐逸飞微微一笑:“老,你心里怎么想的,我心知肚明。为了整我,你连一百多万的车都舍得搭上,够下血本的啊……”

    “二哥,我真不懂你在说什么。”唐少峰一点都没有心虚,眼神特别淡定,心里却诅咒了唐逸飞好几句。

    徐云完全不关心他们的闹剧,还是让强子开车在前面带路,把所有人领到药膳大酒店,估计晚上的庆功宴会也差不多准备好了。

    看着唐氏集团的人都离开了,范天龙的拳头捏的咔咔作响。

    “龙少,咱们现在去哪?”何豹愣了半天才问出来。

    “去哪?当然是去找关系把何虎他们给捞出来!”范天龙怒道一声:“王八蛋……一群吃干饭的废物!”

    听到是去赎自己的大哥何虎,何豹也就放心了,随便范天龙怎么骂也无所谓了。

    【ps:今日的加更送上~求各种KB道具的支持啦~不论是土豪口袋有的,还是签到抽奖抽的,都统统给我吧!拜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