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拿下,唐九的心情自然大好,车内再也没有之前的紧张气氛,唐九也时不时的会跟潘菲开开玩笑,拘束的小秘书也终于在活跃的气氛下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徐先生,幸好有你在,不然的话唐总肯定又会心情不好了。”潘菲笑着道:“我都好久没有看到唐总笑的那么开心了。”

    唐九愣了一下,疑惑道:“有吗?我很久都没有笑过了吗,我怎么不记得?菲菲,你可不要乱说话哦,说的我跟板着脸的老巫婆似的,我不一直都对你挺好的嘛,哪有跟你摆过臭脸呀。”

    潘菲笑容浅浅:“我当然知道唐总对我很好,我不是说您摆脸色,而是我觉得您很久都没这么放松的真正的开心了,平日里即便是笑,大部分都是职业性的或者是习惯性的微笑,根本不是发自内心真正的开心。”

    “唐九,我可听说人家科学家研究了,女人若是能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情,那至少能减缓十年的衰老期。”徐云掰着手指头道:“女人二十五岁之后,不论是皮肤还是什么都开始走下坡路,十就成豆腐渣。但若能保持良好的心情,这至少能延缓到四十岁!”

    唐九狠狠瞪了徐云一眼:“我还没到豆腐渣的年龄吧?还有,凭什么你们男人十就一枝花啊?我呸!狗尾巴花吧!”

    “甭管男人是什么花,总之那也是花儿,但豆腐渣再怎么香,那也是豆腐渣了。”徐云耸耸肩膀:“小心嫁不出去。”

    “你少在我面前危言耸听,凭什么就豆腐渣了,我还听人家说了呢,女人十岁的时候就是盛开的牡丹,那叫成熟,什么都稳定了,什么都经历了,是最有魅力的时候。”唐九白眼道:“那时候我们女人既有年轻漂亮的美貌,又有成熟稳健的心智,哼,知道什么叫香饽饽吧?”

    徐云毫不客气的打击啊:“香饽饽?那都是大龄剩女恨嫁女给自己找的借口,给十岁找个台阶下。若是女人十真那么好,怎么还会有那么多成功男人去跟招惹那些年轻姑娘?”

    唐九真想给徐云使劲掰掰:“我说你是不是不打击我就不舒服呐?明知道我现在忙事业肯定会耽误到十岁以后,你就跟我这里吹西北风,故意烦我是吧?”

    潘菲已经彻底放开了,见到徐云和唐九一对年轻人这样,完全当作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了,以为是小情侣斗嘴呢:“唐总,您这都听不出来吗,徐先生是让你害怕以为自己嫁不出去,然后他就可以趁机入手里。”

    “潘秘书,你这话可不能乱说,不然你们唐总若是因为这句话真错过了自己的缘分,万一真把自己砸手里了,那我岂不是罪大恶极了。”徐云笑着道,他发誓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点其他的意思都没有。

    俗话说得好,落花有情流水无意,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徐云一番毫无任何意义的话,却隐约透着他不可能和唐九发生什么故事的意思。

    唐九原本还挺不错的心情瞬间也就崩了:“徐云,你什么意思啊?本小姐告诉你,我是不可能砸在手里的!追本小姐的人多了去了,你别拿我跟那些恨嫁女相比较。”

    “那是当然了,堂堂唐氏集团的唐总,怎么可能会没有人追呢。”徐云对这话一点都没有反驳的意思:“不过你可要擦亮眼睛,现在欺骗感情的骗子特别多,那种人特别可恨你知道吗……”

    “对!就是特别可恨!!”唐九突然提高声音,顺势瞪了徐云一眼。

    徐云这话说到一半就噎住了,他可不是欺骗感情的骗子,怎么唐九那表情,分明就是再骂自己是骗子。

    刚才还觉得气氛特别轻松的潘菲又紧张了起来,她吐了吐舌头急忙转过头,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说错了话,怎么唐总刚才还好好的,突然一下子就不开心了。

    这跟老总身边做事也挺不容易的,潘菲深有感触啊,显然唐九已经算是一个脾气够温和的女老总了,至少不会动不动就发脾气,但即便是这样,她都有时候都觉得提心吊胆的。

    这转眼的功夫,汽车就驶入了药膳大酒店的大院,作为老板的司机当然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去找车位,直接把车开上坡道停在大酒店大厅门口。

    唐九没等司机或者秘书前来开门,便直接自己开门下车。放学之后就一直在门口等她的果果瞬间就飞扑了上来!

    “小九姐姐,想没想我!”果果嘴巴甜,就数她最会说话:“果果可是非常非常的想你了!”

    “想啊,我也非常非常想你!”唐九轻轻捏了捏果果的小脸蛋,然后就跟阮清霜他们打招呼道:“霜姐,仇妍,今天真是麻烦你们了。”

    “麻烦也是应该的!你可是我们家自己人,跟姐姐还这么客气。”阮清霜说话特别贴心:“我听吕峰他们跟我说要搞庆功宴,我觉得直接改家庭聚会更贴切。”

    唐九听了这话特别感动,阮清霜和果果他们是真心把自己当作家人看待的,她当然感觉的出来。

    “唐九,恭喜你。”仇妍微微一笑,连这么个重来都不苟一笑的人都笑了,唐九这面子还真够不小的,当然,这话是南城虎以及他们的小弟们内心说的。

    这时候徐云和秘书潘菲也都下车了,由于唐九发话庆功宴让所有今天一早帮忙的人都来,所以南城虎带来的小兄弟就到处都是,看的潘菲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见到徐云一下车,南城虎带头打招呼一喊云哥,那紧跟着就密密麻麻的声音响起,都是云哥云哥的叫着。

    就这场面,彻底是把唐逸飞跟唐少峰吓傻了。他们俩一直觉得,凭借着自己的家庭地位,凭借着自己的钱包实力,在济北市混的相当不错。但今日一见,彻底被他们眼里认为的小城市黑老大徐云给惊到了,这哪是什么黑老大,简直都可以做土皇帝了,威信也太高了!

    “今天上午出力的兄弟们都来了吧?”徐云也没纷纷打招呼,他可不想把场面搞的跟道上兄弟们聚会似的:“若是都到场了,那就都快点听安排进去,别堵门了,咱们这还开门做生意呢,别吓着其他的客人。”

    云哥发话了,所有人都开始听从霜姐的安排,直接去一楼的宴会大厅坐。药膳大酒店的宴会厅可真不小,至少能摆的下二十个桌子!

    阮清霜计算过了,南城虎和所有的小弟们最多十五桌,而徐云他们自己人和唐氏集团的人,桌绰绰有余,所以十八张桌子能坐的特别宽裕。

    但碍于唐九的身份,阮清霜还是留了单间,看到唐九也要去大厅,阮清霜急忙喊住她:“唐九,咱们去单间坐吧。还有你们公司的人,都一起去单间。”

    “那可不行啊。”唐九一口否决:“霜姐,我今天的庆功宴是次要的,就像你说的,家庭聚会。家庭聚会的同时,我必须要感谢今天早上帮了我那么大忙的那些朋友们。”

    “不用啦,那都是徐云他们的小兄弟,那些事儿你就别操心了。”阮清霜笑着道。

    但唐九却特别执着:“霜姐,要是这样的话,我总觉得我特别特殊,一点都不像是自己家里的人。你们还是不把我当作你们的一份子……”

    果果笑嘻嘻的安慰道:“小九姐姐,妈妈不是那个意思,她是怕那些家伙们说话太吵,而且一但喝酒抽烟之后,会弄得大厅乌烟瘴气,怕你不习惯。”

    “习惯是可以改的,我会适应的!”唐九坚持道。

    既然她都这样了,阮清霜也实在没办法,只能把目光投到徐云身上,看来这事情还是要徐云来安排了。

    “霜姐,唐九喜欢去哪,我们就去哪。今天她开心,一切都听她的。”徐云到觉得无所谓,反正他是真没把唐九当外人,若是当外人,他也不会这么全力出手帮她了。

    唐九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虽然徐云有些时候特别讨厌人,但真正了解她的人还真的就只有徐云了。果果兴高采烈的拉着唐九进入大厅。

    看到原本是要进单间雅座的徐云和阮清霜都进宴会厅来了,在南城虎的带领下,宴会厅里将近一百五十号人全部都站了起来。

    “都坐吧,空间那么大,肯定坐的开。”阮清霜都在不知不觉适应了这种气氛,但是大姐大和客人们不坐,他们当然是规规矩矩的不会落下屁股,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尊重。阮清霜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尊重,就是因为她从来都不会把他们这些做小弟的看低,对待他们都很好,都像自家人一样关心。

    徐云心里也不知道为何冒出那么几个字:以德服人。

    南城虎已经把宴会厅间的个桌子让了出来,并且帮着招呼客人入座。唐逸飞和唐少峰是相当不喜欢坐在这大厅,他们两人和位项目经理坐在一桌,有助手能帮着端茶倒水,到也不用他们忙。开车的司机和个保镖坐在一桌,也都互相挺熟悉。

    唐九当然是要和徐云阮清霜以及果果他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强子和南城虎来作陪,还留了一个位置给秦婉儿。之前阮清霜打过电话,但秦婉儿说临时要处理一件事情,不知道几点回,就让他们不用等她了。

    【ps:小仙依然保持更新势头,兄弟们继续保持点击热情吧,好多兄弟大呼爆更真过瘾,好吧,那下周一咱们再玩一次。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周一爆更,很简单啊,周末在家里狂码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