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唐九又代表唐氏集团敬了第二个酒,同样的一饮而尽,所有人都是拍手叫好,没有一个人不佩服唐九这好酒量的。阮清霜可不知道唐九的酒量,好几次都想试图制止,但又不好意思开口。

    徐云看出了阮清霜的担心,悄悄告诉她不用担心,这十八度的酒,这是二两半容量的杯子,恐怕唐九至少喝十二杯没什么问题。既然她高兴,那就别扫她的兴了。大不了喝多,反正今天她也用不着赶回济北。

    酒过巡,唐九也算是连敬了杯,这面儿是给足了,有些不胜酒力的兄弟跟了杯之后都有些上头了,酒这玩意,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千杯不醉,一般能有一斤以上酒量的就算很不错了,大部分、八两就上头了。

    绝对海量的唐九可不打算就此打住,直接跟强子和南城虎端杯子了,更主要的是,人家唐九非常注重细节,她没有说个人一起敬酒,而是分开一个一个单挑,单独敬!看的出来,人工河的项目在唐九心里非常的重要,所以她才会如此感激所有帮助过她的人。

    而对她帮助最大的徐云,就不是敬酒能表达的了,所以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给徐云敬酒。

    “唐总,你可真是海量。”强子都有些怵头了,最开始的杯他都跟着喝了,现在唐九又来了个一饮而尽,他怎么说也不能不喝,干!

    这时候,唐九的酒量算是真把桌上的人给惊了,南城虎纷纷一阵唏嘘,若是单挑拼酒,他们没一个敢跟唐九这么玩儿的。怪不得人们都说,一旦女人能喝酒,那真是一般男人都比不上的。

    “快吃点菜吧。”阮清霜一边说,一边让果果帮着唐九夹菜,果果相当懂事儿,又是虾仁又是小脆骨的给唐九夹着,还一本正经的劝唐九少喝点。

    但唐九的表现却异常清醒,若是不知道的人看到,肯定不相信她是四杯酒进肚的人了。

    徐云一开始还挺紧张,不想让唐九这么喝下去,但到如今,他倒是觉得无所谓了,只要唐九想喝,恐怕是谁都阻止不了的,那就喝吧,把今天的兴奋劲儿使出来。

    唐九一边应着阮清霜吃了一口菜,但随即就紧跟着端起酒杯从吕峰开始:“再多的客气话我也不说了,未来在河东的项目,还希望你们多多照顾。”

    “唐总,这话你就外了,有事儿一句话!”吕峰性格豪爽的很。

    “你若这么说,还真有一件事情可能要麻烦你们。”唐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项目开始之前要整治河道……”

    “唐总,你不用说了!”吕峰听的心里一乐:“您肯定是觉得这活儿太小又麻烦,所以想找人承包?”

    唐九点点头:“是啊,我的确想找人承包下来,因为前期我们要做项目的具体设计,所以不想被河道施工的事情耽误了时间。”

    单洪宁哈哈笑道:“唐总,这事儿就算你不提,我们都会找云哥帮我们向您申请活儿那。”

    孔忠拍拍胸脯:“这河道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唐总,您放心,若是活做的不漂亮,我们分不取!”

    唐九瞪大眼睛看了眼徐云,徐云知道她心的疑惑:“难道就准许你们唐氏集团搞建筑方面的生意,我们就不能做了?他们有施工队,放心,正规的,虽然只有级资质,但处理一个河道的问题肯定小意思。再说了,孔忠之前是搞河沙生意的,手底下有的是人能来清理河底淤泥,就像他们说的,做不好你不用付钱。”

    “那就太好了,那你们开个价吧。”唐九做起事儿来比男人还豪爽:“这活能有你们做,我就更放心了!”

    “来,唐总,提钱就外了,你给我这活儿是看得起我!”吕峰端起酒杯回应:“我敬你,敬你让我给兄弟们又找了个能吃饭的活儿!”

    大家都是痛快人,所以很快就熟悉了起来,唐九初步做了个小预算,整治河道的费用的确也不少,所以她做出决定,尽早跟吕峰签订个合同,因为公司要走账,先付给他百万的预付款,等清理了河道之后再付百分之十,等把所有问题解决,就全部结账。

    这既能喝酒吃饭交朋友,还能有生意做,南城虎的脸都笑开了花儿。

    唐九分别敬了南城虎杯酒之后,竟然开始向每一桌的兄弟敬酒,虽然从这时候开始,唐九毎一桌都是喝半杯酒一起敬过,但是有十五桌啊,一圈下来也、八杯呢。加上之前她已经喝了不少,所以大家都特别理解,别说喝半杯了,人家唐总能点一下,都是这群兄弟们莫大的荣幸。

    这一大圈喝完,唐九也终于有了几分醉意,她说要去下洗手间,便自己一个人起身离开,潘菲见状马上起身跟了上去,但却被徐云拦了下来。

    “潘秘书,你去吃你的,唐九的事儿就交给我吧。”徐云起身道,这时候他有必要提醒唐九一下了,再喝可就真的会伤坏身体了。

    阮清霜也挺着急的,催着徐云赶紧去看看,别让唐九出了什么事儿。

    果果小大人似的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桃花运多了可就是桃花劫了哟……”

    阮清霜夹起一块蝶鱼头放到果果盘:“那么多好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巴吗?大人的事情你就别跟着操心了,抓紧时间吃饭,吃完了我带你上楼写作业去。”

    “哎呀,今天是庆功宴嘛,这么高兴的日子,是不是不用写作业了?”果果嘟起嘴巴。

    不用仇妍开口,阮清霜就直接发话了:“当然不行!每天完成作业是必须要做好的事情,如果连这点小事儿都做不好,果果以后就不会成为一个有出息的人昂。”

    “好了啦,好了啦,人家知道了。”果果吐了下舌头,看来要放慢自己吃饭的速度,才能多在下面玩一会儿,没办法,谁让她就是那么喜欢热闹呢。

    ……

    唐九在洗手间用冷水洗了下脸,今天的确喝的不少,都能感觉到脸颊发烫了。冷水让唐九清醒了很多,她径直走出大酒店门口,看着灯火通明的东郊处,神情有些忧郁。

    “把脸和手都擦一下,不然的话吹风会让皮肤干燥。”徐云拿着纸巾走到唐九面前,把纸巾递给她。

    唐九接过纸巾,淡淡的笑了笑:“谢谢。”

    徐云看向唐九所看的方向:“是不是特别想念唐叔叔了。”

    唐九笑而不语,直到轻轻把脸上和手上的所有水渍都擦拭干净之后,她才淡淡开口:“是啊。我若是说了你可别笑话我,我从小就几乎没怎么离开过我爸,就算是上大学的时候,因为我是在济北大学上学,也是每天都会回家的。所以,我长这么大,真的没离开过我爸这么久。我记得上次我离开我爸,还是自己跑到河东的那次,就是晚上跟你喝多了的那次,呵呵……”

    “那你多幸福。”徐云淡淡道:“其实今天我想过把唐叔接过来,但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你亲自去做比较好。但你一直都没有提出来,我想,你肯定有你自己的理由。”

    唐九毫不避讳的点点头:“其实我真的迫不及待的想见到我爸,之前我特别想把他接过来,跟我一起庆功。但是后来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我害怕,我害怕我会流泪,我不希望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流泪。但我可以肯定,如果爸爸在我身边,我今天晚上肯定控制不住。”

    徐云理解的笑了笑:“作为一个集团的女总裁,当然不能再做哭鼻子的黄毛丫头了。好了,明天你就能见到唐叔了,现在就算是望眼欲穿也见不到啊。”

    “我一会儿就想去。”唐九道:“我晚上就想去爸爸那里,徐云,你让人安排我的人都住下,我想去爸爸家……”

    对于父女之间的感情,徐云当然理解,他也没多想:“好吧,我安排人去送我们。但你要先跟我保证不再喝了,我可不想让你爸看见个女醉汉,这也太有损我的水平了。”

    “切,我就算再来几杯都没关系。”唐九不以为然。

    “你先说你答应不答应吧,若是还要喝,那我不负责,你自己想办法去,也别跟唐叔说在我这里喝的。”徐云一口咬定。

    唐九急忙答应:“我保证从现在开始滴酒不沾,好不好?你现在可真是够大妈的,喝太平洋的水长大的吗?管那么宽……”

    唐九话还没说完,十几辆汽车就一辆接一辆的鱼贯而入大酒店的院子,几束大灯照的两人都有些睁不开眼睛。徐云愣了一下,这个点儿了不可能是来吃饭的,难道是住宿的?可今天空余的房间恐怕都要安排给唐氏集团的人,估计是没那么多空余客房了吧。

    眼瞅着里面一辆宝马60Li霸道的停下,还有人出来给开门,估计这是来头不小的大老板,怎么都这个点儿了才找酒店,这种大老板若是住宿,基本都是有秘书提前预定的吧?

    突然,月光下两个光头的反光让徐云眼前一亮,哎呦,莫非这是踢场子来了?

    【ps:难道一定要我跪求,你们才肯注册个帐号顶那么一下下吗?现在不注册登录连顶都不能顶了,然后顶的人就狂少那么多,难道你们真的那么忙吗?连注册个帐号的时间都没有吗?真心寒!免费看书都不舍得顶那么一下……唉……说什么好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