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那俩反光的脑门下都带着金项链,其一位还胳膊上打着石膏半挂在胸前,一瞅就是被徐云给揍的差点半残的何虎,而另外一个光头则是一直跟在范天龙身边的兄弟何豹。

    终于,范天龙在系的豪华宝马车上下来了,习惯性的整理了一下衣领,把自己搞的跟个斯人一样。不得不说他这长相,除了眼神愤怒的时候挺冷悍,若是微笑的表情,还让人觉得挺斯的,若是再戴一副眼镜,正跟搞学究的宅男差不多,只是他这穿着打扮的品味要高很多,全身上下不是阿玛尼就是古奇,都是名牌。

    唐九见到范天龙之后,就知道来者不善,她皱了皱眉头:“徐云,他肯定不甘心项目落到我手里。现在心里指不定揣着什么坏主意呢。”

    “他揣再多主意,已经拍板的事情也不可能改变,随他去吧。”徐云毫不在意,唐九能把这项目拿到手,给秦忠明一个完美的设计方案,这就是大家共赢的结果。

    若是谁想要破坏这个结果,徐云肯定是一百个不答应,不论是谁,若是还敢打什么鬼主意,徐云都会奉陪到底。怎么说这项目也是在河东市的项目,在他的脚底下,想要跟他争,那还真就是太岁头上动土了。

    “你看他带那么多人,我担心他会不会……”唐九看到那么多辆车,心里还是忍不住犯嘀咕。

    范天龙带的人是真不少,所有的加起来大约有一百多号,其大部分人都是早上就被南城虎的人分批狠揍过的。原本这些家伙全部都给抓到派出所了,因为范天龙找过冯国庆帮忙施压,所以他赎人的过程倒是并不复杂,就是花点冤枉钱。

    徐云嘴角露出个邪异横升的上扬角度,冷笑着说:“担心他会踢场?难道我那群在宴会厅里吃饭喝酒的兄弟都是饭桶吗?他们的人既然都来了,我们总不能做缩头乌龟吧。”

    几个见状不妙的保安纷纷上前质问,却马上被范天龙的人给制服。

    见状不妙的单佳豪骂骂咧咧的就往后退来,毕竟对方人多势众,他也怕徐云吃亏:“云哥,你先……”

    “你进去跟你哥他们把情况说一声,还有,让他们慢慢喝,不着急出来,我还有话要跟这人说呢。”徐云的淡定再一次把年少的单佳豪崇拜的五体投地,徐云是他见过最霸气的男人!

    单佳豪转身就去通报了,虽然云哥这么说,那他也不想让云哥一个人面对危险,还是兄弟们多了好!

    范天龙大步流星走向前,身后何虎何豹两兄弟紧随其后,再往后所有车内下来的小弟全部都跟了上来,还有几个人负责把大酒店的院口大门给拦住,不准其他任何人进出。他们的立场已经表现的非常清楚了,就是要挑场子。

    唐九自从接管唐家之后也的确面对过不少困难,但还真没面对过这种事情,显然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心里充满的只有担心。

    “哎呦,这么巧?”范天龙走到两人面前,微微一笑:“这不是云老大跟唐总吗?啧啧啧,唐总啊唐总,不是我这人多事儿,其实这女孩子吧,一定要矜持,你知道什么叫矜持吗?矜持就是不能那么早便跟男人上床,你这样就不矜持,云老大无非刚帮你一个忙,你就陪他来开房,这也太交际花了呀。”

    这个范天龙是明明知道怎么回事儿,却装的一无所知,故意说这种话恶心唐九。

    “嘿嘿嘿,唐总,若是您早说谁能帮你拿下这项目就陪谁,那我肯定为了美人心也不在这项目上冒头了,你又何必大费周章?”范天龙的笑声特别贱。

    唐九怒目斥诉道:“小子你嘴贱找抽是吧,希望你注意自己的言行!”

    范天龙却丝毫不为所动:“哟,不至于这么大发雷霆吧,难道是我触动了唐总的痛处了?唐总,咱们毕竟都认识了,就当是朋友一场,我这个人喜欢开玩笑,如果你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那也希望您别往心里去,别介意哈哈。”

    “不好意思,我们充其量就是竞争对手的关系,跟你说的‘朋友一场’差的太多了,范总,我们根本算不上朋友,所以我也希望你说话放尊重一点!”唐九已经没有耐心跟他继续说下去。

    范天龙得意的笑了笑:“看来女孩还是不敢承认,害羞啊,是不是云老大?”

    徐云对范天龙对自己的这个称呼听着还真别扭:“范总,这酒店是我的,你不可能没打听清楚就来。既然你已经有所准备,那就说说你的想法吧。”

    “爽快!”范天龙大腿一拍:“既然云老大都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那我也就不绕圈子了,这项目我要定了,我就想跟唐总要一句话,开个价,我付钱,你们退出!”

    “凭什么!不可能!”唐九一口就拒绝了,她要竞争这个项目可不是为了赚钱。

    范天龙冷冷道:“唐总,你觉得这项目能赚多少钱,尽管开口,我都给你。但你必须把项目给我。我知道唐氏集团早已经有了房屋建设的特级资质,但是我的辉煌建筑集团没有这资质,我们还是一级建筑资质。所以,我希望唐总给我条路走,把这项目让给我,我的目的跟简单,我不是为了赚钱,我就是为了明年的资质评定!”

    唐九哼了一声:“不好意思,范总,这跟我好像没有任何关系吧?”

    范天龙脸上的表情更阴冷了:“唐氏集团拥有特级资质,所以唐总应该很清楚评选特级资质的要求,这年我为了这个资质费尽心血,我满足了所有一切的条件,唯一剩下的便是近年年平均工程结算收入十五亿元以上这一点!”

    “我在强调一次,跟我没关系,跟唐氏集团也没关系。”唐九不为所动。

    范天龙有些气急败坏了:“这几年建筑行业跟前些年你们唐氏集团发展的时候没法比较,现在的工程太难争了,我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就能达到这个数字!我只要拿下这个项目,我就有拿到特级资质的资本了,唐总,你跟我抢项目无所谓,抢利益无所谓,但你若是抢了我的计划,抢了我拿下特级资质的机会,那就等于毁了我这么多年的心血!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怪不得范天龙为了这个项目会不择手段,原来他想的那么远,他要的不仅仅是这个项目的利益,而是他未来公司发展的利益。特级资质对一个建筑集团来说,就是一张万能通行证,意味着全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项目都能去竞争了,这可不是简单的一点利益就能换取的。

    听到这里,徐云和唐九还真有些替范天龙感到惋惜,这也是人家多年的追求,一下没有了,恼羞成怒也可以理解。但耍手段这种事情就有些过分了。

    紧跟着,范天龙的话让徐云和唐九的同情心在瞬间烟消云散。

    “你们知道啊,注册资金的事情可以想办法找关系搞定,经理和工程师的资质证书都可以去做假的,只要肯花钱打通关系,就不会有人真正的查你,很多很多的东西都可以作假蒙混过关。但唯一这工程结算无法作假,这钱都是很清楚的账目。”范天龙说到这里的时候,简直是咬牙切齿。

    唐九听完是相当震撼:“你的意思是说,其他的资格你都已经花钱买通了关系,都能搞定。所以你特别缺的就是这工程结算的总额度?”

    范天龙毫无羞耻愧疚之心:“没错,我唯一缺少的就是这个!我唯一缺少的就是工程结算款,我今年为了这个到处找项目,但大的项目我没权利去竞争,小的项目赚钱又不多,终于摊上这人工河的工程,唐总,您又来跟我抢夺这牙签粗的肉,你唐氏那么大的公司,不至于跟我抢吧?”

    “或许之前时不至于,但现在听一听,你什么都做假,就算有了特级资质,那你一样没有能力承担大项目的各种风险和困难,那你手里出来的便肯定是豆腐渣工程!”唐九哼了一声:“如果是这样,我就更不会让给你,我绝对不会让你拿到特级资质去做危害社会的事情!”

    唐九这正义感和使命感一爆发,还真挺有模有样呢,徐云欣赏的就是她这种真性情!

    听到唐九这话,范天龙脸色一变:“唐总,你若是这么说,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今天你若不放弃这个项目,我的人就烧了这酒店!而且以后你走到哪,我的人就跟到哪儿,我让你知道什么叫魔鬼缠身!”

    这么直白露骨的威胁,在范天龙的嘴里说出来,却显得平白无奇,看来这家伙没少威胁了别人。

    “你无耻!”唐九的谩骂对一个把流氓当作个性的混蛋来说,根本就是挠痒痒。

    但徐云却有了兴趣:“范总,哦不,龙少,你刚才说要烧我的酒店?”徐云脸上的笑容显得特别亲切可人:“我没有听错吧?”

    范天龙瞪起阴狠的小眼:“怎么?你以为我不敢?”

    徐云急忙摆摆手:“没有没有,我当然相信你敢啊,但是,我就怕我手下的兄弟们不乐意呀。”

    【ps:哥哥们,求顶求收藏,求注册帐号正儿八经的看书嘛~~想看第一时间的更新,那必须是要把书加入个人书架的,不然是看不到第一时间更新的,所以,看不到第一时间更新的亲,也别加了我Q就质问,因为那不是我的原因。更新时间不再强调了,一直看的兄弟们都知道,嘿嘿~别忘了顺手一顶~~】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