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徐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心有灵犀的兄弟们就在强子和南城虎的带领下在酒店内蜂拥而出,一个个都是横眉怒瞪,脚下生风,短短的一分钟之内,宴会厅里接近一百五十号兄弟全部都走了出来,手里都拿着酒瓶之类临时性的家伙做武器,很快将范天龙的人包围起来。

    见到对方的人气势那么强烈,范天龙那几个压制着药膳大酒店保安的小弟,不得不迫于压力而松手放人。一瞬间,气焰嚣张的范天龙就如同被徐云迎头泼了一盆冷水,瞬间熄灭了火苗。

    他们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酒店里竟然有这么多人,而且还是上午把他们暴揍过的人,不论是在心理上,还是在各方面上,他们都存在很大的压迫感,至于气势根本不用提了,完全被压制。

    “范天龙,我去你马勒戈壁!你当这是你们义江呢?在河东还这么张扬,老子看你是不想活了!”吕峰二话不说,直接大步走向前:“前些天阴老子的人是不是你派来的!”

    范天龙一时之间有些发懵,虽然见过风浪和大场面,反应上也多少有些迟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河东市传闻的南城虎之一的吕峰呀。怎么不做老大,反而却当起了别人身边的狗腿子?”

    吕峰才不吃他那一套:“滚蛋!少他妈用挑拨离间来找茬,老子不吃这一套!老子的兄弟也不吃这一套!我他妈就问你,一周之前那晚上,来河东的那批人是不是你派的!”

    “吕峰,你少往老子头上泼脏水!”范天龙哼了一声:“给你脸了吧?你以为你算老几,敢跟我这么说话?我他妈再不济也是义江的这个!”说着,范天龙竖起了食指:“而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一条狗而已!”

    没等吕峰发飙,单洪宁和孔忠就纷纷上前,两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的家伙,每人手都持着一把来福枪,直接上膛就端起对着范天龙走来。

    “范天龙,你个王八蛋犊子,敢做不敢当是吧?”单洪宁那样子甭提有多拽了,单手举着枪,直接就要往范天龙脑袋上顶,若不是范天龙退得快,早就被他顶上去了,这架势那叫一个酷,看的他亲弟弟单佳豪心潮澎湃,这小子可是很少佩服他哥,这虽然不是第一次,也是极少数的一次。

    孔忠也端着另外一支来福枪:“敢做不敢当了?那天晚上打了我们兄弟的也是这种枪!范天龙,你以为我们一直没追查这事儿是吧?告诉你,我们早就知道是你做的了,你今天来这里,就是自寻死路!”

    两人的枪都不是带来的,而是在范天龙的手下手缴获的,因为范天龙分别在河东高速路的东、南、北个出口安排了人封路,所以每一处的兄弟都带了一把震场子的枪。

    北出口在光头何虎身上的那支枪被徐云给掰弯了,所以直接当破烂丢到河里去了,这两支缴获来完好无损的,则是由单洪宁和孔忠每人拿着一支。因为他们个也都是混社会的老油条,知道对方不会那么轻易的善罢甘休,所以来酒店吃庆功宴的时候就带上了。

    就算是用不到,他们也会把这枪交给徐云处理,没有徐云的命令,他们肯定不会私自藏有枪支的,毕竟徐云一直都把他们往正路上引导,虽然兄弟们该硬的时候要硬,该狠的时候要狠,但都要做有身份的人。一旦和枪这玩意沾上关系,那可就不是正经事儿了,就算徐云同意,秦婉儿那铁面无私的女青天也肯定不会同意的。

    “你们少血口喷人!”范天龙尽量让自己身边的兄弟把自己包围起来,说实话,他可不想吃枪子:“你们信不信我报警?你们这叫危害我的身体安全罪!”

    强子笑了:“危害你的身体安全罪?有这罪吗?那叫危害人身安全罪!不懂法律就别装那有化的,少在云哥面前废话!跪下磕个头道歉!”

    范天龙毕竟是义江市一霸,平日里这种话都是他的小弟对别人说,没想到今天自己竟然沦落到这一步,早上就被很揍一顿又带去派出所的小弟们原本就没什么气势,现在被人如此狠狠打脸,更是一个个都耷拉着脑袋,半个屁都不敢放。

    “龙少……这人真惹不得……”被徐云打折了胳膊的何虎很清楚徐云的实力,那简直就是变态,他小声的在范天龙耳边嘀咕道:“要不,咱们就忍了吧?”

    忍?!难道还真让他范天龙跪下磕头?开什么玩笑,男儿膝下有黄金!大丈夫可杀不可辱。低头这种事情他范天龙活了十年就没做过,自从他家老爷子在义江市当上老大生下他之后,他就不懂得什么叫跪。

    范天龙指着单洪宁和孔忠两人道:“没有证据你们就别血口喷人!动枪是吧?好,好,我报警!咱们等警察来处理,看看到底谁他妈身上犯的事儿更干净!”

    为了不让自己受到羞辱,范天龙做的这事儿更是打伤自己人的士气,他们可是流氓,竟然在碰上麻烦的时候找警察帮忙,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尤其是那些刚在派出所被捞出来的兄弟们,更是垂头丧气了,原本是信心满满跟老大来河东市做事的,却没想到现在沦落到如此,被警察审了之后还要找警察帮忙。

    “谁要找警察?”

    终于加班结束的秦婉儿刚回来,就看到大酒店内如此混乱的一幕,刚刚跨入大门,竟然听到有人要找警察。

    见到秦婉儿回来,单洪宁和孔忠急忙就把手里的枪给放下了,这可不能乱来,若是被秦婉儿看到了可不得了,她那么认真,真敢把他们带回去审讯。

    “婉儿姐姐,你回来的太是时候了!”果果兴奋的喊道,对于她这个观点,徐云可不敢苟同,若是秦婉儿不来,他们可就能狠狠的教育教育范天龙这伙人,狠狠的打对方的脸,但秦婉儿一回来,那就肯定没指望了,她办事儿那么一板一眼的,徐云他们肯定放不开手。

    范天龙看到秦婉儿走进来的时候也愣了好一会儿,因为秦婉儿还穿着警局的衣服,显然给了范天龙以及他们的人一些震惊。

    但范天龙反应的非常快,有句话叫恶人先告状:“警官!这是家黑店!我们来这里吃饭被抢劫了,你看,他们手里还有枪,你看看他们那么多人把我的手下给打的!你可要替我们申冤啊。”

    “帮你们申冤?除非婉儿姐姐脑袋被门夹了!”果果哼了一声,仗着人多,她也不怕范天龙,脚下小碎步让阮清霜拉都拉不住,直接跑到秦婉儿面前:“这些人来砸场子呢!”

    秦婉儿翻了个白眼:“你知道什么叫砸场子?还有,别用脑袋被门夹了来形容我。”

    一看这警察和对方的关系那么亲近,范天龙就更紧张了:“好啊,原来是警匪联合,不愧是河东市最大的黑店啊!”

    秦婉儿不耐烦的瞪了范天龙一眼:“嚷嚷什么呢?什么黑店黑店的,再乱说话信不信我告你诽谤罪!”说完,她又瞪了眼徐云:“你这都招惹来的什么人呐?要砸场子是吧?那我管不着,你自己看着处理。”

    一听这话徐云就乐了,能自己处理?那肯定是往死里揍!

    “婉儿,不好意思,这麻烦是我带来的。”唐九若是不开口,恐怕秦婉儿都看不到她,因为现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秦婉儿瞪大眼睛看了半天:“怎么是你?!”

    唐九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秦婉儿简单清晰的讲述了一下,秦婉儿当场就瞪眼了,回头看向范天龙这一伙人:“原来今天大规模的拘捕事件就是你们引起的?知不知道因为你们的事儿,害的我都加班了!害的我都没办法回来参加庆功宴了!”

    “秦警官,这是他们带的枪,我们研究了,和一周之前引发的大规模斗殴的时候所用的枪一样!”单洪宁和孔忠趁机把枪交上前。

    秦婉儿看到两把那么大威力的来福枪,知道这事儿肯定大了,她二话不说就给局里打电话把事情简单陈述了一下,再次调动能来的所有警力,要展开大规模的抓捕调查!好在市警局的陈局是个公正不阿的人,没有因为要再次抓捕的人是冯书记说要放的人而手软,马上安排警力出动。

    一听对方玩儿真的,范天龙多少都有些慌神,他一使眼神儿,那意思显然就是想要冲出重围,而他的手下也纷纷起了困兽之斗的想法,谁也不想再被抓进去,因为再被抓进去就不是那么简单的民事拘留问题了。恐怕要面对刑事调查!

    看着对方升起了火药味,徐云瞅了一眼秦婉儿:“秦警官,你要抓的人恐怕是要逃,需不需要我们这些良好市民见义勇为,伸手帮你一把?”

    “你这不是废话呢吗?”秦婉儿哼一声笑着道:“我当然需要你们这些良好市民的帮助了,你知道我这个人一项最喜欢警民合力,这样才能让我们河东市的治安更稳定和谐。如果有外人想要破坏我们河东的治安,那肯定是人人有责!”

    徐云微微一笑把拳头捏的喀嚓作响:“兄弟们都听到了吧?秦警官说了,人人有责!”

    就在徐云话音落下之后,这场面瞬间就爆了,一百四、五十号人直接蜂拥上前,凭借着强横的士气,硬是把范天龙一百多号人打的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那酒瓶横飞,到处都是惨叫声,也不知道多少人脑袋开了花。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