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徐云对秦婉儿的这次决定还是挺诧异的,毕竟秦婉儿做事一直都特别有原则性。这次她竟然能容忍众人在他面前堂而皇之的群殴,若是放在以前,这绝对是天方夜谭。

    “秦婉儿,这次怎么那么给面子?”下面打的乱作一团,徐云则是站酒店门厅处谈笑风生,看到范天龙被强子和单洪宁围堵在地上猛踩猛踹的画面,还真是忍不住心里想偷乐。

    秦婉儿瞪了那群抱头鼠窜却冲不出包围圈的流氓们一眼,冷笑一声:“若是项目被这些没有实力的公司拿走,那河东市多的根本不是一个好项目,而是多一处豆腐渣工程罢了。到时候若在出点什么事情,恐怕第一个倒霉的就是负责项目的领导。”

    徐云这才理解了秦婉儿为何放弃原则,负责人工河项目的领导不是别人,是她秦婉儿的父亲。她当然不能让一个人渣领导的渣滓建筑集团用卑鄙的手段得到项目,然后让她爸蒙在鼓,背上一个玩忽职守的包袱,一辈子被老百姓所唾弃。

    连徐云都能为了带给河东市一个好项目,把唐氏集团都搞来了,那秦婉儿作为国家公务人员,自然更是有义务去维护这份能带给老百姓实惠的事情。就算这样的维护多少有些让她陷入玩忽职守的旋窝,那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爱谁谁,谁让这些混蛋的嘴脸看上去就那么可恨。

    一翻暴力的洗礼之后,范天龙算是彻底在河东市吃了瘪,这将会是他人生一辈子最大最大的污点,他的面子彻彻底底的被徐云在他百十号手下兄弟面前给践踏了,这是他比挨拳头还觉得耻辱的事情。

    警察赶来之前,南城虎直接一个招呼,所有人就化作鸟兽,眨眼的功夫就跑的连个影子都没有了。而那些一天挨了两顿揍,在派出所也一天没捞着吃东西的手下更是哀鸿遍野。

    “你他妈给老子记着!老子早晚有一天会烧了你的酒店!”范天龙被警察带走的时候,用恶毒怨恨的眼神瞪向徐云,他毫不避讳的威胁着徐云:“你放心,想关住我没那么容易,只要我出来,你就随时给我等好了!”

    徐云并不在乎范天龙的威胁,他知道,往往河东或者义江这种小城市里的**头子,都有一些其他地下世界的人物给他们撑腰,他们能在一方作威作福,也是因为在和人发生更大冲突的时候,能有地下世界真正的猛人出来给他们撑腰。

    不过,连青鬼都得罪过的徐云还会怕谁?如果范天龙不思悔改,真敢再来报复他,或者敢找唐九的麻烦,那徐云才会让他彻底尝尝下地狱的滋味。

    范天龙被带走,药膳大酒店一切恢复平静,果果还是那个会脱口而出“老爸今天陪谁睡”这种问题的熊孩子,徐云还是那个被她搞到石化的无奈干爹。

    ……

    东南亚一处无名海域上,费尽周折的青鬼终于避开了全国警方的全力通缉,现在他已身处公海,所以再也不用担心会碰到喊话威胁让他停下的华夏海警了。

    苏杭的事情捅出了大娄子,司法上的王儒平和公安里的唐华斌,以及地下世界的大人物曹南山,还有诸多像是朱老黑,沈光明还有赵翔之类的半黑半白的人物,全部都交代了关于青鬼犯下的恶事。一瞬间,似乎所有的人都把矛头指向了青鬼。

    湖畔风光别墅区的特大案件和秦会所的特大案件,最后也都扣在了青鬼的头上。显然是有人在幕后操作这一切,不然的话徐云不会解脱的那么干净,青鬼也不会受到这么大的冤屈。

    青鬼可以承认自己是个恶人,但他绝对不会傻到做出把自己的人也都赶尽杀绝的地步。虽然傻子都知道这事儿绝对是另有他人,但却依然都扣向了青鬼。

    终于,青鬼在苏杭是呆不下去了,处处存在的危机感让他知道他必须离开,去寻求更强有力的帮助。被四处通缉的他既不能坐飞机也不能坐船,想出境也只能靠偷偷潜伏离开。

    驶入公海之后,青鬼有种重获新生自由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很快就在他见到冷尘之后烟消云散。

    冥王,是古希腊神话通知冥界的神。冷尘能被众多地下世界的人尊称为冥王,已经毋庸置疑的显示出了他至高无上的力量。地下世界弱肉强食,一切都是以实力说话,所以冷尘是高高在上的,甚至都懒得正眼多看一下青鬼这种他眼的蝼蚁。

    至于青鬼在苏杭溃败的事情,冷尘一点都不感兴趣,冷尘唯一感兴趣的便是他派去的那个人。

    说明情况的青鬼在冥王岛上的别墅外等了整整两天两夜,然而最终见他的人,依然不是冷尘本人。

    素有鬼医之称的彭君德,第一句话便是:“金枭真的已经死了?”

    青鬼不敢有什么隐瞒,便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说了个清清楚楚。当然,他并没有说他是因为女人而离开他的巢穴。

    彭君德摸了摸不久前才留起来的八字胡,摇了摇头:“青鬼,你犯下的错误是完全不可原谅的,多亏冥王没功夫搭理你,若是现在你面对的是他,恐怕你已经是尸体一具了。”

    “那我该怎么办……”青鬼很清楚彭君德的作风,他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家伙,所以绝对不会跟他开任何玩笑,尤其是这种性命上的玩笑。

    “即便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冥王对金枭到底有多么的器重,当今的燕门,能把飞刀真正使用的出神入化的,只有两人,一个是金国奕,另外一个便是金枭。金国奕已经年过六零,根本不是冥王想要的年轻血液。”彭君德说话慢条斯理,不急不缓:“而金枭虽然年事也已经不低,却遭受门规,彻底废掉了他的身体。我既然能成功把他的实力和记忆移植到之前的那个身体,就能再一次移植到一个年轻健硕合适的身体里。”

    这恐怖又可怕的医术的确是鬼医彭君德的特点,青鬼听都听的浑身毛骨悚然。

    彭君德长叹一口气:“但现在很可惜,金枭的精神已经死掉了。你等于毁掉了冥王未来手下一个拥有强大远距离攻击实力的宗师境高手。所以,你以为冥王还会原谅你吗?”

    青鬼有些惊慌:“鬼医,这件事情我必须要跟冥王解释清楚,这完全不是我的过错!是那个叫徐云的王八蛋混到我让金枭藏身的地方,所以金枭才会出事!这件事情要怪就怪徐云!根本不怪我!”

    彭君德摇摇头:“青鬼,你拜入冥王门下的时候说什么,你忘记了吗?你说过不会带来任何麻烦,所以冥王才会安排人去帮你拿下苏杭,而他也看了苏杭适合金枭去养护那具废材的身体,若不然,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入冥王麾下?”

    咯噔,青鬼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现在金枭死了,苏杭也丢了,你已经证明了你的实力和领导力都是渣一样的级别。”彭君德说话一点口德都不留:“难道你还指望你这样一个渣,还能得到冥王的眷恋吗?给你一个忠告,不要再出现在冥王岛上。你走吧。”

    青鬼的脸上已经变色,豆大的汗珠也在额头上滋滋冒出,他很清楚自己的行为已经惹到了冷尘,虽然看上去选择一走了之是最轻松的路径,但他很清楚,如果他现在迈出这个岛半步,他就必死无疑!

    因为冷尘曾经跟他说过,能平平安安在他的岛上出入的人,只有他信任的手下和实力能凌驾于他之上的人,其他人,不符合这两者的人若是踏上了冥王岛,要么选择死在岛上,要么就选择死在大海,没有第条路可以走。

    所以青鬼有种非常强烈的预感,只要他跨出这岛半步,迎接他的便是死亡的袭击!冥王手下有多少高手他虽然不知道,但他却很清楚绝对能有轻松要他性命的高手!

    他来这里是求助的,而不是送命的,若是这么死,青鬼就太不甘心了,害他这样一无所有的徐云现在还在逍遥快活,青鬼绝对不准许自己就此死掉!

    “鬼医,我求求你,我求求你让冥王再给我一次机会!”青鬼绝望都不忘恳请:“就一次机会!我以后一定再也不犯任何的错误!”

    彭君德仰头道:“人生在世,孰能无过?青鬼,你不可能再也不犯错误,所以,就别再浪费时间了。走吧,我可不是那么有耐心的人。”

    青鬼突然跪下,一把抱住彭君德的大腿:“鬼医,我求求你!看在多年朋友的份儿上,我求求你给我指一条明路!就帮我一次吧!”

    这时候,彭君德沉默了,过了许久之后,他才缓缓开口:“好,如果你能弥补你犯下的错误,那就等于为自己争取来一次机会。你若能把金国奕带到这里来,就算是将功补过。如果不能,那你就算天涯海角,冥王让你死,你也活不了。”

    “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定想办法!”青鬼已经没功夫考虑这是不是一件难于上青天的事情,便已经迫不及待的答应下来。

    “十天。你只有十天的时间。”彭君德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已经非常冷淡了:“我说了,我没有太多的耐心。你若再不滚,就别怪我拿你当试验品。”

    青鬼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逃离了这个让他毛骨悚然,没有一点安全感的地方……他知道自己已经濒临悬崖峭壁,随时都有可能万劫不复。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