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九能把话说这么开,徐云倒也放心很多,至少她现在这是没把他当外人,朋友之间若是连这点玩笑都不敢开了,那肯定就是出什么事儿了。

    徐云把唐九带到了楼上自己的房间:“随便坐吧,要说起来,你才是这酒店幕后大老板,钱都是你出的,你喜欢住哪就住哪。”

    “我就喜欢这个房间。”唐九言简意赅,说这话的时候一点都没有犹豫半分:“若是按你那么说,我喜欢住哪就住哪,那以后我每次来都住这个房间,好吗?”

    人工河的项目既然已经落入唐氏集团的口袋,那作为唐九执掌唐氏的第一个建筑项目,她肯定少不了要来河东市巡视。听唐九这意思,她每次来都要跟他一起睡?

    “是不是当老总的都喜欢这样,在外地酒店来个金屋藏娇,这叫包养呐还是叫同居啊?”徐云一副少女娇羞的神态道:“这让人家多不好意思。”

    “就你?算哪门子的娇……”唐九被徐云那故意恶心的神态搞的满头黑线:“我服了您了,您还能再自恋点吗?就算我要金屋藏娇,那也藏一花美男呀,你跟花美男能搭上半条边儿嘛。”

    徐云切了一声:“都什么年代了,早就不流行花美男了,哥怎么说也是一魅力型男吧,比花美男差?”

    唐九翻了个白眼:“那你开个价吧。”

    “别,哥是卖艺不卖身。”徐云咧嘴笑了起来,这套儿那么明显,他当然不会钻啊。

    “就你这样的,就算是卖身,又有几个不长眼的,谁买呀。”唐九哼了一声:“别臭美了,少在我面前自以为是,没事儿的时候多照照镜子,那么自恋,说出去会被人笑话的。”

    徐云算没脾气了:“唐总,您伶牙俐齿,我甘拜下风。”说着,徐云也认真了起来:“明天你还要早起去看唐叔,所以今天就早点休息。我这房间都是刚换的新床单新被罩,所以你就安心睡。”

    唐九听出了徐云的画外之音:“那你呢?你难道不准备休息吗,你还要去哪?”

    “今天我找了范天龙那么大的麻烦,那家伙是不会善罢干休的,说不定他们今天晚上就会来报复,所以我还是多提几分精神。”徐云微微一笑:“我可不想吃了暗亏,所以去楼下保安值班室待一会儿。”

    唐九没有说话,当徐云真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她却突然上前,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徐云。

    徐云愣了一下,但他毕竟是男人,背后瞬间被那两团弹性强大的温柔挤压,让徐云都有些把持不住了:“唐九……你听我说……”

    “你别说话。”唐九一口打断,她就那么抱着徐云,感受着徐云身上带给她的那种无尽安全感,徐云不在济北市的日子里,唐九的身边总是伴随着无助和困难,那一层一层的压力让她难以透过气来。

    虽然经过一次次问题的解决,唐九已经证明了她能独自承受这些压力和困境,但她再怎么说也只不过是一个二十二岁的邻家女孩。

    其他女孩这个年纪经历的都是什么?就算家境远不及唐家家境的那些人家的姑娘,在大学毕业的那年都在享受着毕业旅行,或者是轰轰烈烈的恋爱,就算没有条件出游和恋爱的,也都能找一份喜欢的工作,每天享受阳光。

    而唐九却必须在突然之间挑起唐氏集团的大梁,有很多人都羡慕她,嫉妒她,甚至是恨她能有这种家庭和这种机会,抱怨老天爷不公平,觉得凭什么唐九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就能得到唐氏集团总裁这么重要的地位!

    觉得唐九才毕业就突然拥有了一切,拥有了名气,拥有了地位,拥有了金钱,拥有了光芒和品味以及格调……所有人都认为她突然之间就拥有了一切的一切。

    但只有唐九自己明白,她拥有的不仅仅是名气、地位、金钱,拥有的也不仅仅是光芒、品味、格调……她同时还拥有了无形的巨大压力,她懂得了商场如战场的道理,当她拥有了这一切的时候,她已经被推上了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勾心斗角,各种阴谋诡计,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让唐氏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她甚至连身边自己的叔伯堂兄们都无法相信……这种感觉谁又能理解?!有多少人知道,唐九虽然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有钱,但她过的却没有他们任何一个人开心。

    她曾经也有自己的梦想,毕业以后跟闺蜜去环游世界八十天,她相信当她走遍整个世界的时候,她也会找到自己的缘分,碰到一个跟她心有灵犀的白马王子……

    唐九的童话世界在她毕业的那一天就破灭了,那一天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即将肩负起唐氏集团的重任,若是不能的话,父亲的心血将会彻底葬送在自己人的手。

    那一天,唐九开始明白,别说白马王子了,她有可能连婚姻都没有办法去自己做主,她甚至有可能直接嫁给一个连所谓感觉都没有的男人,然后就那么浑浑噩噩的在事业过完半生。

    还好,她碰到了徐云。

    唐九一直以来都觉得徐云是改变她命运的男人,但她也慢慢发觉,徐云改变的并不只是她的人生。

    唐九跟果果的关系亲如姐妹,可能是一种缘分,两人从开始的互看不顺眼,到现在的无话不谈,都是一种缘分。她在果果的口得知了很多徐云和她们的故事,徐云改变的还有果果的命运,也改变了阮清霜的命运,仇妍的命运,改变了秦婉儿的命运,甚至说是徐云的出现改变了他身边的每一个人,强子,南城虎,等等等等……

    并非唐九没有自信,而是唐九很清楚,她肯定不是这些人最优秀的女人,阮清霜她们只是唐九认识的,而还有其他唐九不认识的呢?况且,唐九比其他人还多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天娱集团佐媚烟跟徐云之间的关系。

    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唐九猜不透,但唐九却很清楚,佐媚烟那条竹叶青对男人的厌恶,甚至堪比厌恶比她更年轻漂亮的女孩,所以竹叶青能为徐云的关系而出手帮助自己,说出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我就想这么抱你一会儿。”唐九轻轻的开口,即便是有那么多的未知因素,但她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她每天的晚上依然会去想念徐云,甚至想到睡不着,有些东西一旦来了,就不是人能轻易控制住的。比如感情这个东西,感情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

    徐云没有忍心打断唐九,他知道她现在肯定是身心疲惫,毕竟一个女孩子承受的的确太多。徐云很难想象之前唐氏集团的竞标一直失败的时候,唐九的内心到底会有多么的痛苦。

    即便是这样痛苦,唐九依然会坚持着自己处理,就像唐正天说的一样,只要唐九答应了肩负起唐氏集团的兴亡,那她就绝对不会在他这个当父亲的面前说半句受苦的话,她宁愿一切都自己承担,也不会让他替她担心。

    这也是徐云为什么这次要给唐九牵线搭桥拿河东市这个项目的原因,他很清楚唐九需要什么,唐九需要帮助,需要信心,需要安全感。

    唐九安安静静的站在徐云背后,抱着徐云一言不发,似乎在徐云的身上,她能吸收到让她恢复元气的精华一般,让她贪婪的享受这种感觉。

    “如果我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终于,唐九开口了,但她还是没有松手的意思。

    “那我就被你勒死了。”徐云无奈的笑了笑:“你不会打算就这样过一夜吧?我绝对坚持的了,你可千万别坑我。”

    两人正要聊起来,房门就在一声轻敲之后被推开,阮清霜端着一碗燕窝粥走了进来。

    这一瞬间还是挺尴尬的,阮清霜也没意识到,她之前来徐云房间敲门,徐云都是会直接让她进来,所以阮清霜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到徐云房间就敲一声便直接开门。

    这次她完全没想到,房间门打开,她看到会是这样的一幕。一时间,阮清霜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唐九的第一反应便是松开徐云,她慌乱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动作恐怕更是会让人误会了吧?但是慌乱之,唐九也实在不知道自己的双手应该放在哪里。

    徐云尴尬的愣在房间里,他能说什么?应该怎么说?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开口,还是应该老老实实的闭嘴站着,任凭阮清霜一份燕窝给他劈头盖脸的扣过来。

    终于,第一个开口的还是阮清霜,她淡淡的笑了笑:“我还以为就徐云自己,所以只准备了一份。徐云,那这个就让唐九喝吧。”

    看到阮清霜脸上的笑容,唐九居然莫名其妙的心升起一股愧疚,这感觉让她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她又没做什么对不起阮清霜的事情……

    “那你们继续,我先走了。”阮清霜说完便把那份燕窝放在内门门厅处的台子上,然后迅速转身离开。这下徐云算是彻底傻眼了,唐九也不知所措的看着徐云。

    徐云知道这事儿必须解释,在房门即将关闭的刹那,徐云大步走出去:“霜姐,你听我解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