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0章 被忽略的女人

 热门推荐:
    唐九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站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自己如何是好,如果可以的话,她想说一句对不起,但这句对不起,她又不知道应该说给谁听。是徐云?还是阮清霜?

    徐云虽然追了出去,但阮清霜却已经转身跑入了她的房间,眼看着房间门关上,徐云站在门口却不知道自己即便开门进去,又能说些什么?不论是解释,还是不解释,他都已经在不经意间伤害到了他不想伤害的人。

    可这也真的不是他的错。

    当年在龙怒特战队的时候,徐云和那群兄弟们最经常抱怨的便是十天半月都见不到一个女人,而现在身边泛起一朵朵的桃花,又让徐云觉得脑袋都大了,有些时候他也想无所顾忌,随着自己的感觉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可最后他还是下不了手。

    徐云就那么在门口站了足足五分钟,果果突然开门走了出来,看到门口傻站着的徐云,果果万般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这反应让徐云更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果果,妈妈怎么样了?”徐云知道这种事情跟一个孩子解释不清楚,可这时候他不问果果,还能问谁?好在这个小妖孽在男女方面的成熟度绝非岁的年少无知。

    果果耸了耸肩,做了一个极其无可奈何的表情:“老爸,你让我说你什么才好呢。如果你跟小九姐姐有什么要温存的,那也应该去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呀,怎么那么按耐不住寂寞呢,真是让我说你什么才好呀。”

    徐云脑子里除了一团没有头绪的黑线之外,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果果这番话,这小屁孩懂什么叫温存吗,这都哪跟哪啊:“果果,我跟你讲,我和唐九绝对没什么,她就是压力太大,所以刚才……”

    “老爸,你不用跟我解释,你是男人嘛,我懂。”果果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徐云彻底败了:“我理解啦,老爸你那么优秀,得到唐九姐姐的倾心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是说真的呢,快去帮老爸解释解释。”徐云除了无语,剩下的还是无语。

    果果背起手来:“咳,老爸,在我的印象里,你可不是一个逃避责任的男人哦。这种事情还是你自己去解释比较好啦,至于我嘛,就不给你们当电灯泡了。我已经写好作业了,拜拜,我去跟唐九姐姐聊会天。”

    不管怎么样,果果至少还选择了一个,她能去找唐九聊天,至少徐云也解脱了一方面。

    最终,徐云还是鼓足了勇气走进阮清霜的房间,这时候的阮清霜已经躺在了床上。她看到徐云进来,多少还是有些惊异,因为刚才她明明让果果去转达她的意思,告诉徐云她没事儿,让他不要想太多,她只是累了。

    可现在徐云还是进来了,阮清霜真不明白果果到底有没有按照她的意思去表达。

    徐云觉得有必要解释的事情还是要解释一下:“霜姐,刚才的事情其实是……”

    “我没关系,真的。”阮清霜的脸上虽然挂着微笑,但多少还是有些牵强:“我可能有些不舒服,所以你别介意。那个,你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出去吧,唐九可能还有挺多事情要跟你说呢。”

    如果阮清霜不说自己有些不舒服,徐云还真没注意到她的脸上的确有些不对劲儿,这时候徐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直接坐到床边,在阮清霜诧异的目光用手背摸了摸她的额头,然后又放倒自己的额头上感受了一下自己的温度。

    “霜姐,你发烧了?”徐云的眉头很快皱了起来,他马上在抽屉里找到温度计:“快量一下体温。”

    阮清霜愣了一下,摇头道:“没有吧,我没事儿,我就是有些累了,不是生病的那种不舒服,不用量体温,那么麻烦。”

    “是你自己来,还是我帮你?”徐云拿着体温计,这是那种玻璃水银柱的普通温度计,必须要夹腋下分钟才能得到体温正确回馈的那种。虽然比不上现在那些高科技电子体温计,但体温回馈是非常准确的。

    阮清霜见徐云执意要这么做,也只能勉为其难的坐起身,把徐云手里的体温计接过来夹到自己的腋下:“徐云,我真没事儿,你去忙你的吧。”

    徐云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一会儿看看温度,如果真不烧我就走。”

    阮清霜没办法,只能放弃对徐云的劝阻,说实话,这时候她的确有些小小的私心,徐云会陪在她身边,让她觉得特别温暖,即便是刚才她看到了唐九抱着徐云的一幕。

    有时候阮清霜也想了,她觉得徐云给予她的已经够多了,她也真的感觉自己配不上徐云。在徐云的身边有多少优秀的姑娘,只是她知道的就有多少位了?

    先说唐九,唐九对徐云的好感虽然没说出口,但却是任何一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唐九对徐云的依赖感比任何人都要强烈。若不然,她刚才也不会做出那种事情。唐九是名门闺秀,不论是自身条件还是家庭条件都是整个江北省屈指可数的。

    再说秦婉儿,别看秦婉儿平日里什么都不说,而且还总是跟徐云抬杠,但真的是徐云不在河东的日子里,秦婉儿没少提起他来,就连吃饭的时候夹块红烧带鱼,都会说“这菜徐云肯定喜欢吃”之类的话。她嘴巴是有硬的时候,但她却也是对徐云感情最特殊的一个。

    还有仇妍,虽然果果也提起过仇妍说过自己要终生不嫁,但阮清霜却敢说徐云一定是那个让仇妍想要收回自己那番话的男人。没有女人会不想嫁人,之前仇妍那么说,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碰到能让她真正动心的男人。因为在阮清霜碰到徐云之前,她也曾经想过自己一辈子都不要嫁人,因为她接触过的男人,真的没有一个像徐云这样纯真的。

    虽然阮清霜知道,徐云有些时候也脱不开男人的本性,但那是本性,可徐云每次都能很好的控制住他的本性,他的纯真是任何男人都抵挡不住的。

    “好了,时间到了。”徐云突然开口,打断了阮清霜的思路。

    阮清霜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竟一直盯着徐云看呢,她脸上瞬间泛起一抹绯红,然后乖乖的把温度计拿出来递给徐云。

    徐云拿着还带有阮清霜体温和余香的温度计在灯光下看了一眼,喃喃自语着:“十度九……”

    呼,阮清霜松了一口气:“没事儿,这不还没到十八度吗,好了,我没事儿,你去吧。”

    “这还叫没事儿?霜姐,人体的正常温度是多少你知道吗?”徐云显得有些生气,他生气是因为阮清霜这么大的人,竟然还不知道照顾自己,这么不注意休息,她生病肯定就是因为过渡操心,休息不好:“十六度到十度之间是正常的,而你都多少了?”

    虽然徐云是生着气说的,但阮清霜却心里挺高兴的,因为这是一种变相的关心,如果徐云不关心她的话,又怎么会跟他生气呢。

    “好了,我知道错了还不成吗。”阮清霜小声带着笑意说道:“唔,这不是还没到十八度吗,过了十八度才算是度发热,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那个……那……你就别生气了。”

    别看阮清霜认错态度特别及时,但她的话里显然有些开心的成分,这是第一个因为她生病而着急的男人,而且还是徐云,所以阮清霜在情绪上的兴奋也情有可原。

    “你还能笑的出来?”徐云脑袋都大了:“十度九和十八度有什么区别?怪不得我看你这段时间精神都不是特别好,这低烧肯定有几天了吧?”

    徐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从在苏杭回来之后,阮清霜的脸上似乎就有些不对劲儿,但他一直也没顾得上,那天果果给他们准备烛光晚餐的晚上,阮清霜就有几次轻微的咳嗽,徐云原本是准备那天就让阮清霜量一下体温,但秦婉儿又喝多了惹出那档子事儿,紧跟着自己又不知道身体哪根神经出了问题昏睡两天,一觉醒来就全部心思用在了唐氏集团竞标的事情上,根本没来得及去关心过阮清霜。

    阮清霜也不吭声,不停的玩儿着自己的大拇指,苏杭回来的那天她就觉得有些不舒服,但她马上吃过了药,可后来徐云一昏迷,她就什么都顾不上了,药也忘记了吃,睡觉也没睡好,自然而然就引发了身体的持续低烧。

    突然间想明白的徐云异常懊恼,阮清霜肯定是因为在苏杭受到了惊吓,而且一度没有休息好,这些事情全部都怪自己没有处理好。现在阮清霜生病,全都是因为自己。

    “霜姐,对不起。”徐云懊恼自己很多时候都过于忽视了身边的人,其实比起其他人,他给予阮清霜的关心实在是真的微不足道。

    徐云犯了一个所有人都会犯的错误,那就是往往会忽略对身边人的关怀。他总是担心这个操心那个,却没看到在身边默默付出和关心他的阮清霜,在不知不觉病了。

    “说什么呢你,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阮清霜惊讶的张大嘴巴:“徐云,你没事儿吧?”

    【ps:感谢兄弟们这一周的强力支持!提前提醒一下,周一的时候我还是会爆发一下下,8更吧。还有,小仙章章十足千字,天地良心可见,那个说我爆发就是把章节缩短的人,你居心何在?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我去你大爷,不看书就为黑的请滚蛋!少唧唧歪歪!谁的忍耐都是有底线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