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倒了杯热水,找出感冒退烧的药让阮清霜服下,不论阮清霜说什么,他都不肯走,非要守在床边,说等她睡着才会离开。阮清霜实在拗不过,也就随便他吧。

    阮清霜还从未感受过这种被守护的感觉,想想过去,再想想她背井离乡初次来到这个陌生城市的时候,每天晚上她都睡不着觉,她担心的太多,顾忌的也太多。

    自从有了果果,她开始习惯了守护,每天能守护着果果睡着,都让她觉得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但她从未感受过这被守护的滋味,一时之间还真有些不适应,睡不着。

    “霜姐,你睁着眼睛能睡着吗?”徐云无奈的苦笑道:“你以为你是张飞呢?”

    阮清霜看着徐云,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又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去:“第一次有人看着我睡觉,我觉得特别不习惯……所以我睡不着呀。”

    徐云玩笑道:“霜姐,你不会是怕我趁你睡着了之后对你图谋不轨吧?那个,你若是害怕,就先把我双手捆起来再睡,我不介意。”

    阮清霜白了徐云一眼:“你若是想要图谋不轨,我能绑的住你吗?而且你还需要等我睡着吗,直接打晕我不就什么都解决了。”

    “那要不然,咱们就试试?”徐云摩拳擦掌,表现出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

    阮清霜还真被他这样子吓了一下,但很快她就明白过来,徐云根本不是那样子的人,所以阮清霜说出了一句让她自己都觉得挺骇人的话:“试试就试试,来呀,我看你能怎么样图谋不轨……”

    徐云完全没有想到阮清霜会是这种反应,他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如何去做了,就那么傻愣愣的举着双手,就跟一大灰狼似的,面对眼前的肥羊却突然不知道该吃不该吃了。

    “好啦,不跟你开玩笑了,我要睡觉了。”好在阮清霜自己首先没能承受住自己的玩笑,翻身赶紧闭上眼睛,生怕多跟徐云对视一会的话,两人真的会把尴尬传变成发生点什么事情。

    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种玩笑以后还是少开嘛……徐云悻悻的继续守在床边,刚才那一瞬间,他还真差点就扑下去了,这是他多次定力考验下,第一次差点绷不住,虽然只是语言上,但不得不说,徐云的确是心动了。

    如果阮清霜的目光再跟他对视超过五秒钟,他肯定就能抛掉所谓的理智了。

    呼……现在这结果,徐云到底是应该说幸运,还是不幸呢?嘴馋的时候突然有五花肉飘过,就在他想下口的时候,五花肉却对他说今晚不让他吃。

    相比过去那好几次其他五花肉都送到嘴边就等他咬,徐云想想都后悔,看来这第一次的禁锢必须打破啊,若不然自己活该一辈子都只能去练童子功!

    ……

    果果和唐九在徐云的房间正侃侃奇谈,果果一边吃着那份阮清霜做给徐云的燕窝粥,一边绘声绘色形容她们在苏杭如何如何遇险,徐云又如何如何突然出现让她们获救,说的就跟美国拍的超级英雄大片儿似的。

    “唐九姐姐,你是不是非常非常喜欢我爸爸呀?”果果即认真又嬉笑的问道:“说实话哟。”

    唐九看了果果一眼,最终耸了耸肩膀,没有做任何的回答,这实话实在说不出口。

    果果有模有样道:“说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咱们都是女人,而且你还是我拜把子的姐姐,跟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吗?”

    “呃……”唐九都有些怀疑自己当时跟果果拜把子到底是对还是错了,毕竟果果才几岁呀,跟她一本正经的谈什么闺蜜之间的话题,这也太夸张了点,唐九记得她开始懂这些事情的时候都已经十、八岁了啊,所以果果现在这年纪懂什么?

    “算了,不难为你了。”果果还叹口气:“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我老爸这人,命犯桃花,所以小九姐姐你喜欢他,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如果不是因为我年纪还小,我肯定也会爱上我老爸啦。”

    唐九听的是瞠目结舌,我的个乖乖,这小丫头也太早熟了点吧。

    果果继续道:“当然,果果现在也很爱老爸呀,但不是你们对他的那种爱啦,如果人家年纪再大一点的话,就不好说了。所以我特别理解小九姐姐你的心情。”

    唐九哭笑不得:“你理解什么呀,行了行了,快点睡觉吧,今天陪小九姐姐一起睡觉,明天你不是还要上学去吗,再不睡觉的话,明天上课就会精力不集了。”

    “拜托,我们都好久不见了,难道就不能有点闺蜜夜话谈一谈嘛。”果果特别失落:“小九姐姐,你怎么跟我妈妈一样呀,唉,总是把我当小孩子来看。”

    唐九一头黑线,难道你不是小孩子吗?现在的小孩子可真是太早熟了点吧,天呐,唐九怎么觉得她这么多年都白活了呢。

    果果翻了个白眼:“罢了罢了,不跟你说那么多了,说了你也不懂。”

    “我不懂?”唐九这时候才彻底懂得了果果这小妖孽的本质,她真佩服阮清霜是如何控制得住这个小妖孽的,如果是她的话,她绝对相信果果能把她给卖了。

    ……

    一夜无话,徐云一直都守在阮清霜的床边,一直到睡着,他都安安静静的坐在床边。直到次日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到他的脸上,徐云才发现已经天亮了。

    阮清霜的生物钟都固定了,六点一刻就准时的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徐云竟然还在床边坐着的时候,当时就惊讶到合不拢嘴:“你不是一夜都没睡吧?”

    “前两天睡多了,晚上还真睡不着。”徐云微微一笑道:“霜姐,你就别操心我了,其实我睡的挺好的。”

    阮清霜还真不是太相信,坐着能睡好?谁也不信吧。

    “你身体不舒服,就别起那么早了,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嘱咐我去做。”徐云道:“今天早餐也别单独给果果做了,毕竟唐九他们都还在,让果果也去吃酒店的自助早餐吧。”

    阮清霜想了想还是摇摇头:“万一果果不喜欢吃呢,而且昨天我答应她今天早上给她做夏威夷超级百吉饼了。。”

    徐云示意她完全可以安心:“我知道你说的夏威夷超级百吉饼,就是把贝果面包里面加上各种水果对吧?”

    “你怎么知道的?”阮清霜挺诧异的,这好像是果果专属发明的早餐吧。

    徐云耸了耸肩膀:“因为我在夏威夷待过一段时间,我都不敢相信他们那里人的早餐只吃水果,唯一有的面食就是百吉饼……说白了便是贝果面包。你放心,交给我,我一定让她吃的舒舒服服。”

    当徐云走出阮清霜房间的时候,仇妍也在她的房间里走出来,开始她看到徐云在阮清霜房间出来还有些茫然,但后来定了定神,问道:“果果还没起吗?”

    “昨晚霜姐有些发烧,果果没在这屋睡啊,难道她没去找你?”徐云也纳闷了,他一直都以为果果晚上会去跟仇妍睡。

    仇妍的脸色瞬间紧张了起来,但她很快就顺着徐云的目光看向了徐云的房间,接着,仇妍就明白了什么:“她难道是跟唐九……?”

    徐云点点头,肯定是啊,反正楼上就他们几个人的房间,秦婉儿昨晚上一宿也没回来,估计是范天龙的事情给他们警察那边添了不少麻烦,爱岗敬业的秦大警官当然是义不容辞的加夜班咯。果果肯定不会一个人溜到秦婉儿屋里睡觉的,除了她跟着唐九,那就没别的可能了。

    在徐云的示意下,仇妍轻轻敲了敲房门,但几下之后,居然没有任何的回应,这时候仇妍有些慌,拿通用的一卡开把房间打开,发现床上竟然是果果自己一个人睡的迷迷糊糊,见到仇妍和徐云走进来,果果知道又该起床吃饭准备去上学了,所以表情异常痛苦呢。

    徐云看到了茶几上的一张字条,是唐九留下的,就在一个小时之间,唐九就悄悄的起床离开了,她动作非常轻,所以完全没有惊扰到他们其他人,然而她又利用前台的电话给那些人的房间打了电话全部喊了起来,她不想在麻烦徐云和阮清霜他们,所以就让她的人都直接赶回济北了。

    当然,唐九并没有直接回济北,而是前往了唐正天那里,她留下纸条说明一切是为了不想要徐云担心,让徐云不要再挂念她的事情。

    徐云看完字条之后便收了起来,既然她要走,他是不可能挽留的住,唐九的个性徐云很清楚,她想做的事情是一定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对她多说都没有任何意义。

    估计唐正天也应该很想她了,父女两个好好谈谈心也不错,反正接下来二十四个月的工程都要在河东展开,所以唐九肯定会经常造访河东,徐云觉得尽快习惯她这突然来突然走也不错。

    “妈妈呢。”果果还迷迷糊糊呢,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九姐姐呢?”

    “妈妈生病了,身体有些发热,所以今天老爸给你做夏威夷超级百吉饼,好不好?”徐云一边哄着果果起床,一边解释道。

    原本还迷迷糊糊的果果瞬间精神了,但她听到的重点不是妈妈病了:“老爸,你怎么知道妈妈身体发热?你摸她了吗?”

    我去!徐云和仇妍当场就石化了,一大早的,能不能不这么雷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