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你个大头鬼啊!”秦婉儿瞪眼了:“我若是自己辞职也就罢了,但现在是冯国庆给我弄什么革职查办,这就是对我人格的侮辱!他因为知道我爸是秦忠明,才这么故意恶心我的。”

    阮清霜看婉儿那么恼火,怕她气坏了身体,也跟着道:“就是,那个冯书记也太过分了,婉儿,咱不跟他怄气,有什么事情都要看开一点,什么事情都会过去的。我们不跟他一般见识。”

    秦婉儿在阮清霜的安慰下,多少都平静了一些。

    徐云见她情绪稳定了一些之后才问:“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查办的话还需要你去配合工作?还是说,会有人到我们酒店里来调查调查?”

    “不知道。”秦婉儿摇摇头:“身正不怕影子斜,他若想查就查吧,只要我的事情不会影响到我爸的工作就好。这件事情我不想让我爸知道,我怕他知道了之后会影响到情绪。毕竟现在很多市里的工作还都需要他去做,就说那人工河的项目,他也不能分心。”

    徐云点点头:“话是这么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但如果一个人想要整你,鸡蛋里挑骨头的事儿也不是没有。所以冯国庆的事情,我建议你主动出击。”

    “什么意思?”别看秦婉儿年纪轻轻就因立下各种功绩而提拔为刑侦科的科长,但她的社会经验还真不多,有些时候想的都太过于简单,意识不到社会和人心的险恶。

    这之后冯国庆只需要安排人随便泼几碗脏水,那秦婉儿的仕途就算是就此完了。别看秦婉儿嘴巴上硬说自己辞职也无所谓,但徐云和阮清霜都看得出来,她还是非常热爱她这份工作的。

    人生在世一辈子,要做就要做自己喜欢的工作,秦婉儿绝对不是一个能安于在酒店做管理的人,她的性格就是所谓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那种,若是不做警察,很多事情她就没有权利去做了。

    “冯国庆会整你,如果你不想被整,那就要先下手为强。”徐云笑了笑:“冯国庆这种人能有多干净?只要你抓到他的把柄,那你还怕他会对你怎么样吗?”

    秦婉儿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让我这段时间去调查冯国庆的事情?”

    徐云点点头:“对啊,你堂堂警局刑侦科长,调查这点事儿那不很简单吗。连犯罪分子的犯罪证据都能调查,你还怕调查不出一个如此玩忽职守以权谋私的书记吗?冯国庆的把柄肯定有很多,以你的能力,在他给你安罪名之前,查到点他的脏事儿应该不难吧?”

    秦婉儿惊愕了半天,恍然大悟:“对啊!他能调查我,那我也能调查他!我现在就开始去盯他的梢!”

    “那倒不至于现在就去,准备准备,看看都需要什么,然后再查他也不迟。”徐云笑了笑。

    “只需要相机收集证据就好。”秦婉儿自言自语道:“酒店有车,我盯梢也方便。”

    “就那商务?你是嫌目标不够大吧?”徐云翻了个白眼:“我建议买辆小一点的车,用起来也方便,停放起来也没那么多麻烦。”

    说道这里,阮清霜也同意这个观点:“是呀,我也觉得的确应该买辆小一些的车了,当时要那辆大商务的时候,我只考虑到了大家一起出行,却没考虑到我们平日大部分都是单独出行。这样,婉儿,酒店出钱,我们再去添一辆车。”

    秦婉儿睁大眼睛:“这样不好吧?因为我的事儿,要出钱也是我个人出资……”

    “等你恢复了职位你就有警车了,买辆看着啊?就按霜姐说的做,反正今天我们也没什么事儿,去逛逛?”徐云提议道。

    阮清霜马上表示赞同,以现在大酒店的收入来说,买辆小车根本不算什么大事儿,而且以后也的确用的到,虽然平日里仇妍去送果果都是尽量选择步行,为的是果果的身材,毕竟这丫头太能吃,多走走有好处。

    可一旦碰上什么下雨天的话,还是需要车送,酒店就那一辆车也不方便,若是仇妍开车去送果果,阮清霜万一有事情要出去的话就不方面了。所以再添置一辆新车也绝对不是只为秦婉儿这一件事情。

    说走那就走,人吃过了饭,直接就开着那辆GL8奔往跟河东市相连的同辰市,同辰市的东郊是这一代几个城市最大的汽车4S店聚集地,基本除了那些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法拉利或者玛莎拉蒂一类的专卖没有,其他常见的豪华品牌还是非常全面的。

    用徐云的话来说,小车若是要上的赛道,下的菜市场,那就必须选择一个小钢炮。而且一定要是全车进口的,这可不是徐云看不起国产或者合资车,因为差距的确不是一星半点。

    人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没有必要为了爱国就买一辆时不时就发生小毛病的国产车,国产车又不是不挣你的钱,又不是白给你。当然,这也不是说国产不好,爱国当然好,支持国货人人有责。

    徐云对车多少有些研究他提出了几个意向选择,宝马1系、奥迪A、福克斯ST、高尔夫GTI。经过一翻激烈的讨论之后,第一家还是来到了奥迪店,话说这应该是在华夏最不愁卖的汽车。

    当他们一进大厅,就马上明白了为何奥迪会被誉为华夏最不愁卖的汽车,店里的销售一看个年轻人进来,连上前搭理的功夫都没有,直到徐云忍不住喊了一声,才终于有人走向前来。

    “你好。请问有什么我可以为你服务的吗?”销售员无精打采的态度让徐云相当不悦。

    阮清霜知道这汽车牌子硬,柔声问道:“我能问一下哪个是A吗?”

    销售员伸手一指:“那有展车,18T尊贵型的,十二万零八千。”销售怎么看他们个都不像有钱的,直接说了个原价,平日真来买A6的老板都特别有范儿,嚷嚷几句就会提车,显然土豪架势。而这人一点范儿都没有,怎么看都不像是买得起奥迪的人。

    “全国最低价不都降到二十四了吗?你这还原价?”徐云瞪大眼睛看着销售道:“讹人呢吧?”

    “那肯定是有存在附加条件,这车就这价,你要真想要,我可以给你申请一下价格,今天交定金吗?买车是全款还是分期?”销售说话的时候自始至终都没有带半点笑容。

    秦婉儿早已经忍不住了:“走吧走吧,就冲这态度我也不会在这店里买的!”

    当这小暴脾气爆发之后,秦婉儿就大步流星的走向门外,阮清霜也觉得这价格有点高,要知道她们买的那辆那么大的别克商务的价格跟这都差不多,那车比这长一米,而且还是座的呢。徐云没辙,只能跟上前,虽然他挺相信奥迪的品质,但就冲这态度,他也实在没有掏钱的**。

    看着人匆忙离开,那销售冷笑一声:“真是什么人都有,这不是浪费时间呢吗,没钱还来看奥迪,想牌子想疯了吧,你以为什么人都买得起吗,切。”

    虽然后面那冷嘲热讽,徐云到也没发作,这世界上狗眼看人低的人有很多。而这种人往往是自己没什么本事,却自以为自己见识过很多有能耐的大老板,就以为自己也是那一类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人,然后就对他眼看上去不像大老板的人开始产生鄙视的态度。

    刚才那个销售显然便是这一类人,她自己无非是一个卖车的而已,碰到那些大肚翩翩头发不剩几根的大老板才笑脸相迎,而对于年轻人,那也只去热脸迎接一身名牌的高富帅,但却也没有分辨那名牌是真是假的能力。

    万一碰到那种来看A8一类豪华车的,这种人会把脸笑的像是一朵菊花,就算对方订车的条件是爆她的菊花,恐怕她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人离开奥迪4S店之后,旁边就是奔驰4S店,这可是被称为发明汽车的牌子,门口横幅打着新S系的广告标语:汽车发明者再次发明汽车。这话那绝对叫一个霸气!

    但同样,里面销售的态度跟奥迪同出一辙,爱搭不理的样子让人完全没有购买的**。徐云就纳闷了,难道小城市的车市都这样,牌子越大的店,服务就越让人觉得恶心?这时候他们已经完全放弃了去土豪专款宝马店去瞅了。

    一想到自己若是说要1系列,那肯定是遭白眼啊!

    最终人在汽车城内逛了一圈,根据服务态度和汽车的性能进行商讨,最终决定选择了纯进口的高尔夫R,正好有一辆蓝色的现车,经过一翻讨价还价,最后定价在十六万的价格。

    手续办理的非常迅速,人家销售服务特别快,直接联系了车管所熟悉的车虫子,把车牌什么的一套全部搞定,整整花了四十万出头才落地,而若不仔细分辨,跟十几万的车没啥区别,这是秦婉儿喜欢的低调。

    阮清霜多少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小的东西竟然花了四十万还不止!但看到徐云跟秦婉儿都很满意的样子,阮清霜也只能强迫自己接受这个小东西真的值那么多钱。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