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主任这话在众人心口激起一击惊雷,吕峰当即便质问那白大褂:“你当我们不懂医学就糊弄我们啊!要是人都那样了还能呼吸,那就不叫人了!”

    “你他妈骗我们?!”单洪宁上前就要对那在急诊室出来的白大褂何医生动手。

    何医生惊讶的看着李主任,哎哟了一声:“李主任,您在那就太好了,您快进来看看,我是真没胡说八道!要不然我能说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吗!病人的确伤的非常非常的严重,我说他不用呼吸机能自主呼吸,这事儿我真到现在都没想明白,按理说的话,病人早就应该……那……您快来看看吧。”

    “按理说,病人早就应该怎么样了?”阮清霜的耳朵敏锐的捕捉着一切可用的信息:“怎么样……”

    白大褂何医生看了一眼阮清霜,淡淡问了一声:“病人家属吧?”然后也没有多做任何的回答,因为看上去这病人家属的承受力并不高。

    吕峰一双牛眼瞪得滚圆:“医生,霜姐问你呢,按理说我们云哥早就应该怎么样了?”

    李主任皱起了眉头:“走,我跟你进去看一看情况,你说的这简直就是一种生命奇迹,我行医这么多年,什么样子的急诊手术没做过,还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呢。”

    “你让他把话说完。”孔忠拦住那李主任,也逼问白大褂何医生道:“有话就说完,别说一半留一半!”

    何医生脸上特别难堪,终于鼓足了勇气:“按照常理说,病人在你们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你们刚把病人送来的时候,我们也没有人想到他伤的这么重,但经过仪器诊断,病人并没有脑死亡,就在我们准备给他使用呼吸机的时候,他已经可以自主呼吸了,然后我们开始检查他的体内,这时候我们才感觉到惊奇……”

    “行了,你也别说了,说也说不清楚!带我进去看看!”李主任多少都有些迫不及待,但他的迫不及待并非是为救死扶伤而迫不及待,多少带着几分好奇,好像天爱好者要去看哈雷彗星一般的有种特殊的冲动。

    单洪宁还想说话,阮清霜抬手示意道:“快别打扰医生了,徐云就指望医生了,我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他!”

    何医生一边说着:“你放心,我一定尽力。”一边偷偷无奈的叹口气,他发誓,如果谁能救活这个人,那除非是华佗再世,扁鹊重生,张仲景玩儿穿越来帮忙!

    李主任催促着何医生带他进去,阮清霜的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血色,她到现在都还在理解刚才何医生那番话,生命奇迹……他说徐云现在还能呼吸就是生命奇迹……可这话的意思,显然是说徐云应该是死掉才是正常的,而现在只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状态存在罢了。

    “徐云会不会死……”阮清霜心力憔悴,她抬头看了一眼唐九,“唐九,帮帮徐云,你一定要想办法帮帮徐云。”

    唐九点点头,马上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济北的办公室,留守在唐氏集团的总秘书长接到电话之后,原本以为唐九竞标成功是要安排庆功宴,但却没想到唐九是要她马上联系济北市最好的外科医生内科医生,反正只要是最好的医生,能联系多少就给他联系多少,不论多少钱都要请他们出诊,并且马上安排车把他们送到河东市药膳大酒店,到了之后打电话联系她,这件事情刻不容缓,马上就要去做。

    接到任务之后,总秘书长半响才回过神儿来,她还以为是集团重要的人在那边出了事情,马上动用一切关系联系医生……

    唐九给了阮清霜最直接的精神安慰,至少若是这里宣判了徐云的“死刑”,她还给阮清霜续上了希望。

    就在唐九挂掉电话之后,李主任和何医生两人也在急诊室里走出来,众人的目光直接投射在了李主任的身上。

    李主任愣了一下,摇摇头,淡淡道:“说实在的,我在这医院十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生命的奇迹。但奇迹终究是奇迹,病人他已经无力回天了,你们节哀顺变……”

    那边李主任的话音还没落下,强子就突然上前一把拎起了李主任的衣领,直接把五十多岁的老主任直接提起拍在墙上:“老王八,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什么叫无力回天了?是不是刚才我们的人得罪了你,你就蓄意要报复我们!所以你才这么说的!王八蛋!你还有没有人性!”

    看到强子暴怒,南城虎反而安静了下来,他们都很清楚,强子明知道医生没有撒谎,就算刚才他们和这个李主任针锋相对,但李主任也不至于用这种恶毒的话来故意气他们。再说了,刚才那何医生出来也是那么说的,显然这件事情是事实,他们必须要面对的事实。

    “强哥,你别这样……”吕峰一把将强子拉过来,这个时候不是他强子闹脾气的时候,这个时候承受压力最大的可是阮清霜,如果他们都失控了,那让阮清霜可怎么办。

    秦婉儿在极度悲伤之下尽全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她原本忍住了一次的眼泪再次无声的留下来,豆大的泪珠如同断线的珠子在眼眶滚落而出,她真的没有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去安抚阮清霜,在某种时刻来说,她也是女人,同样对徐云心跳的女人……

    李主任刚才是挺生这伙人的气,那是因为他作为急诊科的主任,不希望看到急诊科这里出现刚才那种场面。虽然说他们这群人都很安静,但让其他病人看了之后,或多或少都会产生恐惧的心里。随着阮清霜配合的命令人都散去,而且真情流露,李主任的心也软了。

    “真对不起,这的确是我们医院无能为力的。”李主任摇摇头:“你们也知道,市立医院已经是河东市最好的医院了,其他医院更不可能有……算了,话我就不多说了,听我一句劝,有些事情,终究是要面对的。节哀……”

    一句节哀,重重的在阮清霜心给徐云判了“死刑”,原本众人以为阮清霜会一蹶不振再次昏迷,都做好了搀扶的准备,但阮清霜却没有再发生刚才的事情。

    她出奇意外的站起来,竟然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流,比起在旁边哭到死去活来的秦婉儿和唐九,在众人眼最多愁善感,也最脆弱,最遭受不起打击的阮清霜竟然意外的坚强,要知道这时候连强子和南城虎的眼眶子都红了。

    年长众人一辈的唐正风一直都没开口,他想,这时候也应该是他开口的时候了:“既然如此,我们就带徐云回去吧。如果是奇迹的话,奇迹会继续,如果没有继续,也只能说是昙花一现的回光返照。”

    李主任和何医生都没有说话,现在徐云无论是留在医院还是回去,结果都是一样的,都是在等待生命的结束。既然医院什么都不能做,当然是希望病人家属把病人带走。

    “我们真心希望你们能联系到外市的专家,对此我们只能再次抱歉。”李主任对唐正风鞠了个躬,算是给病人家属一个安抚。

    阮清霜目无光泽的往外一步一步走去:“强子,你们照顾好徐云,把他带回家。我现在没有力气,不能帮你们了……”

    这时候吕峰已经一个电话把吕怡和单佳豪他们都叫了进来,把悲伤过度的个女人搀扶离开,而他们则是留下带着昏迷不醒的徐云一同返回酒店。

    看着离开的众人,李主任和何医生再次无奈的摇摇头。

    “李主任,刚才那病人连心率都没有了,为什么还能有呼吸,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何医生感慨着:“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李主任叹了一口气:“年轻人,你还是见的少。比起这个,我还见过更荒唐的事情。有一次,一个车祸病人的内脏都被压出去了,手术过程,竟然还坐起身来问她的孩子呢……有些东西不是医学能解释的,人的意志力在某种时候,会让人做出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来。或许是刚才这个病人还有什么事情没完成,所以他不想死,他的意志力比死亡的双手更有力的时候,或许才会引发这种结果啊。”

    何医生摇着头感叹:“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

    浩浩荡荡的车队返回药膳大酒店之后,徐云的房外站满了人,药膳大酒店今天什么生意也不做了,没有人还会关心生意,他们关心的都只是徐云的命。所有人都在期待着唐九让人找来的专家,他们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这专家的身上。

    仇妍和果果是最后一个得知这件事情的人,是秦婉儿忍不住偷偷给仇妍打去的电话。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仇妍完全顾不上徐云的嘱咐,直接带果果用最快的时间在苏老师家赶回到大酒店。

    直到她看到徐云的时候,她还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事实。但仇妍是最清醒的人,她知道青鬼的实力,她也受过青鬼的一掌,那仅有层功力的一掌就险些要了她的性命,更别说徐云承受的这全力一击了。

    果果站在窗边愣了分钟,豆大的泪珠子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下哭了出声。

    【ps:4更求点打赏呗?年底了,哈哈哈,还有二十多天,201年就过去了~求过节费~】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