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这一哭让所有人都一阵揪心,阮清霜很清楚徐云对果果的重要性,果果曾经不止一次的跟她说过,就在徐云八百块月薪成为药膳馆大厨的那天开始,他就成了果果生命最重要的人之一。

    徐云突然变成这种医生口无力回天的人,就连他们这些大人都难以接受这个结果,更别说果果了。对于他们而言,一切美好的生活才只不过刚刚开始,而徐云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要爸爸……”果果哭成了泪人,但口却异常坚定着:“我要爸爸……”

    仇妍只能紧紧将果果搂入怀,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们,如果不是她们的出现,徐云就不会惹上青鬼那种丧心病狂的家伙,也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一幕发生。她懊恼,自责,却终究是无能为力。

    “果果要坚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唐九强作镇定道:“小九姐姐已经找了全江北省最好的医生,他们马上就会赶过来!果果要相信,你爸爸一定会没事儿的。”

    果果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根了,眼噙着泪,委屈的抽啼着:“小九姐姐,你别骗我……呜……我……我……我只要我爸爸,医……医生呢?”

    秦婉儿看到果果这样也心疼的不得了:“果果乖,医生马上就来,大家都在,所以果果不用害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秦婉儿一句话说出了多少人的心声?阮清霜的目光迷茫,难道她这辈子注定都是一个悲伤的人吗?在碰到果果和徐云之前,阮清霜一直都认定了老天爷对她是不公平的。但后来有了果果和徐云,她觉得老天爷让她成为了最幸福的人。

    有人说,上天给了你一部分,就会拿走你另外一部分。那时候阮清霜一直都心存感激,她一直都觉得老天爷能把果果和徐云给她,就算拿走她一切的一切,她都是幸运的,幸福的。

    可现在老天爷给了她兴隆的药膳生意,给了她一个做梦都不敢想象的大酒店,给了她在河东市众人敬仰的地位,还给了她永远都不用去发愁的金钱……可给了她这一切又能怎么样?她宁愿让自己一无所有,只要老天爷能把徐云还给她,她什么都不要也可以,她甘愿一无所有。

    济北那边来了消息,他们请到了外科和内科还有骨科的六位专家,已经在赶往河东市的路上。得到这消息之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似乎正在赶来的是六位转世的神医。

    仇妍恢复了冷静之后,意识到危险还可能一直都潜伏在他们的周围,她马上命强子和南城虎分别带兄弟把守各处,只要发现可疑人物,第一时间通知她。仇妍甚至做好了必死的决心,只要能让徐云和果果不再受到伤害,她宁愿自己死的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单佳豪也带着保安部的人守在酒店门口,除了在济北市赶来的专家之外,药膳大酒店恕不接待任何客人。梁山命厨房里做了食物让大家吃,都这么扛着,他真怕到时候都扛不住了。

    可这时候,阮清霜她们怎么可能吃的进去呢?几个小时的等待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几个世纪一般,济北市请来的六位专家赶到现场的时候,所有人都把他们供奉如神灵一般。

    在徐云的房间,强子吩咐手下兄弟把六位专家随车带来的先进医疗器械全部抗上楼,然后看着六位专家的助手迅速把机器弄好,六个专家不愧是专家,短短的半小时内,就把徐云的房间变成了一个正儿八经的急诊室了。

    房间里,除了阮清霜和秦婉儿,唐九、仇妍、果果之外,强子和南城虎也都没有出去,他们的心都在嗓子眼里提着,他们担心,害怕,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息。就看着专家们用各种仪器在徐云的身上扫描着,然后看着那医疗器械的显示屏幕纷纷瞪眼皱眉……

    单佳豪整个人都跟丢了魂一样,徐云是他这辈子最敬佩的人,是他的偶像,绝绝对对的唯一偶像。他敢说,就算是他哥单洪宁这样了,他都不会如此失魂落魄。

    就在单佳豪和一众大酒店的保安沉默的守在大酒店院门口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车内走下一位老者,头上的狐皮帽下露出了花白的鬓发,那一看便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庞,但虽然眼窝深陷,但目光却深邃明亮,虽然皱纹盘布,人却显得宝刀未老,老者身穿一身特古朴的山装,还真挺符合他那特殊的气质。

    “小老弟,我问你一下,这里是河东市药膳大酒店?”老者走到保安值班室,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就好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那样的兴奋。

    无奈保安室的人都没心情搭理他,单佳豪摆摆手,身边的兄弟马上明白他的意思,直接对老者道:“今儿这里不营业,你若是住宿就去找别的酒店吧。”

    老者摇摇头:“我不住店,我就是确定一下这里是不是药膳大酒店。”

    “你看不见牌子吗?”那保安不耐烦道,现在整个大酒店上上下下都没心情,郁闷这种情绪是极具感染力的,所以每个人都没什么耐心。

    老者皱了皱眉头:“小老弟,火气那么大?没事儿弄点金银花、大青叶、莲子芯泡水喝,下火。”

    见手底下保安要急,单佳豪一把拉住,抬头瞅了一眼那老者:“您也看到了,这就是药膳大酒店,整个河东市仅此一家。但您若是想吃药膳,不好意思,这几天酒店可能都没功夫营业,请另寻别处吧。”

    “哟,这是出什么事儿了?”老者好奇的打听道。

    单佳豪皱起了眉头,虽然徐云教育他的话一遍遍在脑海响起,警戒他做的是服务行业,不是流氓痞子,对任何客人都要礼貌,但单佳豪的悲愤情绪还是把理智给压了下去:“出什么事儿也不关你的事儿!老头儿,别没事儿找麻烦!滚!”

    见单佳豪都发火了,其他保安也纷纷瞪眼。

    老者哎呦一声,摇摇头叹口气,似乎对这群年轻人的礼貌非常不满意:“罢了罢了,我是来找人的,你们营业或者不营业都无所谓,不关我的事儿。”

    说话间,老者竟然没经过他们的同意便直接走了进来。

    他这一行为可算是彻底激怒了单佳豪,他一拍桌子,直接率众保安走了出来。酒店里那么多烦心事儿都已经够闹心了,这老头竟然还想来给他们添麻烦,单佳豪一肚子火气全都喷发了出来。

    云哥现在还在楼上做手术呢,他绝对不准许其他人打扰,就算这人是个老头,那他也绝对不能同意!他喊了一声上,身边、八个人就围了上去想要把老头拿下赶出去。

    但马上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单佳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保安部里怎么说也都是身强力壮的大小伙子,可在那老头身边简直不堪一击!

    就见那老者左手背在身后,脚下踩着精妙的步伐躲避开一个个壮小伙的扑袭,只是用右手两根手指在他们的身上那么轻轻一点,只要被点的,都跟那触了电似的,不是被狠狠摔倒在地,就是被重重点飞出去!

    我去!若不是因为这群保安部的兄弟都是单佳豪知根知底的人,单佳豪还真以为这是一群特技演员配合这眼前老头骗他呢!

    单佳豪懵了,这简直就是传说那种鹤发童颜的世外高人!

    “小老弟,我就找个人,不至于这么不通情达理吧?”老者脸上依然挂着毫不在意的笑容,而现在,唯一站在他面前的就只剩下单佳豪了,其他的保安全部躺在地上,不是捂着肚子就是捂着胳膊腿,反正都跟被子弹打了一样,疼的嗷嗷叫唤。

    单佳豪是真懵了,他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难道是做梦?如果不是因为之前见过那个伤了徐云的褐发鹰眼的男子,他甚至都怀疑这个老头才是把云哥害那么惨的人。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你要找……找谁……”单佳豪瞪大眼睛,这个老头带给他的威压实在惊人,他发誓,他宁愿面对二十个持刀的混混,都不想面对这老头儿。

    老者嘿嘿一笑:“我找徐云,二十多岁的那个,他是在这里打工呢吧?”

    单佳豪闻言,这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找云哥?!什么叫云哥是在这里打工的呢?这老头到底是什么居心,到底是什么人!现在云哥身受重伤,正在接受一群专家的会诊,这时候他绝对不准许任何人去打扰到云哥。

    “老头!你到底想做什么!”单佳豪突然挺直了腰板:“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让你伤害到云哥!你若想上去伤害云哥,那就先在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老者愣了一下,顿时仰头大笑:“哈哈哈哈,行啊,好小子,够义气。只不过,徐云那小子恐怕还不需要你保护他吧?”

    单佳豪愣住了一下:“你认识云哥?你到底是谁?你不知道云哥出事儿了?”

    老者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声音也突然冷静下来,语气里透着一股不可逆的威严:“徐云出事儿了?出什么事儿了?”

    【ps:5更的时候理直气壮的求各种打赏支持了,小仙写的够辛苦,兄弟们都看在眼里了,嘿嘿,有啥给啥,有钱的捧个钱场,有力的捧个人场帮着吆喝几嗓子,哈,妖孽兵王的两千万点击,多谢诸位的支持了。明天白天更新继续~说了8章就8章~】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