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位在整个济北市乃至于整个江北省都名声显赫的专家,终于停止了手的忙碌,他们所有人的脸上的表情都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惊讶,感叹,却又无可奈何。

    唐九对这六位专家最熟悉的便是张教授,这是她父亲唐正天的老朋友了,张教授对唐九招招手:“你父亲呢?”

    没等唐九开口,一直都在门外窗边站着的唐正天就迅速的走了进来:“老张,怎么样,我这位小兄弟的伤势是不是有了什么好转?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任何条件我都在所不惜,只要能救好我这位小兄弟。”

    张教授很认真的看着唐正天,思考了一下后,严肃的开口:“唐总,以我和你的关系,你应该知道,我绝对不会跟你说些拐弯抹角的话。”

    “是,我知道。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唐正天点点头,他知道张教授的意思,有些时候一些困难的手术,他们会向患者家属讲述一下,可能其会有夸大的地方,这第一是为了患者家属手更厚的红包,和手术成功之后更大的感谢锦旗,第二就是为了抬高自己的口碑和身价。

    医生所谓的专家,有多少是凭借着小伎俩而换来的,这无从考证,但这却也让原本的确有能耐的医生也学会了同样的方法。所以很多时候,一部分医生的话也只能参半。当然,张教授一众人都是绝对的权威专家,没有一个是滥竽充数的。

    “对这位病人,我们无能为力。”张教授深呼一口气,把话挑明了,说开了,吱吱唔唔下去对谁都没什么意义,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倒不如直接说清楚。毕竟唐正天跟他不算外人。

    唐正天点点头,没有说话,房间内的空气似乎凝固了似的,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也都跟着凝固了。这六个专家一番急诊,给出的答案竟然和市立医院一样……

    张教授很清楚这种时候患者家属的心态,他沉默了一会儿,给了众人足够的反应时间,才开口道:“我很想把这个事情解释一下,但以我的知识面,却又真的无法解释。当我们来到的时候,发现病人还有呼吸,我们很开心病人还能有自主的呼吸,这样我们就有抢救回病人生命的希望。但让我们不敢相信的是,刚才我们通过各种透晰查看,病人的心房受到了严重的破坏,跟心房一样的还有其他器官,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现在病人的心率都几乎是停止的,我们都没办法解释他为什么还会有呼吸……这,这简直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因为医学上就没有任何人能在心脏和器官受到如此重挫之后,还能保持着脑生存以及自主呼吸的。”

    张教授也不知道他这番话众人有没有听进去,但他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都做了。

    “张教授,如果你能救活我爸爸,我们愿意把这家酒店送给你。”果果是第一个打破僵局的人,她眼眶噙着的泪水随时都会啪嗒啪嗒的掉下来,到现在,果果依然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

    孩子毕竟是孩子,阮清霜不忍心看到果果的表情,只能把头转向门口。

    就在这时候,房门被推开,单佳豪领着一个老者直接走进房间。单佳豪看到众人质疑的表情,满脸不知所措的指了指身旁的老者:“他说……他是云哥的朋友……”

    南城虎皱眉看着老者,强子也微微张启嘴巴,他们都没见过徐云这个朋友,可看年龄怎么也六十的人了,怎么可能跟徐云是朋友呢?

    没等房内的人开口问,老者就径直走向徐云,因为这个人的面孔实在太生疏,仇妍直接伸手拦在了老者面前,冷冷质问道:“你是什么人?”

    “哟,我这老弟可真是人生无处不桃花哦,都这样了,还能有这么漂亮的姑娘为他挺身而出,幸福啊,今儿个就算是死了,这辈子也值了。”老者说着,又看了眼冷艳无双的仇妍身后个女子,阮清霜媚眼朦胧,唐九精灵古怪,秦婉儿身材婀娜,又连连道:“值了,值了。”

    单洪宁一把将单佳豪拎到面前:“你这是把哪里来的疯子带进来了!马上带他出去!还嫌这里不够乱吗?”

    单佳豪一把推开他哥:“你什么都不知道呢,跟我嚷嚷什么!这真是云哥的朋友,不信你们自己问他呀,我又不是没拦,能拦住的话还会把人带上来吗?!”

    虽然单佳豪这么说,但一群人还是不敢相信这个老头会是徐云的朋友。强子见他跟仇妍说话都那么不客气,又怕他真是徐云的什么朋友,便上前道:“不好意思,您是云哥的朋友,那我们怎么没见过您?”

    “我五个小时之前才下了飞机回到华夏,你去哪见我去?”老者对强子笑着道:“我离开华夏那会儿,恐怕你还没出生呢吧?”

    不只是强子,南城虎各个都有疑惑,但阮清霜起身发话了:“不好意思,老先生,如果您是徐云的朋友,那您应该也都看到了。徐云出了些问题,我们现在也没时间招待您,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安排人给您准备房间,您先去休息一下吧。”

    “我不累,谢谢了。”老者一口回绝:“我现在就想知道这臭小子到底怎么了。”

    果果仰头看了老者半天,在所有人都不知道如何开口回答的时候,果果竟然毫不回避问题道:“我爸爸无力回天了,您找他若是有什么事儿,那就跟我说吧,我是他女儿。”

    老者瞪大眼睛瞅着果果:“啧啧啧,臭小子好运气啊,有这么一可爱的女儿。刚才你什么意思?你爸爸无力回天了?谁说的?那不是瞎吗,我离得这么远,都能听到他还有呼吸声,谁说他无力回天了?你告诉我。”

    果果伸手指着张教授等人:“是这几位专家教授伯伯,他们刚给我爸爸做完全面检查,他们说……我爸爸还能活着,就是奇迹……可……可果果不希望爸爸就这么离开果果……”说着说着,果果又开始抽啼起来,泪珠子又哗啦哗啦的开始往下掉。

    老者冷冷的看了一眼张教授等人,对果果道:“他们那些人胡说八道,只要你爸还有气儿,那就是还活着呢!一群庸医,也敢自称专家教授。”老者自言自语道:“我看‘专’是板砖的砖,‘授’是禽兽的兽吧?”

    这一翻话就如同在平静的海面上驶过一艘快艇般,瞬间激起了无数的层层浪花。众人的目光全部都集在了这语出惊人的老者身上。

    “不好意思,老先生,张教授他们的确是医学界的专家。”唐正天了解实情,知道他们不是那种骗人的庸医:“我知道,你是因徐云的事情悲伤过渡才会说这种气话,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尊重他们。”

    老者似乎很讨厌这种绉绉的说话法儿,摆摆手:“我有什么好悲伤的,我兄弟还在床上喘着气,你们就说他无力回天了,我可笑还来不及呢,我为什么要悲伤?”

    “他的内脏都受了非常严重的伤害!现在他还能呼吸,完全是一种生命学上的奇迹!”张教授哪能容得一个老头在自己面前乱说话:“你说我是庸医可以,但你总不能不相信这些先进的医学器材吧!你可以不尊重我,但却不能不尊重现在的科学和科技!”

    老者摆摆手,没有跟张教授争辩的意思:“行了行了,你也甭解释了,没那本事看就没那本事吧,别解释了,解释多了也没什么意义,没事儿的话就都该干嘛干嘛去吧。我兄弟的事儿,我来解决。”

    这老者的话在六位专家面前实在显得过于张扬狂妄,张教授哼了一声:“你解决?你凭什么解决?连这么先进的科学医疗设备都无法解决的问题,你解决?”

    老者点点头:“对啊,我解决。”

    “你以为人命的事情只用嘴巴说说就能解决吗?跳大神请半仙吗?!”张教授把这老者完全当成了一个趁机骗钱的算命先生:“别说你不是茅山道士,就算你真的是茅山道士,对这种只能听天由命的事情,也只能望天兴叹!”

    “谁说我是道士?”老者不屑的摇摇头:“我可不是画符骗钱的道士,我看人讲究一个望闻问切,如果碰到什么疑难杂症,那就只能多靠一身练了几十年的真气内力来帮忙咯。”

    真气?内力?张教授彻底无语的笑了:“你这话比画符的茅山道士还不靠谱呢!”

    老者收起脸上的笑容,认真道:“不靠谱吗?”

    “你们这种封建迷信,就应该彻底铲除!”张教授气愤道。

    老者静静走到一台看上去相当复杂的医疗设备前,只是轻轻的把手放在了上面,就突然听到那机器内传来一声爆裂的闷响,老者在众人的惊讶目光,平淡道:“这可不是封建迷信。”

    张教授的脸都成了酱茄子的颜色:“我这机器可是进口的,要十几万呢!你……你……”说着,张教授的高血压都要犯了。

    唐正天赶紧扶住他:“这机器多少钱,我赔,我赔!张教授,你别太在意这些身外之物!”

    这时候,屋内已经没有人敢小瞧这老者了,唐正天虽然在安抚专家教授们,但心思都在这神秘的老者身上,他敢保证,这老者绝对是个世外高人!

    【ps:6更了,如果看的爽了那就顶一下~如果没有帐号那就注册游一下,记得收藏哦亲!收藏了并且每日签到,有可能抽取10万KB的大奖!】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